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腾讯大家 / 正文

猎户季老二传奇

腾讯大家 2019-05-16 08:45:27

我下乡时的北京怀柔喇叭沟,山峦巍峨,沟壑纵横,原始森林覆盖,终年郁郁葱葱,村里有两家猎户,都姓季,是亲哥俩。可是,两人的命运大不相同,季老大可以说是被豹子吓死的,而季老二成为打狼英雄,一家活得好好的,靠打猎过上了相对富裕的日子,还留下一段大彻大悟的传奇。

喇叭沟的专职猎户

喇叭沟门自然生态保护区是北京唯一一处原始森林自然生态景区,奇妙植物数不胜数。村里本来没有专职猎户,可是那一年,野狼不知道怎么就猖獗起来。人们下地干活时,大白天就可以见到狼一群一群地出没在山梁上或林子里。而夜晚,野外狼嚎此起彼伏。后来野狼开始夜里溜进村,天亮后不少农户发现家里猪圈门被扒开了,猪被叼走了好几头。

我很纳闷,一头猪重七八十斤,怎么能被狼轻易叼走还没有动静呢?季老大告诉我,“城里来的小屁孩,你大爷我告诉你,狼很聪明,它扒开猪圈后,不是先咬死猪,而是咬住猪的屁股,让猪疼得往前走,这样狼就赶着活猪进了山,直到它的狼窝,狼才用獠牙咬断猪的气管。而猪胆子小,被吓破了胆,就不敢叫唤。”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我家邻居杏花姑娘,当年十四岁,水灵灵的,有“小嫦娥”之美称,瓜子脸,脸色粉里透红,细眉杏眼,身材挺拔,饱满丰腴,走起路来,如欢快的小鹿,两条大辫子在背后左右甩,胸前一颤一颤的,像是揣着两只不安生随时都要蹦出来的大白兔。

她见到我嘱咐说:“永利兄弟,小心点,夜里别出门上茅房。村里一连丢了七八头猪。抠门大仙彭老大舍不得买尿盆,他四岁的小女儿夜里出屋尿尿,就被野狼叼走了,待他听到惨叫出门看时,屋外早没了女儿,只剩下女儿的一只小布鞋。”

果然,我听到了不远处彭家一家老小的嚎啕大哭。走近了,发现全村老少都来安慰这一家人。小女儿让野狼叼走了,真是不幸,全村人都无限同情。彭老大急得红着脸拿着把斧头就上了山,要找野狼拼命。生产队长赶忙组织全村的壮劳力都拿着锄头或棍子上了山,去找被狼叼走的女娃娃,但是,除了在一处岩石洞里发现了被撕碎的女娃娃的红棉袄和一滩血迹外,其它什么也没有发现。那个山洞在后山沟深处,一个林木茂密的半山腰,是两大块岩石交错而成的天然山洞。我随着大伙爬到洞内,发现洞并不深,到处是狼爪子印。彭老大抱着小女儿的血衣失声痛哭。大家只好搀扶着他下了山。

猎户季老二传奇

消灭野狼成为全体民意,也成为生产队重中之重的任务。生产队长在会上说:“从今天起,谁有本事,就可以天天上山打狼去,杀死了狼有奖励,给你多记公分,杀死一只狼,给你记100个公分,狼皮狼肉都归你,由你卖钱由你吃肉。打不死狼,打伤了,吓走了这些山牲口也是功劳。一天也给记10个公分,和壮劳力的公分一样待遇!”

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可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仍束手无策,因为很少人有枪。只有季老大和季老二主动报了名,并从家里拿出了祖宗传下来的猎枪。我看到这两支枪,严格来说,是最古老的打鸟的砂子枪,长长的双管,装上火药和铁砂后需要用火镰绒点燃枪尾巴上的火药捻才能发射。

我认为这种老掉牙的枪遇到擅长奔跑的山牲口,根本就来不及发射。我对杏花姑娘说:“我在北京城里军事博物馆看到过各种枪。而他们手中的家伙事儿,实际上就是烧火棍,中看不中用。”

杏花姑娘说:“他们的猎枪挺厉害的,打鸟,一枪可打死一大片呢!”我听了并不相信。

而就这样老掉牙的枪,也只有他们两户有。于是,这哥俩就成了村里专职猎户,从此不用一个汗珠子摔八瓣儿面朝黄土背朝天到大田里去干农活,每天优哉游哉地满山转,还记10个公分。

