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午故事 / 正文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正午故事 2019-07-11 09:05:30

编者按:今天我们推送摄影师朱宝蕾拍的一组重庆舞厅。

 

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跳舞是特别时髦的事,谁要是不会跳舞,那就落伍了。那时重庆的舞厅非常辉煌,数量最多的时候达到上百家。21 世纪后,随着娱乐消遣方式的增多和社交方式的改变,舞厅数量逐渐减少,随着这辈人的老去而没落。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重庆舞厅走三遍

 

图、文 | 朱宝蕾

 

 

到重庆游玩,发现重庆有不少老旧的舞厅。在繁华闹市、在天桥上、在菜市场旁,不经意总能瞥见舞厅招牌。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一家位于天桥上的舞厅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看到舞厅门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士们,我怀着好奇心走进了舞厅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舞厅一周七天都营业,分早场、午场和夜场,每一场三小时左右,门票在3-5元。只能现金结算,不使用微信或支付宝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一个女士从舞厅幕帘中走出来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跳舞是一件特别时髦的事,谁要是不会跳舞,那就落伍了。那时刚改革开放,人们没有那么多娱乐消遣的方式,年轻人茶余饭后都喜欢去舞厅。跳舞不仅是娱乐消遣,还是年轻人的社交方式。

 

那时重庆的舞厅非常辉煌,数量最多的时候达到上百家。21 世纪后,随着娱乐消遣方式的增多和社交方式的改变,舞厅数量逐渐减少,随着这辈人的老去而没落。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爱乐门舞厅的辉煌时期,还请了专业的乐队和歌手到现场表演。门口卖票的阿叔告诉我,那时候生意非常好。舞厅衰落后,也请不起乐队来伴奏了,就换成了音响。如今,这些音响设备也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舞厅门口的招牌上写着“顶级大乐队,获奖级歌手,优美的旋律,动感的节奏”,仿佛可以看出往日的鼎盛和辉煌

 

