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地组织与伊朗有什么关系?美媒开了个“脑洞”

新浪国际新闻 2019-06-18 09:09:24
基地组织与伊朗有什么关系?美媒开了个“脑洞” 基地组织与伊朗有什么关系?美媒开了个“脑洞”
基地组织与伊朗有什么关系?美媒开了个“脑洞” 基地组织与伊朗有什么关系?美媒开了个“脑洞”
基地组织与伊朗有什么关系?美媒开了个“脑洞” 基地组织与伊朗有什么关系?美媒开了个“脑洞”

原标题:9·11、基地组织与伊朗有什么关系?美媒开了一个“脑洞”

“9·11事件”、基地组织与伊朗有什么关系?

在美国接连就6月13日两艘油轮在阿曼湾“遭袭”事件强硬指责伊朗后,美国“Vox”新闻网站6月14日的一篇文章中开了一个“脑洞”:特朗普政府或通过将伊朗与制造了“9·11事件”的基地组织挂钩,是为了未来可能的对伊朗战争先在国内法理基础上“铺路”。

报道指出,尽管特朗普政府一直表示不愿与伊朗开战,但一些白宫高级官员却时常作出一些“充满挑战性”的声明,这些声明“或是为将来美国对伊朗发动战争铺路”。如果这就是特朗普政府真正的目的的话,美伊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可能会导致美国政府发起一场现代历史上最血腥、最残酷的战争,即使届时美国政府未能在法律层面上从国会获得开战许可。

报道称,数月以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以及他的高级官员称,伊朗与发动“9·11事件”的基地组织有着密切关联。尽管目前还没有确切的证据来证明这一点,但是这已经是美方一贯的言论了。实际上,哪怕是基地组织自己的文件都未能显示其与伊朗有关联。

但是,Vox称,特朗普政府坚持“伊朗和基地组织有联系”这一说法或存在其他方面的考量。2001年,美国国会通过了一个关于使用武力的军事力量授权法(AUMF),里面规定允许总统使用“一切可能必要的军事手段”去打击那些总统认为参与计划或者帮助了恐怖分子实施“9·11”恐袭事件的国家、组织和个人,或者是藏匿了这些恐怖分子的组织或个人。

也就是说,如果特朗普政府坚持认为伊朗和基地组织之间在“9·11事件”发生前后有着某种关联的话,那么特朗普政府未来若向伊朗开战将是完全符合法律规定的。

报道称,在6月13日早晨的众议院军事委员会的会议上,两位官员提出了这样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可能性。

他们分别是共和党众议员马特·盖茨和奥巴马政府时期的五角大楼官员伊莉萨·斯洛特金。

“尽管政府并未提及,2001年的军事力量授权法为与伊朗开战提供了授权。”盖茨表示。斯洛特金则马上补充道,“我们曾被展示这份军事力量授权法是如何授权政府对伊朗开战的。”不过她同时强调,政府不会利用这一点为潜在的对伊朗战争“开绿灯”。

不过,内部人士称,对伊朗态度强硬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今年5月在一场与美国国会议员的闭门会议上称,如果美国或盟友遭到攻击,他认为美国人将支持向德黑兰开战。针对上周在距离伊朗不远的阿曼湾海域两艘油轮“遭袭”的事件,美国方面已发布所谓“证据”,将矛头直指伊朗。

基地组织与伊朗之间的“复杂关系”

从表面上来看,逊尼派极端组织基地组织和什叶派穆斯林国家伊朗没有太多关联。但是,Vox报道援引了美国官方出具的“9·11事件调查委员会的报告”的节选内容指出,两者曾经合作过。

报告称,“在1991年末或1992年间,基地组织与伊朗方面在苏丹举行的对话曾促成了两者间的一个非正式协议——为打击以色列和美国,伊朗将为基地组织提供必要的军事训练支持。没过多久后,资深基地组织成员就开始前往伊朗接受制作爆炸物的训练。1993年秋天,另一个代表团前往黎巴嫩接受了进一步的爆炸物训练,以及情报和安全方面的训练。据称,本·拉登当时对如何使用卡车炸弹表现出了浓厚兴趣。卡车炸弹正是1983年在黎巴嫩造成241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死亡的袭击方式。基地组织和伊朗的关系证明了,逊尼派与什叶派的分歧并不会对双方在发起恐怖活动的合作中必然地形成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Vox报道进而称,伊朗扶持下的黎巴嫩真主党同样帮助训练基地组织成员,并帮助后者完成了对美国驻肯尼亚大使馆和驻坦桑尼亚大使馆的炸弹袭击。此外,美方还称伊朗为基地组织在2003年造成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超过30人死亡的一场恐怖袭击提供了资金和人员支持。

