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讯快报
当前位置:时讯快报 > 新浪国际新闻 > 正文

学者展望2019年世界经济形势:从不确定到更不确定

原标题:世局2019|世界经济形势:从不确定到更不确定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宋国友

[编者按]

相较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第一年的任期,2018年,特朗普政府的“搅局”似乎对世界政治经济格局造成了更大的冲击,充分向世人充分展现了其行为的不确定性、非建设性甚至破坏性。展望2019,乱局恐难终结,变局仍将继续。1月9日,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布《变局与乱局:复旦国际战略报告2018》,澎湃新闻“外交学人”选刊其中部分文章,在美国造成2018年大多数变局、各国亟谋应对的背景下,2019年如何在“后美国时代”自立、自强就是一个世界各国需要思考的必要且紧迫的问题了。

世界经济有其自身发展的逻辑,其形势发展也不断塑造着国际总体格局。对世界经济形势的分析有不同视角。从增长看,2018年的世界经济增长较为令人满意。但从经济治理和经济秩序的角度,世界经济则蕴含着严重的不确定性。在某种意义上,以爆发中美贸易争端为标志,2018年世界经济正式进入了秩序重塑的关键阶段。原有国际经济秩序和规则越来越难以适应新的形势,大国经济互动也进入到新的调整时代。

中美两国引领世界经济增长

中美两国在世界经济中的位置进一步凸显。2018年中美两国都实现了大致令人满意的经济增长,对世界经济的贡献有目共睹。美国经济因为2017年年底的减税效应以及股市财富增长效应的拉动,2018年经济持续强劲增长,预计全年GDP增速将达到3%左右,为金融危机以来最佳年份之一。在3%增速的推动下,美国GDP有望超过20万亿美元大关,成为全球首个突破这一规模的国家。中国的经济增长同样令人瞩目。尽管面临内外一系列不利因素,中国GDP增速依然保持在6.7%左右,就GDP绝对增加值而言,位列全球第一。中美两大引擎的共同发力,2018年世界经济可谓强劲增长,全年增速有望超过3.5%,成为最近几年表现最好的年份。

中美两国虽然给全球经济增长注入强劲动力,但是两国之间出现的贸易摩擦也严重影响了世界经济增长的稳定性。特别是2018年下半年两国贸易争端的陡然升级,迅速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最大不确定性因素之一。市场信心受挫,股市巨幅震荡,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增加,负面效果不断显现。

总体上,全球经济格局朝向结构性变化的趋势未改。一是中美各自经济的高速发展,使得这两国巩固了前两大经济体的位置,持续拉大了与其他经济体的差距,中国和美国这两大经济体占世界经济比重上升至40%左右。是21世纪以来全球经济占比最高的年份。日本和欧盟各国与中美两国的差距在2018年进一步扩大。二是中美之间的GDP差距进一步减少。综合购买力平价和汇率计算,中国与美国的GDP差距继续变小。中国经济总量在未来十五年左右追赶乃至超越美国的大趋势未变。如果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总量实际上扩大了对美国的优势。三是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增速继续高于发达经济体,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不断提升。

全球经济理念出现重大变化

在2018年,全球经济理念出现显著变化。自由贸易、开放市场等华盛顿共识遭遇严重挑战,甚至华盛顿共识的提出者美国都不遵从华盛顿共识的基本理念。在美国的带动之下,全球经济理念出现了三大转向。

一是从市场经济到国家主义的转向。在国家利益导向以及大国间战略竞争加剧的推动下,主要经济体对于本国市场的干预日益明显。各国政府频繁制定各项政策,不断加强对市场的介入,力图塑造市场方向,以便赢得对其他国家的竞争,争取本国经济利益最大化和绝对化。政府在国内经济和国际经济中的地位凸显,在一定程度上甚至要超过金融危机期间各国政府所发挥的作用。特朗普打破国内传统,公开指责美联储的加息步伐,试图阻止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决定,是其中最为典型的表现。

二是从自由主义到保护主义的转向。以美国对外推动本国利益优先为标志,全球保护主义总体上更加明显,全球自由贸易相对式微。一些经济体为了保护自身行业和企业利益,在贸易、投资和技术领域保护政策均较为明显。在贸易领域,动辄威胁或者实施惩罚性关税,引发了连锁反应和相应反制,导致全球平均关税水平一度升高。在投资领域,过度使用甚至是滥用“国家安全”以限制外来投资的现象日益突出,全球对外直接投资急剧缩减。在技术跨国转移方面,技术保护主义更为明显,美国、欧盟等发达国家出台更具保护性的投资保护措施,压制技术合理转移。

