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讯快报
当前位置:时讯快报 > 雷锋网 > 正文

美国“知网”百亿卖身背后:加码AI,全球用户超3000万,至今难免“道德拷问”

近日,雷锋网获悉,知名论文查重系统Turnitin被美国一私人出版集团Advance Publications收购,据华尔街日报估计,该笔交易价值约17.5亿美元(约117亿元),预计将于2019年第二季度完成。

如果该笔并购最终完成,将创造美国教育科技行业近年来最大交易额之一。值得注意的是,该交易额超过了2018年美国教育科技初创公司融资总额,去年美国教育科技融资规模达到14.5亿美元的新高。

美国教育领域近年单笔收购额较大的还有:2015年,领英以15亿美元收购教育视频公司Lynda,此外TPG Capital也在2015年以35亿美元收购了Ellucian,Ellucian是家专为高等教育机构提供技术解决方案的公司,并其将服务托管于AWS上。

据雷锋网了解,Turnitin是一家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的软件开发商,主要利用AI和机器学习技术来检测论文重复率及是否存在抄袭。与此对应,国内在论文查重检测领域的机构有中国知网、PaperPass和Gocheck等论文检测系统。

Advance Publications成立于1922年,是一家综合性的出版集团,旗下拥有报纸、杂志、电台、有线电视等业务。根据福布斯的数据,截至2014年10月,Advance Publications被评为美国第44大私人控股公司。

美国“知网”百亿卖身背后:加码AI,全球用户超3000万,至今难免“道德拷问”

目前,Turnitin中国官网声称其已经进入清华、北大等众多中国高等院校,并为在国际期刊上发表论文,或在国外留学的师生进行论文重复率检测服务。据中国日报报道,为打击学术欺诈行为,去年澳大利亚5所高校宣布将采用Turnitin的论文检测平台,对学生论文进行检测。

Turnitin首席执行官Chris Caren表示,该公司2018年的收入“远远超过1亿美元,但还不到2亿美元”,在过去五年里,这个数字一直在以每年15%的速度增长。而据新京报报道,清华控股旗下公司中国知网2017年度营业收入达到9.7亿元,毛利率61.23%,除了论文查重服务外,知网还有中文数据库、数字图书馆等众多知识资源服务。单从营收来看,二者规模相当,但是业务各有所侧重和不同。

Turnitin公司和知网都因商业模式问题遭受到来自教育界的批评指责,Turnitin因利用AI等技术为论文查重并以此谋利被美国不少教育人士指责。中国知网则是因为垄断和不合理收费近期遭受舆论曝光和批评。

Turnitin:收购与被收购,不断加码AI

Turnitin公司成立至今已有20年,其母公司iParadigms由四名大学生在1998创立。

成立之初,Turnitin的目标是成为一款从法律、教育到技术等不同行业的工具。经过多年发展,他们在教育市场率先获得了成功,进而专注于教育领域。

因为早期筹措不到资金,Turnitin的创始人很早就开始自力更生,所以他们公司早期很快达到收支平衡。Turnitin首席执行官Chris Caren(克里斯·卡伦)表示,10年前他加入公司,自2004年以来,Turnitin的现金流一直为正值。

如今,Turnitin声称其在全球15000所大学中共有3000万学生使用它的平台。Chris Caren表示,他将继续担任Turnitin公司首席执行官,Turnitin计划在国际客户成功和机器学习等领域增加425名员工

不过从2008年开始,该公司几经易手,直至近日又被Advance Publications以17.5亿收入囊中。

2008年,Turnitin母公司iParadigms被私募股权公司Warburg Pincus收购。2014年,它又被以7.52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新加坡财富基金GIC。据了解,GIC是一家投资集团,隶属于Insight Venture Partners等公司。

在不断被转手交易的同时,Turnitin也开始了自己的收购之路。

2014年,该公司收购了欧洲一家剽窃检测工具Ephorus,以及为学生提供写作自动反馈的公司Lightside Labs。

2018年,它收购了竞争对手VeriCite,以及加州伯克利的软件公司Gradescope,后者提供人工智能辅助评分工具。

据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了解,VeriCite也是一个利用算法反剽窃的工具,其目标是为学校验证学生作品的独创性。VeriCite将学生提交的内容转换为纯文本,并将引用的材料排除。然后将文本的其余部分与现有的源材料进行精确匹配。VeriCite使用字符串匹配方法,以及一系列算法和评分过程来识别匹配的文本。VeriCite将提交的论文的内容与两个存储库进行比较——一个是学生提交给大学的私有存储库,另一个是可公开访问的、面向学术的Internet资源存储库。

美国“知网”百亿卖身背后:加码AI,全球用户超3000万,至今难免“道德拷问”

