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虎扑美洲杯 / 正文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上)

虎扑美洲杯 2019-07-31 00:30:17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上)

没有数据

返回首页
红白往事

宽度、压迫、伪九号、支点中锋、后场出球、三角传递,这些词汇在很多关于战术的文章里都很常见,尤其是介绍关于巴塞罗那或者阿贾克斯这类强调进攻的球队时就像哲学术语一般流行。对于荷兰、阿贾克斯来说足球进攻战术的发展也是对包括上述元素普适化的不断开发,对其战术细节的近一步完善。

为何会出现这些元素?究其根本是足球的特性所致。不同于篮球,足球要用脚控制,太难了,球场有一百米长五十米宽,太大了。很少见有哪个球员会轻易把球从本方禁区里带过中线,如果对方防守落位没有问题,能带球超过十米都属不易。所以足球会有通过中场的概念,也会有如何进入对方防守三区的难题。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上)


自由人和伪九号通过大范围接应和持球直接解决推进问题,边锋占据宽度利用球场尺寸带给对方球员的落位时间差间接解决推进问题,支点中锋倚靠对面中卫配合后插上的队友,简化向前传球的难度也能充分制造肋部空间。防守上也是同样道理,有组织的压迫可以限制对方的推进,有体格的防守强点可以限制对方的进攻强点。

有人疑惑,为什么后卫要压的靠前,为什么不在门前摆大巴稳固防守?因为运动员不是超人,不会瞬间移动迅速回防堵门,在前场开始抢,整体阵型前压让防守阵型更加紧凑,这是本能选择。但这么踢风险自然也大,如果对面前锋是博尔特怎么办?那就还需要一个高大强壮同时还能跑的后卫兜底。

如果选择了阵型后置,防守反击,那就要有能力迅速展开阵型,迅速在前场要么建立个人优势要么建立小组优势,问题又回到了推进的问题上,这么看反击和控制压迫流的战术也就从来都不是完全对立。过去阿贾克斯的成功无非是抓住了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点,拥有了关键球员。推崇这种战术的克鲁伊夫本人就是顶级的伪九号,在人盯人防守的时代他回撤辅助推进并让对面无人可盯。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上)


但世界杯决赛他遇上了福格茨,这人是边后卫,但他恰巧出现在了克鲁伊夫的活动热区,那支荷兰缺少力量与脚下兼备的大中锋建立禁区内的优势,这时大部分球员脚下的不足以利用狭窄空间的缺点就暴露了出来。同样,防守上那个有身高力量同时还能跑的后卫是胡尔绍夫,有他兜底阿贾克斯是欧冠三冠王,世界杯他重伤,主教练米歇尔斯用中场阿里汉和边后卫里杰斯贝根保住了运动能力和在相对的出球精度,却失去了中卫本该有的个体素质跟意识。

直到1988年荷兰获得了队史唯一一个大赛冠军,但别忘了在同德国的下半场比赛里出球后卫科曼坐镇中圈,在他身后的里杰卡尔德是力量和速度兼备的混血后卫,前场的古利特和范巴斯滕身材高大,前者有速度能拉边,后者有技术是反击中和阵地战中的支点,这时候在加上街球大师范恩博格的点缀便创造了历史。这三人当中,里杰卡尔德和范巴斯滕都是前一年(1987年)优胜者杯冠军阿贾克斯的中流砥柱。随后“三剑客”来到意甲球会AC米兰辅佐区域防守大师萨基完成欧冠卫冕那已是后话。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上)

图为克鲁伊夫和胡尔绍夫共同捧起欧洲冠军杯

1994-95赛季,阿贾克斯成为了欧冠改制后首支问鼎欧冠的荷甲球队。从战术的角度来说,在区域防守已经逐渐流行回传规则做出修改后的大环境下,平行442成为主流,高强度的防守和大量直接的中长距离纵向传递,斜传是那时的主旋律。

