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腾讯大家 / 正文

控制美国经济的财团和信用体系的崩坏

腾讯大家 2019-06-18 08:01:49

现在美国的货币制度,可说是经济魔法师手上的魔仗。谁能掌握这个魔仗,就能操纵市场,以钱生钱;货币作为符号,本身就有自我滋生的功能。如摩根所说,“金钱是一切”,在今日居然就落实了。据苏富比调查,估计财富的拥有者,金融银行业所占的比例,超过美国全部财富的三分之一。也就是因此缘故,在二十世纪的中期,那些本来就掌握巨大生产能力的巨富,都转型为控制美国经济的财团。现在美国可以算出十大财团,有些财团,曾经代表某一生产业:例如,洛克斐勒、卡内基,无不拥有大量资金。然而,今天,这些财团主力的旗舰,却是金融银行业。下面所说,也就是这些财团各别拥有的银行和金融机构。

美国带头的大财团中,洛克菲勒财团是以银行资本控制工业资本的典型。它拥有一个庞大的金融网,以大通曼哈顿银行为核心,下有纽约化学银行、大都会人寿保险公司以及公平人寿保险公司等百余家金融机构。

控制美国经济的财团和信用体系的崩坏

摩根财团,美国经济的垄断资本财团巨擘,以金融事业控制经济各部门(诸如钢铁、铁路以及公用事业等),号为“银行家的银行家”;百年前就拥有金融机构13家,合计资产总额30.4亿美元,经过一个世纪地经营,现在旗下金融企业,包括:J.P.摩根――世界最大的银行集团之一,总资产超过7000亿美元;摩根士丹利――世界最大的投资银行之一,2007年营业收入767亿美元;摩根大通――美国第三大银行,2007年营业收入999亿美元。

花旗财团(First National City Bank Financial Group),东部大财团,二战后崛起,以花旗银行为核心,于军火工业(如火箭、导弹以及飞机等)和民用工业(如电子、化工、石油以及有色冶金等)开疆辟土,拥有不少著名企业。其事业的旗舰是花旗银行,原本是1812年就开创的纽约花旗银行,华尔街最老牌的银行。这家银行曾经受斯蒂尔曼和洛克菲勒两大家族的控制,为石油业发展,立下大功。1955年与纽约第一国民银行合并,更名为纽约第一花旗银行,1962年改用现名First National City Bank。花旗银行总资产超过1万亿美元,十年前,美国荣景巅峰时,营业收入1468亿美元。

波士顿财团(Boston Financial Group),新英伦老财富的聚集。旗下企业包括,波士顿第一国民银行――美国第一家老牌银行,总资产约2000亿美元;约翰・汉科克互惠人寿保险公司;麻塞诸塞互惠人寿保险公司。梅隆财团(Mellon Financial Group),从匹城起家的金融业巨子;旗下事业,包括梅隆经营公司――全球最大的金融证券商,旗下托管的资产超过18万亿美元,和匹兹堡国民银行与通用再保险公司。

芝加哥财团的金融实力雄厚,旗下拥有银行:大陆伊利诺公司、第一芝加哥底特律国民公司、哈利斯银行公司、北方信托公司以及美国银行公司;保险公司:CNA金融公司和各州保险公司。芝加哥财团与洛克菲勒财团和摩根财团,关系密切,彼此有无相通,实力极强。

西岸加州财团,是新兴大财团,包括美国银行集团(BOAC)、旧金山集团及格杉几集团。这三个集团的经济实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急剧增长,金融资本的增长速度尤为惊人,形成以美国银行集团为金融中心的大财团。1974年拥有资产1671亿美元。西部财团与南部财团组成一股新兴的军火工业集团势力,与东北部老财团较量。电子讯息企业兴起,更增长其气势。加利福尼亚财团,拥有的主要商业银行有美国银行、西方银行公司、安全太平洋公司以及旧金山地区的富国银行公司(Wells Fargo)和克罗克国民公司等。

美国银行(BOA)是加利福尼亚财团的金融核心,原本是意大利移民A.P.基安尼尼创办的意大利银行,20年代就成为美国西部最大的银行;30年代初,与加利福尼亚美洲银行合并,改名为美国银行(全称美国国民信托储蓄银行)。二战后,超过了当时纽约的大通国民银行,成为美国最大的商业银行,美国最大的证券交易的美林、林奇集团,归属美国银行后,美银实力,又添一筹。旗下企业:美国银行――美国第二大银行,西方银行,和富国银行――旧金山地区主要银行。