Gradescope最初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前计算机科学助教开发,很快被美国许多高等教育机构采用。Gradescope旨在减少大学课程评分时间,它能够让教师在AI技术的帮助下对学生的纸质考试,在线作业和编程项目进行评分。Gradescope官方曾表示,公司正在开发AI技术,为学习者提供关于所有类型作业的即时、高质量的反馈,迄今为止,已有600多家机构对600多万个答案进行了评分。

“当使用Gradescope时,老师们会捕捉到过去被丢弃的有价值的数据。这样老师就能理解每个学生的每个观点背后的含义,并利用这些信息将评分转化为学习。”Gradescope联合创始人Sergey Karayev(谢尔盖·卡拉耶夫)曾介绍说。

通过不断收购AI教育公司,Turnitin在为自己构筑壁垒。不过在被并购之后,他们有了更长远的计划。

教育咨询和投资公司Educated Ventures创始人Christopher Nyren(克里斯托弗·尼伦)认为,此次收购将预示着Turnitin未来的变化。他举例说“你不会为了继续专注于评级而花费近20亿美元收购一家评级公司。因此,我不得不认为,这是为了打造一个更广泛的产品”。

Turnitin首席执行官Chris Caren表示,该公司2018年的收入“远远超过1亿美元,但还不到2亿美元”,在过去五年里,这个数字一直在以每年15%的速度增长。

Chris Caren表示,在新东家的带领下,Turnitin将会把目光投向美国以外的市场。公司在英国和澳大利亚的业务增长最快,并将把重点放在印度、拉美和中东地区。

他补充道,Turnitin还计划将评分和剽窃工具从写作扩展到科学和数学领域。公司还推出了一项新工具,旨在检测代写行为或学生是否雇佣他人代写论文等。

教育科技公司逃不开的“道德拷问”

虽然美国教育科技行业对这笔交易的规模表示称赞,但该公司的批评者对此表示担忧。

“你认为这17.5亿美元中有多少会流向那些多年来一直为Turnitin的数据库提供数据的学生?我有一个很好的猜测:0亿美元。”玛丽华盛顿大学教学技术部执行主任Jesse Stommel(杰西•斯托梅尔)在推特上发帖称。他暗指的事实是,Turnitin的工具是基于上传文本到其系统的用户提供的数据进行微调的。

Jesse Stommel最近与Sean Michael Morris(肖恩·迈克尔·莫里斯)合著了一本名为An Urgency of Teachers(教师的紧迫性)的书。在书中两人用了整整一章的内容来阐述反对使用Turnitin的理由。两人认为,Turnitin的商业模式本质上依赖于对学术不诚实的怀疑——这可能对学生有害

如果我们假设学生不诚实,却不承认像Turnitin这样的营利性科技公司可能比关心学生更关心公司的底线,那么在教育中就有一个严重的问题。

– Jesse Stommel (@Jessifer) 2019年3月3日

“我不是惊讶Turnitin和AP之间的交易。对于科技公司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常见的终极游戏,特别是那些上传收集人类数据的公司:创建大量用户,收集用户的数据,将这些数据货币化,帮助评估其价值,最后在收购交易中利用这些数据估值,”Stommel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这笔交易的规模让我更加担心。在我看来,Turnitin先制造出了一个问题,然后再出售一个解决方案。”

加州州立大学首席创新官Michael Berman(迈克尔•伯曼)也表达了斯托梅尔的担忧。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作为一名前教授和终身教育工作者,我发现了一个建立在师生之间不信任基础上的产品,这令人悲伤,而且有些令人反感。”

但是伯曼也承认,这个工具在教育工作者中有支持者,他们希望减少评分时间。他说:“我不抱任何幻想,会认为成千上万的教师在课业繁重、难以适应技术的快速变化的情况下,很快就会改变他们的教学方式,不再依赖于Turnitin之类的工具。”

当AI和大数据等技术不断在教育领域中运用时,常常会因为隐私和道德风险为人所诟病。这事不止发生在美国,尤其在重视教育的国内更是如此。

据芥末堆报道,近日,广东著名中学广雅中学被指斥资485万采购多种智能教学设备,其中包括3500个电子手环。这些手环可记录学生在多个场合、不同种类的数据信息,具备定位学生行动、检测上课举手次数及每日活动量等功能。消息爆出来后,网友们议论纷纷,人们普遍担心这可能会侵犯或泄露学生隐私。

接着校方在微博回应称,广雅中学采购手环是为升级原有校园“一卡通”系统,适应新高考改革实施选课走班对教育教学管理的新需求,是学校智慧校园信息化建设的一部分,只在部分教学环节或学生有需要时才需要使用或佩戴。

美国“知网”百亿卖身背后:加码AI,全球用户超3000万,至今难免“道德拷问”

