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腾讯大家 / 正文

这对恩爱夫妻职场精英为何最终恩断义绝

腾讯大家 2019-10-30 16:00:08

王熙凤和贾琏首次同框是在第十六回。

这对恩爱夫妻职场精英为何最终恩断义绝《红楼梦》剧照

第七回不算,虽然回目里说“送宫花贾琏戏熙凤”,毕竟只闻其声未见其人,我们单知道小两口关系很不错。之后便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再之后,贾琏就护送黛玉回扬州奔丧去了。

第十六回,贾琏从扬州回来,正赶上元春被封为贤德妃,全家上下都感到与有荣焉,王熙凤更是喜气洋洋,见到贾琏口齿越发伶俐:“国舅老爷大喜!国舅老爷一路风尘辛苦。小的听见昨日头起报马来报,说今日大驾归府,略预备了一杯水酒掸尘,不知可赐光谬领否?”

这段文绉绉的台词是不识字的王熙凤从戏里学来的吧,凤姐高兴起来也是戏精本精啊。

贾琏没有这般好口齿,但也算知情识趣,笑着回答:“岂敢岂敢,多承多承。”

王熙凤说起她帮宁国府管家之事,这是她的得意事,却被她描述成这样:“被我闹了个人仰马翻,更不成个体统,至今珍大哥哥还抱怨后悔呢。你这一来了,明儿你见了他,好歹描补描补,就说我年纪小,原没见过世面,谁叫大爷错委她的。”

明明是只老虎,为什么要装病猫?因为病猫比老虎可爱啊。王熙凤撒娇也是有一套的。

正说着,贾琏的奶妈赵嬷嬷来了。王熙凤对这位奶妈很亲热,一口一个“妈妈”,让她上座,又特意叫人端合乎赵嬷嬷牙口的火腿炖肘子上来,当然是给贾琏面子。赵嬷嬷很领情,也很会说话,三个人抚今追昔,将这顿晚餐吃出了暖融融的亲情感来。

这对恩爱夫妻职场精英为何最终恩断义绝《红楼梦》剧照

然而,就在这一片和谐之下,也有不和谐的暗流。王熙凤张罗着帮赵嬷嬷的儿子谋个差事,对贾琏说:“你疼顾照看他们,谁敢说个‘不’字儿?没的便宜了外人――我这话也说错了,我们看着是‘外人’,你却看着‘内人’一样呢。”

王熙凤这话啥意思?直指贾琏的作风问题。她还不是玩谐音梗,因为贾琏的回应是“讪笑吃酒,说‘胡说’二字”,看着就很心虚,极有可能曾被王熙凤逮住把柄。

这对恩爱夫妻职场精英为何最终恩断义绝《红楼梦》剧照

王熙凤紧张感无处不在,贾琏陪黛玉去苏州送灵那会儿,派小厮昭儿返京回话,王熙凤的千叮咛万嘱咐的最后一句是:“别勾引他认得混账老婆,果然有这些事,回来打折你的腿。”

这也算是严防死守了,但是有什么用呢?王熙凤和贾琏的女儿巧姐出天花,王熙凤又是供痘疹娘娘,又是忌煎炒,还拿大红尺头给奶子丫头等亲近之人裁衣,贾琏也要搬到外书房斋戒,可是贾琏到外面就开始乱搞了。

先是将清俊的小厮选来出火――这是贾琏最大的黑点,虽然宝玉也有同性恋之嫌,但贾琏这里连“恋”也算不上,纯粹的欲,还是跟小厮,啧啧。

很快他又勾搭上一个多姑娘,多姑娘在床上还撩他:“你家女儿出花儿,供着娘娘,你也该忌两日,倒为我脏了身子。快离开我这里吧。”贾琏说:“你就是娘娘!我哪里管什么娘娘!”

贾琏是这么放荡的一个人,但在舆论场上他却更占优势。那一回王熙凤过生日,贾琏趁机叫来鲍二家的在房间里偷欢,被王熙凤捉奸在床。

王熙凤闹到贾母那里。贾母笑道:“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哪里保得住不这么着,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都是我的不是,叫你多吃了两口酒,又吃起醋来。”说的众人都笑了。

在贾母眼里,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贾琏赔了不是之后,贾母对王熙凤说:“凤丫头,不许恼了,再恼我就恼了。”意思是你见好就收吧,这事可以过去了。

这对恩爱夫妻职场精英为何最终恩断义绝《红楼梦》剧照

王熙凤愿不愿意让这件事过去另说,但在荣国府,这件事不是贾琏的黑料,倒成了王熙凤的黑料。小厮在尤二姐面前埋汰她,说只要贾琏多看谁一眼,她有本事当着贾琏的面把对方打成个烂羊头。她姑姑王夫人也“因她名声不雅,深为忧虑”,直到她把尤二姐接进府,才略略放心。

