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时光 / 正文

87岁了,她依然是我国合唱事业的“活字典” | 人物

音乐时光 2019-07-12 12:12:47

87岁了,她依然是我国合唱事业的“活字典” | 人物

冯婉珍


文 | 陈茴茴



虽然因双眼视力下降导致看东西模糊不清,但丝毫没有影响冯婉珍头脑的清醒与记忆力的准确。这位87岁高龄的原中央乐团合唱团女高音谈起几十年来合唱舞台以及中央乐团的往事,依然如数家珍。


前不久,原中央乐团男中音歌唱家张世嵘想要查询上世纪80年代乐团举办过的一个外国专家大师班的细节,马上给冯婉珍打去电话;国内音乐刊物要做中国交响乐团的内容策划,资深老记者的第一句话是:“这个事儿得问冯婉珍。”在大家眼里,冯婉珍除了是在合唱舞台上活跃三十多年的老演员,更是用笔、用心记录中央乐团(现中国交响乐团)以及我国合唱事业诸多历史的“活字典”与见证人。



走上合唱舞台


87岁了,她依然是我国合唱事业的“活字典” | 人物

冯婉珍(左)年轻时的演出照


从小爱唱歌的冯婉珍读中学进了一所名为“圣·希理达女子中学”的教会学校,学校不仅有音乐课,还请来金陵女子大学的老师来教授学生们五线谱等乐理知识,对音乐学习的重视远远大于其他学校,这段学习经历为她打下很好的音乐基础。在当时“闹学潮”风风火火的歌曲感染下,升入湖北省二女中的冯婉珍参加了学校的歌咏队,这时的她不曾想到,自己日后会与合唱结下深厚缘分,并相伴一生。1948年,冯婉珍考上湖北教育学院(华中师范大学前身)艺术科,在父亲要求下她选择了绘画专业。天天在画室里画素描与速写,她总爱边画边唱,歌声引来老师和同学的注意。大家都说她有一副好嗓子,音乐基础又很好,应该转到音乐专业去。她一试,果然行,冯婉珍笑说自己就这样由准“美术老师”变成了准“音乐老师”。1954年,中央歌舞团在全国招收演员,学校音乐系主任陆华柏推荐大家报考。这次,冯婉珍顺利考入中央歌舞团合唱队(原中央乐团合唱团前身),从此来到北京工作。


在留学苏联回来的合唱指挥家严良堃带领下,冯婉珍与合唱队的其他队员一起通力合作,在合唱舞台一唱就是三十多年,直到退休。他们演唱了大量中外合唱作品,在贝多芬《第九交响曲》、大型歌舞《东方红》等重要演出中担任合唱。


作为抒情女高音,她用“水墨画”形容这种类型女高音的声音,留给听众更多遐想;用“油画”形容音色更为醇厚的戏剧女高音。冯婉珍喜欢和作曲家聊天,了解他们的创作过程,这使得她对合唱作品的了解、感悟与感情日益加深。她说,身在乐团有得天独厚的条件,指挥、歌者、创作者经常在一起,排练时,很多词曲作者都会到现场来听,队员们把纸上的音符变成旋律唱给创作者听,哪里需要修改,怎样的音响效果更好,创作者可以现场就做出改动,合唱在这个时候变成了一件所有人都参与的事情。在作曲家们讨论的时候,冯婉珍特别喜欢在一旁聆听,有时问上一些问题,听他们讲音乐作品的意境、创作意图等。作曲家瞿希贤前来听自己创作的《红军根据地大合唱》《牧歌》等多部作品排练时,冯婉珍现场对她做了采访。还有郑律成、田丰等许多音乐家,都曾是她的采访对象。对作曲家、演唱者的采访内容,很多化作了由冯婉珍撰写的乐团节目单上的作品介绍。这段经历不仅给了她很多写作的机会,也锻炼了她的笔头功夫。

 


乐团“一支笔”



早在学生时代,冯婉珍就有写日记的习惯。她还自创了一套速记的符号与方法,在老师讲课时笔记记得又快又好。1958年,文艺团体深入基层体验生活,冯婉珍随乐团分配到北京市朝阳区。音乐评论家李凌看到冯婉珍爱写会写,欣喜地说:“小冯同志,来来来……”当即安排她在当时朝阳区人民政府委员会办公室工作,负责采写乐团成员在公社的劳动、生活情况,并整理成文,编在一份名为《音乐尖兵》的刊物上。这份专门记载乐团体验生活内容,由冯婉珍一人采写、刻写、油印的《音乐尖兵》,成为她办的第一份刊物。


在乐团的三十多年时间里,她为乐团的相关演出工作撰写大量文章,用文字为乐团诸多重要演出留下记录,记载了卡拉扬、小泽征尔、皮里松等多位世界知名音乐家对乐团造访的珍贵时刻。在合唱舞台演出的同时,她还用手中的笔把指挥家严良堃、秋里、聂中明等人的出色业务能力与独特的人格魅力化作文字,比如她撰写过《严良堃传略》,为聂中明写过题为《用心浇灌合唱事业》的文章,让更多人了解到这些音乐家们为合唱事业做出的努力。


