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虎扑美洲杯 / 正文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下)

虎扑美洲杯 2019-07-20 14:00:18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下)

没有数据

返回首页

腾哈格来了

凯泽尔在赛季中段下课,继任者是前乌德勒支主帅腾哈格。后者在乌德勒支执教时期曾经依靠前锋阿莱和442防反体系杀进了欧联杯附加赛中,彼时正是荷甲热门的教练之一。但腾哈格的第一个赛季的表现是令人失望的,并没有看到球队的战术上有太明显的变化,同时继续坚持让德容以左中卫身份出场也引发了争议。好在腾哈格并没有让人们等太久,18-19赛季,原本在左边锋位置上表现不错的小克鲁伊维特转会,但球队补充了塔迪奇 拉布亚德和布林德,加之上赛季就已经来了的阿根廷左后卫塔里亚菲科以及新提拔的青训球员马兹拉维,从球员的角度来说球队已拥有了搭建成型体系的基本框架。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下)

图为腾哈格执教期间阿贾克斯阵地战球员落位情况



如何进攻?

在同标准列日的首回合欧冠附加赛中腾哈格便已排出了442阵型,双后腰双前锋,但本场的塔迪奇还在右路,齐耶赫出现在了锋线,内雷斯来到了并不习惯的左路。列日依靠姆谱库和卡塞拉的绕后跑位接球内切制造了很大的威胁,阿贾克斯艰难的收获了3-3的客场比分。次回合回到主场,阿贾克斯在位置上进行了调整,回归了433,并在必要时动态的切换成442(内雷斯居左,塔迪奇向肋部移动)。这时候的塔迪奇还不是淘汰赛里的所谓伪九号,而是左边锋,塔迪奇速度不快但却有很好的背身能力,是边路的支点。当他出现在高位时能够接住后场的纵向传球,这是进攻,而他身后的三个技术型球员德容布林德塔里亚菲科无一是防守上的强点,但因为身前的这个支点能接住球,丢球减少了,容错率提高了,被对直接面冲击的机会也就减少了,这是防守。有了高位的保障,接下来就是由低位往高位推进的难题。这时候的弗兰基德容已经回到了中场的位置,但在阵地战推进的时候他会回到左后卫的位置上,和布林德德里赫特组成一个三人的后场出球体系,德容拥有不错的长传脚法和爆发力,使得他在后场具有出色的受压下出球和短程推进的能力,所以负责提供接球所需宽度的队友两个边后卫塔里亚菲科和马兹拉维可以推到更靠前的位置,从而改变了空间分部。这样做一方面是对塔迪奇的一种弥补,塔迪奇有背身能力但没有速度,需要边后卫配合跟进(同费耶诺德的比赛塔里亚菲科不在,内雷斯替补,导致球队左路连续压制力减弱,最终2-6惨败),另一方面滕哈格采用的是一点向前4213-442的中场站位,10号位置无论是范德贝克还是偏左的内雷斯位置都靠前,塔迪奇也是在高位甚至肋部威胁更大,前面提过这种站位容易被殴成4231,如果边锋不接应则更惨,容易脱节(比如世预赛荷兰0-4法国的上半场),而当边后卫可以在更靠前的位置接球时这种脱节就不会存在,当然这对边后卫的技术能力也有很大要求,恰好塔里亚菲科具备。右路是齐耶赫马兹拉维舍内。舍内是前场球员出身,有一定的技术,提供了更多向前发展的可能性。齐耶赫持球稳定性不佳,腾哈格干脆将他从中场挪到右路,规避了丢球的风险也利用了速度。不同于左侧的德容和布林德都能出球都是左脚前者还能向前,右侧的德里赫特出球相对另外两个偏弱了些,舍内也没有向前的能力,所以齐耶赫会适当回撤变成中场一方面接应中卫另一方面也能利用自己中长传转移到左路,而摩洛哥右后卫马兹拉维技术也不错,他可以在中线位置接球并摆脱,等待齐耶赫启速后再交出球权。球到了前场若马兹拉维拉边齐耶赫可以收到中路,若是齐耶赫拉边马兹拉维自己也具备在三十米区域内的中路带球的能力。在中路,阿贾克斯喜欢让2-3名球员呆在前面(更靠近禁区的地方),偶尔甚至会有四个人。如果亨特拉尔或者多尔贝尔在场时他们会出现在前面,欧冠对阵拜仁的时候腾哈格让塔迪奇担任前锋取代了原本的正印中锋,也就是后来在战胜皇马后被大书特书的伪九号战术。但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伪九号,阵地战的时候塔迪奇更喜欢出现在靠前的位置利用身体倚靠后卫作为支点配合其它插上的队友。如果塔迪奇回撤,范德贝克和内雷斯就会靠近禁区压住对面的后卫,阿贾克斯的阵地战法同克鲁伊夫主义存在不同。按照克鲁伊夫的说法球场上四分之三的球员都应该呆在球的后面或者更靠后的位置保证防守的同时伺机前插,或者说,巴塞罗那曼城这样的球队里,作为克鲁伊夫主义者的瓜迪奥拉更喜欢让一些中场球员站的稍稍靠后,比如伊涅斯塔和席尔瓦,他们都有很强的带球能力,在行进间通过带球抽丝剥茧然后再向肋部插上。而范德贝克并不是这样的球员,他的身体强壮,做动作就显得有些僵硬,正面出小球也会有一些小失误,但他的身体决定了他能同后卫对抗。当球出现在边路时,他能够像前锋一样在禁区里同后卫对抗争抢,当球在中路时他可以背身倚靠后卫,不仅能够肋部插上,还能从肋部转身,同塔迪奇共同构建起了高位接球的体系,也就有了阶段性压制皇马尤文的能力。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下)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下)

