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夜谈吃 / 正文

[原创]旁的一切再美,也美不过一块发糕

深夜谈吃 2019-08-23 14:54:12


二十万吃货的精神故乡
[原创]旁的一切再美,也美不过一块发糕

一向认为,世间之美,若未曾真正失去,便难有人真正懂其美好,不论那美是一位佳人,一段情缘,还是一幕山水,一轮月光,抑或只是一块白水水、黄澄澄,没有夹心没有仁儿的发糕。

——深夜君


- 正文 -


旁的地方也许不好说,两广地方来讲,蒸蛋糕、发糕、马拉糕,该是一种寻常无比的早餐选类了。


年纪尚幼的时候,家里的老人路过菜市场,是一定会买回一些发糕摆上餐桌的。“备着,饿的时候吃”、“明天早饭可以吃”、“晚饭我要送粥吃”……理由无非是这几个。而两广人极习常的“早茶文化”中,此种糕饼几乎也是“一盅两件”中之常客。每当瞧见白发的老者喊上这种物件,我总觉得无趣:这些东西除了甜就是甜,白水水、黄澄澄,没有夹心没有仁儿,就汤吃都会觉得寡淡,哪里有带馅儿的包子有滋味?便几乎不看,除非要“讨喜头”的时候,装模作样,掰上一口。


待到出了省,背上包开始了四处游荡,这才发觉,原来这种看似平平无奇的糕点,出掉了这个特定的领域,便极难极难有做得好的了。我原以为这已是能够自本乡较为轻易地传递出去,并得到接纳的滋味,而事实却是,这等看似轻易的传递,好像,也没有我原先意想的那么便宜。


任在哪里,茶我是常备的,不论有否时间早茶,这一口续命的粮必须不能离:发酵的、窖制的、拼配的、野生的,甚至日头初上的新鲜货……任在何地,都可因时因地,常常换饮。但每当想要以什么糕点做陪衬,都会浑浑噩噩地发觉,万能的搭档,居然是这个曾无比不起眼的小松糕:就绿茶可以去涩气,配红茶可以提甜意,饮龙井可以添滋味,就普洱,还可以稍微去掉其久尝生出的腻。西式的糕点大都十分绵、腻与甜,要么就是醇厚或生脆的品类,总都觉得与其中悠有苦韵的中国茶,并不是最最契合的拍档;而别种中式的糕点,都有些庞杂的口味,果脯、果仁或旁的什么,偶尔也会挑剔茶的品种。这样的时间久了,对这块糕点的想恋,也就更深邃起来。


[原创]旁的一切再美,也美不过一块发糕


倒也不是真的对这一口有多么执着,只不过偶尔也要发一发梦,想起一些往昔的事情来,而兜兜转转一圈,能够比较容易地寻来怀古的食物,好像也就这一件了,而换旁的东西,一次两次尚有新鲜感弥补,而时日久了,仍然对那松松绵绵的一口,无能忘记。这等的时候,我也总宽慰自己:凑合吧,好歹还是能有的,较旁的人来说,这也相对好做,提到那些别的,比如皮薄馅大的虾饺皇、纤韧馅满的肉肠粉、丰腴饱满的流沙包、酱浓汁稠的虎皮凤爪等等,怎么可能轻易寻得见?于是见到了,都还是咬咬牙要买,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乘兴而食、败兴而叹:软的嫌太软,瓷实的又好像太硬,要不就是发酵的力度不是太够,生生成了石墩子,再不然就是糖过头了,用了浓浓的绿茶饱和溶液都无法中和……


再后来,出了国,粤菜在中餐馆中的份额更愈发地稀少,更别提是专做糕点的店面。我曾一年多未吃上这一口,而现今搬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方,听闻唐人街有专卖广式糕饼的店面,包袱都未来得及收拾,便撒腿就往那里跑,旁的也不先看了,兴冲冲地便拎上一大块发糕与蒸的鸡蛋糕回来,又迫不及待地泡上一壶解腻顺气的小青柑。好友曾与我说这是她几乎唯一的“早餐问题解决方案”,但当我小心翼翼将这大块的方物切好分净,就茶入口的一刹间,第一个涌上心头的强烈感触仍然是……失望。


然后我猛然想起,我这位好友,她是个嗜甜的北方人。


我但在想一件事:是我老了吗?缘何我也开始对这东西,如那些白苍苍的“茶楼老饕”似的,执念如此呢?



 

文 / 沈尘

图片 / 沈尘

BGM / 美丽心情 - 本多Ruru


关于投稿

1、深夜谈吃接受日常投稿,欢迎与20万吃货分享你的美食故事

2、投稿的邮箱为:tougao@tonightfood.com

3、深夜谈吃不是商业机构,没什么收入,支付不了稿酬,还请见谅

4、稿件字数800~2000字为宜。如可能,尽量为文章内容自己拍几张好看的相片,若不能提供相片,深夜君帮你找合适的也可以

5、文章发表后,一切权利归原作者,若你需将文章作他用,可联系我们开放白名单等相应操作



深夜谈吃
你与吃的故事,讲给世界听
q群:344547537 | 暗号「深夜君开门」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原创]旁的一切再美,也美不过一块发糕
▲长按扫码关注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深夜谈吃是覆盖千万受众的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