猎户季老二有了收获,他个子不高,中等偏矮的个头,干巴瘦,小眼睛,四方脸,但是非常精明能干。他用下套子的方法,套住了三只狐狸和一只半大的狼崽子,他高高兴兴地回了村,向生产队长炫耀战利品,村里人各个向他竖起大拇指。队长给他记了100个公分。他把狼皮和狐狸皮剥下来卖了钱,全家人还连续吃了半个多月的肉,真是让人羡慕不已。

猎户季老大则一无所获。他个子瘦高,脑袋长得像个单肚葫芦瓢,小眼睛,爱吹牛,“嘴巴吧吧的”,可是手上干啥活都粗粗拉拉的,下的套连兔子都不会上当,更何况精明的野狼。但季老大信誓旦旦地说:“说不定,俺哪天逮住一只大母狼,套住一大窝!”

季老大被吓死了

那时由于“大拨轰”的集体经济生产方式,生产力低下,粮食家家不够吃,每到年底分粮食,带壳的粮食每人260斤,平均每人每天不到7两粮食,根本吃不饱肚子。当地有句俗话“稀汤灌大肚,越喝越没数,眼大耷拉脑,不知啥是饱”。

猎户季老二,几乎天天有收获,不是套住了野雉,就是套住了野兔、狐狸或狍子。一年下来收获了20几只狐狸、上百只野雉、野兔,三五头狍子、两只獾子和五匹狼。这些皮子卖了数百元。他家成了村里的首富。盖了新房子,两个儿子都白白胖胖的,衣服也比别人家的好,可以说是丰衣足食。

与之相对照的,季老大红口白牙说了很多大话,一句也没有兑现。每日白拿十个公分,“信心满满巡山去,形单影只回家来”,一年下来,没有任何收获,连只野兔子也没有抓到。村里人都认为他是“满嘴跑火车”,是不靠谱的男人。所以他家的日子过得不比别人好。

第二年开春,狼患未除,山里又闹起豹子了。先是牛倌彭瘸子说,他遇到了一头大土豹子,想吃小牛犊。大敌当前,牛群顿时围成一个圈,全部犄角冲外,把小牛犊围在里面。而一头三岁口#肽侵淮笸帘硬罚」鼙蛔サ蒙撕劾劾郏彩敲蝗媚峭吠帘诱级嗌俦阋恕E砣匙雍芪庵=景粒耆吮乜洹;沟ザ栏翱≡睢保钅鄄荩垢吡弧⒂衩住⒍棺樱黾5奶辶陀

但是好景不长,最令彭瘸子痛心的是,随着天热,闹起了“跑牛虻”。啥叫“跑牛虻”?原来,夏天山里的牛群在自然放养时,特别容易招徕爱喝牛血的一种比蚕豆还大的毒蜂,叫牛虻。一旦一大群牛虻铺天盖地飞来袭击牛群,这时牛群就像炸了窝的马蜂一样,凶猛疯狂地奔腾猛跑,庄稼会被它们毁坏,人会被它们踏伤踩死。有的牛也会失蹄跌下沟崖摔死,有的牛会一直疯跑下去直到跑得口吐白沫累死为止。

一天,那头T凇芭芘r怠笔币惶跬瓤ㄔ诹耸贩炖铮钦哿恕I映ひ残占荆橇曰Ъ纠洗蠛图纠隙谋炯遥吹饺惩妊现氐呐#荒芨膳┗盍耍闪朔衔铩S谑亲隽司龆ǎI钡簟E砣匙涌蘖耍ё5牟弊硬蝗蒙保呛苌偌饺庑入兜拇迕褚恢峦馍绷巳惩鹊呐#秩獬浴

那么谁来杀牛?在彭瘸子的叫骂下,屠户张老大不敢接这个活。生产队长就命令季老二:“你杀了那么多狐狸和狼,不在乎多杀一头牛,你来!”季老二推说肚子疼,回家炕上养病去了。而季老大毛遂自荐,条件是,牛头、牛尾、牛心、牛肝、牛肚、牛鞭都归他。队长同意了。

在村东头河边,季老大让村里几个壮小伙子帮助把K┢鹄矗吹埂R舶呀新畹呐砣匙永ζ鹄矗谏拥牟挚狻I迸?剂耍謇锶硕既ノЧ邸D峭V雷约航辉赘睿街谎劬α飨乱淮崴

“别杀它,它多可怜!都流泪了!”杏花姑娘央求季老大。

“你就行行好吧!”杏花的嫂子小白丫也动了怜悯之心,说:“牛的腿骨折了,给它打夹板固定住,伤筋动骨一百天,三个多月后,这头牛就可以下地干活了!”

