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乎精选 / 正文

保护那些仅有几只的濒危物种还有什么意义吗?

知乎精选 2019-07-27 21:32:08

有。

因为很多动物就是这样从灭绝边缘给救回来的。

朱鹮:从 1981 年 7 只增加至 2019 年 3000 余只

朱鹮作为曾今世界上最濒危的鸟类之一想必很多人都有所耳闻,它本是亚洲东北部森林和农田里常见的鸟类,以捕食湿地沼泽里的小鱼小虾为生,但由于栖息地的不断被开垦破坏以及农药的滥用使得它们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相继在俄罗斯、朝鲜、日本及中国境内消失。

直到 1981 年 5 月我国的科考人员在陕西洋县姚家沟发现了全世界仅存的 7 只朱鹮,此时它们正处在育雏期,其中两对成鸟,三只雏鸟。这一重大发现重新燃起了科考人员复兴朱鹮种群的希望,为防雏鸟掉落以及蛇类、鼬科动物等天敌上树猎食等意外,这 7 只朱鹮所在的巢树随即就被全方位 24 小时严格监护。

保护那些仅有几只的濒危物种还有什么意义吗?

此外科考人员尽可能扩大以巢树为中心周边的保护范围,在这一范围内的非相关人类活动均被严格限制,当地农民由此造成的损失均由国家负责赔偿。不幸掉落巢穴的雏鸟也会被送回去人工饲养繁殖,之后再放飞野外,在随后的几年里当地朱鹮种群数量在逐年递增。到 2005 年第一个朱鹮保护区在当地成立,到 2008 年全世界朱鹮数量达到 200 只,到 2014 年全世界朱鹮增加到 2000 多只,最新数据到 2019 年,全世界朱鹮已经增加到 3000 多只。可以说如今的这 3000 多只朱鹮均是当初陕西洋县那 7 只的后代。从 7 只到 3000 余只,我们整整用了将近 40 年的时间。

保护那些仅有几只的濒危物种还有什么意义吗?

鸮(xiāo)鹦鹉:从 1995 年约 50 只增加到 2019 年 150 多只

鸮鹦鹉是世界上最珍稀,也是唯一一种不会飞的鹦鹉。它的进化本来完美适应了当地环境,因为它所生活的新西兰自白垩纪以来就是一片孤岛,除了蝙蝠外没有其它哺乳动物,因此这里也成了鸟类的天堂,体型硕大的鸮鹦鹉几乎没有其它威胁者,只需悠哉地在陆地上寻找植物、果实,然后安心地繁衍生息。但随着毛利人和欧洲人先后登入新西兰,鸮鹦鹉便败给了人类社会的规则,其生存形势每况愈下。特别是 19 世纪欧洲人登陆后,大势开垦新西兰的原始森林将其开辟为绵羊牧场,仅不到 100 年的时间当地高达 80%的森林覆盖率降低到了 23%。一方面它们的栖息地被大大压缩,另一面它们不惧怕人类的特性使得它们很容易被人捕捉,更为严峻的是伴随着人类一起登陆的那些猫、白釉、家鼠、等哺乳动物。流浪猫是鸟类最大的天敌之一,家鼠白釉会捕杀偷吃雏鸟和鸟蛋,鸮鹦鹉在这些凶狠的猎手前几乎毫无招架之力,加之缓慢的繁殖周期,种群数量越来越少。

保护那些仅有几只的濒危物种还有什么意义吗?

由于本岛到处都是流浪猫、白釉、老鼠等这些杀手,1891 年新西兰政府将峡湾区内的雷索卢申岛定为自然保护区并将剩余的鸮鹦鹉尽数捕捉然后统一转移到新岛进行易地保护。被转移的鸮鹦鹉在新岛过了六年的安稳日子,种群数量有所增长,但后来有几只白鼬游过海峡并成功登陆新岛,在随后的六年时间里鸮鹦鹉再一次被白釉险些赶紧杀绝。无奈少数的幸存者又被转移到另一处新岛保护,然而此处又有流浪猫出没。

直到 20 世纪末期,新西兰政府全力清除选中的四个岛屿上的流浪猫和白釉等哺乳动物,然后将残存的鸮鹦鹉送至这几个岛屿上。和朱鹮一样,这些为数不多的鸮鹦鹉肩负者种群复兴的希望,如今它们虽然生活在自然中,但无论饮食起居全部受到人类的优待及监控,不过由于它们繁殖过于缓慢,雄性要到 5 岁才开始求偶,雌性要 10 岁左右才会发情因此如今鸮鹦鹉的种群数量依旧很少,从 1995 年约 50 只到 2016 年增加到 123 只,到 2019 年增加到 150 多只。鸮鹦鹉的保护级别如今还处在极危,保护之路依旧漫长。

保护那些仅有几只的濒危物种还有什么意义吗?

