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雷锋网 / 正文

专访快陪练CEO陆文勇:AI很难替代教育者的陪伴和温度

雷锋网 2019-04-25 14:01:50

4月初刚宣布完成Pre-A轮融资的“快陪练”公司上下一片忙碌景象,这与大多数处于成长期的创业公司别无二致。不同的是,还没走近它,你就能听到阵阵钢琴声,可谓是,“不见其人,先闻其声”。

快陪练主要为4-16岁琴童提供真人在线一对一钢琴陪练服务。目前,快陪练主要有25分钟和50分钟两种钢琴陪练课程,通过快陪练APP进行在线钢琴陪练,在课程完成后陪练老师会对学生进行打分和语音点评。

快陪练创始人兼CEO陆文勇曾多次创业。2010年大学创业结束,陆文勇加入24券网成为早期创业成员。2011年,他加入百度联盟事业部与LBS事业部,历任产品、渠道经理等职位。2013-2017年期间,陆文勇担任e袋洗CEO。e袋洗曾获腾讯、百度、经纬和SIG等机构的投资。

陆文勇表示,经过一年左右的发展,公司在去年底实现单月营收破千万。目前快陪练平台的付费学员数超过一万人,单月营收近一千五百万,用户增长和现金流储备良好。

在竞争越趋激烈的在线教育市场,快陪练是如何找到差异化的竞争策略,实现快速增长的?陆文勇在接受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采访时不仅谈及快陪练的方法,也谈及对AI+教育和教育本身的一些思考。

专访快陪练CEO陆文勇:AI很难替代教育者的陪伴和温度快陪练创始人兼CEO 陆文勇(采访者供图)

在线钢琴陪练的蓝海市场

“我觉得素质教育会是未来的大方向,现在还是一个蓝海市场。”

陆文勇认为素质教育市场后期增长还会比较快。

为何进入素质教育领域,陆文勇表示,素质教育的价值感与他的人生价值观比较一致,而且素质教育能真正给人带来长远的幸福感。

大学时,陆文勇就比较喜欢参加校内音乐比赛,也会跟着乐队去唱歌。在之前的创业过程中,他也从事了连接类似老师与学生这样双边平台项目的工作,“研究了许多其他行业后,我发现还是想做教育,并且是做素质教育。我相信做个十年就能更加理解教育,成为这个行业脚踏实地的实践者。”

为何从在线钢琴陪练切入素质教育市场?据他们前期调研发现,音乐是最大的素质教育品类,而在音乐品类中钢琴学习占了近60%的市场,用户群体需求非常大。但传统的钢琴学习中,陪练部分是严重缺失的。一方面因为时间和空间造成线下的钢琴师资相对紧缺,成本高昂,另一方面因为家长的时间和专业问题,也很难帮助孩子完成练习效果。

陪练对于学习钢琴有三点好处:能够激起孩子学习动力,纠正孩子错误的练习方式,提高孩子音乐素质。

“我觉得现在有一半的孩子,因为没有专业陪伴而丧失学习钢琴的兴趣,而这很大程度上与练习有关。”

在陆文勇看来,目前线下的钢琴教学很大程度上也没有达到实际的效果,基本处于有人教没人陪的状态,这是钢琴学习中极大的痛点。

专访快陪练CEO陆文勇:AI很难替代教育者的陪伴和温度

专访快陪练CEO陆文勇:AI很难替代教育者的陪伴和温度

快陪练的钢琴陪练产品(采访者供图)

陆文勇表示,在线陪练解决了师资供给问题,节省了家长的精力,成本也下降不少。在线1对1钢琴陪练相比传统陪练能节省20-30%的成本。去年5月,快陪练的产品上线内测,不到一年的时间,快陪练的付费用户突破一万,使用过的用户已有几万,注册用户达到20多万。

如今快陪练虽然已达到单月一千多万的业绩,但在陆文勇看来,“其实还是不够快”。他觉得本来可以跑得更快一点,但前期主要为了打基础建立口碑,速度就相对慢了点。实现从0到1这个过程,他认为主要原因是主创团队比较擅长搭建双边平台,一开始目标就很清晰,专注于钢琴陪练这个细分赛道,不急于拓展其他品类。

“等到钢琴陪练这个品类做得足够踏实后,我们再考虑做其他品类,例如小提琴、吉他和古筝等。但我们一定不会做钢琴主课,因为我们是给现有的钢琴教育市场赋能,而非跟钢琴老师抢生意。”

他认为素质教育行业目前最大的难题是获客成本和壁垒建设,除了与百度、腾讯、头条等线上渠道合作外,家长间的口碑效应占比也很高。除此之外,快陪练还与许多线下琴行合作来获客,线下获客的增长每月将近30%。快陪练的用户主要集中在一二线城市,三四线也有部分,其中以中产家庭居多,定位偏中高端。

此前,有部分观察人士认为,在线教育市场已经进入成熟和资源整合阶段,未来的增长可能会放缓,但陆文勇却并不认同这个观点。

“我觉得在线陪练市场还处在增长初期,还没有形成一个非常稳定的结构。即使市场上最大的教育公司也只是进行前期的拓荒,大家还在拼命的用一个模式去拉用户形成一个产品,但这还不是最稳定的结构。”

