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老虎逃脱背后 马戏团是否该思考善终?

新浪社会新闻 2019-09-13 09:32:05
河南老虎逃脱背后 马戏团是否该思考善终?

原标题:河南老虎逃脱事件背后 “双无”演出落幕“困兽”产业现形

河南老虎逃脱背后 马戏团是否该思考善终? 河南老虎逃脱背后 马戏团是否该思考善终?

幼虎在玉米地里被捕获

河南老虎逃脱背后 马戏团是否该思考善终? 河南老虎逃脱背后 马戏团是否该思考善终?

一马戏团内被关起来的老虎

河南老虎逃脱背后 马戏团是否该思考善终? 河南老虎逃脱背后 马戏团是否该思考善终?

受伤的狗熊

新闻回顾

虎落原阳

9月6日,河南新乡市原阳县太平镇扁担王村,一只表演马戏的幼虎越过围栏逃了出来,引发广泛关注。次日,逃出的幼虎在一片玉米地被麻醉后捕获。不幸的是,它在被送往新乡市动物园的途中死亡。

组织这场马戏表演的,是太平镇磨张村人张某某,他从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的驯兽团租来了这支“动物马戏团”。目前,他已被当地警方刑拘。据记者了解,其拘留通知书上所涉罪名为“涉嫌危害公共安全”。另据公开报道,张某某还涉嫌“非法运输野生动物”及“非法开展经营性演出”两项罪名。

此次河南马戏团老虎脱逃事件,尽管已过去多日,余波却依然在被称为“马戏之乡”的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蔓延着。虽然埇桥区驯兽团(马戏团)数量过百,但真正证件齐备的或仅30余家,没有齐备证件的驯兽团常借用其他驯兽团的证件使用。2018年,国务院曾发布《关于严格管制犀牛和虎及其制品经营利用活动的通知》,但仍有不少老板称可以让东北虎参与外出展演。对此,埇桥区林业局动物保护站站长时伟表示,以上行为确属违规情况,虽然暂不确定为普遍现象,但未来会针对上述情况进行核实并调查。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严雨程 赵倩

河南原阳、安徽宿州报道

这场表演

演出未报备、出借方无相应资质

有多不靠谱?

事发地位于河南原阳县太平镇的扁担王村。村里的大喇叭曾宣传过该场马戏表演。9月6日晚的马戏表演,是张某某筹办动物马戏团以来的第一场演出,为此他甚至还借了5万元的外债。

表演者:

未提交相关申请材料进行报备

9月9日,记者从原阳县文化广电和旅游局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张某某是以演艺公司的形式进行马戏表演的,而张某某的演艺公司是有“营业性演出许可证”的。据《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下简称为《条例》)第六条规定:文艺表演团体申请从事营业性演出活动,应当有与其业务相适应的专职演员和器材设备,并向县级人民政府文化主管部门提出申请。

原阳县文化广电和旅游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申请“营业性演出许可证”可以通过网上进行材料提交,文化主管部门会对材料进行核实,但是《条例》第六条所限定的文艺表演团体仅限于“人”,而没有提到“动物”相关内容。该负责人强调说,“我们当时确实不知道他办演艺公司是为了弄动物马戏表演。”

“不过,只有‘营业性演出许可证’还不够,要开展表演,还需依照规定提交营业性演出的申请。”原阳县文化广电和旅游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6日晚上的动物马戏表演,张某某并未提交相关申请材料进行报备,所以现在从文化主管部门的角度来看,这个马戏表演是违法的。

9月9日,原阳县林业部门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需要从外地运输动物过来进行表演,林业部门这边确实需要报批。但对于张某某的有关情况,他表示目前案件正在调查阶段,林业部门不能对外透露任何信息,亦不接受任何采访。

  出借方:

