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夜谈吃 / 正文

村宴大厨养成纪(二):少年大厨初上阵,下厨是一种信仰

深夜谈吃 2019-06-28 01:30:00

二十万吃货的精神故乡

村宴大厨养成纪(二):少年大厨初上阵,下厨是一种信仰


很感谢读者对于村宴大厨这个故事的热爱,昨日第一篇发布后,有人在后台聊起《舌尖上的中国》中的欧阳师傅。为保障隐私,文中的受访的师傅并非真名,但化名时确实是受《舌尖》影响所以取为欧阳。


世间的门门道道,皆有哲理与路数,也许走在同一行的人,亦会有同样的气质。当这种气质上升至某一高度,我们便可谓之为信仰了。今日故事继续,少年大厨初上战场,磨砺会告诉他,下厨也是一种信仰。


附前文跳转链接

一、掌了勺,便掌握了人生


From Sake



续上篇


下厨亦是一种信仰
请神


没有人知道村宴厨师什么时候兴起的,只有几个耄耋老人在孩提时代就已经品尝过村宴的美味了,方圆百八十里一般只有手艺出众的几支村宴队伍能被大家认可,一般不会超过一个巴掌的数目,用乡亲的话来说就是:“够味”。


老刘刚做学徒那会据他自己回忆,那时候儿子才五岁,自己就跟着师傅走南闯北的接活,每次开灶前都要进行一次隆重严肃的请神仪式,当无数次请神后,到现在孙子两岁,村宴已然成了老刘大半辈子的职业,这些事情都是父亲带欧阳去老刘家的路上,父亲讲给这个不成器儿子听的,他说:“老刘经验丰富,把你交给他,好好学,爸爸放心。”就这样,父子两个提着拜师用的礼物登上了刘师傅的门。


村宴大厨养成纪(二):少年大厨初上阵,下厨是一种信仰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进门的光不算亮,一不小心还差点摔一跤,因为堂屋拥挤不堪,幽暗里桌子椅子胡乱的码成一座小山,虬结错杂的摆放让这个少年以为进入了木料报废场,要是一不小心摔一跤,不疼个几天才怪,伴随着父亲深吸一口气对着幽暗的卧房里喊出的“刘师傅”,“来了”的应和声如约而至,不多时一个身穿旧牛仔裤,黑色上衣的汉子就出来了,在只有十几瓦的灯泡下,老刘的点点白发闪着微弱银光,面相普通的老刘接过父亲递过的一支烟,乐呵呵的点燃,猛的深吸一口,吐出浓浓的烟圈,背着父亲偷偷吸烟的欧阳看着他,心里暗想:“比我爸还能吸”。


仔细打量过后,老刘说:“真是个好小伙子,没问题,我收下了,前提是能吃苦。”在三圣像前磕了头(彭祖,伊尹,易牙为厨师祖师爷),又向老刘磕了头,从此不满20的欧阳成为了老刘的关门弟子,听街坊领居议论,好像还有点羡慕的意味,细下打听才知道老刘很少收徒,尤其是关门弟子,少年独自揣摩师傅的想法——开头以为是自己的所学专业对口免去了基本功教授的麻烦,后来才明白不全是这么一回事,飞速用完的话费和满地的烟蒂就是明证。

少年大厨的风发意气
初上阵


学徒并不能直接掌勺,首先是从最基本的学起,欧阳跟随着师傅接到的第一笔单是给一位满八十岁的老爷爷办大寿,这是件大活,耗费的精力也多,但是师傅经验丰富,大寿的场面调度还是成竹在胸,所以在紧张的之外还有一丝小小的轻松,乘着给师傅点烟的间隙,身为徒弟的少年见师傅心情不错就问了下:“这么个大活,时间又紧,师傅你不有压力吗?”