陆文勇觉得可能到下一阶段才会见分晓,稳定的口碑、教学输出和教学的系统化才会真正建立起来。

由于对于市场前景持乐观态度,陆文勇坦言现在并不惧怕竞争。因为市场处于发展初期,时间点踩得准,用户还在不断增长,他同时认为即使有新的公司加入这个赛道也很难快速占领一定的市场。因为在线教育的模式大家都可以学,只有公司的组织力才会形成壁垒,这个组织力建设需要2-3年,想做好并非易事。

AI取代教师:长期看是必然趋势

对于AI等新技术带来的变化,人们的态度往往是复杂的。尤其在相对传统的教育产业,更是如此。

陆文勇对AI技术的看法也是如此。他认为AI目前还取代不了人类教师,但从长期来看,他觉得AI取代人类教师又是必然的趋势。

首先,他认为大家都在进行基础竞争,例如打磨产品获取用户等,素质教育现阶段的基础竞争还未完成,就还没到依靠AI等新技术来竞争的阶段。

而且对于素质教育场景来说,孩子需要的更多是一种陪伴和鼓励,这大于用机器来告诉孩子事情的对与错、判题和指导。

“孩子需要与人互动,完全的机器陪练,孩子感受到的陪伴感是很弱的。所以,师生间那种人与人的温度目前是AI很难替代的。”

陆文勇认为,AI技术近几年难成教学的主角,目前作为辅助工具比较合适。

不光孩子目前很难感受到来自机器的关怀,短时间内家长也很难相信AI能够取代人类老师,并且能够教育好孩子。这些都是影响AI落地的难题,不仅适用于素质教育场景,其他教育场景情况也相差无几。

专访快陪练CEO陆文勇:AI很难替代教育者的陪伴和温度

“假设现在AI能达到真人教师一半的水平,家长还是愿意多花钱选真人教师,即使AI的更便宜。在教育投资上,家长永远会选择最好的,而不是选择最便宜的。”

虽然AI暂时无法取代陪练教师,但AI让教育变得更有效率,提升学习质量。这点国内已经有许多教育公司开始小范围试验。

如果想让AI代替老师陪练,他认为需要标准化的采集教学过程的中所有数据,从而让AI来模拟一个真实老师的状态。除了教学过程的数据化,学生学习的数据化也是他们关注的重点,有了学习数据,AI可以指导孩子个性化学习(自适应)。此外,AI可以让学习产品的互动性得到提高,虚拟AI形象及机器人宠物也能完成一部分的课堂互动和课后陪伴,这些都是未来的大趋势。

因此,快陪练也在储备一些AI技术,例如对音乐的识别和学习过程的数据化处理等。不过,这些可能是他未来会考虑较多的问题,当下公司的重心还在打磨产品和提升用户体验阶段,所以外界还很难看到新的东西。

 如何在教育领域走的更远

 1、组织建设是关键

采访过程中,陆文勇多次提到组织建设的重要性。

在他看来,这是事是企业能否长远发展并在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关键。在分析过许多公司成败的案例后,陆文勇发现一个企业成功的关键大都是组织力的建设:组织强,公司就会长期成功;组织弱,公司长期一定失败。他认为,企业要想做长久,企业家一定要能够看到5-10年的情况。

“比如你刚才问我们怎么做AI,应不应该去探索,其实我们的技术合伙人就能把这个事情解决好。但前提是你能吸引到优秀的人才来把产品技术做好,那么效率自然会提升。这两个前提是,你的组织要足够强,而组织的核心最终还是人。”

具体来看,组织建设分为文化、制度和团队。文化方面,快陪练会成立“未来学社”。学社的目的是负责公司文化的梳理、贯彻和影响,然后建立组织的味道,吸引味道一样的人进来。

制度方面,建立公司的各项原则。“我希望这本书(原则)迭代3-5年后,公司99%的管理问题能在上面找到答案。制度就像一个是算法,是一套系统运行的规则。”团队方面,通过文化和制度的实施,吸引并建立强大的团队,让团队成为二者的一个“产品”。 

2、有情怀也要有耐心

陆文勇认为,做教育要抱有极大的热情和情怀才能走的更远。

“如果要从事教育,就要有一个必须特别想帮助别人变得更好,必须急切地去成就他人的心态。不然的话,他做出来教育产品一定是不好的,他可能是为了自己成功,而不是为了帮助更多人成功。”

其次,做教育不能追求短期的成功,所以不能急功近利。做教育做成功的都是长时间的成功,很少有公司敢说自己做了三四年“已经非常成功了”。如果创业者没有极强的耐心,短时间做出来的东西未来一定会不可持续的。

最后,从经营层面看,教育不是完全的营销和销售导向,“至少我是不认可的”,除了业务驱动外,重要的是教育的情怀和内容。

他认为教育的核心是内容+渠道+模式,有了真正的好内容,从现有需求来改变渠道,再寻找一个好的模式让优质的教育内容获取变得更加简单便捷,例如在线模式对于传统线下模式的赋能,这是模式上的创新;但只有内容才最核心的底层,因为模式和渠道都可以被别人模仿。(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雷锋网)

相关文章:

“AI+教育”想做好有多难?网易有道CEO、学霸君CEO等4位大佬“掏心窝”

智慧教育,千军抢过“独木桥”

2019,AI教育的变与不变

2018年,科大讯飞在教育上挣了21个亿

变味的校园App:网游色情内容泛滥,K12成重灾区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