三是从虚拟经济到实体经济的转向。与服务业等虚拟经济相比,当前各国对于实体经济的重视程度明显上升。各主要经济体都在争取“制造业回流”或者“制造业留下”,把制造业看成是至关重要的产业部门。同时,还争先采取各种形式的政策,以期为制造业发展创造较好的环境。一些经济体还有针对性地制定产业政策,扶植具有战略重要性的若干高端制造业。

区域经济合作有所加强

虽然全球经济增速在2018年有所提高,但是由于美国政府对全球化的利益分配存在巨大不满,其对外发动的大规模贸易争端也严重破坏了全球治理的合作基础,加之全球经济理念开始转向,导致2018年全球经济治理面临较大障碍。

一是对于经济全球化的认知差异阻碍了全球经济治理向前推进。全球经济治理本质上是全球化的发展结果,缺乏全球化的共识就难以形成有效的全球经济治理。奉行零和博弈显然不是推进全球化应有的思维。

二是国际治理多边机制的弱势导致全球经济治理缺乏机制条件。美国政府无视国际机制的严肃性和重要性,不断退群,冲击多边机制的固有原则,试图把多边机制调整为更好服务本国利益的平台,多边机制的约束力大为削弱。IMF、WTO等主要国际经济机构在协调主要经济体的经济政策方面遭遇困境。在困境当中,国际经济治理体制只能以通过进一步改革完善的方式来加以调整和适应。

尤其需要指出,作为前两大经济体,中美之间2018年全方位竞争明显加剧,美国把中国界定为“战略竞争对手”,中美经贸摩擦不仅限于贸易和投资,还逐渐蔓延至金融和货币领域,直接影响两国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合作难度。全球经济治理缺乏中美两个大国的一致性,不仅会丧失前进动力,而且可能成为大国战略博弈的新领域。

不过,在全球经济治理缺乏亮点的情况下,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还是取得了可喜进展。美国退出TPP之后,剩下的11个成员在原有TPP规则基础上,达成CPTPP,表达了这些成员国继续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强烈意志。除了CPTPP之外,欧盟和日本这两大经济体之间在今年达成了双边自贸协定,这一协定也是目前为止全球最大的自贸协定,覆盖全球GDP的28%,贸易总额的37%。

中国坚定推进区域自贸协定谈判,力争和其他成员一道努力尽快达成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RCEP16国成员达成协议的意愿显著增强,谈判也取得实质性进展,谈判完成度从2017年不到50%迅速提升到2018年的接近80%。RCEP如若达成,将覆盖全球近一半人口、全球贸易的40%、全球GDP的近1/3。

这些双边和地区层面自贸协定谈判的最新进展表明,经济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并未走向终结。无论是发达经济体,还是发展中经济体,仍有较大动力推动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在全球层面无法推进多边经济治理取得重大突破的情况下,在地区层面的诸多积极实践将有力驱散对于去全球化的担忧,也会有助于反击美国单边挑起的贸易保护主义。

走向更不确定的2019

2019年的世界经济形势更为扑朔迷离。其中最大的三个不确定性决定了明年的世界经济走势到底如何,也决定了未来一段时间国际经济格局演变的可能走向。

一是美国经济增长前景。从周期律以及结构性两个要素判断,美国经济2019年的衰退风险加大。如果美国经济走向衰退,那么世界经济将会遭遇严重挑战。世界经济面临的风险和压力将急剧增长。二是中美贸易战走向。中美两国元首年底在阿根廷达成了“休战”的意向,相关工作部门也正在为达成两国都能接受的协议而努力。不过,如果中美贸易争端在2019年仍有反复,对于国际贸易和全球经济的发展都将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三是欧洲经济的发展。一方面,英国脱欧的结局仍有较大不确定性,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仍然存在。如果英国真的以这种方式脱欧,将会给英国和欧盟经济短期内带来冲击。另一方面,法国黄马甲运动所揭示的欧盟内部社会和机制层面的深层矛盾也在积累中爆发,2019年欧洲国家不排除继续出现类似黄马甲运动的政治事件。这也会导致欧洲经济走弱。

(作者系复旦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主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时讯快报 » 学者展望2019年世界经济形势:从不确定到更不确定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