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想国 / 正文

“远东第一楼”和平饭店之重出江湖

理想国 2019-07-12 06:00:04

如果上海滩算是个江湖,那这座面朝外滩静默而立的“远东第一楼”,倒真正称得上这个江湖里的一个安逸所在

上海是个江湖。

重出江湖的和平饭店,

非但没有像一般江湖老大那样彻底把自己的历史来个大洗底,

反倒将沙逊密室、九国套房这些江湖中的隐秘传说,

坦坦然都摊开在你面前。

看吧看吧,只要你足够有底气。

“远东第一楼”和平饭店之重出江湖不同肤色的人从黄铜的旋转门外转了进来,走在吸去了所有声音的红色地毯上

多年前有部电影就叫《和平饭店》,周润发演一个江湖老大,对外宣称,他的和平饭店是个避难所,任何前来住宿的人,都能寻得庇护。如果上海滩也算是个江湖,那这座面朝外滩静默而立的“远东第一楼”,倒真正称得上这个江湖里的一个安逸所在,同它的名字一样,即便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传说里面一样是歌照唱,舞照跳。

可惜和平饭店北楼的旋转门,从来只容得下一个人。平常人经过它,还是仰头望一望的居多。早年即便是鲁迅,也在这扇旋转门的里面吃过亏。据说因为他身穿长袍,脚上穿着一双跑鞋,就被开电梯的服务员瞧不起,死活不让他进电梯,鲁迅无奈只得步行上楼。寻常人更不消说了。

2008年,和平饭店改造的时候,有传言改建后的饭店将不再接受普罗大众的住房预约,这让上海人心头一紧。好在它现在真正重出江湖了!传言到底只是传言。利好的是,这座传奇建筑的岁月精髓没有遭到分毫抹煞,而且变得亲民了许多,人们尽可以去楼内一探江湖的神秘隐衷。

“远东第一楼”和平饭店之重出江湖集合了七十多名顶尖厨师的餐厅,各国食客都能在此吃到加利福尼亚桃、波斯无花果、俄罗斯鱼子酱、德国火腿、意大利奶酪、巴黎鹅肝和澳大利亚黄油,舌头一点也不会有思乡之苦

“远东第一楼”和平饭店之重出江湖和平饭店咖啡厅

【沙逊密室】

和平饭店当年的老大是个犹太人。他靠着双拐,步出十一楼的露天阳台,俯视上海滩最私人的风景——他建造了一座上海乃至远东顶级的饭店建筑,顺理成章把其中最好的房间留给了自己。

这个男人叫维克多•沙逊。他曾加入英国空军,在一次战斗中受伤致残,成了跷脚。退役后加入家族经商事业,转战到上海炒作房地产,大获成功,几乎独揽了上海滩高层建筑,上海人都叫他“跷脚沙逊”。可是跷脚沙逊很喜欢运动,是个游泳高手,还热衷跳舞。和平饭店的十楼就是个舞厅,他从自家房间下一层,就能过舞瘾。传说他生活极其奢侈,性格也十分诡谲,终身未娶。反正在和平饭店重开之前,没人知道沙逊的房间里究竟是怎样一番模样,所以很多人叫它“沙逊密室”。就因为他很古怪,在他身后也总有种种传说。

据陈丹燕说,和平饭店顶楼小餐厅工作的服务生常常聚在十一楼,挤坐在一套黑色皮沙发上,轮流讲鬼故事。一直讲到他们觉得那些1929年做工精细的护壁板都动了起来,向他们逼近,某个人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叫,然后,他们争先恐后地从沙发上跳起来,飞跑过幽暗的房间,跑过墙上镜框里的那些关于这家饭店的老照片,撤退到厨房里。他们总是传说,晚上能在十一楼听到脚步声,他好像一直留在这里。

“他”当然就是跷脚沙逊。但传说的人都觉得他是无害的,他只是忘记不了这个唯我独尊的江湖。

重出江湖的和平饭店,将沙逊密室改建为总统套房。价格也与这个称号相当匹配,每晚十万元加15%服务费。总面积约有三百平方米,包括会客室、起居室、卧室、盥洗室等,从会客室的每一扇窗户都能看到毫无遮挡的外滩江景。房外当然还有一个花岗石造的西式小阳台。只要底气足够,尽可在总统套房里缅怀一下江湖老大的情怀。