德州财团(Texas Financial Group):二战后,得克萨斯州依仗石油工业和军火工业,发了大财,以麦基逊、理查逊、亨特、柏朗、埃尔金等油商家族为代表。其拥有的金融单位,包括,达拉斯第一国民银行、休斯敦第―城市国民银行、达拉斯共和国民银行和得克萨斯商业银行,和德州的几家保险公司。

控制美国经济的财团和信用体系的崩坏

这些大财团都以金融事业作为主力,正是反映了19世纪、20世纪之间,美国工业最辉煌的时代;其不同于今日之处:在那个时代,生产业是主力,经济秩序主要是在技术、资本、和市场:这三个因素。在今日,正如前面所说,凯恩斯魔法师的魔杖,乃是货币本身。货币的流通是由经济单位操纵,如果货币与生产脱节,大量货币流通出现了荣景,如果没有适当的生产量与生产力相配合,则这种荣景不免是空虚的。

二战以后,美国经济力量一支独秀,主宰了全球的经济,如前所说,在欧洲和亚洲各处,经济逐渐复苏之后,美国的优势逐渐衰退,可是,因为美金是所有货币的标准,如果美国生产力体质不佳,势将无法背起世界货币龙头的重任。里根总统执政时,一面倒地采取宽松货币政策,以刺激市场。表面上看来,美国一片繁荣,华尔街的“牛市”涨势长期延续;美国满心以为,推动市场全球化,以自己的生产力,将可以独霸全球市场。在那个时代的经济学者心目中,“全球化”的内涵,应当是全盘“美国化”,所有各国的经济都屈从于美国的经济。

老布什的任上,仍旧延续里根时代的政策,而且利用联准会的机制,释放大量的货币,进入市场。美国原来的制度,银行往往称为National,其意义并不是国家开设的银行,而是国家核定其信用能力以后,这些银行可以向联准会申请释放货币。这些资金,形式上是公债。领取联准会资金的银行,等于是向国家以低率借用的贷款,然后银行可以将新获得的货币流入市场,获得比联准基金利率较高的利润。过去,美国的小城小镇,甚至于社区,都有信用合作社一类的单位;在合作社存储款项的客户,有权从自己参加的合作社,取得贷款,以为事业和资产的周转。这种小额存储和放贷的金融单位,基本上是受自己会员的约束和管制,发挥一定的功能,但是他们没有资格,领取联准会的贷款。

在老布什时代,为了加速联准会基金流入市场,将政府赋予这些合作社,等同于银行的地位,也可以向联准会申请公债。于是,前所未有的大量资金,不断拥流市场,造成了通货膨胀;表面上看来一片荣景,实际上货币贬值。而且,经济全球化后,美国的产品必须与世界其他各处产品,在世界市场上竞争。美国的大量资金已经用来炒作非生产事业,生产事业本身却没有相当资金,投入改进设备和技术,以致美国的产品无法世界各国其他的产品竞争。于是,欧洲和日本生产的汽车,亚洲和中南美生产的日用品,都充斥美国的市场。美国原以为经济的全球化,对美国有利,没想到,美国首当其冲,吃了大亏。美金迅速贬值,拖累了一些全部挂钩在美金之上的欧洲国家的经济。在亚洲经济中,生产能力最好的日本,居然也被美国的泡沫经济拖累至今。凯恩斯的魔法杖,反过头来,打到了魔法师自己。

在那一段时期,美国的货币经济其实已经和生产脱钩了。可是,上述所有的财团,几乎没有一家不是利用这种金融的活动空间,以大鱼吃小鱼的方式,吞噬比较弱小的生产事业,造成了更多的托拉斯。货币在流通中,没有生产力做后盾,就只是“以钱生钱”。21世纪初期十年左右,美国经济的秩序大乱,2008年出现了经济大衰退,就是经济失序,走火入魔的后果。那时候,每一家市场经营的金融单位,都在做种种的包装,将质量混杂的案件,推入市场。例如,最著名的“次级房贷”,那是将各种的房屋贷款的个案,绑成一包,当作一个整批交易的“产品”。银行将自己的贷款户,无论是否到期,无论是否已经烂根,低价出售,换取现金收入。在市场上购买这些次级房贷的客户,也无法检验包装内部实际的情形。于是,各种混杂的包装,不仅房贷,也还有保险的客户,创业风险贷金的客户,都成为无辜的牺牲者,被银行出售。买主明知“糊涂账”,又用于抵押,换取现金。一路过手,每家银行的账面上,都有大量的盈余,而实际上,都是空头游戏。大多数的金融单位,明知故犯,内部没有检查,外部没有监督。金融纪律荡然无存,那种百年老店,“雷曼兄弟公司”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一个环节露了馅,拉动一片,竟致崩溃。