进入舞厅,仿佛穿越了。昏暗的空间里,闪着不停变色的迪斯科镭射球,播放着年代久远的流行舞曲。一百来平米的舞池中,几十对中老年男女在舞曲中忘我地扭动摇摆。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舞厅里的音乐从流行金曲到民族风,再到叫不出名的DJ舞曲,每一首都伴有节奏动感的鼓点。音乐开始后,大家可以自由跳舞。不同舞曲配不同的舞步,舞者们早已熟稔于心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舞厅内有吧台,卖咖啡、饮料和茶水,价格多为几块钱,然而鲜有人去吧台消费,大多数舞者都提着保温瓶去打免费的开水喝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桌子上放满了中年人的保温瓶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舞厅大多和棋牌室、麻将室连在一起,跳累了也可以去麻将室搓麻将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去舞厅跳舞的中老年人大多五六十岁,比跳广场舞的人讲究许多。男士们大多穿衬衫西裤,衬衫塞进西裤里。女士们穿着五颜六色的连衣裙,踩着高跟鞋,妆容完整,发型精致,项链和耳环一样不少。从舞曲开始到结束,她们的姿态都端庄自信,有一种旧式名媛的优雅。对他们来说,去舞厅是很有仪式感的事,和广场舞不一样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跟广场舞比起来,舞厅的氛围和环境更好。这里有专业的音响设备,有更适合跳舞的地板, 有供人休息的区域,只要付几块钱就能跳小半天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舞厅的地板洒了滑石粉,减少了地面摩擦,可以更好地施展动作和走步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张阿姨今年62岁,跳了十几年的舞,一有空就来舞厅。她的爱人不喜欢跳舞,所以她总是独自来舞厅寻找舞伴。张阿姨到舞厅后,先去存物柜换上自己的银色舞鞋,然后回到座位上等待开舞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张阿姨说自己有几十件旗袍,每次都穿着不同的旗袍来舞厅。她的每一件旗袍都是去商场挑选的,“旗袍这种衣服不能网上买,必须亲自去现场试穿,上身后才能知道合不合适,宽了窄了都不好看。”音乐响起了,张阿姨在舞池中找了个舞伴。他们伴着音乐在舞池中摇摆。一首结束后,张阿姨和舞伴微笑、点头示意,各自回到座位上休息。我问她为什么不跳了,她得意地说:跳得好的人都上场跳十分钟就下来休息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舞厅里的阿姨都非常友好,我们坐在座位上,旁边的阿姨会主动跟我们聊天。孙阿姨今年55岁,刚退休不久,跳了四五年的舞。她说自己年龄大了,退休后闲得慌,整天坐着打麻将太空虚了,看到人家跳舞也想跳,既可以活动筋骨,又能结识朋友。虽然舞厅里很少遇到跟自己有默契的舞伴,但是能有人聊聊天也很开心。孙阿姨还拿出手机给我们看她的旅游风光照,照片中的孙阿姨穿着一身红色连衣裙,笑得非常灿烂。接着她告诉我们她得癌症好几年了,我们都难以相信眼前如此健谈开朗的孙阿姨患有癌症,还没想好要怎样安慰她时,她就笑着说要带我们跳舞,我们摆摆手说不会跳,孙阿姨说很简单的,一学就会。说完她就拉上我的朋友去舞池了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这一对跳得尤为起劲。旋转,跳跃,尘嚣看不见,你沉醉了没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穿红玫瑰连衣裙的女士,旋转时裙摆像花儿一样绽开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舞厅角落中有一个独自坐在座位上的女士。她用手托着腮帮,一动不动地看着舞池里的人。有一个穿蓝色衣服的男人经过她面前,伸出手比“1”,见她摇摇头后,男人离开。两首曲子结束,她还是独自坐在座位上。我忍不住过去邀请她跳舞,她也是摇摇头,说她不想跳舞, 只是想听听歌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老郑今年65岁,60岁那年他退休,退休前他在某单位上班,退休后他跟很多人一样天天坐着打麻将,家人劝他多出去活动,他不听。那时他觉得跳舞是女人的爱好,一个大老爷们跳什么舞 。62岁那年他做了个手术,不能再长时间坐着打麻将,于是他开始学跳舞。一开始老郑不会跳,就去找会跳的带舞。脸皮厚点,别人带着多跳几次也就会了。老郑有一个固定舞伴,他们俩舞姿相投,也有默契,经常一起跳。对老郑来说,跳舞既是一种享受,同时还能强身健体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我被一个长发及膝的舞者吸引了。李阿姨今天53岁,刚退休不久。她留了8年的长发,跳舞时,一头乌黑油亮的长发随着她摇曳的身姿飘动。李阿姨大学时开始跳舞,至今跳了三十年。李阿姨的舞技很好,每到元旦晚会,工作单位总会要求她排一个舞蹈节目。如今李阿姨的儿女长大了,不用操心了,她花在跳舞上的时间就更多了。跳舞是她坚持了几十年的爱好, 她觉得人就是要有一样热爱的东西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舞池里也有女性和女性跳。一个跳男步,一个跳女步。赵阿姨说不喜欢跟陌生男人有肢体上的接触,所以拉了闺蜜一起来跳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另一个阿姨说,现场没有跳得来的男舞伴,就和女的跳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有时不需要舞伴,一个人也可以享受跳舞的乐趣。舞池中一个对着镜子独自跳舞、独自陶醉的男人。他眼睛看着镜中的自己,“骚气”又灵活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丝毫不理会身旁成双成对的男女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这个老伯从开场到散场都是一个人跳。他跳着自己的舞步,总是面带微笑,眼睛看着远方。他们看起来比年轻人更有活力和热情,我感受到他们对生活和舞蹈的热爱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舞厅里大多是跳交谊舞的男女。刘阿姨有不少朋友跳广场舞,但她从不去。她觉得广场舞是一种运动而不是一种舞蹈,广场舞的音乐和舞蹈风格都不优雅,她也不喜欢露天的环境和广场粗糙的地板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舞池的另一角,老陈和舞伴在跳伦巴,他们的节奏动作、舞姿都和旁人不一样。老陈说他不喜欢跳交谊舞。他说,交谊舞是一种大众舞蹈,简单易学,但没有生命力。伦巴就不一样了,热情奔放,有爆发力,柔中带刚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舞厅散场时,五彩的灯光逐渐暗下来,音乐也停止了。舞厅里只剩下一两对男女,在无声的舞厅里投入地跳着最后一段舞

 

 

—— 完 ——

 

朱宝蕾,也叫雷宝珠。1991年生于广西南宁。喜欢散步,不爱说话。

 


《正午7》已上市,点击阅读原文可购买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点击标题再读点儿别的


章宇的黄桃罐头 | 史里芬和他的魔幻之眼 | 廉价小旅馆之歌 | 诺奖得主高锟:与脑退化症抗争的15年 | 渐冻的家庭,消失的丈夫 | 东莞工厂里的心理咨询 | 一个想变成蚯蚓的男人,和想变成鹅的女人 | 家政工:颠沛流离,家在何处?



四步设置星标,每天正午看正午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朱宝蕾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扫一扫下载订阅号助手,用手机发文章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朋友会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在看”的内容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已同步到看一看写下你的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写下你的想法...

    发布到看一看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正午视觉 | 重庆舞厅走三遍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即将打开一个新页面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