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世相 / 正文

李银河谈爱:婚姻不是洪水猛兽,支持闪婚

新世相 2019-08-07 05:07:29

李银河谈爱:婚姻不是洪水猛兽,支持闪婚




先向你发出一个挺正式的邀请:


这个周末,我想请你来听听李银河讲爱情。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最近几年,大家谈恋爱越来越提不起劲儿了。


嘴炮式恋爱,自杀式单身,挺喜欢看各种甜剧里的爱情桥段。


但一说到自己身上,出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 我对爱情没有什么幻想了。


李银河谈爱:婚姻不是洪水猛兽,支持闪婚


一句话总结,就是不太信爱情了。觉得可能累,可能是一段错误关系。


但李银河这次想跟你说:


世上不存在错误的爱情,只有错误的维护和经营一段关系。


在新书《李银河说爱情》里,她说:


“对于体验过爱情这种心理过程的人来说,有爱和没爱的界限在他们的心里就像是黑和白一样分明,就像刀劈斧砍的刻痕一样清晰,就像天上的太阳一样明亮、一样真实。


有一天我想你也会到我这个年纪,逝水流年,这么多年的岁月里留下来的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呢?说到底,我想,还是爱情”。


李银河谈爱:婚姻不是洪水猛兽,支持闪婚


她和王小波的爱情一直被人羡慕。


她收到过很多情话:


“你好哇,李银河。我和你分别以后才明白,原来我对你的爱恋过程全是在分别中完成的。


他们一起经营了一段有很多借鉴意义的婚姻:一起去美国留学,她在餐馆当服务员,王小波就在后头洗碗。


她还有自己的爱情婚姻观:爱情永远不会庸俗。爱情是最超凡脱俗、最浪漫、最富于激情的。


👇扫描图片二维码,马上报名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李银河谈爱:婚姻不是洪水猛兽,支持闪婚


在爱情显得不那么重要的现在,我们到底该如何看待和经营爱情?


8 月 10 日,我和李银河等你来。




如果你是二三十的年纪,对这点应该深有体会:


爱情发生的时候,没有任何道理可讲,


有个读者曾经跟我留言:


“去北京玩的最后一天,在返程的火车上决定跟喜欢 7 年的人表白。


外面是火车咣当咣当晃动的声音,还有飞速闪过的点点灯光。


里面是我止不住颤抖的手,和飙到一百八的心跳。”


而李银河遭遇的心动时刻只怕要来得更强烈一些。


20 岁的李银河有半年没上学。她看了《安娜卡列尼娜》、《战争与和平》、《少年维特之烦恼》、《罗密欧与朱丽叶》,被里面的爱情感动。


也是从那时候,她有了自己的爱情观:这辈子要是不经历这样的爱情,就很没味,就很白活。


正在对爱情抱有期待的时候,她见到了王小波。


俩人还不认识的时候,她看过王小波的一部小说,是在朋友圈里流传的《绿毛水怪》,看了以后,她想看看这个作者是什么人。

 

等到真见面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是:怎么有这么丑的人。不但丑,还有点凶。


倒是王小波,第一眼就看上了她。


没过几天,他来找她,突然问了一句:“你现在有朋友没有?”


她说:“没有。”


王小波就直截了当:“你看我怎么样?”


特别率真,有点无赖那个劲。


王小波开始写情书,经常开头就用“你好哇,李银河”,写上满满几页的情话。


比方说,“你的名字美极了。真的,单单你的名字就够我爱一世的了。”


她想了想,就开始回应了。


后来她看到一封王小波没寄出的信,上面把李银河对他的回应,叫做“山呼海啸般的回应”。


李银河说,他俩谈恋爱时,对接吻已经到了上瘾的程度,有时甚至感觉到缺氧窒息,恨不得把嘴唇吻肿,“两人看上去就像袋鼠妈妈和它的小袋鼠。”


但如果按当时的个人条件来讲,俩人确实不够般配。


就像男版灰姑娘一样,李银河当时在《光明日报》,已经小有名气。


而王小波还在一个工厂当工人,周围都是残疾人和老大妈那种工厂。关键是长相还不那么好看,连李银河的妈妈也觉得拿不出手。

但事情就是这样的。感情没来的时候,看谁都不够理想。

一旦被爱情砸中了,那这人就是你最想要的理想型。




激情澎湃,确定自己得到了爱情是一瞬间的事。


接下来激情消散,以理解、懂得的方式经营好这段关系,就是爱的能力。


这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理解那个你爱的人。


李银河一开始就懂他的有趣:


