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时光 / 正文

郑小瑛:我的“歌剧梦”

音乐时光 2019-08-17 21:51:06

郑小瑛:我的“歌剧梦”

2016年,郑小瑛在国家大剧院指挥中文版马勒《尘世之歌》。(牛小北/摄)



文 | 郑小瑛



我今年90岁,早就交班了,可是我还魂牵梦萦地做着“歌剧梦”,还想尽自己之所能,再为中国歌剧发展中不可缺少的“吸收外来”(参看昨日推送歌剧应有“洋戏中唱”做一点实事。



再带一两个徒弟,培养歌剧译配人才



人们常说洋戏翻译成中文不好唱。是的,歌剧的中文译配是一个有着很高难度的音乐文学课题。从上世纪50年代起,我国多位歌剧译配家完成了许多成果,仅中央歌剧院就上演过译配成中文的歌剧24部。我虽然不懂法文,但由孙慧双翻译、主要由我配歌的中文版歌剧《卡门》在舞台上存活了100多场,并颇受好评,才使我有了可以带两个徒弟的自信心。

歌剧译配者首先要“译得对”,然后是“配得好”,二者都要有高水平的中外文学修养。此外还需要译配者有高水平的音乐修养,因为不仅意思要译得对,还要有文采,方便歌唱,遇到外文的倒装句要设法倒回来,其唱词的分句、语气的重音、韵脚,配歌的律动等都要尽可能与原文吻合,才能符合歌剧表现的要求。因此,一部好的歌剧译配往往要经过翻译和配歌者和演员们的多次反复咀嚼修改,甚至经过观众的检验,才能逐步完善。虽然目前我们还不能做到每句唱词都译配得完美,但相信它也如翻译文学名著一样,从生涩到逐渐通顺流畅,走过将近一个世纪之后,最终形成精品而被历史接受。


歌剧译配是一个比文学翻译难度更大,又有长远意义的项目。可惜我国少有的几位颇有成果的译配学者和身体力行推动“洋戏中唱”的声乐家如周枫、刘诗嵘、周小燕、张权等,或已年迈或已作古,我非常希望某些音乐学院能够增设音乐文学专业,专门培养中文译配人才,以免老一辈向大众普及歌剧的初心,没了接班人。

 

想搞一个“洋戏中唱”孵化中心
  


如果有条件,我梦想再通过《茶花女》与《帕老爷的婚事》两部风格迥异的意大利经典歌剧,来作为培训青年歌剧演员演唱中文歌剧的启动剧目。这是两部具有正能量、在世上流传极广的歌剧,一部表现了一个不幸流落在巴黎的交际花的悲剧性命运,另一部是表现“老牛想吃嫩草”却吃了苦头的喜剧。这两部戏的内容都容易被中国观众理解、接受,2011年曾由我执棒,由王进和李卫导演,在厦门由业余班底用中文演出,受到了60年来从来没见过西洋歌剧的厦门观众的热烈欢迎。


西方歌剧是以声乐为主要表现手段的。这两部歌剧几乎囊括了多样音色的人物,既有抒情女高音,也有抒情花腔,有抒情男高音、女中音、男中音,甚至以男低音为主角。我们将从全国招收热爱歌剧、具备声乐条件却不得其门而入的志愿者,延请志同道合的资深歌剧老师,通过严格的培训,让基本掌握了声乐技艺、具有演唱歌剧潜力的青年演员,不用在那没人听懂却还得付出青春年华去苦学原文的门槛前止步,为因此失去演唱歌剧的机会而承受苦恼。他们会在短时间里,用熟练表达各种感情的中国母语,获得演唱一部歌剧的全面技能。让大家一起努力地用学习成果来实践声乐界几十年来的初心:中文也能唱好洋歌剧。

在正确的培训流程中,青年演员首先要学会自己做好功课,弄清歌剧的时代背景、主题思想,赏析研究它的音乐,自行读谱,唱会自己的声部,才能与钢琴音乐指导合伴奏,准确地熟悉全部伴奏和戏剧性段落的音乐;然后接受指挥严格的音乐作业(包含独唱、重唱),做到能理解指挥的手势和音乐处理要求,能够与其他声部合作并正确地背谱演唱;这时才能在导演指导下进行排戏,学习舞台表演技能,学会如何在音乐中表演人物;接着才是与指挥和乐队进行严格的、不带戏剧表演的“座唱”,通过与乐队的彼此聆听合作,才算完成了全部音乐作业。之后,在导演的主持下,进入带戏剧表演的分场合乐、连排和彩排。由于前期已有了扎实的音乐作业,这时的音乐合成就很容易了。

