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热闻
首页 / 财富中文网 / 正文

她上小学时就当上了CEO,长大后借金融危机成功创业

财富中文网 2019-07-02 10:30:06

在我8岁那年,我问我父亲,公司里的最高职务是什么,他回答说:“首席执行官。”当时我就定下了自己的梦想。我在小学发起了一个回收项目,并在地下室搭建了办公室,当起了首席执行官。

在大学时,我的专业是计算机科学和数学,辅修舞蹈。我在2001年毕业于弗吉尼亚州的斯威特布莱尔学院,随后供职于一家很快被IBM收购的初创企业。我从事信息发送和合作产品工作约7年的时间,并学会了如何打造世界各地日常使用的软件。

作为一名工程师,我对科技充满了激情。2008年年初,那时候还没有苹果应用商店。我与前夫凯文住在波士顿,有一个实验室。一天晚上,我们正准备出去吃晚饭,但突然发现狗粮吃完了。我当时想,如果能找个人帮忙该有多好,也就是可能当时还在店里的员工。我拿起iPhone,输入RunMyErrand.com,但发现此类服务并不存在。这个域名是可以使用的,因此我立即就买了下来。

我看到,将新兴移动和定位技术与社交图谱(在线联系的人)结合起来会有不俗的潜力,并决定打造一个名为“服务联网”的平台。

我开始与潜在的用户进行交谈,向人们询问他们希望采购什么样的送货服务,以及他们愿意为此付多少钱。如果我遇到一个杂务工,我会问服务的价格。某天,我遇到了Zipcar的时任首席执行官斯科特·格里菲斯,他是我一个朋友的朋友。我们每周都会碰面深入交流一次,直到有一天他问:“为什么你不直接编写这个应用?还待在IBM干什么?”

我在IBM的养老金大约是2.7万美元,因此在2008年4月,我取出了现金,然后辞去了工作。为了构建测试平台,在大约10周的时间里,我一步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房间。我免费使用了斯科特的办公室一年的时间,并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了成功。

那年夏天,我在波士顿的邻城查尔斯顿推出了这一平台。我经常去一家咖啡店, 查尔斯顿母亲协会的成员每天早上都会在送完孩子上学后光顾这里。我向她们介绍了我的理念,她们对此十分感兴趣。因此我在Craigslist网站上发布了一则寻找杂工的广告,收到了数百个回复。我邀请其中约30人喝了咖啡,并和他们进行了面谈,然后聘请他们为最初的网站效力。在这之前,我们没有做背景调查,因此我得确保他们没有什么不良企图。我的标准是,如果我邀请他们来我祖母的住处为她干活,我是否会感到不适。在开业第一年的前三个月,平台的营收约为1万美元。

斯科特鼓励我筹集一些天使资金,但到了2008年9月,股市崩盘了,令我恐慌不已。但事实证明,当时是创建TaskRabbit的最好时机,因为人们都在寻找机会赚更多的钱。2008年的金融危机催生了零工经济。

最终,我从两家波士顿地区的天使投资者那里筹集了15万美元,并获邀加入fbFund,它是一个针对企业家的孵化器训练营,位于帕洛阿尔托。

我会在波士顿待了一周的时间,处理项目的事情,然后在帕洛阿尔托待一周。在西海岸,人们更愿意冒险投资新企业家。我刷爆了自己的信用卡,因此每次购物时都得精打细算。我刚回到波士顿一周的时间,便得知《4小时制工作周》(The 4-Hour Workweek)一书的作者提姆·菲利斯下周将现身帕洛阿尔托。

我花了700美元飞回帕洛阿尔托,只和他交谈了15分钟。我觉得,“如果我把这个钱用于聘请他当顾问或投资者,应该会很值当。”后来,他把我引荐给了Floodgate的创始合伙人安·米乌拉-科,而且她领投了TaskRabbit的种子融资轮,斩获了180万美元。正是这种冒险精神改变了公司的轨迹。

2009年年底,我决定给公司换一个新名字。我们进行了一些集体讨论,然后将新公司名选项缩至五个。我讨厌RunMyErrand,但当我们对波士顿用户进行调查时,他们都喜欢这个名字。人们都不希望更改,但他们第二喜欢的名字是TaskRabbit。

在最初几年,我学会了如何组建团队。我在IBM从未聘请、开除或管理过任何人。有时候我聘请得过于仓促或聘用了公司并不需要的人。夜晚我总是在想如何才能够招聘到合适的人选,以及如何省钱。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信心也在不断增加。一开始让我感到吃惊的是,如果我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会向三个不同的人征求意见,然后得到三个完全不同的答案。我意识到,对于自己的公司而言,我才是那位说了算的人。我会搜集信息,但会根据自己的直觉来做决定。在玩游戏时,游戏规则得由你自己来制定。

在2015年年底,宜家想请一些人帮助安装店面,我觉得这是一个尝试与店面开展合作的好机会。几个月后,宜家表达了收购公司的意愿。那个时候,平台每个月的营业额已经达到了数百万美元。

双方在2017年10月达成协议。我决定从事风投行业,并加入了Fuel Capital,担任普通合伙人。

对我来说,这就像是把自己的孩子送去上大学。TaskRabbit永远都将是我的第一个孩子。它只不过发展成了一家成功的公司和品牌,已经不再需要我的帮助。作为一名创始人,我对此感到异常自豪。

最佳建议

莉娅·巴斯克,39岁,TaskRabbit创始人

创始人的健康对于公司的健康真的很重要。

TaskRabbit最后一轮融资是最困难的。我后来因为压力导致的结肠炎住院了,我的结肠几乎要溃破了。我在病床上完成了融资。你不仅得照顾公司的需求,还得在自身的锻炼、睡眠和营养方面进行投入。(财富中文网)

本文另一版本登载于《财富》杂志2019年7月刊,标题为《胜任工作》。

译者:冯丰

审校:夏林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