瓜迪奥拉执教曼城同腾哈格的阿贾克斯阵地战落位存在差别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下)

站在前锋位置上的范德贝克通过横向扯动带开皇马后卫为塔迪奇创作前插机会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下)

阿贾克斯利用塔迪奇禁区内背身做轴制造威胁


如何高位防守?

而在高位的压迫防守上,腾哈格也和德波尔、博斯产生了差异,同样是压迫,德波尔更看重对球路的封堵,博斯喜欢抢,但兑现上抢效果的往往是后卫(比如同里昂的主场比赛里回到首发的里德瓦尔德和泰特贡献了大量的上抢化解了不少威胁)。而腾哈格在前场靠前的位置有更多人,他的球队与其说是一点向前的4213不如说更像是442,这种情况下前场的压迫就显得至关重要,也是能够缓解克鲁伊夫所说的更多人靠前所带来的危险性。在同基辅迪纳摩的比赛中由于内雷斯有伤,范德贝克出现在首发位置(也就是触球不多位置靠前类似自由人式的中场踢法),这场比赛包括后面他首发的所有比赛都对压迫防守起到了非常巨大的作用。首先,范德贝克非常善于搏五五开的机会球,在丢球的瞬间作为防守方自然会交给后腰组织,而范德贝克就会立刻回抢试图从后腰脚下夺回球权,即便无法抢到也会使对面仓促起脚造成向前传递的失误。如果对面的技术和接应够好可以顺利的由后向前传球,阿贾克斯则会借助两个边锋内雷斯和齐耶赫对和范德贝克或者塔迪奇形成合力对对面的中场接应点进行点对点的压迫并伺机造成对手持球或者接球的失误,如果对手通过了这道防线后面的弗兰基德容也可以利用自己的爆发力从背后突然上抢遏制对手的转身。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下)

阿贾克斯主场对阵皇家马德里时依靠前场点对点压迫创造了大量二次进攻机会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下)

图为对阵尤文时阿贾克斯前场就地反抢,随后形成二次进攻


如何低位防守?

