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腾讯娱乐 / 正文

贵圈|现实主义题材成影视行业新风口:是出路还是又一次跟风?

腾讯娱乐 2019-06-23 12:30:41

划重点:

  1. “去年有些公司提出,希望感情线可以再丰富一点,甚至建议我找一些101小姐姐、偶练小哥哥来演。但今年我听到的声音是,‘能突出女性的职场困境吗?’”
  2. 《中国机长》拍摄结束后,于冬把这架飞机留在了青岛的摄影棚里:“为以后再拍飞机的戏(留)一架真飞机,可以做各种模拟动作、颠簸的特效棚,也是为行业做了贡献。”
  3. 去年《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成功后,杨海发现,今年上半年开始,现实主义题材迎来了“春天”——从政策引导逐渐演变成市场的自发行为,关于子女教育、家庭关系、代际沟通、三四线城市的人员流动等题材的剧本越来越丰富。

文/陈非墨 编辑/杜藤

经历几年狂飙突进的跨越式发展后,中国影视行业终于从“奶与蜜之地”,进入厮杀惨烈的红海。在寻求转变和突围的过程中,本是老生常谈的“现实主义题材”,突然变成今年备受追捧的新热点——在献礼新时代的背景下,“现实主义”的热度甚至毫不亚于三四年前被疯狂追捧的“大IP”与“流量”。

参加今年上海电影节创投会的编剧阿才,对“现实主义的春天”有了最切实的感触。虽然她参与的项目没有得奖,但是她去年写的关于女性成长的剧本,收到了制作公司抛来的橄榄枝,想和她进一步聊聊看。

“去年有些公司提出,希望感情线可以再丰富一点,甚至建议我找一些101小姐姐、偶练小哥哥来演。但今年我听到的声音是,‘能突出女性的职场困境吗?’”

本届上海电影电视节上,一个显著的信号是,无论政策导向还是市场风向,都在向现实题材倾斜。6月17日腾讯影业发布的片单中,《我和我的祖国》《我们的西南联大》《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等现实主义题材主旋律影片赫然在列,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更是多达12部。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表示,腾讯影业一直关注现实题材,也是参与主旋律影视项目最多的互联网影视公司。

贵圈|现实主义题材成影视行业新风口:是出路还是又一次跟风?

《我们的西南联大》电影海报

据“一起拍电影”统计,各大影业公司推出的现实题材剧、真实事件改编以及主旋律影视作品超过50部。这些作品中,重大历史题材、年代戏等献礼片约占20%,都市家庭情感等当代题材超过30%;悬疑犯罪、刑侦缉毒也成为流行题材。

1

博纳影业联合阿里影业推出的“中国骄傲”三部曲——《决胜时刻》《中国机长》《烈火英雄》被业内视为下半年拉动电影票房大盘的生力军。2019年前五个月,中国内地电影市场分账票房在去掉服务费后,同比下降6.35%,观影人次减少1亿。能否在下半年提速,继去年突破600亿票房大关之后再创新高,这些题材重大的现实主义影片肩负着不小的压力。

这些年,博纳影业总裁于冬曾在不少场合表露过对所谓“大IP”的不以为然。2016年上海电影节,他直言“这些年大家都是在炒作IP概念,拥有IP不一定能做大”;2018年,同样是在上海电影节,他特别感慨了自己在“青春片”和“大IP”风头最盛时没有入场的孤独:“青春片流行的时候,(王)长田也挣了一把大钱,大IP流行的时候(王)中磊也挣了一笔大钱。”现在,无论博纳还是光线、华谊,于冬终于和他的“老对手们”一起,踏上“现实主义”这部列车,轰轰烈烈地融入新的时代潮流。

今年上海电视节论坛上,东阳正午阳光总裁侯鸿亮特别强调了真实的重要性,他认为现实题材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让观众相信,人物、时间、情节、道具,所有的投入都应为“真实”服务。在6月14日揭晓的第25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中,正午阳光凭借《都挺好》《大江大河》等高口碑现实主义题材作品,拿下最佳电视剧、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男主角、最佳男女配角等多个重要奖项。

贵圈|现实主义题材成影视行业新风口:是出路还是又一次跟风?

《都挺好》剧组在上海电视节白玉兰颁奖典礼现场

中国观众需要现实主义题材,但要拍出能让观众认可的作品却不简单。

在这一点上,于冬的感受尤为深刻。2018年5月,川航飞机在飞行过程中前挡风玻璃碎裂,机长成功稳定住了飞机,安全备降成都双流机场。看到新闻报道后,于冬就对这个事件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当电影局点名要博纳影业在攀登珠峰和川航备降两个题材中选一个拍摄时,他毫不犹疑地选择了后者。

第一个电话打给张涵予:“接一个大活儿啊,我说就是你了。”张涵予也异常兴奋:“我得去跟机长飞几趟啊,我得跟他聊聊,得接触他啊。”

但很快,于冬就后悔了。他向《贵圈》承认,这个题材不好拍,空难是好莱坞常见的类型大片题材,但中国电影史上除了多年前的《紧急迫降》,几乎再没有成功案例。最大的问题就是,特效谁做?飞机哪儿来?