近年来,美国政府一直延续了“伊朗和基地组织保持联系”的说法,并称伊朗允许基地组织成员在其领土上肆意发展,并使之获得周转资金,或让其通过伊朗前往南亚等地区发展下线。在美国2018年最新的官方报告中,也存在着类似的说法。

上述报告内容使得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未来美国与伊朗之间可能存在的战争将会获得国会的批准。“如果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伊朗或者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在庇护基地组织,这就会导致2001年国会制定的军事力量授权法变得可行。”杜克大学法学院教授、退役空军少将查理斯·邓拉普今年2月接受《华盛顿时报》采访时如是说。

不过,Vox指出,也有很多证据表明伊朗和基地组织之间并没有那么紧密的联系,更没有共同密谋发起恐怖袭击。

例如,在“9·11事件”发生数月后,时任伊朗领导人曾“指责”美国自己组织并发动了这场袭击事件,这一言论引发了基地组织的“抗议”。“为什么在这么多证据面前伊朗还发表如此荒唐的言论?”该组织在其出版的一份英文杂志中写道,“基地组织完成了伊朗完成不了的任务。”

此外,报道称,根据美国智库基于从本·拉登在巴基斯坦的住处获取的47万份加密文件的研究报告显示,伊朗和基地组织之间没有共谋发起恐怖袭击的迹象。

“我根本无法从这些文件里发现任何有关伊朗与基地组织合作发起恐怖活动的信息。”这项研究的作者内利·拉胡德在去年9月一篇文章中写道。上述文件显示,伊朗方面十分厌恶基地组织在其领土内开展活动,并且本·拉登也根本不信任伊朗。“在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之后,伊朗政府把我们的兄弟当做了谈判的筹码。”上述报告援引一份文件内容写道。换句话说,在基地组织看来,伊朗让该组织成员在伊朗境内并不是因为对该组织本身有兴趣,而是为了利用他们与美国达成协议。

“在本·拉登位于阿伯塔巴德的安全据点(的信息显示),他认为伊朗对地区事务的频频插手是一种威胁,并已着手制定相应的策略。”位于华盛顿的伊朗问题专家托马斯·乔斯林去年在《旗帜周刊》中撰文指出,“基地组织的分支机构也在与伊朗扶持的代理人武装力量作战。‘反伊朗’的论调时常出现在基地组织的宣传资料和声明中。”

“那么问题来了,伊朗是否永远与基地组织脱不了干系了?或者说,两者已经脱离地足够彻底,以至于伊朗已不再是军事力量授权法所规定的那种国家了?”Vox提到,特朗普政府当然坚持前一种说法,但美国国会显然并不认可。

特朗普政府面临两党议员反对

当特朗普2018年宣布美国退出伊核协议时,他一开口就发表了骇人听闻的言论:“伊朗政权是典型的资助恐怖主义政权,它向外出口危险的导弹,策划在中东地区的争端,并且支持一系列极端组织,包括真主党、哈马斯、塔利班和基地组织。”

随后,特朗普及其高级官员持续发表了这样的言论。今年4月,蓬佩奥告诉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称,“毫无疑问,伊朗和基地组织是有联系的。。。。。。伊朗曾经让基地组织从其境内转移。”当参议员兰德·保罗质问蓬佩奥伊朗是否符合2001年的军事力量授权法时,后者拒绝回答这一问题,表示应把这一问题留给律师们。

同月,特朗普宣布将主导国防等多领域事务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认定为“恐怖组织”。

本月早些时候,蓬佩奥还将6月13日的油船“遇袭”,以及5月31日造成4名美军士兵轻伤的阿富汗汽车炸弹袭击事件称作“由伊朗发起的、针对美国及其盟友的”袭击事件。塔利班组织已宣称对发生在阿富汗的这起事件负责,该组织此前与基地组织关系密切。

蓬佩奥以此将伊朗与基地组织相关联的做法,在民主党总统竞选人伯尼·桑德斯的外交政策顾问马特·道斯看来,是当局想要利用2001年的军事力量授权法为向伊朗开战提供便利。

特朗普政府的这一企图引发了两党议员的反对。民主党参议员汤姆·乌达尔和蒂姆·凯恩提出,应该通过一项修正法案来制定一个全新的军事力量授权法。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德州共和党众议员麦克·索恩伯里指出,军事力量授权法不适用于伊朗。

最后,Vox强调,目前,特朗普政府的公开表态仍是坚持不想与伊朗开战,希望通过极限施压等方式给伊朗带来巨大经济压力,迫使后者重回谈判桌并做出让步。不过,如若特朗普政府改变想法试图利用2001年的军事力量授权法对伊朗发动战争,那么探讨这场战争是否合法将是必要的。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