而当时的阿贾克斯主帅路易斯-范加尔大胆的采用343菱形中场,依靠边锋和边前卫轮流拉开宽度,从后场到前场依靠多个三角形单元间的地面传递完成build up。于此同时在禁区附近,克鲁伊维特和卡奴依靠着出众的背身能力将大量的纵向球停下来结合转身和做球技巧配合后插上的德波尔戴维斯利特马宁等人完成肋部传切。那支被称为青年近卫军的阿贾克斯依靠身高力量结合扎实的脚下以及无球跑动完成了当时非常超前的足球形态,并且最终收获了当季欧洲冠军联赛的冠军。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上)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上)

图为94-95赛季欧冠小组赛阿贾克斯2-0AC米兰的比赛时克鲁伊维特和罗纳德德波尔间的配合进球

时过境迁,2008-09赛季,瓜迪奥拉指掌的巴塞罗那队正试图依靠大量的短距离纵横向结合的连续传切将肋部的配合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而彼时的阿贾克斯教练则是范巴斯滕。有人说,范巴斯滕的执教思路是意大利化的。

单就我看过他执教阿贾克斯时期的个别场次来讲,确实同90年代的主旋律有些许相似,同后来的球队比起来,他的球队更加快速直接,大量的纵向球和斜传构成了推进,速度快,失误也相应多了不少。那个赛季巴斯滕并没能带完,由于成绩的问题最终在季末前倒数第二轮就被解雇。随后的09-10赛季马丁约尔取尔代之,球队来到了第二名,同特温特一分之差。

10-11赛季,马丁约尔的球队在欧冠的第二轮里便同那年的意甲冠军AC米兰打成了1-1,但随后联赛里连续的丢分,欧冠又输给了欧塞尔,在0-4皇马后马丁约尔被推到风口浪尖。阿贾克斯的旗帜性人物克鲁伊夫在专栏里批评球队已丢失传统,这在荷兰国内引发轩然大波,时任主教练约尔下课,弗兰克德波尔接任,管理层也跟着改朝换代,这在当时被称为丝绒革命。

弗兰克-德波尔的困局

相比较而言,马丁约尔时期的阿贾克斯尚且拥有当家球星苏亚雷斯,左侧则是“摇摆人”艾玛努埃尔森,推进同终结更依赖于个人的持球向前,以整体的移动接应引导传球做的一般,在身后球防守和整体的压迫上也尚且不够成熟。

而弗兰克德波尔执教后的阿贾克斯在这两点上有了不小的提高,换而言之,德波尔的球队更像是09年之后的球队了,作为范加尔的门徒德波尔看中宽度的同时并没有忽视接应的重要性,无球的球员以持球者为轴做出跑位接应,与之前相比,他的球队很多传跑更像是在持球传球的队员接球时传球未发生前,甚至接球前就已经形成了,球队展示出了更好的流动性和紧凑感,从而也获得了更好的控制力。

在2011-12赛季他们仅仅因为净胜球在冠军联赛小组赛被淘汰,而随后的欧联杯里和曼联一胜一负进球少被淘汰。2012-2013赛季欧冠,阿贾克斯同皇马多特曼城分进了死亡之组,当届四强里有两个都在这组,另一个还是去年的英超冠军。即便如此,阿贾克斯还是从曼城身上带走了4分。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上)


随后的13-14赛季,埃里克森在赛季初便离开,虽然球队任然险些从小组突围,但比赛运转的情况上已与之前有了下滑,再之后的两个赛季,弗兰克德波尔魔力不在,尤其是15-16赛季他们深陷泥沼之中,欧联杯小组赛仅仅1胜4平1负,尤其是同费内巴切的两回合比赛里,阿贾克斯在进攻上遭遇到了很大的困难。

对于阿贾克斯在进攻上存在的问题,名宿约翰-克鲁伊夫在专栏上不止一次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阿贾克斯一次的进攻中有太多的横传和回传,这么做的目的或许是为了争取更多无球队员到位的时间,但同时这也帮助防守方有更充足的时间组织自己的防守阵型,问题的关键是在于利用对手立足未稳时的混乱。