短尾信天翁:从 1949 年 50 只增加至 2009 年约 3000 只

短尾信天翁属于海鸟,它全身的羽毛主要呈雪白的颜色,头顶、枕部和后颈则呈柔和的黄色,只有最长的肩羽、翅尖和尾羽的端部是黑褐色的。人类看上了它这身雪白的羽毛,于是疯狂地捕杀它们,加之短尾信天翁所居住的岛屿遭受了两次大规模火山爆发,岩浆吞噬了大部分的巢穴。到上世纪 40 年代,短尾信天翁的种群数量一度凋零到了 50 只。后来动物保护学家为信天翁在岛上种草改善鸟岛上的植被和环境,还开始计划帮助它们移居到其它地区等一系列保护措施。1982 左右短尾信天翁的种群数量慢慢有所恢复,人们在世界上的其它地方包括中国都观察到了短尾信天翁。

保护那些仅有几只的濒危物种还有什么意义吗?

进入 21 世纪初,短尾信天翁又因为一种叫“延绳钓”的捕鱼方法受到牵连。这种钓鱼线不但长,且上面带有成千上万安着诱饵的钩子用于诱捕鱼类,而海燕、短尾信天翁等这些海鸟类常因为被鱼群吸引误入罗网却无法挣脱开最终葬生大海。后来包括日本、加拿大在内的一些国家相继出台法律,捕鱼用的渔网需要经过改造以防止海鸟被鱼钩钩住。此外人们还建立保护区,并用诱饵将部分短尾信天翁吸引到鸟岛上的其他地方筑巢繁殖。从 1949 年约 50 只的种群规模,到 2009 年世界上的短尾信天翁的种群数量恢复到了将近 3000 只。

麋鹿:从 1900 年 18 头(海外)恢复到 2018 年约 1200 只(中国野外)

说起麋鹿,它曾是出入神话小说的“四不像”,是中国特有的动物。因为气候变化和人类的原因,很早就在野外灭绝,倒是在历朝历代的皇家狩猎场延续了麋鹿一代又一代的基因,直到清朝末期,因为永定河发大水冲毁了狩猎场的一处围墙,生活在里面的部分麋鹿群逃了出去,但在那个水深火热的年代,民众自己的生活都难以为继,出逃的麋鹿基本都被附近饥饿的村名杀掉吃掉,而那些没有出逃的麋鹿又碰上八国联军攻占北京城最后全部死在了枪声炮弹之中,从此中国境内的麋鹿彻底灭绝。

然而,此前欧洲人曾通过贿赂等各种手段将一部分麋鹿偷运出中国卖给了自己国家的动物园,因此部分麋鹿的血脉就这样流落海外。1898 年,热爱动物的贝德福德第 11 任公爵 Herbrand 花重金从欧洲各地的动物园中买来全部麋鹿,总计 18 头。公爵将这些麋鹿全部安置在自家的乌邦寺庄园,这些仅存的 18 头麋鹿还有 11 头能够繁殖。此后,一战、二战接连爆发,麋鹿群就这样在动荡的年代从最初的 18 头增加至一战时期的 80 余头,再到二战时期的 200 余头。幸运的是这些麋鹿群虽然是通过近亲繁殖壮大的,但好在遗传缺陷的问题并不突出。

保护那些仅有几只的濒危物种还有什么意义吗?

到上世纪 80 年代,最早的一批麋鹿被重新引入中国,首批一共引进了 5 头公鹿和 15 头母鹿,这些麋鹿全部被送往曾经的皇家狩猎场遗址,也就是现在的南海子麋鹿苑。1986 年,又有 39 头麋鹿被分批次从英国引入到了设立在江苏大丰的麋鹿自然保护区内。到 2018 年该保护区内麋鹿种群数量超过 4500 只,但这些并不全部都是野化种群。

为实现麋鹿回归自然,1991 年湖北省政府批准成立石首麋鹿自然保护区,此外又多批次将部分麋鹿转移到此保护区,在此地的麋鹿群的生存与壮大几乎完全依靠自力更生,这对麋鹿种群真正回归野外具有重大意义。欣喜的是它们挺过了重重艰难,甚至挺过了 1998 年夏季那场特大洪水。到 2018 年估计中国野外麋鹿种群约 1200 只,至此麋鹿经历了在中国从有到无,再到流落海外又到重新归家的坎坷历程,这些上古神兽终于又能重新漫步在神州大地上。

保护那些仅有几只的濒危物种还有什么意义吗?