为“华中驯兽团”,无相应资质

9月6日晚在河南原阳进行马戏表演的野生动物,是张某某从安徽宿州市埇桥区的驯兽团租借而来,月租金为1.5万元,租借时间为一年。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与张某某签订租赁合约的马戏团为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龙华驯兽团,其经营者为郑某某。9月10日,记者探访了位于宿州市蒿沟乡枪李村齐家组的“龙华驯兽团”。记者从郑某某妻子处获悉,直到10日上午,她才知道自家驯兽团被卷入了河南老虎逃脱事件的风波。她坚称自己与丈夫并不认识张某某其人,也未曾出借过动物给任何人。9月11日,经走访,记者从一村民处了解到,租给张某某动物的并非郑某某的“龙华驯兽团”,而是赵楼村陶某某家的“华中驯兽团”。

陶某某的妻子告诉记者,丈夫与张某某签订租赁合约,是因为有朋友介绍,但谁也没想到会出事。陶某某的妻子回忆说,6日老虎逃脱事件发生以后,陶某某便匆匆回家收拾了相关许可证(包括“营业性演出许可证”和“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驯养繁育许可证”)赶赴河南,“后来联系不上了,打电话能通但没人接。”

埇桥区林业局动物保护站站长时伟告诉记者,在得知河南事件与埇桥区有关后,县林业部门自发调查了此事,但目前他们也不清楚陶某某当下的具体动向。时伟表示,陶某某将自家动物租赁出去的行为已经明显违规,之后会依规施以相关行政处罚。记者了解到,东北虎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如没有对应级别的人工繁育许可证,不允许饲养。然而,陶某某持有的只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驯养繁育许可证,也就是说,陶某某本人并不具备该项资质。

  这个产业

部分饲养环境较差、“操作”空间大

有多“随意”?

时伟介绍说,类似陶某某的这种行为,属于典型的经营利用不合法,正属于林业部门的打击范围,“双方都经过国家批准,再产生经济利益的行为,才叫合规合法的经营利用。”

而在9月9日,记者从张某某家属处获悉,6日马戏表演演出时,张某某的野生动物驯养许可证“还没办下来”。

随意的安保

一些老板称不配驯兽员也行

这次事件,对埇桥区马戏团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多名马戏团老板都称,近期生意更差了,自家马戏团还因该事件被临时取消了好几个订单。不过,事件的更深影响还体现在展演合作的具体形式上:记者以邀请马戏团表演为由采访了多家位于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的驯兽团,他们均坚称,无论有没有驯兽师资源,外出展演必须配备一至多名他们的驯兽员。

其中一位老板认为,张某某马戏表演失控的主要原因是“不专业”,虽然张某某曾学习过驯兽技巧,但他用的毕竟是别人的动物,加上又是第一次演出,出现问题几乎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该老板还说,驯兽员月工资不低,不配驯兽员,确实能缓解一部分成本压力,但是配备驯兽员的话才能保证“安全”。不过,记者在深入了解后发现,虽然一些马戏团老板坚称必须配备驯兽员,但仍有少部分马戏团表示不配备驯兽员的活也可以接,“你自己会使(动物)就成。”

随意的饲养

有人把动物养在家中,臭气扑鼻

记者探访时发现,埇桥区不少马戏团的动物饲养环境都比较差。经对比后,饲养环境较好的反而是此前被“冤枉”的龙华马戏团。

一般来说,马戏团的饲养场地是用水泥和砖块搭建起来的院子,占地面积有大有小,大的类似于小型养殖场,小的则只有带院落的平房那么大,而大部分院子的围墙都不是很高。有独立的院子,饲养条件则相对较好;也有一些人会把动物直接养在自己家中,地面残留着生活垃圾,空气和水沟散发着臭味……

值得一提的是,在齐家某个似乎已无人看管的马戏团饲养院落外,记者发现了一只尾部受伤的狗熊,其伤口面积约有巴掌大,伤口中心露出了粉色的肉,而中心周围的组织已经发白、渗出液体。

记者从齐家一村民处了解到,一些马戏团饲养老虎的存栏数量会大于备案数量。换句话说,这些马戏团老板或存在虚报老虎存栏数的情况。该村民以自家马戏团举例说,目前在林业部门登记备案的老虎数量为5只,但实际饲养的却有7~8只。