“我们在巴塞罗那发明了各种训练方法。这里有一个可以很容易地用于指导青年队。在球门区和罚球区的线之间传一个小球,有三个队,三个队有不同颜色的球员。”“其中一支球队必须从另外两支球队中取胜。有球的球队必须尽可能快速有效地传球。一旦必须赢球的球队赢了,他们就会和其他球队一起比赛,以防止第三支球队赢回来。在这个训练中,在一个小而动态的空间里,总是会有混乱,球员学会思考和行动迅速。”—— ——克鲁伊夫

并且,他还以防守为例说明球员技术在进攻中的重要性:“空间越小,所需的技术能力就越强。尤其是传球和接球。”“当你看防守时,你可以比较梅西和罗纳尔多。梅西只需用半米来运球和射门。罗纳尔多需要一米才能做到这一点。防守者的诀窍是设法进入这一米的空间。这样你就可以防守空间,而不是防守球员。我想说的是,球员需要意识到如何处理空间和位置。”

控球好的球队,如巴萨,不仅有梅西这样的突击高手,还有哈维和伊涅斯塔,不仅会传球,更会接球,尤其是后者能在包围的人堆里停球摆脱也能在前场带球让对面的人堆形同虚设,这也就有了制造混乱和利用混乱的资本。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上)


在阿贾克斯,之前的埃里克森是不错的球员,虽然他不似伊涅斯塔,但他的确具备一定的接球和传球的能力。这就意味着,当德波尔的球队把球传向边路又无法继续向前时他们可以把球横敲给埃里克森,面对对面布好的局埃里克森可以在困局中接球,拿球,再分球。埃里克森之后的克拉森是不错的跑位手和短球组织者,同时还能收割,但在困局里接球破局的能力有所欠缺,需要发力的传球准确性也差着火号。而在他身边的塞雷罗灵巧但技术上似乎没有突出,巴佐尔球感和柔韧性尚可但传接球的稳定性问题不小,辛克拉芬或许是正确的引援方向,但他本该来的更早,来后又受了伤。

中间的不理想,旁边的和前头的也多多少少不理想,苏莱曼尼没打出来,而奥兹比利兹和博里赫特似乎能力上就欠缺很多,费舍尔或许是不错的球员,却也遭到伤病困扰,再之后的基什纳出道前就已遭受重伤,加齐和客串边锋的舍内脚下或许不错,但后者的速度和前者的身材特征也导致他们在一对一过后能做的事十分有限。而在前头的选择上霍森或许算是一个缩影,他高大,而且脚下足矣拉边,但却缺少背身的力量也没有转身后的速度,力量,脚下,运动能力,这三者似乎始终没人能得以统一。

所以,那时候的阿贾克斯更像是有力使不出,时常占据着控球的优势却只能在外围横向的倒脚,占据着宽度球到了边路却只能横传与回传,打米兰的时候想提速,却发现哪怕边后卫也跟着倾巢而出最终的选择还是传中,打费内巴切的时候想化繁为简,却发现长传有想法而无合适的力道和准头。当年大半夜跑去网吧看直播,听解说拿克拉森的斜传吐槽荷兰青训,我想辩解说克拉森或许没那么差,但这样难度的传球要发力要弧度要有准头,这样的脚法也的确非他所长。

所以,如果我们把比赛运转过程比做协同发力的过程,当球队想要提速的时候能够保证球到脚下不会降速的球员,或者当球队想放慢节奏能够拿球等着队友跑上来的球员便是发力点。侠义上来讲,锋线上能够背身接球的支点是发力点,广义上来说能持球推进或者在包夹下停球摆脱的球员也是。那会儿的阿贾克斯的力,缺少一个发力点。

再说防守,德波尔时期的压迫看重封堵线路,代表作是2013-14赛季对巴萨的欧冠,那场球阿贾克斯靠大量的跑动和对巴萨横传回传线路的封堵赢得了不少反击的机会结合布林德的分球也打出了难得的反击速率。但在低位防守上奥德维尔德走后无论莫伊桑德还是韦尔特曼都不像是能够迅速收割球权争夺一点的防守强点。