黑足鼬:从 1987 年 18 只恢复到 2013 年 1200 只(野外)

黑足鼬的种群凋零也和人类干系重大。作为北美地区唯一的鼬类,黑足鼬曾广泛分布在北美洲大草原上,并以草原犬鼠为食,对北美草原生态具有重大意义。20 世纪由于当地草原开发,牧场主为了消灭草原犬鼠投放了大量的毒饵,这导致以草原犬鼠为食物来源的黑足鼬受到无辜牵连,加之栖息的缩小和疫病的爆发使得黑足鼬种群在野外几乎绝迹,人们一度以为它们已经灭绝。

保护那些仅有几只的濒危物种还有什么意义吗?

直到 1981 年人们又在美国怀俄明州重新发现了大约 100 只黑足鼬,然而第二年疫病再次爆发,疫病之后黑足鼬的种群数量仅剩下 18 只,这个种群的一只脚已经跨入了灭绝的门槛。人类只好将剩余的黑足鼬全部捕捉,开展人工圈养繁殖计划。到 2017 年黑足鼬的人工种群数量达到 8500 只,但是黑足鼬在自然界中处于食物链的中间位置,人工饲养的种群在放归自然前还需要进行野化训练,否则它们将不知如何应对野外的天敌,因此到 2013 年黑足鼬的野外种群也才 1200 多只,但至少我们看到了它们重回自然的希望。

保护那些仅有几只的濒危物种还有什么意义吗?

座头鲸:从 1966 年 5000 头增加至 2018 年 84000 头

单看 1966 年 5000 头座头鲸的数据似乎比前面提到的很多物种数量多多了,然而只要知道在此前的半个世纪里已经有超过 20 万头的座头鲸被人类捕杀,再回过头来看这组数据就会觉得多么触目惊心, 无节制的商业捕鲸将座头鲸的种群数量打压至濒临灭绝。

保护那些仅有几只的濒危物种还有什么意义吗?

好在人类及时醒悟,这剩余的 5000 千头座头鲸要是继续这样遭受捕杀这个物种真的要从大洋中除名了。于是,1964 年国际捕鲸委员会成立,致力于禁止商业捕杀座头鲸。座头鲸遨游在茫茫大海之中,种群的恢复只能靠它们自己。虽然它们的繁殖速度不快,但人类一停止捕杀它们在自然界中没有天敌的优势就立刻凸显出来,随后几十年的时间里它们的种群数量呈可喜势态上升,从 1966 年的 5000 头增加到了 2015 年的 80000 头,到 2018 年数量已经达到了 84000 头,如今它们的保护等级已经降为无危。

此外还有,

隐鹮:从 1975 年 15 只增加至 2008 年 1600 只

保护那些仅有几只的濒危物种还有什么意义吗?

加州神鹰:从 1987 年 27 只增加至 2014 年 425 只

保护那些仅有几只的濒危物种还有什么意义吗?

欧洲野牛:从 1927 年不足 50 头增加到 2004 年 3200 头

保护那些仅有几只的濒危物种还有什么意义吗?

普氏野马:从 1959 年 12 头增加至 1998 年 1500 头

保护那些仅有几只的濒危物种还有什么意义吗?

.....

当然还有很多救不回来的,

北美旅鸽:曾经数量高达 50 亿只,被人类吃到灭绝,亡羊补牢想展开保护时已经无力回天。

保护那些仅有几只的濒危物种还有什么意义吗?

保护那些仅有几只的濒危物种还有什么意义吗?

圆顶毛里求斯巨龟:因为肉质鲜美,被人类吃到灭绝,现在毛里求斯的巨龟实际是从塞舌尔引入的亚达伯拉象龟。

保护那些仅有几只的濒危物种还有什么意义吗?

恐鸟:体型高达 3 米多的巨鸟,因为栖息地被破坏加上人类的口腹之欲最终走向灭绝。

保护那些仅有几只的濒危物种还有什么意义吗?

大海雀:人类追求它们的羽毛和肉质,最终被吃到灭绝。

保护那些仅有几只的濒危物种还有什么意义吗?

渡渡鸟:由于人类的猎杀以及人类带来的物种入侵导致数量极度锐减,还没开始保护就灭绝了。

保护那些仅有几只的濒危物种还有什么意义吗?

....

上面提到的这些动物,其种群数量的凋零几乎都和人类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虽然生物的灭绝在演化史上是很常见的,但因人类影响导致物种消亡的速度早已远远超越了物种自然灭绝的模式。而每一个物种都在自然界中扮演着独特的生态位,任何物种的消亡都会导致其所在的生态环境更加脆弱。

虽然很多物种在人类的努力下绝境逢生从灭绝边缘被救了回来,但越少的种群数量就意味着基因多样性越单一,这不利于它们未来面对疫病等潜在生存挑战。因此保护那些仅有的几只濒危物种不但意义重大,更是我们人类应承担的责任,但最好的保护其实是不要让它们有机会沦落到那一天。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