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夜谈吃 / 正文

人太出名,是要被做成菜的

深夜谈吃 2019-08-17 22:39:12
二十万吃货的精神故乡
人太出名,是要被做成菜的

若论吃货的类型,大部分人只能算得上是热血型,见到食物就两眼发光。有一些是动手派,锅碗瓢盆齐飞相当有范。但也有一些是知识型,食物的生辰八字都可以扒个清楚。

深夜君许久不见的老朋友司空便是其中一位,今夜带来司空的一篇文章,请放开享用吧。

——深夜君


- 正文 -

都说人怕出名猪怕壮,猪要是壮了,离被宰杀烹饪装盘上桌的日子也就不远了。人要是出了名,宰了上桌是不可能的,名字上桌的可能性倒是存在的。


名字上桌最著名的莫过于东坡先生了,东坡肉的名声可谓极其的远扬。当年还不号东坡的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生活困顿之下,带着家人在城东坡地开荒种田补贴家用,得了东坡的雅号。他还精心钻研价格低廉的猪肉的做法:“净洗铛,少著水,柴头罨烟焰不起。待他自熟莫催他,火候足时他自美。黄州好猪肉,价贱如泥土。贵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早晨起来打两碗,饱得自家君莫管。


人太出名,是要被做成菜的


在当时羊肉占据正统的情况下,为非主流的猪肉拼出了一片天地。这个在《猪肉颂》详细教导又得意满满的吃货苏东坡比起《赤壁赋》《赤壁怀古》里那个苏轼苏子瞻要有趣生动多了。后人把他发明做法的猪肉称为东坡肉,东坡先生要是知道了怕不是要哈哈大笑乐不可支吧。


以创造发明者来给事物命名是通行世界的规则,中国也不例外。菜因人名,并不因高低贵贱而有所差别,譬如川菜双壁的宫保鸡丁和麻婆豆腐。清朝官居四川总督的丁宝桢也是个吃货,他把鲁菜酱爆鸡丁改良为辣炒,成为丁家私房菜的扛鼎之作。丁宝桢死后被追赠太子太保,于是这道菜因人得名就成了宫保鸡丁。


人太出名,是要被做成菜的


不同于流传在达官贵人间的宫保鸡丁,麻婆豆腐的主顾多是下苦力的脚夫,味道麻辣浓烈,重油重口,走的是下里巴人的路线。也是因为创制者是个脸上有麻子被称为陈麻婆的人,因而得名。清末诗人冯家吉在《锦城竹枝词》里就写到:“麻婆陈氏尚传名,豆腐烘来味最精,万福桥边帘影动,合沽春酒醉先生”。


人太出名,是要被做成菜的


不管阳春白雪抑或下里巴人,宫保鸡丁和麻婆豆腐都是因人而名,并名声鹊起流传开来成为川菜代表。可也就过去了百余年工夫,还知道四川总督太子太保丁宝桢、成都万福桥边“陈兴盛饭铺”老板娘的人已经不多了,但是他们的名字却因为宫保鸡丁、麻婆豆腐被一次次的提及、探究,菜因人名,最后却是人因菜而名。


因为创出新菜而留名菜品的名人毕竟是少数,大部分时候名人们都属于被蹭知名度,稀里糊涂的就和某道菜扯上了关系。如果多少能有点关系,那还显得不那么冤。去过南京的人,可能在南京大牌档里尝过美龄粥,口感甜糯细腻,尤得女士们的欢喜。


而据说——名人菜的由来里这个“据说”俩字的出现频率是相当高的——是因为宋美龄有段时间胃口不好,家厨用豆浆、粳米、糯米、山药、冰糖精心熬制了这款粥,宋美龄很是喜欢,她能驻颜长寿也与经常喝这款粥有关,因而就被称为了美龄粥。