如果阿贾克斯的高位压迫策略失败球队将会迅速转入阵地防守,其中德容的速度不错也能够利用预判比较精确的铲球封堵对手的路线,两个边路内雷斯和齐耶赫都有很好的跑动能力能够快速回防,从而使433阵型无论怎么排列中场都少人的劣势得以消解。彻底转入阵地防守后德里赫特是球队防守的核心,他的爆发力和力量在同类白人中卫里属上乘善于上抢夺回球权,同伴布林德虽然不能算是防守强点但有一定绕前的意识。两个后腰里德容有踢中卫的经验,这使得他能够在防守压力大的时候补到左肋充当左中卫,必要时范德贝克也会回撤到后腰位置上帮助卡死对面的内切路线。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下)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下)

低位防守时德容和范德贝克的站位



如何反击?

单有防守的人数还不够,任何教练都知道在被动时派出更多人参与防守,但更加关键的是反击时如何将后置的阵型迅速弹出去。德波尔时期的阿贾克斯缺乏发力点无法保证反击速度,博斯时期可以依靠前场四人组完成保证速度却缺少张弛有度的弹性。腾哈格的球队在夺回球权后由于后场有德容布林德舍内等出球点,前场有塔迪奇能背身能转身的接球支点,具备了弹性,而两个边路内雷斯齐耶赫不仅有速度同时内雷斯是左脚在左侧向右侧转移球会更容易,塔迪奇左边锋出身同样能够换位到左路而不会被钉死在中间,右侧的齐耶赫虽然是逆足但他的脚法出色,调到利足后的发力转移球相当出色,而阿贾克斯的两个边后卫插上快,技术能力又保证了在接球后能继续做事,在反击中阿贾克斯对整个场地宽度的利用非常到位。而如果球向中路发展除了能向前做短程推进的德容以及能接球转身的塔迪奇,内雷斯也可以向中路靠近(比如对尤文客场的下半场),内雷斯不能算是很强的单体突击手,但作为巴西人他的协调性和球感出色,同时有一定的对抗能力,在荷甲经常可以看到他利用身体扛翻中场然后迅速切入禁区,到了欧冠赛场上则变成了可以在身体纠缠下多向前带两步(像泥鳅),这也丰富了中路的有球能力。而范德贝克在反击中的作用也不能被忽略,范德贝克由于身体特征做动作的顺畅度稍差速度也不是很快,但健壮的体格保证了他向前冲击时不会在横向的对抗中吃亏,并且在行进间范德贝克的一脚出球也不错,这使得他并不是完全靠跑而是能融入齐耶赫塔迪奇等队友的传切小组里,同时他本人踢球的应激性出色,在大空间下能够在不多调整的情况下做一些向前或转移的传递。同时,如果边路的队友没有到位范德贝克也可快速支援边路,利用体格倚住对手等待队友到位,范德贝克的脚下不算特别细腻(或者说脚下结合体格看起来在协调性上存在问题),但却足够扎实,能完成基本的护球和向两侧用内脚背扣球,相当于一个有中场技术和跑动的人来到了前锋位置。除此之外多尔贝尔在替补登场的情况下也能提供一些反击中的速度,而在对阵热刺的比赛中腾哈格让善于带球的马兹拉维踢中场也是非常有意思的调整,阿贾克斯的阵型在被热刺的力量压扁的情况下依然依靠马兹拉维的带球制造了反击机会(首回合内雷斯的立柱,次回合齐耶赫的滑门而出的射门)。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下)

马兹拉维替补登场后奔袭制造良机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下)

通过齐耶赫斜传弱侧也是阿贾克斯反击常用手段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下)