于冬对真实感的极致追求从《湄公河行动》就开始了。他不点名地评价过去的战争片:“你都分不出来是机枪还是连发的炮,层次感、声音回路这些太粗糙。”在拍摄《湄公河行动》时,他要求子弹“打到石头上、打到木头上、打到丛林里、打到木桩上的声音,都要有非常清晰的层次感”。

在他看来,中国观众在看了这么多年的好莱坞顶级大片之后,审美是向一流标准看齐的。或许普通观众并不了解专业的混响有几个声道、拍摄机位如何布置,但“真不真”是直接就能感受到的。既然选择了做现实主义的电影,就要在技术层面真正做到“现实感”。

最终,《中国机长》剧组联系到西安飞机制造厂,耗资3000多万元,1:1制作了一台模型机,材质和机舱配置都与真飞机一模一样,再按照拍摄需求剖面切开。拍摄结束后,于冬把这架飞机留在了青岛的摄影棚里:“为以后再拍飞机的戏(留)一架真飞机,可以做各种模拟动作、颠簸的特效棚,也是为行业做了贡献。”

2

还原真实只是向现实主义迈出的第一步。

侯鸿亮说,现实题材并不是对现实简单的呈现,而是需要对现实的困境做出解答,“除了完成一个故事,给大家讲述人物之外,要带给大家什么?”《破冰行动》导演傅东育也认为,现实主义的意义在于关照困境,比如情感困境、生活困境,而一切的目的是为了美好。

“观众的审美已从崇拜式的欣赏变成了沉浸式欣赏。” 北京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正阳门下小女人》导演刘家成说,这就要求创作从个体出发,通过个体来展现群体和关注社会,“但个体需要有血有肉,要真实,只有这样才能让观众接受要传达的真善美。”

《正阳门下小女人》《情满四合院》讲述的故事都发生在上个世纪,观众仍然能感受到共鸣,正是因为现实主义题材未必一定是发生在此时此刻的故事,而是要尊重生活逻辑,即使是讲过去的故事,也能对当下的现实有引领、有启发。用编剧赵冬苓的话说,“现实主义要能够传达时代精神、揭示历史发展规律,表达创造者审美态度,现实主义精神也可以注入历史题 材中。”

贵圈|现实主义题材成影视行业新风口:是出路还是又一次跟风?

《正阳门下小女人》剧照

这正是现实主义题材在创作上的另一个难点,怎样才能最大程度地唤起观众的情感和共鸣。

今年博纳的另一部献礼片《决胜时刻》,是典型的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影片,比普通的商业类型片拍摄要求更高,而且观众都熟悉历史故事,设置剧情悬念的难度也更大。在保证商业片的高观赏性的同时,还必须保留主旋律影片的高思想价值,让观众乐于接受。

接到电影《决胜时刻》的拍摄任务后,于冬就一直在思考:“中央机关进驻北平为什么没有直接进城,而是在香山?”当时北平刚刚解放,还潜伏着大量国民党特务,大肆破坏解放工作。《决胜时刻》从这里入手,在尊重史实的前提下,虚构了由黄景瑜扮演的大队长抓特务的故事线,为电影加入谍战色彩。

在于冬看来,虽然观众的审美需求发生了改变,但家国情怀却一直没变:“我少年时代接受这些红色电影的基因还在。我们那一代能够被感动、被教育,现在的年轻人也挺喜欢看这种主流大片的,你把它拍到现代电影的水平,观众就会喜欢、会接受。”

3

如果说主旋律商业大片是“头部制作”,天然的拥有市场的基本盘,那么中小体量的作品在现实主义题材的风口上,将会找到更多的生存空间。

去年一部没有流量明星、没有大导演、没有大IP的“三无作品”《无名之辈》的成功,彰显了观众共情和口碑对电影票房的助推效应。而今年票房近4亿的黎巴嫩电影《何以为家》,则通过围绕“现实主义”发力的宣发策略,证明了《无名之辈》的成功并非个例。

贵圈|现实主义题材成影视行业新风口:是出路还是又一次跟风?

《无名之辈》剧照

《何以为家》在2018年戛纳电影节上口碑不俗,获得评审团大奖,但在同届大热影片《小偷家族》和《燃烧》的光芒下,该片在国内的关注度并不高。因此这部电影迟了整整一年在国内上映时,大部分人闻所未闻。阿里影业宣发总经理杨海告诉《贵圈》,电影上映前,《何以为家》首席营销平台淘票票对宣发策略做了一些调整。

原片名《迦百农》出自《圣经》,中国观众对此并不熟悉,于是宣发团队按照电影主人公的视角,把中文片名改为更具人情味、也更直观的《何以为家》,突出家庭关系。海报也做了调整,突出小男孩含泪微笑的面容,降低文艺片的门槛。影片的宣传语,国际版是温情的“让每个孩子都被温柔对待”,而国内版则更具情感力量:“我要控告父母,因为他们生下了我。”

最终,《何以为家》以近4亿票房,证明了文艺片在中国并非没有市场,恰恰相反,现实主义题材影片很容易通过共情和口碑实现票房提升。

“现实题材的剧本,包括它的故事往往会更扎实,更加回归到故事本身,延展出来的话题性,对宣发来讲会有更多的共鸣和探讨空间。市场反馈、探讨维度很可能会跳出电影类型,通过现实题材里的共情点形成话题。”去年《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成功后,杨海发现,今年上半年开始,现实主义题材迎来了“春天”——从政策引导逐渐演变成市场的自发行为,关于子女教育、家庭关系、代际沟通、三四线城市的人员流动等题材的剧本越来越丰富。

身为编剧,阿才搞不懂这个“春天”会不会像北京的春天一样热烈却短暂,“不知道是不是又一轮跟风,可能明年他们得要求我把剧本改成科幻片——这不是《流浪地球》火了吗?”但她总觉得,“市场类型多一点还是好事。如果有一天能像好莱坞一样,当一个专写恐怖片的编剧都能挣钱,那也挺好的。”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