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浪财经 / 正文

利空阴云下恒康医疗再提“易主”公司高管临危受命

新浪财经 2019-04-16 15:43:05

利空阴云下恒康医疗再提“易主” 公司高管“临危受命”

新京报讯(记者 王卡拉)在经历了业绩巨亏、公司实控人阙文彬质押融资到期未偿还、人事震荡、股份转让失败等一系列利空消息之后,4月16日,“民营医院第一股”恒康医疗发布公告称,阙文彬将以委托股份对应投票权的方式,将公司控制权让渡给公司高管宋丽华和高洪斌。委托完成后,宋丽华将成为公司单一拥有表决权份额最大的股东,即公司实际控制人。

实控权易主 公司高管“临危受托”

4月15日,阙文彬和公司高管宋丽华、高洪滨签署《投票权委托协议》,阙文彬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522266200股股份对应的投票权委托给公司董事兼常务副总经理宋丽华行使,约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8%。宋丽华自身持有公司27777778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49%。同时,阙文彬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271743799股股份对应的投票权委托给高洪滨行使,约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4.57%。本次投票权委托完成后,宋丽华将拥有29.49%的投票权,成为公司单一拥有表决权份额最大的股东,即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高洪滨将拥有14.57%的投票权,而阙文彬将不再拥有投票权。

天眼查资料显示,宋丽华在13家企业担任高管,除了恒康医疗外,她还是泗阳县人民医院董事长、萍乡市赣西肿瘤医院董事长、多家“恒康系”医院董事等。而另一受托方高洪斌在本次《协议》签署前未持有公司股份,与恒康医疗不存在关联关系。

实控权转让“命途多舛”

此次公司实控权易主,距离恒康医疗宣布终止转让公司控制权仅过去半个月。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或许是阙文彬在此前让渡控股权流产后的权宜之举。

2018年,恒康医疗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因近几年来恒康医疗频繁并购,收购的医院也处于亏损状态,进一步加剧了恒康医疗的资金紧张,公司债务缠身。随着财务问题的加剧,阙文彬部分质押融资已到期且未及时偿还,其持有的公司股份已经被多个法院冻结或轮候冻结。为此,阙文彬筹划引进战略投资者。

2018年10月6日,阙文彬与张玉富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张玉富拟以偿债获股的方式受让其持有的公司794009999股股份(占公司股本总额的42.57%)。截至2018年10月16日,恒康医疗已经收到张玉富提供的8000万借款。公开资料显示,张玉富是中元融通投资有限公司、大连国贸中心大厦有限公司、辽宁中水亚田实业有限公司、中海石化(营口)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但是,在2018年11月18日,恒康医疗的接盘侠一变二,增加了于兰军。阙文彬与张玉富、于兰军共同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794009999股恒康医疗股份转让给上述两人,占公司总股本42.57%。本次股份转让和本次投票权委托完成后,张玉富将成为公司单一拥有表决权份额最大的股东,即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但是,到了今年3月30日,恒康医疗发布公告称,阙文彬决定终止与张玉富、于兰军签署的《恒康医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份转让协议》。原因是因为,阙文彬认为,张玉富、于兰军经过近半年时间未能就债务转移、股份过户等具体事宜与债权人、法院等相关各方达成一致意见,且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今年3月4日在多个网站发布了拍卖阙文彬持有恒康医疗150万股股票的公告,致使相关债务进一步恶化。阙文彬认为张玉富、于兰军已经违反了《股权转让协议》及《表决权委托协议》承接债务之相关约定等,故决定终止转让。

在该消息公布后的4月3日,恒康医疗持股5%以上股东四川产业振兴发展投资基金有限公司就计划减持,数量合计不超过37304728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且任意连续90个自然日内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合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即不超过18652364股,其理由是经营安排。

高速并购因债务问题踩刹车

2001年,恒康医疗前身甘肃独一味生物制药有限责任公司成立。2008年3月6日,恒康医疗挂牌深交所中小板,作为第一大股东阙文彬持有公司6160万股,占总股本的65.95%,按当日收盘价27.82元计算,阙文彬的财富暴涨超17亿元,一跃成为甘肃首富。

2013年-2016年,恒康医疗净利润的增速逐步下滑,到2017年净利润首次出现了近五年来的同比下滑,实现净利润为2.02亿元,同比减少49.75%。而到了2018年,恒康医疗业绩急剧下滑,在营收增长的情况下,净利润出现巨额亏损。据公司发布的2018年业绩快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38.40亿元,同比增长12.96%;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3.90亿元,同比下滑785.37%。亏损原因主要是因为报告期计提了资产减值损失8.71亿元、四川恒康源药业有限公司毛利亏损2.53亿元及贷款增加财务费用上升所致。

恒康医疗的巨额债务问题,与其近年来的频繁并购密切相关。资料显示,2012年,恒康医疗只参股了一家公司,而到了2017年,已经参股控股50多家子公司。其中,为收购澳大利亚PRP公司,恒康医疗贷款相当于10亿元人民币的港元,随着港元汇率持续上升,导致汇总损益大幅增加,公司净利润下滑。

不过,到了2018年11月,债务缠身的恒康医疗停住了其并购的步伐,终止收购马鞍山市中心医院。此前,公司拟以现金9亿-9.3亿元收购该医院93.52%的股权。却因债务问题止住了其并购的步伐。对于终止收购原因,恒康医疗表示,因宏观经济形势等不利因素影响,且目前公司负债较多,公司融资情况不达预期,为保障公司经营稳定和长远健康发展,公司董事会决定终止本次马鞍山医院的收购。此终止决定也导致恒康医疗损失了2000万元的诚意金。

近期多位高管离职引深交所关注

“祸不单行”的恒康医疗于4月8日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战红君、王宁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职务,张皓琰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财务总监、副总裁职务,三人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公告发布当日,深交所就发出了问询函。恒康医疗解释,针对2018年年报编制与披露工作,公司于2018年12月即对人员作出了充分安排与工作计划。此次辞职的其中两名董事任职时间为2019年3月18日至4月3日,财务总监的任职时间为2019年3月1日至4日3日,任职时间较短,负责公司年报编制与披露工作的财务人员及工作计划未发生任何变化,其辞职不会影响公司2018年年报编制与披露,也不会对公司日常经营与规范运作产生重大影响。恒康医疗表示,公司董事会已经提名一名董事于4 月25日提交公司股东大会选举。同时公司董事会计划在4月20日之前聘任财务总监。

恒康医疗表示,未来公司将保障经营管理团队稳定,减少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的不确定性对公司的影响,加强公司资产整合管理,提升内部管理与协同,降低管理成本,提升规模效益。同时聚焦核心战略,将公司主要资源集中于医疗和药品等核心板块,保障核心板块健康稳定发展。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