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富中文网 / 正文

这部韩国电影有何魔力,为何人人都讨论?

财富中文网 2019-10-20 07:00:06

很多影评人称,《寄生虫》(Parasite)是一部“不折不扣的杰作”、“本年度最重要的电影”和“一部必看的惊悚片”。不过除了在电影节上,以及在纽约和洛杉矶的少数几家影院里,美国很少有人看过韩国导演奉俊昊的这部广受好评的电影。不过看过这部影片的那1%的人却都对它赞不绝口。

所以你可能会想,不就是一部韩国电影嘛,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不过但凡你对这部电影有一些了解,你就可能已经听说了,观众们在看完这部片子后,纷纷有了“拒绝剧透”的觉悟。

下面,我们就将解析一下,关于这部电影,你所应该知道的一切(没有剧透)。这部韩国电影刚一上映,就打破了票房纪录,很多人甚至认为它有资格角逐今年的奥斯卡奖。

《寄生虫》有多牛?

总有一些热门新片会被影评人和媒体冠为“必看”电影之名。但《寄生虫》的热度已经远远超过了一般的炒作。这也给它平添了一些神秘色彩。

《寄生虫》的一炮而红是在今年5月的戛纳电影节上,该片成功捧得金棕榈奖,它也成为了第一部获得金棕榈奖的韩国电影。接着,它又在其他几个国际电影节上大放异彩,在特鲁莱德电影节和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上的放映场次场场售罄,在奇幻电影节和纽约电影节的点映也是场场爆满。

就连其他电影导演也在推荐别人去看这部电影。比如另一部电影节获奖热门影片《原钻》(Uncut Gems)(主演亚当·桑德勒)的导演约什·萨弗迪和本尼·萨弗尼便在推特上力赞这部电影:“不要问问题,不要看影评,直接去看电影。奉俊昊导演和影片的主创人员将把你的大脑当成‘寄主’,同时告诉你,我们生活中的隐形的规则是多么荒唐。”

《遗传厄运》(Hereditary)和《仲夏夜惊魂》(Midsommar)的导演阿里·阿斯特也在推特上写道:“这部电影令人震惊。奉俊昊的叙事能力是无以伦比的。这部电影极为高效,比任何东西都有趣,令人疯狂,而且让人感到深深的悲凉。”

奉俊昊何许人也?

此人在美国并非家喻户晓,但却是国际影坛上公认的大师,代表作包括《杀人回忆》(Memories of Murder,2003年)、怪兽电影《汉江怪物》(The Host,2006年),以及他的第一部英语电影、反乌托邦主题的惊悚片《雪国列车》(Snowpiercer,2013年)。

《雪国列车》耗资4000万美元,请来了克里斯·埃文斯、宋康昊、蒂尔达·斯文顿、奥克塔维亚·斯宾塞等国际知名影星加盟,它也是迄今为止韩国制作成本最高的一部电影。在《雪国列车》后,奉俊昊又于2017年推出了一部适合全家观看的影片《玉子》(Okja),主演为杰克·吉伦哈尔和蒂尔达·斯文顿。这部电影在戛纳首映,之后上线了Netflix。不过这在当时也引起了一些争议,因为戛纳电影节表示不再允许Netflix出品的电影参选奖项。

无论是在电影发烧友中,还是和社交媒体上,奉俊昊都有一批死忠粉。粉丝们在推特上搜索#BongHive标签,就能找到组织。

《寄生虫》讲了什么?

《寄生虫》通过发生在一穷一富两个韩国家庭(金家和朴家)之间的故事,对贫富差距的社会现象进行了辛辣讽刺。从贫穷的金家少年混进了富裕的朴家时起,权力的平衡开始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发生了转变。(再次强调,没有剧透!)

艾萨克·费尔德伯格最近在《财富》杂志上撰文称,《寄生虫》是“为我们这个时代量身打造的一个家庭入侵故事。故事在眼花缭乱的闹剧、希区柯克式的悬疑和辛辣的闹剧之间来回切换”。

为啥不让剧透?