控制美国经济的财团和信用体系的崩坏

另外一种作假的方式,则是逃税。从20世纪后半开始,许多美国的事业单位,在海外小岛上,或者瑞士一类国际城市,成立空壳公司,经由复杂的国际贸易过程,财团事业将自己的利润,挂在空头公司上,只纳当地的少量税负,逃开美国的纳税义务。更有甚者,那些空壳公司,又彼此借贷,造成纠缠难解的账面记录,再以此种记录,当作营养业绩,借入款项:最后空头公司可以以破产,逃避偿付。举世金融秩序,完全被欺瞒、诈骗,脱离了轨道。最近,“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揭露了世界巨商大贾、重要财团,利用这些逃税机制,兴风作浪。计算机巨头“苹果”一家,去年全球利润的70%,是挂名于海外离岛的虚设公司。据说,二十年来,美国财团的盈利,有63%是挂名于那些海外小岛的空头公司,逃避了应付税款。而且,各国的贪污、走私等等不法的金钱,也流入这种逃税地区,避开法律的监督和惩处。

美国的证券交易,本身是资本主义经济下,必需的机制,使得上市公司股权可以在市场流通;经由如此流通,一般的老百姓,也能分享经济成长的后果。可是,现在这一个环节,愈来愈有问题。上个世纪初,股票的交易,只是股权的分享,某一公司一股,就有一股的分红股利,持有者可以以此作为储蓄,在老年后,领取股利,维持余生。我初到美国读书时,芝大图书馆的一位老秘书,曾经说,“我有十股AT&T,老年可以生活不愁了”。那时美国一般老百姓,的确可以从年底分红,剪下股权格子,领取股利。

大概1970年代开始,证券交易出现了一种集合股权基金(Mutual Fund),也就是将各种股权,绑成一堆,买主拥有这基金若干份的权利。这种集合基金,后来又变质了,从持有固定的若干公司股份,转变为不断操作各种股权买卖,获得利润。集合基金的购买者,也可以在市场上,透过各种不同集合基金流转,赢取利润。于是,原本当作分散股权机制的证券市场,一变为投机取利的赌场。

证券市场上还有另一种操作,所谓避险基金(Hedge Fund)。这种基金的操作者,在一个包裹内,分别包含各种多头与空头,或者债券与股权的混合基金,从多、空买卖获取利润。理论上,如此多、空的对冲,结果可能是零:左手赚来、右手亏了。然而,如果实际拿捏精准,上一个十分钟靠多头赚钱,下一个十分钟靠空头补回。操作者每一时、每一刻都在运作,他的客户却完全不知道操作者如何运作?后果往往是,客户赚微小的利润,而操作者赚大利,归自己,将损亏推给客户。他们的作风往往是,两、三年内,让客户取得甜头,第三年席卷而逃,或者破产脱身。这种掠夺性的行为,乃是利用人类贪利的弱点,明目张胆地偷窃客户的资金。

扩而大之,同样的原则,也可以经过财团性质的多种行业投资,挖西墙、补东墙,处处可能亏,处处也可能赚。例如,一个“黑石财团”,是证券交易出身的两个年轻人,合办的一个投资集团。从1958年到现在,刚刚过半个世纪,他们手上拥有的财产数十亿;但是他们财团名下的产业,却是经常变化,也经常破产。这个财团的股份,也在证券市场上上市,经常大起大落,规模之大,也常常出人意料之外。凡此种种方式的经营,号称是多角的投资,灵活地运用;究其实际,则是不外乎投机取巧、谋取短利。经营者自己从短利,累积成巨富。他们的客户,则是飞蛾扑火,能够全身而退的,其实寥寥无几。