在男权主导的社会里,女人对男性的风流放荡无能为力,王熙凤纵然“身段苗条体格风骚”,对贾琏的吸引依旧有限。她做媳妇做得也算仁至义尽,家里料理得妥帖周全不说了,还把贾母哄得笑口常开,对小姑子们也是关心备至,担心林妹妹吃饭灌冷风对胃不好,在大观园设了个小食堂……

除了没有尽全力帮贾琏他爹娶小老婆之外,能做的都做了,贾琏该怎样还是怎样,还是会在内后说她坏话。

王熙凤没法不有着深刻的不安全感,而解决这种不安全感的唯一方式,就只剩下控制权力。

当然,王熙凤原本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打小顽笑着就杀伐决断的,但是从她跟贾琏撒娇看,她不是不明白,男人通常不喜欢强势的女人,最初还要装出和贾琏商量的样子,但越往后来,她越顾不上了。

这对恩爱夫妻职场精英为何最终恩断义绝王熙凤

贾芸想在大观园谋个差事,跑来求贾琏,贾琏想把管理小和尚道士的活儿给贾芸,王熙凤却一定要给贾芹,贾琏不答应,王熙凤便把头一梗,把筷子一放,腮上似笑非笑地瞅着贾琏说:“你当真的,还是玩话?”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了,其实挺可怕。贾琏没有放在心上,他不是一个权欲旺盛的人,没那么敏感。在凤姐答应将来另外给贾芸弄个差事之后,他让了步,只是说:“果然这样也罢了。只是昨儿晚上,我不过是要改个样儿,你就扭手扭脚的。”太不正经了。

在生活方式上很不正经的贾琏,骨子里倒是个老实人,转头就对贾芸说,我原本有个差事想给你,被你婶子截了胡。基本就是告诉他自己没啥权力了。

聪明的贾芸立即另起炉灶,走凤姐的路子,虽然他不这么干接下来那个活儿也是他的,但这么几次三番地下来,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在这个家里,到底谁说了算。

贾琏在家中一点点被架空,他的心腹小厮兴儿跟尤二姐说:“奶奶的心腹我们不敢惹,爷的心腹奶奶的就敢惹。”后来王熙凤想把尤二姐赚入荣国府,干脆叫这个兴儿给她带路。

这对恩爱夫妻职场精英为何最终恩断义绝尤二姐

王熙凤首席心腹小厮叫旺儿,旺儿的儿子看中了王夫人屋里的丫鬟彩霞,彩霞不愿意。贾琏开始不知其详,愿意帮旺儿家做媒,后来从林之孝那里听说旺儿的儿子十分不成器,想要改主意,被王熙凤一通敲打,也只能罢了。

王熙凤的世界对于贾琏却是铁桶一块,针扎不进,平儿跟他也算知心,却也将家中的经济状况对他瞒得结结实实,当然这也是贾琏自己作的,平儿说他是油锅里的钱也要捞出来花,他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待到尤二姐去世,贾琏连给她买副棺材的钱都没有,找王熙凤要,王熙凤甩出二三十两银子,比当年打发刘姥姥的钱稍微多点。还是平儿偷了两百两碎银子给他,才捉襟见肘地把尤二姐给埋葬了,棺材钱还是赊借的。

这对恩爱夫妻职场精英为何最终恩断义绝《红楼梦》剧照

到此时,贾琏才明白,丧失了权力就丧失了一切。他曾对着死去的尤二姐发誓,要找出真相,帮她报仇。但是,害死尤二姐的那个人,难道不是他自己?

是他自己的种种荒唐,让王熙凤失去安全感;他的懒散,他的丧,让王熙凤越来越紧地把权力控制在自己手中;他明明知道王熙凤的霹雳手段,还敢迎娶尤二姐,然后又让尤二姐毫无保护地处于王熙凤的控制范围内。弄到这一步自是必然,他如此怨怒的原因,在于,尤二姐的死,明晃晃地宣告了他的失败,他是一个无能的人。

87版电视剧《红楼梦》里,贾琏与王熙凤终有一撕,曹公心中的结局如何就不得而知了。无论如何,在王熙凤与贾琏的关系中,王熙凤是更值得同情的一方。

因为她更加被动,她无法左右贾琏的行为,“夺权”是唯一的选择。即便如此,她这一生也还是过得很糟心,就像曲子里写的:“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纵然她是“能齐家”的钗裙,也逃不开性别的限制。

现代女子按说是不必如此了,可是看当下情形却未必,是男权阴魂不算,还是自身亦有局限?

然而贾琏的风评还不错,因为他虽然荒唐无能,三观却是正确的。尤其是两性关系上,他不双标,对自认为“失足”的尤二姐说一句“谁人无错”,他的问题,主要是软弱而不是凶恶,软弱是缺点,不是缺德。加上87版《红楼梦》里演贾琏的那位演员颜值实在很高,实在让人没法太计较。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