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谣摇滚 / 正文

记一个在School难过的夜晚

民谣摇滚 2019-07-31 05:30:09


在整理前几天的采访录音,这次采访让我累到哭,但同时也非常快乐——编辑派给我再多活儿,我都知道,这篇稿子是为我自己做的。

只是在整理新裤子子原贝斯手葆哥的采访时,突然又难过了。

那天我在School本来和朋友一起是去见刘老板,没想到喝酒到尽兴时,葆哥突然出现,刘老板问我们:你知道这是谁吗?

我和朋友一起摇头。

刘老板不想再说话了,我央求他:介绍一下吧。

刘老板说,这是新裤子的原贝斯手葆哥。


葆哥听说我们在采访,还没落座就开始说,当年他把我开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活下去了……

我突然就难过了——我对刘老板和葆哥说,我有点难过。刘老板安慰我:没必要。

后来刘老板和朋友都先走了,我拿着一杯酒和葆哥认真的聊了天。

他看起来精神有点涣散,回答问题时,每句话都要想很久,但他说,我从不后悔离开新裤子,依然看不上彭磊。

整理录音的时候,我发现自己一直在问,你后悔吗?


葆哥当时说,不,我不后悔,因为我一直过的纯粹和真诚,而真正的摇滚乐,在这里,是只能呆在地下的。


他完全没设防,我问什么答什么,有些问题的答案我想我应该永远不会给别人看,因为我知道,那些答案可能会伤害他。


在这个社会评价体系里,他一定不会接收到太多善意的评价,但我此刻只是在想,那天晚上,为什么,我没能忘记那些蠢问题,一起坐在那里,和他只是聊聊音乐和理想。


我供职单位的稿子最后如何呈现,我其实已经不太关心了。我只记得,那个夜晚,从School出来时,我已经喝了五六杯酒,站在门口哭了一会儿,然后在半夜三点的北京,骑车回家,耳机了又听了一会儿新裤子。


那天晚上,对于最近的我来说,可能是最难过和悲伤的一个夜晚。


以及,最近真的忙哭了,上周末去了成都仙人掌音乐节,有很多话想说,也做了一些好玩的事情,期待忙完的我可以有空整理出来!


记一个在School难过的夜晚


记一个在School难过的夜晚

记一个在School难过的夜晚

记一个在School难过的夜晚 扫一扫下载订阅号助手,用手机发文章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记一个在School难过的夜晚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已同步到看一看

    朋友会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在看”的内容

    记一个在School难过的夜晚
    已同步到看一看写下你的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写下你的想法...

    发布到看一看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记一个在School难过的夜晚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即将打开一个新页面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