“在北海的山上,他第一次把手搭在我肩上,我全身都紧绷,因为还很陌生。但是那一天我们拉钩了:


即使成不了夫妻,也是终身的朋友,可能更多地是灵魂上的那种投契的感觉”。


因为默契,当他们结婚后,之前那种特别充满激情的火一样的爱,也变成了柔情,但柔情也是爱情的一种。


这时候,她更懂得保护王小波了 —— 文学就是他的生命,婚后柴米油盐酱醋茶这种“俗事”不该损耗他。


30 岁的李银河去了美国匹兹堡大学读书,两年后,王小波去陪读。


靠她每个月 400 美元的奖学金养不活两个人,他俩只能去打工。


王小波惭愧自己拖累了她,也遗憾自己几乎没有写作的时间。


察觉这一情况的李银河,干脆让他回家:专心写小说,做他爱做的事。

 

她妈妈质疑这小说有什么用,反而李银河理解她、崇拜他,说“真正的东西,我比不过他。”


——“他那么一个智慧的头脑,我舍不得他去干粗活”。


王小波哥哥说起李银河夫妇过日子,是“过得潦草之极,也就是没饿死。我毫不怀疑,他们二人在自己的世界里过着极其丰富,极其高尚的精神生活,并在一定程度上练就了喝风屙烟的本事。”


王小波就是在那时候,写出了《红拂夜奔》《黄金时代》。


那些年他俩对生活要求不高。他们享受的,是外人不懂的精神上的快乐。





在李银河跟王小波看来,“爱一个人最好的方式,是经营好自己,给对方一个优质的爱人。”


回国后,李银河进了北大做教授,坚持了自己想研究的性学专题。


很多人质疑她作为一个女人为什么要研究这个话题,王小波却很支持,还会帮着一起搜集素材、整理稿件。


那时王小波的作品也没被什么人看到,出书很困难,小说一直被退稿。


后来好不容易靠《黄金时代》拿了台湾《联合报》文学奖,王小波辞职了,专心写作。


所有人怀疑他靠写东西不能养家糊口,只有李银河要他写下去。

李银河谈爱:婚姻不是洪水猛兽,支持闪婚


直到 1997 年 4 月 11 日,王小波病逝于北京。


他离开之后,遗稿被李银河整理成书。


李银河说过,在好的爱情里,每个人在看清自己、成全自己,比方说王小波的小说,跟她的性学研究。


优质的爱人,不光懂你,还懂得不必去改造、委屈你,互相成全。


先把自己变成优质的爱人,再去爱伴侣。





李银河后来在采访里讲起爱情,总是带着柔情的。


去年 9 月,67 岁的李银河给早已去世的王小波回了一封情书。


“21 年,我庆幸你的文字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

而我,则得到了时间的治疗。

我爱过你,我仍然爱着你,

万一灵魂存在,但愿我们还会相遇。”


她说,婚姻不是洪水猛兽,她支持都市白领闪婚。


当一段关系结束得仓促又难看,很多人把这种“错”归结到爱情头上。其实,这更跟关系里的人有关:


“爱情不管发生在什么人之间,不管年龄、阶层,只要爱情发生了,它就没有错误。


不管你是单恋、暗恋,爱的发生都是没有错的,但处置方式可能会发生错误。”


这一次,我把李银河请来“新世相读书会Live”第 15 期的现场,跟你好好聊聊年轻人的爱情这码事。


她这次发布的新书《李银河说爱情》包括四十年来婚姻、家庭与性研究领域,是对毕生的研究积累和感悟做的一次总结。


书中探讨了爱情与性、择偶标准、婚外情、性少数群体、生育观念、性教育、女性独立等话题。介绍世界上不同文化的情爱方式,拓宽了看待两性关系的视野,解读了当今中国人所面临的婚姻、爱情与性的现实困境。


用很多个体案例,以及她自己传奇的爱情经历,帮助你破解现实中的困惑,更透彻地了解爱情和两性问题,走出认识误区。


祝你收获爱情。


8 月 10 日,我和李银河等你来。



本次Live由新世相及其旗下女性知识品牌GirlSchool共同出品。


GirlSchool是新世相为中国女孩打造的人生学校,致力于向用户交付全球一流的女性成长内容,目前已推出“了不起的女孩”和“了不起的30岁”两季英文阅读计划。


本次志愿者不需报名即可参与活动。我也为你准备了礼物——由新世相旗下女性知识品牌GirlSchool出品的「了不起的女孩」vol.1 免费体验名额一个(价值239元)。


期待与你一起成为了不起的女孩。

👇点击阅读原文,马上报名参加(本次活动在北京举行)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