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腾讯大家 / 正文

学伴争议:又一场无益的喧嚣

腾讯大家 2019-07-20 18:03:03

一周以来,由于“学伴”项目,山东大学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这场争议的起因似乎是,有人在社交媒体上指责山东大学的“学伴”项目是“三个中国女学生陪一个外国男留学生”,甚至是学校“强迫”女生陪男留学生,并配了一张并不是拍自山东大学的照片

学伴争议:又一场无益的喧嚣爆料贴中的照片属于“与内容无关”的图,但还是被广泛认为是现场图

这一指责,部分是由于深具画面感,部分是由于契合民众对资源分配不公平,特别是教育资源分配有所倾斜的焦虑,飞速地在网络上流传开来。

再加上山东大学(显然是由行政机构主导的)危机反应显得比较笨拙、措手不及前倨而后恭,所以,最初几天的网络舆论主流几乎呈现为一边倒的对山东大学的指责和嘲讽

学伴争议:又一场无益的喧嚣大学一方的发声

但两三天后,另一种声音逐渐浮现出来。比较有代表的例子有两个。

李思磐写了《山东大学“学伴”事件:一场当代叫魂》,她认为此事基本上是一些自媒体用信息误导、歪曲的方式,迎合社交媒体上对留学生不满、种族歧视、性别歧视等方面的心态,导致的垃圾信息的病毒式传播。

“北大飞”写了《别再拿留学生说事造谣忽悠了!》《到底有多少来华留学生拿了奖学金?》,澄清了很多事实信息,如留学生奖学金的覆盖面并不高、说留学生经费超过中国基础教育经费更是无稽之谈等。

尽管如此,舆论并未出现以往常见的反转

据笔者观察,直到7月18日,网上舆论依然以批评和讽刺山东大学为主。这起事件由于结合了“大学”与“外国留学生”两个元素,所以既能引起民族主义者、有排外心理者的愤恨,也令很多长期抨击大学权力化、社会不公的人感到不满(当然这两个群体也有一定的交集),从而在网络上形成了一种压倒性的多数。

不过,在这场网络狂潮中,也存在着作为牺牲者的沉默少数主要是山东大学的学生,尤其是女生她们在网络上被污名化、被谩骂,既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也遭受了现实中的窥视和骚扰。

学伴争议:又一场无益的喧嚣vice(异视异色)曾站在大学女生的角度发声

虽然山东大学的女生在网络上遭到了很多人的肆意侮辱,但绝大多数严肃媒体在评论中都公允地承认,尽管“学伴”项目可能存在一些问题,山东大学在描述该项目的语句中也犯了一些错误,但这不大可能是一些人臆想的那种“三陪”服务

这首先是因为山东大学的一些“学伴”项目参与者解释了情况,进行了澄清。其次,一些大学生在网络上详实陈述了自己遭受的侮辱及其造成的心理伤害,这种真挚的表达显然不是装出来的,赢得了一定的同情。更何况,大学里“男女之防”早已不是那么严格,倘若留学生要和中国大学生发展亲密关系,有很多途径,何须一定走在学校备案的“学伴”的途径呢?所以把“学伴”描述为某种龌龊的关系,在情理上也说不通。

当然有人会问:“你能确保绝对没有我们想的那种情况吗?”这个不要说我,即使山东大学的学生也不能百分之百地确保。但是,如果你不愿看到山东大学留学生中黑人占比很少的事实,执意要把留学生都想象成黑人,如果你不愿看到“学伴”和留学生里都有男有女的事实,执意要想象“三名女生陪一个男留学生”,当你执行如此低的证明标准,轻信谣言时,有何权利要求我遵守很高的证明标准呢?

对于逻辑上小概率的事件,如果没有确凿证据就不要相信也不要传谣,而不是把臆测当真相,反而要求对方承担证明这种猜测不存在的义务,这应该是一项基本常识。

学伴争议:又一场无益的喧嚣

也许有人会说:“可能‘学伴’的情况确实不是我们想的那样,但我们反对给留学生特殊待遇总没错吧?”或许没错,但问题在于,无论我们试图论证什么道理,我们都该确保论据为真,如果论据不真,那么即使你试图论述的道理是对的,你的这种不严谨的论述方式,也会影响你论述的效果。不可否认,一些大学的确存在着在住宿条件等方面优待留学生的现象,留学生招生也可能存在过度扩招和把关不严的问题,但我们完全可以在不妖魔化“学伴”项目、不侮辱女大学生的基础上讨论这些问题。可惜的是,愿意这么做的人并不多,很多人选择了廉价地在网络上分享恶趣味图片,宣泄恶意。除了使大学女生遭受更多的网络暴力外,这样做并没有多少别的好处。

同时,单就留学生待遇而言,也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一些人指责留学生享受“超国民待遇”,一些人将这与中国近代史上的租界、驻韩及驻日美军的特殊待遇作为比照。但我们也许要注意,这样的比喻也许带有一定的轻率性、不合理性。在那两个例子里,外国人的特殊待遇都是以法律和制度的方式规定下来的,所以当你把他们当作一个整体来指责时,这是符合事实、没有问题的。但今天的中国并没有给外国人设定这样的特殊制度。按照规定,警察在执法时必须一视同仁,学校不能偏袒留学生,所以在发生偏袒的情况时,我们应该指责相关的责任人并要求改正(因为是他们没有严格执法和执行规定),即使指责外国人,也应该指责具体的外国人,而不宜整体性地指责留学生或外国人,因为这对那些没有受到优待、安分守己的留学生或外国人是不公平的。

不可否认,部分留学生享受优待的现象确实存在,也不公平,需要纠正,公民有权行使这样的监督权,但这种监督权应当以“合法”的方式行使,不可捏造事实、侮辱他人名誉,也不可宣扬种族主义,而且这种监督权应当以“合度”的方式行使,不宜夸大其词,轻率地对某个群体的整体进行攻击。

同时,我们也应注意,我们看到的究竟是留学生待遇问题,还是整体的教育不公问题的一部分。留学生里也许确实存在着一些来自外国的“高衙内”,对在真正意义上提高中国大学的国际化毫无帮助,但同样的教育机会按家庭权势而非学生素质分配的问题,是不是在国内学生之间也存在?部分大学也许存在着给学生派任务,规定他们必须去帮助外国留学生的情况,但这是不是大学行政化、权力主导化整体病症的一个反映,和那种导师控制、苛待学生的情况有没有相似之处?如果的确存在盲目扩招的话,多招的留学生也许的确挤占了一定的教育资源,但教育资源分配不公是不是一个普遍问题,是不是有一些多占资源的国内既得利益者,在一边指责留学生一边对国内公平问题保持沉默?这些问题也都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至少短期来看,我悲观地判断,“学伴”争议会成为又一场无益的喧嚣。这是因为,上文中提到的这些显得有些枯燥但其实真正重要、也需要深入细致辨析的问题,并不会得到很多人关注,只有那种“三个中国女生陪伴一个黑人留学生”的画面,那种简单粗暴的画面,才能牵动大多数人的神经,引出他们的口水,把他们团结在一起。而这样的公共讨论既没有什么质量,也不会引致什么好的结果。

这或许也是此时此地进行的很多公共讨论的宿命。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