这样有序的排演流程,才能保证音乐戏剧排演的高效率和高质量。交际花的悲剧性命运,另一部是表现“老牛想吃嫩草”却吃了苦头的喜剧。这两部戏的内容都容易被中国观众理解、接受,2011年曾由我执棒,由王进和李卫导演,在厦门由业余班底用中文演出,受到了60年来从来没见过西洋歌剧的厦门观众的热烈欢迎。

西方歌剧是以声乐为主要表现手段的。这两部歌剧几乎囊括了多样音色的人物,既有抒情女高音,也有抒情花腔,有抒情男高音、女中音、男中音,甚至以男低音为主角。我们将从全国招收热爱歌剧、具备声乐条件却不得其门而入的志愿者,延请志同道合的资深歌剧老师,通过严格的培训,让基本掌握了声乐技艺、具有演唱歌剧潜力的青年演员,不用在那没人听懂却还得付出青春年华去苦学原文的门槛前止步,为因此失去演唱歌剧的机会而承受苦恼。他们会在短时间里,用熟练表达各种感情的中国母语,获得演唱一部歌剧的全面技能。让大家一起努力地用学习成果来实践声乐界几十年来的初心:中文也能唱好洋歌剧。

在正确的培训流程中,青年演员首先要学会自己做好功课,弄清歌剧的时代背景、主题思想,赏析研究它的音乐,自行读谱,唱会自己的声部,才能与钢琴音乐指导合伴奏,准确地熟悉全部伴奏和戏剧性段落的音乐;然后接受指挥严格的音乐作业(包含独唱、重唱),做到能理解指挥的手势和音乐处理要求,能够与其他声部合作并正确地背谱演唱;这时才能在导演指导下进行排戏,学习舞台表演技能,学会如何在音乐中表演人物;接着才是与指挥和乐队进行严格的、不带戏剧表演的“座唱”,通过与乐队的彼此聆听合作,才算完成了全部音乐作业。之后,在导演的主持下,进入带戏剧表演的分场合乐、连排和彩排。由于前期已有了扎实的音乐作业,这时的音乐合成就很容易了。


样有序的排演流程,才能保证音乐戏剧排演的高效率和高质量。



规范排演流程,培养歌剧的制作团队


歌剧表演绝不是几位声乐明星就能完成的,它是“大兵团作战”的成果。通过几百年的实践,西方对于歌剧的创作、组织、排练、宣传、演出总结出了科学、高效率的经验。可是我国许多歌剧团队还停留在歌剧制作的手工业阶段。比如,都进入演员该合乐的阶段了,作曲家还在不停地增减音乐,让歌唱家现场视谱和几十位乐队成员临场一一改谱;指挥与歌唱家事先没有做音乐作业,到合乐时才发现歌者读谱有错,可是为时已晚,已很难纠正等。因此必须推广已经在世界各歌剧团队实践、证明行之有效的科学排演流程,从根本上提升我国歌剧表演艺术的质量和工作效率。这个流程涉及歌剧指挥、钢琴音乐指导、歌剧导演、歌剧舞台监督等整套歌剧制作骨干。

首先,指挥是歌剧表演的主帅。以音乐为主要表现手段的歌剧演绎,是由掌握音乐脉搏(包含音乐的速度、戏剧的节奏、高潮起伏、强弱休止等)的指挥家带领主演、合唱队、乐队乃至舞美队来共同完成的。歌剧指挥是歌剧作品每个音符的权威诠释者和自始至终的表演者,只有他把自己对作品的理解以高超的专业指挥技能进行二度创造,有步骤地传递给导演、全体演员、钢琴艺术指导和乐队,并率领大家一起表演,才能使歌剧在完美音乐的世界中驰骋,成为生动的音乐戏剧作品。优秀的歌剧指挥家是歌剧表演事业的主帅,而不是乐池里的配角,这也是西方歌剧在谢幕时总让指挥家最后一个出现接受观众欢呼谢意的原因。“孵化中心”要通过排演歌剧的实践,来培养青年指挥对歌剧作品的深入研读能力、严谨有序的音乐作业方式、敏感灵动的指挥技能、排练乐队和与演员合乐的方法,以及驾驭舞台上下突发情况的胆略魄力。