对阵尤文时经典的反击


1995年范加尔的阿贾克斯利用克鲁伊维特的支点能力和阵型以及青训出的中后场球员整体技术和跑动能力的提升完成了控制与向前的完美统一,利用里杰卡尔德作为后场强点保住了出球后卫拉低的下限,创造出了一支在欧洲呼风唤雨的王牌球队。24年后的今天,这支阿贾克斯或许并没有像克鲁伊维特利特马宁或者里杰卡尔德那样天赋异禀的球星,但是从足球基本原理的角度出发像塔迪奇德容德里赫特这样的球员依然能够保证球队的结构完善性。塔迪奇是名义上的伪九号踢法但实际上起到了类似二十年前的克鲁伊维特的作用,腾哈格终于想明白了唯有前场有能够提供对抗同时可以完成转身的支点才能拥有可供推进的纵深。德里赫特作为白人中卫和里杰卡尔德相比防空和运动能力有差距但依然是可以依仗的后场强点。而德容是比较特别的存在,在他之前荷兰人相对排斥后腰位置的向前带球。04-05赛季前阿贾克斯青训主管阿德里安塞塑造了一支类似于95阿贾克斯的整体球队——阿尔克马尔。那支球队的建队哲学同阿贾克斯类似,依靠不停的整体移动制造宽度与纵深,队内缺少顶级的个体,甚至反对后场过人。用他们的观点,推进要看空间而非带球。但时至今日足球已不在一样,越来越多的球队学会了前场压迫,后场推进变得越来越难,一个会摆脱甚至短程推进的后腰可以让后场变得更有弹性。十多年前的荷甲论坛上曾经流行过一个说法,作者将大部分荷甲球员比喻成《笑傲江湖》中华山派的“气宗”,善跑位、战术,而将善于一对一和个人持球的球员比做“剑宗”。相比于四五年前阿贾克斯球员更多是气宗,而如今的这批人慢慢开始有了剑气相互结合的趋势。除了德容范德贝克齐耶赫这些本土青训以外内雷斯包括之前的桑切斯(如果从荷甲层面来说还包括埃因霍温的洛萨诺瓜尔达多莫雷诺等墨西哥外援)这些美洲外援是对球队“剑宗”属性极大的补充。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下)

德容油炸丸子后并没有传球而是带球到中线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下)

內雷斯独闯拜仁禁区


当然,对于这支阿贾克斯来说仍然还有诸多不成熟之处,比如主场对阵拜仁时给予了对方较大的反击空间,这是阵型重心所致,再比如面对热刺的高球防守上出现了比较大的问题。以及射门机会把握的问题,阿贾克斯的三叉戟没有正印中锋且都是左脚,尤其是内雷斯那一侧,从某种程度来说影响了射门选择的多样性。同热刺的比赛里面对热刺中场强大的对抗和跑动能力塔迪奇和范德贝克的作用被弱化,次回合内雷斯受伤更是雪上加霜,后场面对略伦特的高点牵制以及卢卡斯和孙兴民的持续冲击压制桑切斯走后缺少更多高大后场的缺点也被放大,中卫出身的韦尔特曼的上场缓解了二点球和肋部脚下球的问题,但此时阿贾克斯的优势已经只剩下一个球,最后时刻被读秒绝杀也算是阿贾克斯为自己身上还存在的一些问题付出了代价。有些像典型的荷兰式失败,03年的阿贾克斯,05年的埃因霍温和阿尔克马尔,甚至三年前的埃因霍温,前面的劣势靠体力和战术弥补,最后气力耗尽一败涂地,如草木枯萎花瓣凋零,速度快到容不得观者感叹、悲伤。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下)