对防守阵型上老爷子也有吐槽,他认为德波尔不应该采用“一点向前”(一个前腰两个后腰的正三角站位)的中场站位,采用这种站位也就是采用了10号,也意味着当对方反击时阿贾克斯将会只有两个中场参与防守(因为10号的位置会比较靠前而两个后腰必须支援他从而变成中前卫),而如果采用“一点向后”(倒三角站位)的站位防守的中场就会变成三个,这也就意味着阿贾克斯必须要有够好的6号拖后。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上)


所谓阿贾克斯的6号和巴萨的4号位类似,在荷兰人的号码习惯里4号是中卫,6号是中场,克鲁伊夫执教阿贾克斯时采用343,一个4号中卫被推上去也就有了今天的4号位。笼统的讲是这样。在巴萨,4号是瓜迪奥拉和布斯克茨,在阿贾克斯是95赛季的里杰卡尔德,里杰卡尔德执教巴萨的时候这个位置变成了科库。但实际上,德波尔执教阿贾克斯的大部分时间里也有这样的位置,相对最成功的应该是由后卫改造而来的布林德,而在失去布林德后阿贾克斯尝试过中卫出身的维尔赫弗,后者上抢出色,如对大巴黎,但脚法仍是中卫水平。

15-16赛季初也曾尝试过巴佐尔辛克拉芬古代尔耶,但这几位防守都或多或少存在问题,比如同维也纳的资格赛巴佐尔和辛克拉芬解围不利就造成丢球,而古代尔耶虽然也是拖后接球的那个,但他接球的技术放到后场尚且存在瑕疵面对压迫下的摆脱和出球成功率有限,对防守,古代尔耶的回防速度和跑动经常被诟病,身高不错但却很少见他落回防线帮助后卫。

球员职责的混乱,对其特点运用的程度存在争议,也就有了6号与10号的站位之辩。但有个更复杂的问题老爷子没有在专栏里展开,现代足球的环境里球员的跑动能力越来越强,强队在进攻时会派出6-8名球员参与进攻,而相对的防守方就需要更多的人参与防守,所以,即便理想中的三个人也不足以覆盖宽度与纵深。对于“一点向前”的球队来说,防守时会变成4231,而不是4213,对于“一点向后”的球队来说防守时会变成4141,而不是4123。

同样道理,守转向攻时原本压缩的阵型由于推进的困难可能需要边路球员的回撤接应。比如荷兰同保加利亚的比赛,形式上的4213,两个后腰却不能很好的保护防线,推进时边路又被迫回撤,球队被殴成了4231却没有4231该有的厚度。而如果使用4123,缺少进攻中场不但会造成中锋的孤立无援,单后腰脆弱的身侧可能被对手充分利用。带着这样的矛盾,弗兰克德波尔下课,阿贾克斯迎来了下一个时代。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上)

图为”一点向后“的中场站位图(13-14赛季欧冠小组赛阿贾克斯2-1巴塞罗那)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上)

图为”一点向前“的中场站位图(15-16赛季欧冠附加赛阿贾克斯2-3维也纳快速)

皮特-博斯的变革纪元

新帅皮特博斯自称克鲁伊夫主义者,他能来阿贾克斯执教也离不开克鲁伊夫的儿子约尔迪克鲁伊夫的引荐。但博斯的开局并不顺利,在同罗斯托夫的欧冠附加赛里,阿贾克斯遭遇了惨败。而在赛季初的联赛里球队也并不顺利,这让博斯遭到了很大的争议。博斯和球队高层也做出了针对性的修正,在半个赛季里他们先后出售了巴佐尔,加齐和古代尔耶,泰特被打入冷宫,又引进了齐耶赫。

而变革也在联盟杯小组赛就初见成效。相比于德波尔的球队,博斯在进攻上在控制的基础上增加了更多向前的尝试,比如个人带球向前和快速的向前传递,包括古代尔耶在对阵塞尔塔的时候也开始有更多向前的带球和前插,比如客场的第二个进球正是齐耶赫挑传后插上的古代尔耶带球推进两步分给了尤尼斯,后者内切得分。而作为接球的那个人,丹麦前锋多尔贝尔也成为了博斯体系下的一个特别的角色。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上)