随意的证件

多家马戏团证件不齐

9月10日晚,埇桥区谷家附近的一位马戏团老板告诉记者,虽然埇桥区目前驯兽团(马戏团)数量过百,但是真正证件齐备的或仅30余家,而没有齐备证件的驯兽团,则借用其他驯兽团的证件使用。

“拯救表演动物”公益项目负责人胡春梅表示,目前她对马戏团进行监督一般主要关注三个证件:人工繁育许可证、经营利用许可证和允许演出的批准文件。据了解,目前这三个证里前两个的获得难度较高。

“人工繁育许可证”,分为一级野生保护动物和二级野生保护动物,二级野生保护动物许可证的审批单位为省林业厅,一级野生保护动物许可证的审批单位则为国家林草局。“现在国家对于一级野生保护动物人工繁育许可证的审批比较严格,很多马戏团(驯兽团)现在都拿不到。”胡春梅说。

一名埇桥区齐家组村民告诉记者,有很多没拿到一级野生保护动物繁育许可证的马戏团老板,会把老虎养在有许可证的别家马戏团来应对检查,有时他们也会在需要出示该许可证时,利用朋友或亲戚家的许可证来应付。

第二个难拿到的许可证是“动物经营利用许可证”,该许可证只针对某一类动物的经营利用进行许可。记者注意到,国务院于2018年10月6日发布了《国务院关于严格管制犀牛和虎及其制品经营利用活动的通知》,其中第一条注意事项写道,“严格禁止法律规定的特殊情况以外所有出售、购买、利用、进出口犀牛和虎及其制品(包括整体、部分及其衍生物,下同)的活动。”

埇桥区马戏协会会长杨致远表示,随着通知的落地,东北虎经营利用许可证开始无法申请。时伟也解释说,由于目前东北虎经营利用许可证完全无法申请,所以埇桥区内的老虎们按规是不能去外地展演的,没有经营利用许可证的展演行为都是违规的。然而,记者以邀请马戏团前往外地参演为由,采访了多家马戏团老板,他们均称,只要能获得属地林业局的相关审批,自己就可以将老虎运往外地进行展演。

  新闻背景

“马戏之乡”遭遇

寒冬

据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信息,宿州埇桥马戏艺术起源于明末清初。

安徽省杂技家协会副主席、埇桥区马戏协会代秘书长张宏伟介绍,上世纪90年代到2000年初,是马戏团发展的黄金时期。2007年,埇桥区被中国杂技家协会正式授予“中国马戏之乡”称号。

2010年10月,住建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动物园管理的意见》;2013年7月,住建部发布《全国动物园发展纲要》,要求杜绝各类动物表演。

随后,2017年,住建部颁布并实施行业标准《动物园管理规范》,明确规定 “动物园不应将野生动物用于表演”,“不应将野生动物作为道具用于商业活动”。另一边,动物保护人士呼吁禁演也成为寒冬的催化剂。

诸多外因之下,“马戏之乡”自身也被指存在问题。内外因叠加,一场寒冬悄然而至,席卷“马戏之乡”。“按照目前的发展,马戏还是存在消失的可能性。”张宏伟叹息。

一种声音

动物保护观念发展迅速

马戏团是否该思考

善终?

动物表演何去何从,涉及行业利益、观念之争,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是,当前动物保护观念发展迅速,而马戏团、动物园,天然与现代动保观念存在一定的抵牾。当动物福利理念普及到一定程度,必然要攻破这一“堡垒”。随着动物表演的市场缩水,表演动物的生存状况与安全保障可能进一步恶化。

多元化娱乐需求与动物保护之间需要一种平衡。无论从安全出发,还是为动物保护考量,动物表演都是时候着手转型、改良了。当此之时,一是要注意过渡阶段的安全防范管理,并为那些“寄养”在马戏团的动物寻找合适的归宿;二是法律规定层面应有更清晰的指向。住建部早就叫停了动物园内的动物表演,但对马戏中的动物表演,仍无明确要求。这个行业需要思考“善终”了。据澎湃新闻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