李鸿章杂碎一听这名就知道跟李鸿章有关系,这是一道国内难觅美国盛行的美式中餐,据说——你看,这个据说又出现了——李鸿章访美时,设宴招待美方宾客,一说是为了调和中外客人的口味,其厨师大胆革新,将芹菜、豆芽和腌制过的肉混合制作而成。另一说则是由于客人胃口太大,备的菜少了,情急之下李鸿章让厨师将厨房里的下脚料乱炖而成杂烩用以应急,不想大受欢迎。杂碎的名字是随口取的,李鸿章是合肥人,把杂烩称为杂碎。


美国新闻业发达,《纽约新闻报》将这等八卦之事宣诸报端,以致李鸿章杂碎名声大噪。梁启超游美时就被满大街的李鸿章杂碎惊到过,他在《新大陆游记·由加拿大至纽约》中写道:“杂碎馆自李合肥游美后始发生……自此杂碎之名大噪,仅纽约一隅,杂碎馆三四百家,遍于全市。”不过这种美式中餐相对于国人而言口味实在怪异,梁启超慕名尝过后大为吐槽:“其所谓杂碎者烹饪殊劣,中国人从无就食者。”作为食不厌精的儒家传人的李鸿章,最后被冠名在这样一道所谓的中餐上,偏又扬名海外,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呢。


人太出名,是要被做成菜的


但是比起同为晚清中兴名臣的左宗棠来,李鸿章这个遭遇已经算很好了。以左宗棠名字冠名的左宗棠鸡在美国比李鸿章杂碎还要流行,大热的美剧《生活大爆炸》中,谢耳朵就经常外卖左宗棠鸡。


李鸿章杂碎好歹还有个真假难辨的“据说”,而左宗棠鸡和左宗棠根本一毛钱关系也没有,连“据说”都没法“据说”。有位名叫伊安·钱尼的美国吃货导演,极其热爱左宗棠鸡,他花了3年时间追根溯源,从美国到中国大陆,跑到左宗棠的故乡一探究竟,却发现在湖南根本就没这道菜,后来他在台湾终于找到答案,伊安·钱尼将自己找寻的经历还拍成了纪录片《寻找“左宗棠”鸡》。根据他的调查,1952年,台湾“海军总司令”梁序昭宴请美国海军上将雷德福,宴席连摆三天,民国谭家菜厨师彭长贵受邀掌勺,他将鸡肉切成大块油炸,再调制配料热炒上桌,很合老美的口味。雷德福吃得很满意,餐后问起菜名,彭长贵随口说是左宗棠鸡。这位晚清重臣在去世67年后就此莫名躺枪。


彭长贵脱口而出左宗棠鸡,可能还怀有对湖南老乡的敬仰之心。而将某种蛤蜊类海产命名为西施舌,在形象之外更透着几分香艳诱人。宋人吕居仁有诗:“海上凡鱼不识名,百千生命一杯羹。无端更号西施舌,重与儿童起妄情。”明明是自己因名起心,神思荡漾,却非要怪到这名字上来。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倒不如梁实秋来得老实,他说自己第一次吃西施舌,“含在口中有滑嫩柔软的感觉,尝试之下果然名不虚传,但觉未免唐突西施。”被唐突不仅是西施,古代四大美女都没能幸免,西施舌、贵妃鸡、貂蝉豆腐、昭君鸭,四大美人四大名菜,真是呜呼哀哉。


 

文 / 司空

图片 / 网络

BGM / New Boy - 朴树


关于投稿

1、深夜谈吃接受日常投稿,欢迎与20万吃货分享你的美食故事

2、投稿的邮箱为:tougao@tonightfood.com

3、深夜谈吃不是商业机构,没什么收入,支付不了稿酬,还请见谅

4、稿件字数800~2000字为宜。如可能,尽量为文章内容自己拍几张好看的相片,若不能提供相片,深夜君帮你找合适的也可以

5、文章发表后,一切权利归原作者,若你需将文章作他用,可联系我们开放白名单等相应操作



深夜谈吃
你与吃的故事,讲给世界听
q群:344547537 | 暗号「深夜君开门」
人太出名,是要被做成菜的
▲长按扫码关注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深夜谈吃是覆盖千万受众的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