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世相 / 正文

假如我那时不自卑,我们早就在一起了

新世相 2019-07-20 17:01:42

假如我那时不自卑,我们早就在一起了




今天我想跟你聊聊年轻人的困惑。


尤其是二三十岁的那一群。


这几天朋友圈有人疑问:平时看起来不如我的同龄人怎么突然就出人头地了?


看了评论区我才知道,有这种困惑的还不止一个。


比如:


你点开庆贺邮件,因为入职 BAT 三周年而欣慰。


刷 instagram 却发现,那个一起参加面试却没能拿到 offer 的女孩,已经从企业五百强做到顶尖律所,还成了自媒体大V开始创业。


你洗完浴缸,因为坐在带阳台、卫生间的主卧里喝下午茶而惬意。


刷朋友圈却发现,四年前那个租在你隔壁4平米小隔断的男孩,省钱供的沈阳开发区那套房子升值了60 万,抵得上你五年工资。


于是,焦虑感跟开闸一样,控制不住。


终极疑问就是——自己也没有混吃等死啊,差距什么时候就拉开这么大了?


今天,我邀请了一位曾经被同龄人远远地甩在后面的人,来跟你讲讲,他怎么突然就不慌了。


他就是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


徐小平这么调侃过他:

“我,北大团委文化部长;

王强,北大艺术团团长;

俞敏洪?

观众。而且是大礼堂某个角落里的站票观众!”


你能想象,在大学里他有多不起眼。


可如今,他是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被称为“留学教父”。


本场活动仅限 1000 人

👇扫描图片二维码,马上报名

假如我那时不自卑,我们早就在一起了





之前我写过一篇文章,说的就是当代生活里,“暴击时刻”无处不在:


想跟邻桌同事一道基层做起,结果人家有个富亲戚;


当年睡你寝室上铺的狐朋狗友,五年后说公司就要 B 轮融资……


这些时刻,会让人突然间意识到:原来我和他之间有这么大的差距。


比较,带来了焦虑。


而俞敏洪第一次察觉自己被同龄人“抛弃”,是上大学的时候。

 

经过三次高考,他被北京大学西语系录取。


当时他对“北京大学”四个字完全没有概念。


第一次进宿舍,他穿着布衣、挑着扁担、背着脸盆和棉被,被舍友以为是来推销的。


第一次去学校食堂,看到同学喝玉米粥,他好奇:玉米粥是农村的猪食,大家怎么吃这个?


俞敏洪唯一会的,是游泳,结果被老师开玩笑说从来没看到一个人狗刨能这么快。


比起这些见识上的缺乏,他最难过的是自己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


有同学会乐器,他什么也不会。


他们全班同学都在写诗。而他写到大三,居然没有一首诗被发表过。


还有个同学,当时写了一本关于自己理想的书:《从自行车到宾利》,而俞敏洪当时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宾利。


因为普通话不标准,他连话都很少说。


大学几年,除了跟宿舍的几个人认识以外,他几乎没跟北大的任何一个人打过交道。


毕业之后,甚至有同班女生叫不出他的名字。


五年里头,身边的同学比赛、玩儿、谈恋爱哪样都不落下。


只有俞敏洪什么也没干。


因为怕自己选不上而丢脸,他没参加过学生活动或竞选学生会干部。


因为怕求爱被拒绝,被嘲笑是想吃天鹅肉的猪,他没谈过恋爱。


他说:“我爱上了我们班所有女生,但是没有一个看得上我。像我这种外表不怎么样,内心有丰富的感情,未来有巨大发展潜力的,女孩一般都看不上。”


最后,想让人高看自己一眼的他,找出了可以发光的点:把成绩搞上去。


于是,他发奋学习。


谁知到了大三,他劳累过度得了肺结核,在医院里躺了一年。




生活里,总需要有这样点醒你的暴击时刻。


这次住院,让他看明白了:“别人的好与坏,关你屁事!”