之前提到阿贾克斯以前的中锋霍森,西格索尔松甚至米利科都无法把力量,脚下和运动能力完美结合。开头为什么说克鲁伊维特,正是因为克鲁伊维特是能将这几个矛盾点结合在一起的理想化支点,他在高位的时候能够背身接住球,队友的倒脚便不在只在外围,当他出现在低位能够迅速回撤接应甚至完成转身,使被对手压扁的阵型得以不脱节。

第一个赛季的多尔贝尔背身能力不够扎实,做不好前者,但却能做好后者,他有一定的爆发力,能够转身,甚至完成一次转身后的加速,主场赢塞尔塔就是代表作。光有中锋还不够,多尔贝尔的快速回撤做球想要打出速度还需要边锋,博斯的边锋对纵深的利用比德波尔时期要更好。尤尼斯 特劳雷 包括后半程开始出场的克鲁伊维特。

尤尼斯是阿拉伯裔球员,球感和速率出色,移动中的处理球是弱项,这也造成了他联赛的发挥差强人意的效果,但他的盘带能力到了欧战依然有用处,而且很幸运几场淘汰赛总有一场会碰上高大老迈的边后卫,左路因为尤尼斯有了内切或是直接走里线的能力,球到边路不在是死局,那个需要在中路接球破局的发力点也就不再必不可少。

另一侧的特劳雷虽然没有尤尼斯的速率,技术的稳定性也不佳,但却拥有出色的体格和爆发力,一方面,球到他这这侧也可以完成转身后走里线或者内切,到了禁区里又可以依靠长腿的优势晃开空间,另一方面在阵地战中他可以依靠自己的体格扛住对面的边卫,若能往里走更好,若不能起码不会因为对抗而动作变形丢失球权,这样一来球到边路未必会活但也很难死,边后卫韦尔特曼的持球压力也会适当减少一点。

更可贵的是特劳雷能踢中锋,放到边路他的弹跳可以争夺高球,放到弱侧他就可以跑到禁区里抄后点。主场对沙尔克,多尔贝尔打不了,特劳雷打中锋下半场尤尼斯和克鲁伊维特回收防守,特劳雷单箭头以点带面靠速度和力量压制沙尔克两名中卫,打里昂更是进了两个禁区内的抢点球。

中场,齐耶赫持球稳定性不佳,所以他也不是那个能接球的发力点,但是齐耶赫有速度,也就有了靠自己带球向前的能力。同时,他的长传力道和弧度兼备,反击中还能送直塞跟斜传,稳定性有瑕疵但已算是难得。这样他和向前能力弱发力传球不够好的控制性的克拉森恰巧完成了互补,反击的体系也借中场之力搭建完善。在后腰的选择上,博斯是偏向于克鲁伊夫主义的,舍内一人拖后形成一点向后的中场站位。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上)


相比于之前的古代尔耶舍内接球的技术更好,但跑动和防守的问题依然严重,博斯解决的办法是后卫。博斯的四后卫里没有一个边后卫,右侧的韦尔特曼是中卫出身,左侧的辛克拉芬是中场,后者用的巧。在他之前戴克斯和泰特这类边后卫都不以有球见长,在德波尔的体系,球到了边路边后卫这能做的事就很有限,也就进去了死局。

再往前数,博伊莱森是很好的边后卫,他有速度,但也受过伤,并且其它的选择不如布林德丰富,布林德传球出色但向前能力偏弱。辛克拉芬取了个中,中场出身有不错的脚下和摆脱能力,球到他那不会死,能传出去甚至偶尔能从里线往前带,齐耶赫还在左侧的时候他内收齐耶赫套边传中也成了阿贾克斯的进攻套路之一。在防守上辛克拉芬位置靠前上抢自然居多,而博斯对整个防守体系的理解也偏向于上抢,这与德波尔的围堵压迫又形成了差异。