在李凌推荐下,冯婉珍还成为《北京音乐报》(《音乐周报》前身)的特约通讯员。从1979年7月30日刊登的《一封合唱队员的来信》《我们愿意老死在合唱艺术舞台上》两篇文章开始,她为《北京音乐报》撰写了多篇专业性强又富有独到见解的文章。冯婉珍说,自己的每一篇文章都是“有感而发”,都包含着自己对某一事件或现象的看法。1989年3月28日《北京日报》刊登了一篇署名“学文”的文章——《路,在你的脚下》,文章针对当时社会上出现的“交响乐在走下坡路”“严肃音乐不行了”等论断予以辩论,并对面临困境的严肃音乐路在何方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路在脚下,想做什么,都要迈出去一步。不迈出这一步,是不行的。”文章作者正是冯婉珍。文章在当时引起了很多读者的关注。

 


记录合唱情


87岁了,她依然是我国合唱事业的“活字典” | 人物

冯婉珍(中)与指挥家徐瑞祺(左)、吴灵芬(右)


1982年,第一届北京合唱节开幕,冯婉珍负责宣传工作并创办《北京合唱节会刊》。1986年,在时任文化部部长周巍峙的支持下,北京合唱指挥学会成立,当时,冯婉珍负责新闻报道。学会更名为中国合唱协会后,开始举办各种合唱活动。当时冯婉珍还住在和平西街的老房子里,她的家也成为协会的另一个“办公室”,协会的老同志们经常聚在她家里商议各项工作。冯婉珍点子多、见识广,对协会很多工作都有合理建议,她又快又好的笔杆子更是为协会写下不少宣传策划的好稿子。她和协会的几位记者一起,一手创办了协会会刊《合唱艺术》、小报《合唱通讯》两份刊物。当时协会经费缺乏,参与协会的工作不仅没有工资,大家还要经常往里贴钱。没有办公地点,冯婉珍就在自己家里办刊物,稿子和材料经常堆得到处都是。为了节省印刷经费,她找了朋友所在的北京中医药大学印刷厂帮助印刷,费用经常是协会“挤”出来的。冯婉珍的老伴儿、中央乐团中提琴演奏家邓中安默默支持着她在协会的工作。“有一次,老邓把他去珠海教学所得的一笔学费交给我,让我去装个电话,他说,‘你做协会的宣传工作,经常要联系各种事情,没有电话怎么行。’协会的刊物印出来,也都是他帮着我骑车运送到各个地方。”时隔多年,想起老伴儿曾经对自己无偿工作的支持,冯婉珍觉得非常欣慰,“他也爱写文章,我们志同道合。”



爱生活的一颗心


87岁了,她依然是我国合唱事业的“活字典” | 人物


曾经的舞台生涯并没有让冯婉珍沉醉于虚幻的光环,她在忙碌中寻找到踏实的快乐。她经常说一句话:“我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过的是寻常的日子。”除了热爱合唱、采访写作,冯婉珍还做得一手好菜,会缝漂亮的衣服,是生活的一把好手。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她经常能像变魔术一样,在过年过节时用一块简单布料就给孩子们做出节日盛装。日本指挥家小泽征尔1979年到乐团访问时,她看到老伴儿身上的军大衣旧了,亲手为他赶制一件呢子大衣,让大家羡慕不已。大女儿至今说起来还特别自豪:“我妈妈的手可巧了!”她做的菜除了深受家人的喜爱,还经常吸引着团里的同事到家里做客,“尽管那时日子不富裕,但我们家里总是有笑声。”冯婉珍说。她的家庭还被评为中央乐团的“五好家庭”,奖状至今仍摆在家里客厅的橱柜里。“生活不缺乏情调,我们要努力去寻找。人的精神要鼓励,感情要爱护,这样才有动力过好每一天。”冯婉珍这样总结着自己乐观的人生经验。如果说要寻找这位耄耋老人身上一直充满活力的秘诀,或许就是她说的那句话:“什么事情都要尽量做好!”




- THE END -


欢迎关注《音乐周报》

快手、抖音账号

87岁了,她依然是我国合唱事业的“活字典” | 人物
87岁了,她依然是我国合唱事业的“活字典” | 人物


柴赛决赛爆“错曲” ,中国选手安天旭经历“惊魂一刻”


北京合唱节开幕,音乐周报与北京音乐家协会邀全国合唱团晋京展演


张国勇:由一次历险而想到……


《梁祝》诞生60周年,见证者终于还原作品创作历史真相


童声合唱是个慢活儿,急不得


歌唱的高音技术可以速成吗?


你所不知道的巴黎圣母院和音乐的故事


音乐教师有哪些隐性负担?| 争鸣


足不出户,跟世界排名前30音乐院校导师直接上课


订阅2019年《音乐周报》,戳这里!


民族管弦乐队座位究竟怎么排?


唱合唱,你的声音“炸”吗?



Q:想订阅《音乐周报》?

A:请进入“音乐周报”微信公众号,点击下拉菜单“订阅报纸”。


Q:想投稿?

A:发这里 yyzb1979@163.com


Q:想合作?

A:请点击下拉菜单“广告合作”。




87岁了,她依然是我国合唱事业的“活字典” | 人物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87岁了,她依然是我国合唱事业的“活字典” | 人物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已同步到看一看

    朋友会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在看”的内容

    87岁了,她依然是我国合唱事业的“活字典” | 人物
    已同步到看一看写下你的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写下你的想法...

    发布到看一看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87岁了,她依然是我国合唱事业的“活字典” | 人物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即将打开一个新页面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