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富中文网 / 正文

为让公司元老少交税,WeWork谋求以伞型结构上市

财富中文网 2019-08-15 07:32:03

由软银支持的共享办公室公司WeWork正在计划以一种很少见的股权结构上市。与传统的股权结构相比,这种结构将为公司的创始人和早期投资人带来税收上的优势。根据《金融时报》看到的相关文件,这家创业公司(正式名称叫The We Company)将采取所谓的“伞型合伙公司”结构,简称“Up-C”结构。

The We Company的股权调整预计在IPO之前就会完成。它的现有架构本身就是要为WeWork向健身和其他业务领域的扩张提供一个“保护伞”。而在这次调整后,The We Company有限责任公司将被置于另一家控股公司之下。IPO投资者将会获得这家控股公司的股份,而不是直接获得The We Company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份。而CEO亚当·诺伊曼等WeWork的创始人和早期投资人则能够直接获得The We Company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WeWork的利润则会在控股公司和有限责任公司之间分享。

这样做的意义是,包括CEO诺曼在内的各位拥有有限责任公司股权的元老,只需要按照个人所得税的税率为其利润缴税。而IPO投资者们则既要为企业利润缴税,还要对股票的所有分红缴纳个人所得税。

复兴资本的高级IPO市场战略师马修·肯尼迪表示:“这也是一种让内部人受益的做法。‘Up-C’结构创造了一种税收保护机制,公司内部人可以以此为自己谋求利益。这样一来,该公司本来可以省下来的现金也就没有了,而且The We Company还得向美国国税局缴纳更多的税款。”

The We Company拒绝了我们的置评请求。

当然,除非有朝一日The We Company扭亏为盈了,否则这一切都没有意义。而许多观察人士都认为,The We Company在短期内没有任何盈利的可能。2018年,The We Company的亏损达到19.3亿美元。外界还担心,在大环境日益低迷的背景下,WeWork的大量长期租约是否会令它面临更大的风险。就连它目前的租用率也严重依赖于风投资本提供的巨额补贴。另外,外界对它的杠杆率也很担心,有些银行甚至拒绝让WeWork完全出租他们贷款的办公楼。

所有创业公司都想尽量提高杠杆率(甚至包括一些估值与科技创业公司相当的房地产公司),这不足为奇。而WeWork领导层想方设法避税的行径,也体现出了它奉行的损公肥私文化,这也不禁让我们对该公司的前景感到一丝不安。有传闻称,CEO纽曼通过将自己名下的房地产租给公司,其个人已经赚了几千万美元。还有消息称,今年7月,纽曼通过一系列抛售和股票贷款等手段,已经成功变现了他持有的价值7亿多美元的公司股份。

至于投资者对他们的这些做法怎么看,我们很快就能够知道了——该公司很可能在今年9月就会举行IPO。(财富中文网)

译者:朴成奎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