图为两年前欧联杯决赛后主教练博斯鼓励年轻球员




关于约翰-克鲁伊夫和阿贾克斯


斯人已逝,关于老爷子生前的想法和意图作为外人如今也只能从专栏和自传中的只言片语中揣测。随着阿贾克斯本赛季的成功,网络上已有大量文章介绍了丝绒革命对球队青训和选材的纠正,况且,从时间计算丝绒革命真正的受益者是尚且在青年队中的00后,这批孩子是否能成才尚且还需要时日观察。九年前马丁约尔的球队战绩不佳,老爷子在专栏上抨击阿贾克斯已丢失传统。何为传统?在克鲁伊夫眼中自然是青训和这支球队擅长多年的“阵地战法”。战术之本是球员,无论是他所推崇的阵地战还是其他战术,最终能够在场上兑现的终究是具备相应能力的球员,而球员源自青训与购买,培养球员所需要的外部环境,提供资金所需要的市场,这方方面面决定了博斯曼法案之后荷甲球队难以解开的死结。死结无法解开,一切理想都成了空中楼阁,也就无法从本质上得到掌握权利的会员们的认可。所以就像克鲁伊夫所认为的那样,“克鲁伊夫计划”从来就没有真正执行过。但克鲁伊夫的斗争仍然为阿贾克斯赢得了财富,他反对俱乐部被不懂足球的职业经理人攥在手里,俱乐部管理层的认命不该局限在有利益关系的熟人圈子里,而应该由真正的阿贾克斯人,由那些有阿贾克斯踢球经历的年轻退役球员来掌握。“我特意提到奥维马斯、林球立这几个名字,就是要证明并非所有足球运动员都像有些人想的那么笨”克鲁伊夫如是说到。虽然遇到了诸多困境,诸如技术核心之间的宫斗大戏,比如奥维马斯买人上遇到的困境等等,但最后的结果是好的,管理层进行了自我纠正,并且取得了如今的成绩。自桑切斯之后,齐耶赫、内雷斯、塔迪奇都是奥维马斯很好的引援,而范德萨的贡献是隐形的,但可以看到的是阿贾克斯的经营状况相当健康并且他们开始有钱去买10M以上的球员了。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下)


“我起初的计划就是想让阿贾克斯引领荷兰的潮流,让它成为第一个由体育人管理的体育组织。”——克鲁伊夫

在青训层面,阿贾克斯也已经恢复了在荷甲的霸主地位,八年前的那支荷兰U17青年队首发名单里大部分是费耶诺德的产品,而如今连续两届夺得冠军的荷兰U17队内每场都会有6-8名出自阿贾克斯青训的年轻球员。也许不久的将来我们就可以在欧冠的赛场上看到Gravenberch和Unuvar的身影。写到此处需要表明的是我并非想要在阿贾克斯取得成就过后将功劳归功于克鲁伊夫,毕竟成功是属于所有参与者的,况且约翰的理念是否能够经受住日后可能越来越严峻的考验也还是未知数。但我认为他是对的,足球俱乐部不能等同于公司,他的目的是盈利但最大的消费者是球迷,所以他和米歇尔斯总是说足球需要取悦观众。观赏性与成绩或许无法在每一年每一场比赛里都得到保证,但以客观环境和足球发展的本质为出发点通过自己擅长的方式保证俱乐部良性发展将是可持续性的。记得在2014年世界杯前后,因为克鲁伊夫对荷兰国家队的批评所引发的争议,在一个论坛看到一些网友争论,下面有一位朋友的看法我很认可,他说无论克鲁伊夫还是范加尔他们并没有谁对谁错,后者作为教练看重结果是常理,而克鲁伊夫则是站在“发现足球的秘密”这个角度上,角度不同也就不必分出对错。只是很多时候就像他在自传里说的那样:我并非总能被理解,不过梵高和伦布朗也不被理解,直到人们发现你是天才。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下)



尾声

当阿贾克斯本赛季的欧冠之旅走到尾声时,作为输球的一方他们获得了更多的同情与支持。但是作为阿贾克斯的支持者,深知在如今的大环境下任何一次可能在欧冠更进一步的机会都是来之不易的,所以即便就同很多人讲的一样,阿贾克斯已经超水平发挥了,仍旧无法掩饰心中失落。“美好的明天”对于荷甲球队来说永远都是个遥远而又不确定的话题,俱乐部并不等同于公司,盈利不代表一切,大把的转会费收入并不代表在接下来的投入中我们仍然能够碰到塔迪奇或者德里赫特这样的球员,也不能代表我们能够在接下来的赛季里一定能复制同样的奇迹,更无法代替这些陪伴了我们两三个赛季的孩子带给我们的记忆。他们刚刚长大,就已经到了分别的时候。