【九国套房】

《上海外滩:中国面对西方》一书中提到:“华懋饭店(和平饭店)绝不只是个社交场所。它是上海的化身——在那个年代,上海既给了所有侨民熟悉的安定感,又像是一座充满新奇和惊喜的摩天轮。”

当年的和平饭店简直就是一个联合国办公室。照陈丹燕所说,那里有“维也纳来的咖啡,纽约来的黑色丝袜,巴黎来的香水,彼得堡来的白俄公主,德国来的照相机,葡萄牙来的雪利酒,全部来陪衬一个欧洲人在上海发迹的故事。还有那个时代的名人,美国的马歇尔将军,美国的司徒雷登大使,法国的萧伯纳,美国的卓别林,中国的宋庆龄,中国的鲁迅。”

这些不同肤色的人从黄铜的旋转门外转了进来,走在吸去了所有声音的红色地毯上,走向集合了七十多名顶尖厨师的餐厅,他们能吃到“加利福尼亚桃、波斯无花果、俄罗斯鱼子酱、德国火腿、意大利奶酪、巴黎鹅肝和澳大利亚黄油”,舌头一点也不会有思乡之苦。吃完饭,他们就去以中、英、法、美、德、日、意、西、印九国风格装设的九国套房休息。

九国套房是和平饭店独一无二的特色。据说同济大学建筑系的毕业生,写毕业论文必来此处细读建筑神韵。如印度式套房,一进门即是两扇篱笆式花纹的铁栅门,按印度人的风俗习惯,客人进门前需双手合拢,以示礼貌。会客室房顶是两只曲线形球根状的圆顶,精美的波斯图案,光彩夺目,进门的两边墙上,雕刻着各种花卉图案,正面一排窗户,由红、黄、蓝、白等颜色镶嵌拼成,一派浓郁的印度风情。

改建后的和平饭店里,这些九国套房尽可能修旧如旧地保持了原来的面目。其中,保存最完整的是英国式套房。英式老家具、浮雕顶、壁灯都是英国工匠手工敲出来的。1960年,英国伯纳特•蒙哥马利元帅来华,途经上海就住在该套房内。

【会三十二国语言的服务生】

“远东第一楼”和平饭店之重出江湖和平饭店决不只是个社交场所。它是上海的化身———在那个年代,上海既给了所有侨民熟悉的安定感,又像是一座充满新奇和惊喜的摩天轮

20世纪60年代,能在和平饭店工作是莫大的荣耀。当时工资每月四十元,季度附加工资十元钱,于是每月再发三块三毛三。当年最吃重的重工业工人月薪也只有四十二元。可是也很难抢得到这活:除了表现良好,祖宗三代历史清白,连身高都有要求,最好还是帅哥美女。

这些服务生,只穿青年装、卡其布、纯白色。白色从来不是属于劳动者的颜色,太容易脏。但他们就能穿,脏了就有酒店专门人士洗晾熨平,再送至手上。女生还能穿半高跟皮鞋。偶尔出饭店在南京路上走一走,其他人要嫉妒死了。所以,当年和平饭店哪怕是一个服务员,也算是才貌双全。当然还很有仪态,见多识广。他们多半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甚至有人能用三十二国语言同老外“辟情操”。

1972年,曾有一个英国左派学生访问团访问中国。事后其中一个英国女生回忆:“我看见了一个到处残留着装饰艺术痕迹的豪华饭店,还听说了沙逊家族的故事。席间,一位五十岁左右、表情极其温顺的服务生走到我身边,他弯腰下来,问我是要喝苏打水还是茶。我惊奇地发现他使用的英文,竟然是我妈妈时代的人使用的英文旧称。”她还吃到了地道的中国菜,美味的江南清炒河虾,那么清爽温存,没有唐人街上的菜式里无所不在的棕色肉汁。

在新开张的和平饭店里,这些服务生的优良素质,无疑都会保留。更令人兴奋的是,建成后的北楼客房部,每个楼层提供管家式的一键服务。也就是说,客人无需再打到总台寻求服务,只需按一下房间里的一个键,各个楼层专门的“管家”就会来到客房,为客人服务。(文/施雯,图/杨晓喆)

本文来自《TimeOut 上海》杂志的文章精选集《上海秘境》,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相关推荐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