美国最近几十年来,新科技层出不穷,尤其在信息和生化方面,现在又加上自动化。这些事业,能够迅速发展,拜赐于风险投资的制度。某种创新的事物,会有很好的前途;在其发明、研究者计划创业之初,财团的风险投资基金,就会投入创业资本。等到这事业发展到确实非常蓬勃时,风险投资的出资人,可能取得最大的一份,而且是原始股。有些新的事物,在市场上居然失败了,风险投资者可以在关键的时刻,立刻开放股权。一般的客户不明究理,以为有利可图,纷纷购入股权。在这个时候,风险投资者抛出原始股,取得数十倍的大利。那一新创产业可能发展有限,或是从此一蹶不振。上述后知后觉,赶热门的新股东,就必须要承担该产业的失败。这种行为,在道义上和法律上,都有很大的模糊空间。有人可以是眼光很准,拿捏的时机正确,抢了先机;也有人是在运作过程中,上下其手,在关键时刻获利,脱身而去,留下一群小股东,套牢赔本。

控制美国经济的财团和信用体系的崩坏

再有一种作为,则是所谓“老鼠会”。发起人和早期参加者,金字塔式的拉人入会。从推广的绩效上,这一个基金不断增长;但是从这种机制上,推销的产品,其实利润不大:例如,推广化妆品的Amway,每一个人能够招募新的入股者,就能获得奖金,他奖金的分配比率也增大。早期入会者,获得的利润很大,其实是由后来的支付者,支付前人的收入。这种制度也是在法律和道义的模糊空间运作。

美国的大学教员,有一个大学教员退休联合基金(TIAA-CREF),会员有数十万人。退休的教授,都在任职的时候,每个月扣缴会费,退休之后,开始按月领取,退休的生活费。从制度上看,这是相当公平的制度,然而,随着美国经济的空虚化,以及美金的贬值,再加上有些老教员选择“老而不退”,后进的年轻教授人数越来越少。新进教授们,几乎等于上述“老鼠会”的后来者,他们负担了很多退休教员的月退费。这个制度的创始者,可能从来没想到,原来用意很好的机制,却被实际的情况,竟如此变质。

严格言之,美国的社会福利金,也是由中、青年,支撑前辈老年人的退休金。美国人口正在老化,年轻人口的比例不断缩小,他们也等于“老鼠会”的后来者,却要背负庞大社会福利金的支出。这些令人哭笑不得的现象,已经引起不少讨论。

最后,还有一项需要讨论:在美国已经非常普遍的信用卡制度。信用卡的流行,也影响到货币流通量;由于货币流通的迅速,即使发行量还是稳定,因为流动的速度增快,也就等于将货币的提供量相对地提高了若干倍。

在我记忆之中,二战以前,信用卡并不普遍,只有与银行有很深关系的个人,或者公司行号,才能以信用状,在外面付款,然后由银行支付。那时候,最著名的卡片,大概只有三种,一种是富商大贾,在豪华的旅馆、餐饮等等,请客时用,称为“食客俱乐部”(Diners Club)。另外一种,更为炫耀的是“空白信用卡”(Card Blanc),意指这种卡片持有人,可以填写任何数字的支出,让对方向银行收款。第三种则是美国流行的“美国通运卡”(American Express),这种卡片,是持卡人与美国的电报公司取得协议,旅行者在外,可以随时用这卡片支付款项,而由当地的电报公司垫付,月底才结账。这些卡片都是具有特权者,或是身分特殊的人才能使用。他们的会员费,也相当昂贵。因为数量不多,而且每一个持卡人,都在银行有相当的存款,银行不怕他们不认账。于是,这些卡片的运行,也不会影响到整个货币流通量。

二战以后,美国的经济繁荣,尤其因为1950年代,美国的公路系统四通八达,航空业也迅速发展,使得旅行者愿意持有卡片,方便他们在旅途使用。于是,除了上述几种有限的卡片以外,各个银行纷纷发行信用卡,有些百货公司,甚至于油公司,也都发行类似的卡片。卡片流行到一个地步,大的单位,例如学校,也可以发行信用卡,和银行合作,承认该校某个同仁可以携带卡片,在购物时挂账。

