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央广国际 / 正文

日本允许“旭日旗”进奥运赛场招致邻国抗议

央广国际 2019-09-27 11:00:40

  东京奥运会、残奥会组委会9月3日宣布,日本将允许“旭日旗”进入2020年奥运会赛场。他们给出的理由是:“旭日旗在日本国内被广泛使用,我们认为旗帜本身并不会成为政治性的宣传工具,所以并不打算将其规定为应禁止携带的物品。”此举引发了在二战期间曾遭受日本侵略的邻国各界的抗议。

  “旭日旗”又称日本军旗,带有红日和旭日光芒图案,是原日军以及现在的日本自卫队所采用的军旗。二战后,依据日本新宪法,旧式军队解散,成立了自卫队。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时,“旭日旗”曾被禁用。但上世纪50年代,日本自卫队又开始使用“旭日旗”。2013年,日本政府曾发表声明称,“旭日旗”和日本国旗“日章旗”都是日本的象征,具有同样地位。

  韩国媒体报道称,东京奥运会组委会允许在东京奥运会期间使用“旭日旗”,东京残奥会的奖牌设计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旭日旗”,这不可接受。韩国外交部发言人金仁澈3日曾表示,周边国家把“旭日旗”看作日本军国主义和帝国主义的象征,日方应以谦虚的态度正视历史。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11日表示,他们已致函国际奥委会(IOC)主席托马斯?巴赫,要求国际奥委会发挥积极作用,促使日本奥组委采取彻底的对策,禁止携带“旭日旗”进入赛场。信中说,“旭日旗”会令韩国、中国和东南亚等曾遭受侵略的国家和人民联想到痛苦和屈辱的历史。国际足联已禁止使用“旭日旗”,东京奥运会却允许使用“旭日旗”,这与追求爱与和平的奥运会精神背道而驰。韩国诚信女子大学教授徐s德18日表示,他们已向美联社等全球31家主要媒体发送邮件,呼吁各方阻止东京奥运会使用“旭日旗”。徐s德表示,《奥林匹克宪章》第50条第2项禁止任何形式的示威和政治行为,东京奥运会允许使用“旭日旗”显然违反了这一条。

  朝鲜媒体近日也纷纷发表文章,谴责东京奥运允许“旭日旗”入场,称这是“为军国主义招魂”,是对曾遭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亚洲人民的亵渎,是对追求和平与友谊的奥林匹克精神的嘲弄。

  9月23日,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以会长童增的名义致函国际奥委会,对东京奥组委允许观众携带“旭日旗”表示抗议,要求东京奥运会禁用“旭日旗”。信中说:“‘旭日旗’被战争受害国家视为侵略战争和军国主义的象征。出于这样的原因,无论出于何种目的,都不能让‘旭日旗’出现在奥运会赛场上,更不用说还让这种旗帜以加油助威的正面形式出现。”“对于旨在展示各国和平友好的奥运会来说,允许在奥运会期间展示‘旭日旗’,是想利用奥运会来淡化日本昔日所犯下的滔天罪行,是对奥林匹克和平精神的玷污,将对奥运会的正常举办造成极大的影响。”

  对于外界的反对声浪,日本方面一直在狡辩。外务省新闻官大鹰正人18日声称,说“旭日旗”是军国主义的象征,这是“完全没有的事”,因为“世界上有一部分人抱有错误的理解”。大鹰正人说,“旭日旗”上的图案是长期以来日本人都非常熟悉的设计图案,(军旗)只是采用了这一图案。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更是明确表示:“没有设想将‘旭日旗’列为禁止带入(奥运场馆)的物品。”

  在日本,“军旗文化”渗透在社会生活的很多方面。比如说,棒球、足球赛场上挥舞军旗加油助威的情景屡见不鲜,唱片封面图案、儿童游戏机中也经常出现日本军旗。主张为当年的殖民统治道歉的日本主流媒体朝日新闻社,其社旗居然采用的也是“旭日旗”设计。“旭日旗”更是被日本右翼团体当成在公共场合造势的工具,每年8月15日“终战纪念日”,都会有一小撮右翼分子举着“旭日旗”去靖国神社鼓噪。一些日本政客也经常利用“旭日旗”哗众取宠。就在9月15日,有日本右翼团体在东京举着“旭日旗”游行,并呼喊“日韩断交”、“朝鲜人滚回去”等口号。

  与日本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德国纳粹的“万字符”当年在欧洲也曾寓意好运,但因为二战改变了它的含义,战后德国一直严禁使用与纳粹有关的标志,包括“万字符”。德国刑法典第86条规定,在德国境内展示纳粹标志的人将面临最高3年有期徒刑或罚款。日本如此使用和“偏爱”“旭日旗”,归根结底是由于他们在战后没有对军国主义势力进行彻底清算,日本一些政客和右翼势力甚至仍然在试图美化侵略战争,掩盖当年罪行。所以,东京奥组委允许观众将“旭日旗”带入奥运场馆招致国际社会的严重不满,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

  中国青年报北京9月26日电

编辑: 许晨阳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