我第一次见到牛流泪,也赞成杏花姑娘的意见说:“季大伯,手下留情,别杀它!”

“呸!”季老大啐了口痰,“瘸腿的牛空耗费三个月的粮草,还得人伺候,那得耗费多少钱粮?眼下正是青黄不接,家家饿肚子。你们不让杀,就没有肉吃,季队长,别分给他们这几个人肉,全生产队的人都等着吃肉呢!”说完,他动手把I绷恕0窍碌呐Fぃ扇顺萌砗跖こ闪伺Fど印6H猓影慈送贩郑畈欢嗝咳税虢锶狻N壹乙蛭叶嘧熳柚股迸#挥蟹值饺猓俏野职秩チ斓搅伺O滤职钟么蠊雅3ψ酉戳讼矗懒艘还牵页圆幌氯ィ幸还汕嗖莘⒔偷奈兜溃梦叶裥摹

彭瘸子也变得少言寡语了。他恨透了季家人,包括季队长、季老大和季老二。不过有一天,他看到了猎户季老大舍命不舍财的举动。那一天,一只大土豹子在大南山的沟底杀死了一只狍子!豹子杀死猎物后,一般不当时吃,而是跑到半山腰歇着,歇够了才下来吃。而猎户季老大刚好路过此地,发现了死狍子,扛起狍子就往家走,大豹子蹭地蹿起来猛追。季老大发现后,撒丫子猛跑,豹子穷追不舍。追得紧了,季老大斗胆砍下半只狍子扔给豹子,豹子终于不追了。季老大扛着半只狍子回村后,向不少人炫耀他的经历,赢得不少村里人的羡慕。可是后半夜,据季老大的媳妇说,她老公后怕了,混身哆嗦,发烧了,烧得那叫一个厉害呢!三天后,季老大死了。

彭瘸子解恨地对我说:“那个狗怂的季老大,从豹子口中抢肉,贪财不要命,可是终究是个狗怂,后怕吓死的!死了好,只是可惜了俺的那头#∫皇撬且迸#欢畹煤煤玫模鼓苡么箨鹘呛湍峭反蟊佣ァH甑J说暮海瞬恍芯统兜彼低辏刈吡恕

猎户季老二传奇

猎户季老二突然放下了猎枪

一天,季老二捕获了一只火红的狐狸,在村里引起了轰动,全村人纷纷到他家去看热闹,我也随着人流挤了进去,发现他家三间新盖的大瓦房的前檐下和窗子前,晾晒着不少动物的皮,有狐狸皮二十张,狼皮8张,兔子皮三十多张,其中就有一张火红的狐狸皮,红得十分耀眼,没有一点杂毛。季老二站在台阶上,得意洋洋地向大家介绍:“俺追踪这只红狐狸好几个月,在大西沟一个废弃的烧炭土窑,发现了它的窝,我下了套,放上诱饵,连放三个月,它只吃诱饵,就是不入套。太聪明、太狡猾了。后来,我把诱饵里放了老鼠药。这才毒死了它!”

小白丫打趣地说:“你打了这么多狐狸和狼、野鸡、兔子,发大财了吧?给俺们分点?不分,你这么造孽杀生,会遭报应的!”

季老二憨厚地说:“发啥财?公社收购站,一张兔皮才给五毛,一张狐狸皮,才给十二元。一张狼皮才给二十元。俺不会熟皮子,听说,张家口那边熟好的一张狐狸皮,能卖好几百元呢!俺一直在公社收购站卖生皮子,你们看,这些生皮子,嘎嘎硬,卖不出钱,真没有发财!”

村里见过世面的胡老爹说:“术有专攻,熟皮子是门手艺活,不是谁都能弄得来的。这张红狐狸皮最值钱,别在公社收购站卖了,你去张家口那边找人熟皮子,就在那边卖个好价钱吧!”