信用卡的泛滥,造成了一个危机:有些人用了很大的数字,也不实时还账,一跑了之,由于卡片发行非常容易,许多发行者应该核对申请人的信用,却没有做到,又引发另外一重弊病。一位持卡人,虽然明知卡片的过期偿付,必须支出十九到二十多百分比的利息。这位持卡人,也许就申请别的卡片,偿付上一张卡片的债务。八零年代左右,常看的现象:一个人的皮夹中,可以掏出十几、二十几张卡片,“以卡养卡”。到了最后,巨量欠债,持卡人一走了之,或者申请破产,也就前债全消。为了抵制这种弊病,现在的信用卡制度,一分为二,一种是传统的信用卡,另一种则是预支卡。后者的预支款项,在银行中的户头上,直接扣除;刷卡时,机器立刻反映这个户头是否有足够的存款待领?经过如此安排,卡片刷爆的情形,已经比较少见。

可是,大量的卡片在市面上流传,从持卡人的刷卡,到持卡人的付账之间,通常一个月的时限。这一段时期的空白,众多卡片的使用量来计算,也就等于是有数倍于货币流通量的信用,在外流传。这种通货膨胀,其实并不容易管制;其对于市面的影响,表面上看来,可以促进繁荣;但实际上,却是掩藏了无拘束通货膨胀的严重性。以上关于信用卡的问题,也是反映着今天的货币,已经脱开了真正当年由政府保障的安全性。货币本身,以信用的方式,在市面上膨胀若干倍,而无人能约束。一个国家的经济,或是一个市场的经济,几乎就立足在空虚的泡沫之上。这些泡沫,会刺激货币的生产量,造成生产过度,而无以偿付的窘态。如果不加管制,太大的泡沫破裂,经济也就崩溃了。

最近又出现了一个现象,更是由虚拟的符号,代替实质的货币。2017年11月19日,芝加哥Merchandise Market宣布,将“比特币”(Bit Coin)正式纳入交换货品。所谓比特币,乃是计算各国货币比价的计算机程序之中,特别设计的一个虚拟单位。这一单位量的价值非常微小,所以称为bit,经过这个程序,可以将世界各国货币换算之际,随时取得一个比价的标准。这一运算标准,是虚拟的单位,并不是任何国家货币,也并不能用来支付任何债务,现在居然成为可以买卖的“货品”。在市场上,比特币的价格随时增高、降落,非常敏感。有人就在空头之间,投机取巧,上一时买进多少比特币,下一时卖出多少比特币。到了这个地步,交换的货品就不是真实具有独立价值的产物,也不代表后面有支撑这个货品的信用。

控制美国经济的财团和信用体系的崩坏

世间并没有比特币的存在,如此一个虚拟的单位,空洞无物,居然可以当作交换投资的对象。现代的经济走到这个地步,确实已经离开了生产、消费之间的关系,市场成为一个赌局,经济成为博弈。这就不是我们理解的资本主义,而是货币堆积起来的假象。然而,因为有利可图,就有人在其中兴风作浪。人类制造的假象,居然可以影响到本来应该自行趋衡的经济。我们只能说,魔法师在玩弄他的魔杖。

美国的经济发展,是由开拓荒地、增加农场品,货品的购买力,然后设立工厂,生产基本原材料,例如,钢铁,以及机械,最后生产日常的消费品。这种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以货币支付设备和劳动的费用,也许还要加上运输,还有土地的取得。在这个生产成本上,单位产品的价码,加上原始资本在这一段时期,应当获得的利息,成为消费品的价格。投资者取得利润,也就以利息代表的赢利。各个阶段的工作者,包括生产线上的工人,到最后一个阶段,替顾客包扎货物的店员:这一条在线,许多劳工领取薪资――这是正规资本主义,生产体系和交换体系构成经济制度。

今日,经过了一百多年的演变,高度工业化,以及由于科技研究成果,得以不断更新的生产模式;如此制度优越的现代工业文明,居然陷入一个虚假泡沫的信用经济!信用经济不断地以膨胀维持繁荣;以刺激欲望,增加消费量,而且惟恐其流转的速度不够迅速。本文后半段叙述的种种行为,维持了这个泡沫,不断扩大。无论经济理论如何玄妙的解释,以常识而论,这种制度体质并不扎实。经济全球化的时代,别处的经济体质正在成长中日趋充实,而美国却是日趋空洞。美国的经济霸权,如何能持久不塌?川普不明白这一现象,却号称恢复“美国第一”,宁非梦想?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