在《寄生虫》今年5月于戛纳电影节首映之前,奉俊昊给媒体写了一封公开信,恳求媒体不要泄漏除了预告片之外的任何影片中的信息。

“在你为这部电影写影评时,请尽量不要透露兄妹二人当上家教之后的故事走向。至于兄妹二人当家教这一点,已经在电影的预告片中有所体现。”

以往的一些剧情片,比如《哭泣游戏》(The Crying Game)、《逃出绝命城》(Get Out)、《灵异第六感》(The Sixth Sense)等,到影片末尾都有一个大反转,所以看这些片子之前一定不能被剧透。《寄生虫》诡异而神秘的结局,也激起了人们观影的欲望。

《寄生虫》创造了哪些票房纪录?

自本片在10月1日登陆纽约和洛杉矶的部分影院以来,仅仅从三家影院便收获了376264美元的票房,平均每家影院贡献了125421美元,为今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它也是自《爱乐之城》(La La Land)以来,单家影院票房收入最高的一部国际电影。

该片在纽约国际金融中心搞了几场周末点映,有几场奉俊昊和主演宋康昊、朴素丹还亲自亮相点映,与观众进行了问答互动。这些场次的票在开售当天就卖光了。

纽约和洛杉矶以外的美国观众到哪去看《寄生虫》?

《寄生虫》将逐渐在全美各地上映,本周将登陆旧金山、波士顿、芝加哥、华盛顿特区等7大城市,下周还将登陆15个大城市。

《寄生虫》的发行商Neon公司的院线发行主管埃莉萨·费德洛夫在接受《Deadline》采访时表示,她预计到10月底,《寄生虫》将在美国前25大城市的85到100家影院上映。

费德洛夫表示:“到那时,我们会采取一定的‘观望’策略。我希望它可以在尽可能多的影院上映。我们希望到11月中旬,会有一个很强劲的上映银幕数。”

Neon本季发行的都是拿奖的热门影片,包括几大电影节的热门《燃烧女人的肖像》(Portrait of a Lady on Fire),备受好评的纪录片《阿波罗11号》(Apollo 11)、《蜂蜜之地》(Honeyland)和《最大的小小农场》(The Biggest Little Farm)等。

2018年,这家公司还将《我,花样女王》(I, Tonya)带到了奥斯卡。这部片子获得了好几项提名,最终,艾莉森·詹尼凭借此片赢得了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但这家独立发行公司还从未获得过最佳影片奖的提名。

《寄生虫》虽然是影评人的宠儿,但出了纽约和洛杉矶等沿海的“文化之都”,它在美国其他地方还能拿到这么高的票房吗?

Awardswatch是一家专门预测娱乐圈奖项得主的网站,该网站的创始人埃里克·安德森认为:“真正的挑战是,随着这部电影开始在越来越多的地方排片,这些地方能否复制洛杉矶和纽约的强势票房表现?”

《寄生虫》有机会竞争奥斯卡最佳影片奖吗?

简单说来,是的。而且还远远不止于此。

目前,大家广泛认为《寄生虫》最有望获得下届奥斯卡的最佳国际故事片奖(也就是以前的“最佳外语片奖”),同时还有可能角逐最佳摄影奖、最佳导演奖和其他几个奥斯卡奖项。

由于该片获得了影评界的一致好评(截至发稿时,烂番茄网站上的好评率达到了99%),专家们都认为该片有望获得最佳影片奖提名,这也是韩国电影史上开天辟地的头一遭。去年,韩国导演李沧东的心理悬疑片《燃烧》(Burning)也入围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9部电影大名单,但最终未能获得提名。

在预测网站Gold Derby上,一半以上的专家都将《寄生虫》放在了自己对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预测名单里。埃里克·安德森也在他最近一期的《周五领跑者》报告中,将该片的获奖机率拔高到了第二位。

从先例看,《寄生虫》获得最佳影片奖提名的机率并不算大。迄今为止,只有11部外语片曾获得最佳影片奖提名,包括去年的《罗马》(Roma)、大家一致喜爱的《美丽人生》(Life is Beautiful),以及让·雷诺的《大幻影》(La Grande Illusion)、英格玛·伯格曼的《呼喊与细语》(Cries and Whispers)等经典影片。

如果《寄生虫》打破了先例,真把最佳影片奖收入囊中,它将成为第一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非英语电影。这部电影适时审视了贫富差距和阶级仇恨的问题,并以一种取悦大众的方式表现了出来,或将让它成为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值得关注的一匹黑马。(财富中文网)

译者:朴成奎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