时讯快报
当前位置:时讯快报 > 腾讯大家 > 正文

愿所有岁月都被文字温柔对待

读了《2018年度国人心愿白皮书》,我想起了我的一个小心愿。回顾2018年的时候,有一个跟往年的不同。这个不同,让我一年的总结变得清晰容易起来。

愿所有岁月都被文字温柔对待

在2018年的元旦,我立了个极小极小的心愿:从今天起,我要开始写日记。

我是个很难坚持的人。即使在学生时代,也没有写完过一本日记。我又是一个记性很差的人,曾经借口宣称:记得住的才是要紧的事,记不住的,忘了也就忘了罢!

博客流行的时候,我在博客里记录生活和工作:哪一天种了什么花,读了什么书,写了什么文章。后来转至微博、微信,用更短的文字、图片,做些简单的的记录。年底,我会把照片按时间整理一下,以为翻阅照片,就能回忆起那些事情了。

愿所有岁月都被文字温柔对待

但缺少文字的记忆终究是缺憾的,日记是写给自己看的,时刻提醒自己走过的路和看过的风景。

少年时期的日记,是为了记录心情,心情反反复复,总是“觉今是而昨非”,所以日记总是断掉。现在的日记,纯是记录事情,所以,我喜欢鲁迅那样的日记:简单,准确,电报体。

2018年元旦那两天,我的日记是这样的:

2018年1月1日

担心感冒初起,吃了泡腾片

下午步行逛武侯祠公园和锦里。

晚上到彼德西餐厅吃饭

计划从今天开始记短日记

1月2日

嗓子不痛了,感冒没有发展

开始整理年度书单

明天开始正式写

钟鸣夫妇约周六去他们家迎接新年

给“食光机”画小插图两张

愿所有岁月都被文字温柔对待

现在回看这些,如果没有这个小日志,我一定不会记得这些小事件了。去朋友家过新年,给新书画插图。不记得虽没什么碍,但回看这两条记录,就能回溯起那些来自朋友温暖,也能想起自己假日仍在努力。

回看全年的日志,发现我这一年也有黄掉的小计划。一件是跟着keep做体操,做了一段时间,后来改成快走。走得挺开心,但到天冷,空气变差,锻炼的计划就破产了。

愿所有岁月都被文字温柔对待

对照了《心愿白皮书》的分析,愿望的难度与信心当然成反比。运动对于我,从来是困难的事,坚持写日记,难度次之。但能坚持一年,对我来说,也是值得庆祝的事情。

也有很多事情,不用做计划,我都会快乐地做下去。

这一年画画不少。有的是因为写生好玩,有的是为我的新书准备插图。我在腾讯・大家的“食光机”专栏,历时两年,终于准备结集成书。这是我相当喜欢的系列文章,有故事,有情感,有回忆。为这些文章画插图,因为要画出时间感,画出40年的跨度,颇费思量,整体构思方向都推翻过好几次,但绘画的过程,也像写下这些文章时的心理,有一种溯时间之流而上的感觉,让人沉迷不已。

愿所有岁月都被文字温柔对待《硬卧车厢》,作者绘

不单是画画,这一年,还设计了好几个封面。广东人民出版社要出一套学者思想丛书,其中就有西闪的《国家的计算》。四月份,他们发来封面设计,我觉得不好看,重新做了个设计给他们参考。谁知,他们很认可这个封面,便把一整套书的封面都交给我来做。

到了年末,海外的一位老学者,通过朋友来请我设计一个封面。因为有了上半年的经验,更知道年长的学者,需要是稳重大方,同时也有时代气息的设计。

做了这些,我没好意思告诉他们,我用的软件实在太不专业了,是我平时画画用的软件,根本不是设计软件。

除了日常的写作与读书之外,今年仍会偶尔给学生上上课,似乎比往年略多了一点。上半年给学生上了一堂网课,夏天的时候,仍像往年一样,给山海学社讲写作课。西闪除了给山海的学生上课,初夏的时候,他在茶馆给一群来自美国的大学生讲课,讲成都的历史与现实。从成都特有的盖碗茶讲到水与成都人的关系,相当有趣。初冬的一天,西闪又应邀去给好奇学校的孩子讲基因编辑的是与非。今年接触的这几群学生,视野开阔,思维活跃,跟他们接触,也带给我好些新的思路。

就如往年一样,文艺活动我们也参加了好些。我作为观影评论嘉宾,在电影放映完和观众交流,共有三场,《2001年太空漫游》、《日本之耻》和《找到你》。

西闪的活动要比我的高大上,除了他的新书《国家的计算》发布会,4月7日他参加了白夜“中法学者对谈:重塑未来”,12月28日,他在麓客思享会的“奇想之年”做了主题演讲。

还参加了一些朋友的特别好玩的活动。

比如翟永明在何多苓美术馆做了一个以“野园”为主题的活动。在秋夜,坐在露天,一群诗人作家画家音乐家,一起读诗听琴,吃火锅。

比如夏天的时候,参加思斯的独唱音乐会,上个月,听李琨的音乐实验,前几天,去听毛竹创作的乐曲“雾霾山水”的首演。

更特别的活动,是我发起的一个微型活动。夏天快结束的时候,我和西闪约了毛竹、李琨夫妇,邀请我们的朋友,纪录片导演马占冬来为我们做了一个专场的作品放映会。

那天,我的日记里是这么写的:

9月23日

上午把画了许久的《圆月夜》画完了。

今天发的朋友圈:必须得瑟一下,今天下午,好友马占冬为我们和音乐家毛竹、李琨夫妇,放映他作品专场,《海石湾》、《广场》、《阿陪》、《如果》、《江城》等6、7部纪录片。同时进行了质量奇高、涉及电影、音乐、宗教、艺术、文学、私生活等等方面的对话。绝对视听盛宴及几大领域的风云对谈。

回看这一年的日记,会发现一年里的读书写作是相当忙碌的,秋天我完成了历时两年的一部书稿,入冬到2019年,我正在完成另一部,历时好几年的书稿,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家庭杂事,和外界对个人世界的各种侵扰,困惑焦虑当然会时时袭来,好在有各种喜欢的文艺生活,如清新空气,让人忘记辛劳或不安,觉得还有一个美好世界足以陶醉。

也是这个原因,在夏天的时候,我在通过个人公号,发起了一个小群,叫“西门・文艺小黑板”,汇集而来的是一些文艺爱好者,起初是交流各种文艺资讯,读书心得,观影体会。最近一个多月,每周我们都在做一个固定的小活动,叫“周末手上书”。参加的人晒出正在阅读的书。这个活动看似非常简单,但这对每个人都是一个激励,也是一个相当好的交流,让这些文学与艺术,能带给我们更深沉敏锐的心灵。

贴出自己正读的书,这个微小的举动,是给自己的一个小小鼓励,一年下来,翻看自己的日记,做个总结,也是对自己的一个小小表扬。就像吃了过于浓烈燥辣的火锅后,默默地给嘴里放入一颗糖果。

《2018年度心愿报告白皮书》里说,连续三年实现心愿的人仅有11%,那么,我新一年,还不止是新一年,是这三年,除了那些大的工作计划,都要加上这一小条,把日记接着写下去。把每一天的大事小事,用时间这个线,串起来,相信,终有一天,它会成为我重要的财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时讯快报 » 愿所有岁月都被文字温柔对待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