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富中文网 / 正文

要想解决“看病贵”的问题,这些国际创新经验值得学习

财富中文网 2019-09-18 10:01:32

毫不意外,医疗问题已经成了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一个核心议题。虽然民主党候选人已经抛出了好几个医改计划,但大家争论的焦点最终还要归结在一个问题上:谁来掏这笔钱?

这是一个好问题,但它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目前,美国的医疗费用已经高得吓人了。2018年,美国的医疗支出超过了3.6万亿美元。因此,立法者的第一个问题应该是:美国能否以更少的钱,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服务?

答案是肯定的,这一点从许多发展中国家在医疗领域的创新上就能看出来。以印度为例,2018年,印度有7000多万人处于赤贫状态,印度的国营医疗体系可以说一塌糊涂。然而有些私营医疗机构提供的服务,却不亚于美国最好的医院,而且费用只相当于后者的零头。

印度的纳拉亚纳医疗公司就是这样的一个私人的营利性医院系统,它还登上了《财富》的“改变世界”排行榜(第33名)。在美国的研究型医院里做一个心脏手术,患者可能得花上2万到10万美元。而在纳拉亚纳医院,患者做同样的手术只需要2100美元左右,而且手术的效果即使以美国的标准看也是很出色的。之所以费用这样低廉,是因为纳拉亚纳医疗公司注重在整个系统内降低成本。比如他们使用了仿制药,实践了远程医疗,自己生产医疗耗材,并且训练患者家属来进行术后护理。他们还会对术后回收的医疗器械进行消毒并重复使用(比如开胸手术中用来固定心脏的钢钳等)。

纳拉亚纳医疗公司甚至对高达55%的病人提供了免费或补贴的医疗服务,但它仍然是盈利的。有人可能觉得,医院给患者的补贴越多,医院亏的钱就越多。不过纳拉亚纳医疗公司的使命就是服务那些缺医少药的患者,在这样的使命驱使下,它的成本创新迈向了更高水平,超低的医疗价格也提升了来自付费病人的利润。因此,尽管它的医疗服务有一些慈善性质,但医院的经济状况仍然是具有可持续性的。

纳拉亚纳医疗公司的成本节省策略对第一世界国家是否有效?有些确实是可以的。实际上,纳拉亚纳医疗公司已于2014年在大开曼岛上开设了一家有105张病床的三级护理医院,那里的多数医疗项目的费用都比美国低60%至75%。

与此同时,纳拉亚纳医疗公司的远程医疗方法,也为密西西比州的农村居民省了不少钱,甚至挽救了不少人的生命。纳拉亚纳医疗公司的远程医疗网络,将它设在城市里的24家医院与800多个医疗中心联系了起来,使广大贫困农村地区的居民也能够以很低的成本接受医疗服务。远程医疗技术使它可以有效辐射到那些寻求治疗的患者,降低农村患者的医疗支出(包括因为就医而导致的误工成本、出行成本、食宿成本等)。密西西比州是美国医患比最低的一个州,在那里也有一个类似的网络,将17家农村医院、200多个医疗站点与设在杰克逊市的密西西比大学医学中心联系了起来,使患者可以就近获得专家咨询和医疗服务,从而节省了高昂的就诊成本。远程医疗还使定期监测糖尿病等慢性病患者变得更容易了,从而也降低了慢性病人被送到医院看急诊的频率。

此外,还有很多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创新是很值得借鉴的。比如波士顿的Iora Health公司是一家初级医疗服务商,它的服务模式,就是由它的创始人、CEO鲁西卡·费尔南多普勒从部分非洲和加勒比国家借鉴来的。对大多数病人的观察和护理工作,该公司会交给所谓的“健康教练”而不是医生来负责。这些健康教练也经过了严格训练,但他们的成本比医生还是要低廉得多。Iora Health公司表示,他们这种重点关注初级护理的方法,使病人的住院率下降了40%,急诊率下降了20%。

来自发展中国家的科技创新也是不容小觑的。比如印度班加罗尔的一家医学创业公司Forus Health发明了一种成本低廉且较为便携的扫描成像设备,它可以检察出白内障等眼科问题。2016年,这种设备获得了FDA的批准。同年,Forus Health还在美国加州成立了一家子公司,专门推广其产品。这也是美国采用发展中国家的创新技术降低医疗成本的又一范例。

以上公司表明,对于医疗机构来说,扩大辐射范围与节省成本、实现盈利之间并不冲突。所以,美国可以不必纠结于哪笔钱由谁来出,而是应该着手削减这3.6万亿美元的成本。而医疗交付方面的创新则为此提供了一条可行的道路。(财富中文网)

本文作者Vijay Govindarajan是达特茅斯大学塔克商学院教授,也是《医疗逆向创新:如何实现基于价值的医疗服务》(Reverse Innovation in Health Care: How to Make Value-Based Delivery Work)一书的作者之一。

译者:朴成奎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