打里昂,有赛程优势的阿贾克斯依靠上抢化解了很多对手的进攻,也制造了不少自己反击的机会,但抢不是态度也不能简单归结于战术布置层面上的成功,而在于中卫的特点。两个中卫,维尔赫弗前面提过,能踢边后卫也能踢中场,体格一般但运动能力放在中卫里算出色,善于快速前压收割球权。另一个搭档达文森桑切斯失误偏多但体格非常出色,上顶的爆发力和压迫力兼备,对高球的控制力也不错。

阿贾克斯在中卫上的选材历来更重出球和球商,德波尔齐沃都如此,后来的韦尔特曼也不以身体见长,为数不多的黑人中卫如登斯维尔也是以长传而见长。德波尔后期在欧战上的挫败同后场缺乏个体强点也存在一些关系。

桑切斯从出球的角度来说不算突出但他和前面的特劳雷一样能够为球队在关键区域提供可贵的力量元素,再加上下半赛季横空出世的德里赫特,阿贾克斯不单在主场收住了哥本哈根的冲击也撑过了对荷甲球队来说很难战胜的个体能力出色的里昂。于是舍内单后腰身侧的问题就被两个能上顶的后卫缓解了,困扰德波尔后期阿贾克斯中场空间落位选择上的难题也得到了一个在日后可效仿的解决方案。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上)

图为博斯执教时期阿贾克斯的首发阵容

博斯用特劳雷和桑切斯两个黑人在关键区域增加了力量,同时也用尤尼斯和齐耶赫两个技术和速度不错的阿拉伯裔提升了整体推进的速度,因为这两个人的技术能力球队不会因接球后无法继续顺畅的处理球而减速,这才有了力的存在。

不过博斯的球队在如何做到张弛有度这方面仍然有不小的提升空间,比如他们欧联杯的客场表现并不好,再比如决赛对阵曼联时面对博格巴费莱尼的人盯人防守所导致的推进乏术等等,球队有了动态下的力却依然缺乏静态下的力。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上)

图为16-17赛季欧联杯半决赛阿贾克斯4-1领先里昂时小克鲁伊维特替补登场,摄影师将镜头仰视他背后的名字
凯泽尔和斯派克曼失败的半个赛季

博斯走后凯泽尔接任,此人正是七十年代阿贾克斯三冠王时期主力左边锋皮特凯泽尔的侄子。助理教练换回了德波尔时期的斯派克曼,而此人在博斯时期一度遭到弃用。战术上的倒退加之人员的流失使得球队在赛季初出现起伏,和尼斯的比赛桑切斯尚且还在,但克拉森和特劳雷已经离开。

特劳雷进攻上的作用前面提过,但实际上他在防守上也有一定的作用,博斯时期他的速度和力量能应付一些边路防守,对韦尔特曼来说是不小的补充。而克拉森虽然一直不太起眼,但他的离去也让球队遇到了一些不好解决的问题,齐耶赫虽然出色,但前面说过他的持球稳定性不佳,本身静态下的力量一般对停球技术的运用也存在瑕疵,在凯泽尔执教的那个赛季场均丢球数创了历史新高,加之本身的思维是进攻中场而不是接应组织控制型。

而另外两个新人,范德贝克和德容在当时的还并不能单独完成克拉森一个人的工作,德容有组织接应的意识但不会在前场背身收割进球的能力和克拉森差了很远,范德贝克有10号属性,但他偏向于力量型,强壮且稍高做动作稍显僵硬,正面在压迫下处理球失误偏多。

所以凯泽尔在无欧战可踢联赛也破门乏术的情况下一度又把舍内放回主力位置并且还尝试让他踢靠前一点的中场,舍内在这个位置上的确有自己的优势,第一他在奈梅亨时期本身也是进攻中场,第二他的经验和技术使得他在前场背身领球接球出球的能力比两名小将更好,第三他的远射在荷甲处于顶尖水平也算是填补了克拉森走后中场缺乏稳定输出能力的缺点。

而在中场站位和后场防守上凯泽尔也存在一些问题,他的球队依然选择单后腰的站位,而在桑切斯走后德里赫特和维尔赫弗的组合在上顶的选择和防传中上都存在一些问题,这样单后腰也显得势单力薄。

也说说阿贾克斯的故事 (上)


未完待续~~明天有第二部分内容放出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