季老二说:“俺正想与队长合计咋去呢?队长,你把队上的毛驴借俺一头,就是那头白脸‘千驴驹子’,它最老实听话,好使唤。”

季队长点头同意了。

杏花姑娘说:“季二叔,你出远门,给俺捎一盒雪花膏!”

季老二点头同意。

全村人对季老二羡慕不已。不过在小白丫等人带头对季老二“闷灯蜜”提出强烈不满,“均贫富”的心理迅速蔓延到全村,不少人也跟着骂季老二杀生还“吃独食”,“一定要遭报应”,并强烈要求生产队长取消给季老二记公分。迫于压力,生产队不再给季老二公分补贴,因为他太富有了。

季老二从张家口卖皮子回来,果然发了一大笔财,还买了一支真正的猎枪和几包子弹。这一年,季老二射杀了近二十只狼,狼患基本解除了。忽然,有一天季老二郑重向大家宣布,他再也不射杀动物了,也不再下套子套动物了。他要到大田和大家一样去耪地。

我感觉到很奇怪,觉得里面有故事,就和杏花姑娘一起到季老二家,借找他儿子大国、二国玩,打听里面的蹊跷。大国当年十二岁,二国八岁,高兴地给我们看了他家的新鲜事物,他爹在院子里搭建了十二个圆锥形状的蜜蜂巢,外面用黄泥糊住,防雨防晒又保暖,里面是蜂巢。大国说,他家养的是当地的土蜜蜂,是他爹从山上把蜂巢移过来的,那些土蜜蜂就跟着长住在他家了。估计,一年能产百八十斤蜂蜜,说不定能产200斤蜜!

我和杏花姑娘一方面为季老二如此精明能干,会多种经营养家赚钱感到敬佩,一方面好奇,迫切想知道他爹为啥不再当令人羡慕的猎户。就直奔主题,问:“为啥你爹不打猎物了?”

大国告诉我们,有一天雪下得很大,积雪厚得有半人深,他爹在一处冰坡上,发现一只母狼带着四只两三个月大的小狼崽子,被困住在湿滑的冰坡上,饿得奄奄一息。他爹把子弹装上了膛,瞄准一只靠得最近的小狼准备开枪。这时只见那只大母狼哀嚎着,四肢发抖地凑上前来,用身体护住小狼,并用肚子把小狼按倒,让它吃自己的奶。母狼的眼睛直对猎枪,眼神里充满了绝望和悲哀。他爹被母狼的牺牲精神感动了,放下了枪。掏出两块狍子肉,扔给了母狼。母狼闻了闻,狼吞虎咽地吃下一块,另一块它没吃,而是叼在嘴上,发出嘟嘟的声音,招呼狼崽子离开这里。它们边走边摇着尾巴,蹒跚地在冰坡上行走,直到山梁上,母狼才回身,向季老二长叫了两声,表示它的谢意。然后,它又叼起那块肉,带着孩子消失了。

从那一刻起,猎户季老二发誓不再打猎了,他想那么多生灵死在他的枪下、陷阱下、套子下,他心灵不安。还有,他发现如果把狼和动物都打光了,这大山,这森林就没有了生气,于是决定金盆洗手,不再杀生。季老二从此和大家一样扛起了锄头,每天下地干农活。

打听故事的我和杏花姑娘也付出了代价,变得大方的季老二的媳妇想从蜂巢掏蜂蜜招待我们吃,可是一不小心,我们几个人被一大群愤怒的蜜蜂团团围住,猛蛰!我感觉到脑袋、脸部和手部像被无数针扎一样火辣辣地疼,第二天我们几个人的脸都肿胀得像个紫茄子。

山里恢复了往日的平静,野生动物又逐渐多起来。我父亲曾在山沟拣到一个鹿角,完整的头骨和枝杈多的角,漂亮极了,他把鹿角挂在土坯墙上,成了家里唯一的装饰品。

后来,我一家落实政策回到了城里,但是季老二罢手不再杀生的举动,仍让我心灵震撼。打猎固然可以创造财富,但是正如季老二所说的:“如果把狼和动物都打光了,这大山,这森林就没有了生气。”野生动物是人类生存伙伴,不滥杀,和平相处,这个世界才会变的更加和谐、更加美好。我至今从心底为季老二由衷地点赞!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