这就像是一位称职的父亲送走孩子时,他一定不会首先在意盒子中的钞票。球迷,或者说球队死忠就是这样一个特殊的存在,父亲的比喻或许不恰当,但家人绝对是个很贴切的比喻。比尔香克利说组成球队的三个要素是球员教练和球迷,高层只是负责开支票的,他的比喻或许还不够恰当,因为也有阿布这样喜欢足球的老板,作为阿贾克斯的管理人员范德萨和奥维马斯也是这样的人,这也是克鲁伊夫为什么希望这些体育人来管理足球的原因,因为俱乐部不同于公司,他更像是家庭。所以阿森纳失去范佩西后那段球迷破口大骂的视频在网上爆红,虽然我不喜欢这种视频,但深表理解,没有人希望在家庭中存在背叛。在电影《极度狂热》中有一段话:“在足球术语中忠诚并不像善良勇敢那样是一种道义,而更像是肉瘤或者驼背,是一种你无法甩掉的东西。严格来说婚姻都无法与之相比,你无法抓到任何一个阿森纳球迷到托特纳姆热刺的主场寻求婚外情,而且就算离婚是可能的,再婚也是想都甭想的事。在过去的二十三年里我反复细读婚约想找出一条解脱之路,但什么也没找到,每一次耻辱性的失败都必须忍耐,别无他法。”这样说或许对热刺球迷不太尊重,但道理是一样的。人的情感便是如此奇妙的东西,大部分时候它都停于表面可以替代,而一旦触及精神世界,就变得极度专一,偏执,并且在这些偏执之中包裹着一层对失落结果脆弱的承受力。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下)


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这就好比你遇上了一个很喜欢的人,为它朝思暮想,觉得因为这个人你整个世界都变的明亮了起来,然后造物主把属于那个人的一切全部一个不剩的拿走了。不是偷走,不是抢走,而是拿走,让人觉得那些曾经的故事从来都不是真的。就像几年前得知罗本因伤确定错过同巴塞罗那的欧冠半决赛时我说我的欧冠结束了,朋友是埃因霍温球迷,听后回复我说对他而言欧冠甚至没有开始。当然,这些是作为球迷无法改变的,足球的大环境发展成了如今的样子是最适合它的,那么对于小球会来说接受现实并且抓住每一次机会就是最好的适应方式,对于球迷来说也是如此。在我和那位球迷朋友讨论为何会一直喜欢一支会带给你失落的球队时他回答说:“习惯,就像每天刷牙洗漱,当它变成习惯时你就能平静的接受它所带给你的失落感。”

于是你慢慢发现,人生就是不断相遇不断错过的过程,相信那些明天更美好的道理才是正确的排解方式。但就像村上春树先生说的一样“无论熟知怎样的哲理,也无法消除所爱之人的离去带来的悲哀,怎样的真诚,怎样的坚韧,怎样的柔情,也无以排遣这种悲哀。我们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从这悲哀里挣脱出来并从中领悟新的哲理,而之后,继之而来的悲哀面前,又是那么的软弱无力。”所以,当它是这样的真实存在时,我们不禁会疑惑,或许有些事从未发生过便不会悲伤。有人认为,人类就是这样的存在,他们能够预见悲伤,但依旧愿意前往。但是短暂而飘渺的幸福感和超过预期的期盼破灭后会是如此的痛彻心扉。但很奇怪的是,如这些有关“它”的大前提变成了发自内心的喜欢,并成为一种无形的习惯与状态时。它离开你、带给你痛苦时,你竟更加爱它了。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