其次是钢琴音乐指导(俗称钢琴伴奏),他们是演员们的音乐教练,是指挥的第一助手。他们不仅要有熟练的钢琴演奏技术,还要对歌剧音乐有深刻了解,对本场指挥的音乐处理有准确的理解。这样他们才能在与演员合伴奏时,有严格的音准、节奏和音乐处理要求,甚至给出有关声乐和唱词语言的指导,并在导演排戏时掌握指挥所要求的速度,杜绝合乐时由于歌者不稳定的节奏,导致指挥不得不带着乐队跟着演员的错误节奏“乱扑蚂蚱”的混乱现象。

歌剧导演也应当有良好的音乐认知能力,应当像了解剧本一样熟知本剧音乐,了解指挥对歌剧音乐的处理意图,在戏剧表演和舞台调度上积极与指挥商讨配合,以取得共识。如果导演不会看谱,就会不计成本地让乐队反复演奏来试听效果,或让乐队长时间跟着排戏以求磨合等等,这样对乐队的疲劳轰炸,只能导致排练效率低、质量差。我国音乐院校没有歌剧导演专业,有志于此行的年轻人,可以在“孵化中心”的歌剧排演实践中获得必要的知识。

歌剧舞台监督也应当能够看懂乐谱,能够在音乐进行中准确地按照音乐和戏剧的需要进行工作。西方歌剧导演和舞台监督手上乐谱的每页间都有一张半透明的白纸,就是为了方便他们准确记录在音乐里进行的调度或开关灯光、起落大幕。学习艺术管理的青年们也可以从这里学到必要的知识。


以核心团队为“洋戏中唱”示范,推广全国



我希望这个完成了孵化、破壳而出的歌剧核心团队,能到各省市漂亮的歌剧舞台上去亮相,让观众和市场来检验它的生命力。只要当地有管弦乐队和业余合唱队的班底,就可以举行歌剧音乐会了;如果有费用制作简易的服装布景,就可以上演歌剧了!更进一步,如果引起了各地文化领导和音乐家们的认知,也来积极参与,那么我国各地这些年投资建设后未能物尽其用的豪华歌剧场馆,也就有了可供经常上演的保留剧目了。人们能在家门口欣赏到高水平又听得懂的洋经典,肯定会支持欢迎,市场也会获得更多的票房,院校的师生也就有了用美声唱好中文歌的信心和看得见的就业舞台了。2012年湖南省歌舞剧院就曾派了13位《茶花女》全剧的角色和钢琴艺术指导到厦门工学院的歌剧中心来,我们用了10来天为他们完成了音乐作业,他们回去后进行了排戏、合乐、制景,也在长沙成功首演了歌剧《茶花女》。将来还可以把成熟的“洋戏中唱”推向全球华语世界,并有可能进入国际文化市场呢!

当然,这可能只是一个歌剧老人的梦想,虽然我得到了不少歌剧人的响应和支持,然而要使梦想成真,租借教室琴房排练厅、延聘老师、为各地前来求学的年轻人提供一定的资助、组织合唱队和乐队,都离不开资金的支持,不知我还想为之服务的社会,还有没有可能帮我圆这个梦呢?


- THE END -


欢迎关注《音乐周报》

快手、抖音账号

郑小瑛:我的“歌剧梦”
郑小瑛:我的“歌剧梦”


声乐教师,当以自重为重


独家披露 | 安天旭详解柴赛“错曲”事件内情


张国勇:由一次历险而想到……


《梁祝》诞生60周年,见证者终于还原作品创作历史真相


歌唱的高音技术可以速成吗?


你所不知道的巴黎圣母院和音乐的故事


音乐教师有哪些隐性负担?| 争鸣


足不出户,跟世界排名前30音乐院校导师直接上课


订阅2019年《音乐周报》,戳这里!


民族管弦乐队座位究竟怎么排?


唱合唱,你的声音“炸”吗?


Q:想订阅《音乐周报》?

A:请进入“音乐周报”微信公众号,点击下拉菜单“订阅报纸”。


Q:想投稿?

A:发这里 yyzb1979@163.com


Q:想合作?

A:请点击下拉菜单“广告合作”。


郑小瑛:我的“歌剧梦”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郑小瑛:我的“歌剧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已同步到看一看

    朋友会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在看”的内容

    郑小瑛:我的“歌剧梦”
    已同步到看一看写下你的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写下你的想法...

    发布到看一看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郑小瑛:我的“歌剧梦”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即将打开一个新页面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