算了,不比了。


俞敏洪在一次分享时说:“自卑的根源就是总和别人比较,当你意识到'我就是我,我跟别人不一样'的时候,你就不会跟别人比成绩、才能和其他东西。”


在被隔离的一年里,他读了二三百本世界名著,包括文学、历史、地理。另外,背完了一万个单词。


再出来时,看见大家他终于敢开口说话了。


接下来的两年他拼命背单词,大学毕业的时候,词汇量已经是全班第一。有同学来问他,他随口就能跟他们解释每个单词的词义。


同样坚持下去的一件事,就是读书。在知识积累这件事上,他觉得也拿得出手。


他还坚持写东西,也终于在报刊上发表了散文诗歌。


在一些方面慢慢地做到跟别人一样好,甚至比别人更好以后,他终于被大家看见了。


不光被看见,还被选中了。


临毕业时,他选了所有学生都不敢选的系主任的论文题目。


这位老先生的研究很深刻,对论文要求很高:一个俚语错误都不能犯,还要全英文书写。


俞敏洪研究了大半个月的莎士比亚跟西班牙文学,写出 90 页左右的英文论文,拿到了 85 分。


他不光拿到了系主任在 70 年代以后打出的最高分,还有机会留校任教。


毕业一年后,成了北大教师的俞敏洪,终于收获了爱情。


多年以后的分享会上,他说出了唯一的遗憾:“我的大学生活一片空白。究其主要原因,不是因为成绩差,而是我在大学没有谈过恋爱。”


他相信,如果当初没那么自卑,可能会更早遇见爱情跟其他美好的东西。

假如我那时不自卑,我们早就在一起了

图片来源:中信出版集团

拍摄:潘石屹




太多人忍不住拿自己跟同龄人比。


“你已经被同龄人抛弃”这种说法更让人焦虑。


而实际上,这句话在逻辑上站不住脚:它把人生视为一场盲目的你死我活的竞争。


好像不碾压所有人,日子就不值得过。


好像一件事对我们很重要,如果争不过同龄人,这事就不值得做。


其实,只有推翻一定要跟同龄人比较的想法,人才能对自己更有数。


1993年新东方创立时,俞敏洪所在的北大西语系大部分同学都申请出国,只有他被美国大使馆拒签了。


他为了出国联系了接近四年的时间,就是拿不到奖学金,不得不留在北大。


快要当上教授的时候,他从北大辞职了,办自己的培训班。

假如我那时不自卑,我们早就在一起了

图片来源:中信出版集团

90 年代初期俞敏洪在课堂上


一想到要穿着破军大衣,拎着浆糊桶去北大贴培训班小广告,他就很恐惧:那儿都是自己的学生,大家会怎么看自己?


结果,遇见的学生过来说:“俞老师别着急,我来帮你贴。不光帮你贴,我还在这看着,不让别人给它盖上。”


他突然发现,不该假设周围的人全是抱着讽刺、打击、侮辱的眼神在看自己。


于是,他从容多了。 


托免费讲座跟满大街电线杆上小广告的福,学生多了,新东方能挣钱了。


1995年,他从美国拉回来了大学同学王强和徐小平一起创业。


再往后,新东方培训班变成新东方集团,在美国上市。

假如我那时不自卑,我们早就在一起了

图片来源:中信出版集团

2006年9月7日,新东方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

成为中国大陆在美国上市的第一家教育机构


当俞敏洪走在普林斯顿的大街上,总有中国学生走过来崇拜地问:“你是不是俞老师?”


他身上延续了整整十年的自卑,慢慢消失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曾经害怕被同龄人抛弃的俞敏洪,如今更愿意贴近年轻人。


录真人秀时对着镜头唱歌,直播自己吃饭、跑步,跟年轻粉丝互动。

假如我那时不自卑,我们早就在一起了

图片来源:中信出版集团

拍摄:潘石屹


作为投资人,他承认,不管自己有多少资源,已经没有了年轻人的脑袋跟做事的敏感力。


每年看大量的商业计划书,会看到很多年轻人各种成熟不成熟的梦想。


就像20多年前他从北大辞职,满大街贴广告宣传自己的新东方。


当时谁也不知道,它在十年后会发展成什么样。


在他看来,年轻人是真的很有希望感,而且人生没什么标准答案。


大家与其焦虑是不是已经被同龄人抛弃,不如摆正自己的节奏,弄清楚自己该过怎样的人生。


这一次,我把俞敏洪请来“新世相读书会Live”第 14的现场,跟你好好聊聊如何从害怕被同龄人抛弃,到突然不慌张这码事。


7 月 26 日,我和俞敏洪在西安等你来。


👇点击阅读原文,马上报名参加(本次活动在西安举行)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