老刘斜眼看了这个毛头小子一眼,笑笑没说话,只是冷不丁把烟雾喷了欧阳一脸,熏得欧阳睁不开眼睛一个劲的直流泪,而后才不紧不慢的说:“你小子懂个锤子,今天算运气不错的了,如果接的是白喜事,往后一段时间里都几乎没啥活了。”想到这里,心思单纯的徒弟不由得恍然大悟,也感慨村民们其实对我们村宴厨师一行持着褒贬不一的态度——活人故人的钱都不好赚,最主要的是七嘴八舌的议论会给厨师带来相当大的困扰。师傅提点欧阳:“要想那些人闭嘴,征服他们的嘴巴和胃是最简单的办法”,这个青涩的少年暗自点头,下定决心好好学。


村宴的禁忌注意事项很多,首先是开灶前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请神仪式,关门弟子和师傅恭敬的拿着点燃的高香跪在三圣像前磕头三次,每次三个,一轮下来轻则因充血而头晕眼花,重则用力过猛而头痛,要过好一会才逐渐消退,这是不敢敷衍的,幅度不够,响声不够,师傅是要骂娘的,师傅的骂娘极富特色,讲到这里的欧阳师傅似乎轻松了些,带着点笑意的告诉在座的大家:“有一次我迷迷糊糊的没注意,少磕了两个头就准备起身,师傅一记老拳打在我腿肚子上差点摔一跤,幸好有缓冲没有径直膝盖砸地上,饶是如此还不敢大声声张,因为师傅的责骂就要先一步身体的疼痛马上到达:“日你先人,你想害死老子啊?老祖宗的规矩是你这个瓜娃子(傻气)能破的么?”,从此我再没犯过这类错误,除此之外,师傅的态度更是虔诚至极,数支香并列起来就像一扇小小的旗幡,伴随着跪拜而青烟缭绕,一轮下来烟熏火燎,常人眼睛都睁不开,偏偏师傅睁着铜铃大的虎目,同时嘴里还念念有词,像是在招谁的魂,内容无从得知,试图侧耳倾听过,终于以晦涩难懂和声音小而作罢,只觉得莫名瘆得慌。


说到这儿,欧阳师傅停顿了半晌,没来由的感叹一句:“可能也只有师傅自己明白吧?”我深以为然,厨师的虔诚和宗教一样能够不足为外人道也,,而这些,我们从未细细观察。


村宴大厨养成纪(二):少年大厨初上阵,下厨是一种信仰


接下来的讲述一下子变得流畅无比,欧阳师傅好像在这一刻回到了刚从业的时候,好不容易正儿八经的进入工作状态了,年少轻狂的我自恃有过学校专业学习经验,应付这种场面绰绰有余,却没想诸事不顺,第一天就被师傅骂了个狗血淋头。


八十大寿的食材里面不能有豆腐,我竟然健忘了这一条,软磨硬泡的以优惠价格批发回水灵白嫩的豆腐,然后向师傅邀功,一开始师傅笑意满满,后来得知我买的是豆腐,气的差点把锅都给掀了,愤怒让他语无伦次,只是不住地说着:憨娃,瓜娃……。”满场院的追着我跑,如若不是旁人拉住他,估计第一天我就会脱半层皮,情绪稳定下来的师傅一字一句的告诉我:“我原以为你知道喜事是不能有豆腐的,没想到你不知道,算了,也怪我没提前跟你说,哎”。


那一声的叹息格外悠长,沉重,就像我的父亲包容不成器的我任性调皮一样。最后的结果是主人家最终还是知道了这件不吉利的事情,正准备拿我兴师问罪的时候,还是师傅独自一人为我这个不成器的弟子圆了场子,再加上师傅一向珍惜名誉,薄面还是有几分的,主家只得作罢,为这,师傅的报酬还没拿到手,豆腐钱倒先赔给了主家,所有的豆腐拉回自己家冷藏着,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和师傅看见豆腐就想吐。


第一次的出活就这么马马虎虎的过去了,学徒分到的500块钱,欧阳把350打给了父母,自己只留了余下的钱做生活费。得知儿子的境况,父亲伸展不开的“川”字终于平复了,母亲也话多了些,家里的气氛好像活泼了些。



未完待续…


注:为保护受访人隐私,文中人名等信息均做模糊化处理。


文 / 烟雨平生

图 / 网络 循CC协议使用

BGM / 清白之年 - 朴树


深夜谈吃

你与吃的故事,讲给世界听

投稿邮箱:tougao@tonightfood.com

q群:344547537 | 暗号「深夜君开门」

村宴大厨养成纪(二):少年大厨初上阵,下厨是一种信仰

▲长按扫码关注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深夜谈吃是覆盖千万受众的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