随后学校删除该条微博内容,晚间校方在微博发出《关于我校采购智能手环项目情况的说明》,对电子手环事件作出进一步解释。该声明校方中强调还在对如何更好地科学使用手环进行研究与充分论证,并将继续广泛听取学生、家长、老师及专家的意见

业界不仅担心新技术的运用会引发关于侵犯隐私的问题,还担心技术被用在了错误的方向。

在线教育公司iTutorGroup创始人兼CEO杨正大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将来AI技术进入课堂,可以很好地承担人类老师“教”的工作,这样老师可以从繁杂的重复性工作解脱出来,从而将更多时间用在与学生的沟通和创造性的教学工作中,更好地从事“育”的部分。

除了普遍担忧的隐私风险外,杨正大认为,有些人将技术用在了错误的方向也是风险之一,例如拍题找答案,可能会培养学生走捷径的习惯。“我个人觉得拍题对于教育的贡献是负面的,不管有多少的客户量我都觉得这是相对不道德的。”

在近期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网易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丁磊提交多份与教育科技有关的提案。

美国“知网”百亿卖身背后:加码AI,全球用户超3000万,至今难免“道德拷问”

除了建议利用“AI+教育”等互联网技术消除城乡教育鸿沟,搭建城乡一体化的“网络数字学校”外,丁磊已连续两年强调要关注青少年教育和健康成长领域。他在今年的提案中建议普及智能设备的儿童模式,以减少孩子对智能设备的过度沉迷。做好立法保障,打造安全健康的青少年网络生态。

技术公司的产品在不断渗透到我们的生活和学习中,一方面帮助我们提高效率,另一方面我们也很难避免技术带来的“烦恼”。许许多多科技公司不得不经常面对来自公众的各种“道德拷问”。其中著名的案例还有Facebook隐私泄露事件,为此,去年马克·扎克伯格先后被美国国会和欧洲议会听证会要求去接受问询,公司一度陷入信任危机,股价下跌超10%,不少用户卸载并注销了Facebook。

传统巨头们的转型之路:也是Turnitin们的机遇?

正如上文所述,Advance Publications是一家成立近百年的综合出版集团,涉及报纸、杂志、电台和有线电视,但主营多为传统的媒体业务。随着互联网数字化时代的到来和冲击,该集团也正在谋求向数字科技方向转型。

投资公司New Markets Venture Partners合伙人Jason Palmer(杰森 帕尔默)表示,他对买家是Advance Publications并不完全感到意外。“我的理解是,在过去几年里,Advance Publications一直在考虑从一家传统媒体公司转型为一家教育科技公司。”

但前述教育投资人Christopher Nyren(克里斯托弗•尼伦)对这笔交易的规模感到意外。但他也附和帕尔默的说法,即Advance Publications并不是一个牵强附会的买家。“说到底,我认为将Advance称为一家纯粹的媒体公司是不准确的。Conde Nast推动Advance Publications前进的日子可能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据了解,Conde Nast是Advance Publications旗下公司,其拥有《纽约客》、《连线》《Conde Nast Traveler》、《Vogue》、《GQ》等知名杂志。

Advance首席战略和发展官Janine Shelffo(珍妮•谢尔福)表示,该公司最近更多地把目光投向了教育和其他行业。她说:“人们一想到Advance,就会想到Conde Nast。它只是我们广泛而多样的媒体、通信和技术资产组合中的一家。”

大约18个月前,Shelffo开始领导Advance资产多元化。她表示:“我们有幸提前获得了数十亿的资金,专门用于投资新的机遇和新公司,教育和教育技术一直是我们优先考虑的问题。”

此前,Advance Publications 曾投资了技术培训公司General Assembly 7000万美元,后来该公司在2018年被Adecco Group以4.125亿美元收购。此外,他们还投资了在线教育公司Everfi。

据了解,Advance大约一年前开始与Turnitin首席执行官Chris Caren接触,他们希望对Turnitin有更深入的了解,直到今年1月才他们才正式开始竞标过程。

据Chris Caren声称,此前有近20名投资者在与Advance竞争收购Turnitin。其他公司的出价“非常紧”,与他们最终接受的17.5亿美元报价相比,“仅差几个百分点”。其他竞标者包括私募股权公司、养老基金,甚至还有其他媒体公司。Chris Caren表示,这些公司正“寻求从传统印刷媒体向数字业务多元化方向发展”

雷锋网总结,教育科技行业的投资创业趋热,越来越多的教育公司或品牌开始投入部分资金人力,研发AI相关技术和产品提前布局。但是,因为教育的特殊性和公共性,部分创业者及教育从业者在将技术引入校园和学习中时,往往忽视了技术带来的安全和道德隐,如果长期漠视这些问题,机遇可能就会变成危机。

(本文参考来源:EdSurg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时讯快报 » 美国“知网”百亿卖身背后:加码AI,全球用户超3000万,至今难免“道德拷问”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