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腾讯大家 / 正文

王思聪、罗永浩和贾跃亭,失败者的味道

腾讯大家 2019-11-09 17:30:17
王思聪、罗永浩和贾跃亭,失败者的味道

立冬,很凉,三个网红男人同时曝出最新故事。

创业界最好的相声演员罗永浩,因个人连带担保责任,未能按时偿还一笔370万的充电器货款,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对商人来说,起起伏伏本是常态,低谷总是会有的。这次的低谷,还有连续创业受挫和外部环境趋于保守这两个不利因素的双重夹击。而他的核心优势也很突出,用投资人的钱交了这么多年学费,所积淀下来的资源和能力都极为宝贵。综合而言,罗永浩还有很大机会翻身,但从微博上来看,罗永浩等待着12月的新发布会带来奇迹。事已至此,还寄希望于短期内有一个超级产品横空出世,连带目前的债务也一并解决,罗永浩一贯的动作,还是那个十年如一日坚持在钢丝绳上行走的相声演员。

王思聪、罗永浩和贾跃亭,失败者的味道罗永浩的微博截图

国民老公王思聪,也因为个人连带担保责任,总额为1.5亿债务被法院确定为执行案件,而他本人被列为被执行人,大约是1.5个小目标。据外部分析,这个债务可能与刚倒闭的熊猫直播有关。熊猫直播一度被看好,昙花一现的热度过后开始下滑,危机关头寻求收购未果,最终关站并倒闭。和罗永浩不同,基本没有人会担心他作为王家人的债务问题。作为最吸引眼球和话题的富二代,曾在诸多领域高调出击被盛赞的天才,十年后首次表现出低调和收敛。

还有中国众多乔布斯之一的贾跃亭,曾经被称为“第一CEO”和未来中国首富,正依据美国破产法第11章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在贾跃亭编织了过多的财务谜团之后,他已经彻底失去了大众的信任,也失去了朋友,他的行为得不到积极正面解读。一年半前,贾跃亭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如今在申请离婚后一个月,提出个人破产重组,更加加大了转移财产的嫌疑。如日中天到过街老鼠,贾布斯只用了不过十年时间。

王思聪、罗永浩和贾跃亭,失败者的味道贾跃亭

过去的十年,狂浪不羁罗永浩,翩翩公子王思聪,做局大师贾跃亭,随着时代起伏,成为了财富神话的一部分,也成为退潮时的脚注。无论是他们的成功,还是他们眼前的失败,根子里都深深地埋藏着对失败的深深恐惧。这种恐惧驱动了对成功的追求而奋斗,也埋下根基空虚而随时失去方向而迷茫的隐患。

这种对失败的恐惧,深深地埋藏在文化深处,尽管多年来对这个问题不断地合理化解释,我们的血液中深深地被浸染,不自觉就表现出来。如同罗永浩在第一时间发表公开信那样,这封信除了强化支持者廉价的支持,以及激发唱衰他的人继续唱衰外,对于解决债务问题本身看不到任何实际效果。但这封信一定要发,如同我们初中的那位同学,在拿到考卷以后,激动地告诉周围的人,这道题我会做,我只是不小心写错了。

王思聪、罗永浩和贾跃亭,失败者的味道罗永浩在微博发出公开信

生在害怕失败的文化里,对成王败寇是一种坚定的信仰。成功者受到无原则的崇拜,被打上失败者的标签,将会被周围世界残酷的嘲笑、抛弃。敢于露头的冒险家,一旦向世俗妥协,就失去了追求远大目标的初心,而是时时恐惧是否会遭遇失败,刻意为了成功而成功。

罗永浩如果真的不害怕失败,那么他不需要使用拍胸脯一样的姿态,用卖艺还债这样不可靠的理由来支持他坚守信用的合理性。债务问题需要的是真金白银,还有方法就有希望,方法又建立在对现实资源和形势的理性分析。如果真到了需要卖艺的那天,这么巨大的债务大概率是真还不上了。

然而,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他还是很有必要发出这样的一封公开信。罗永浩没有王健林这样可以拿出5个亿给儿子做经商学费的父亲,他未来的成功建立在周围人还能对他保有成功的信心,为此他需要拿出一个姿态,继续维系随时即将成功的人设。这种做法是把双刃剑,曾经的贾跃亭,就是这样不断营造巨大的梦想,然后用腾挪大法不断填补窟窿,直到窟窿越来越多,玩成一个庞氏骗局。

罗永浩的支持者,对他的支持,源于相信他还有可能成功。有媒体观点公开呼吁要对罗永浩包容,这个呼吁建立在功利的基础之上,坚定相信罗永浩作为一个有信用和有能力的人,会完成还债任务。这样的包容,依然是对成功人士以及有可能成功人士的包容。不敢包容失败者的包容,不过是一文不值的假包容。罗永浩的支持者,不好意思也不敢提出,如果罗永浩真的还不了债,是不是也应该被包容。

不支持罗永浩的观点,也多是一体两面。这种观点,建立在坚信罗永浩不会成功的基础上。商业世界里,成败很重要,但一时的成败并没有那么重要,如果有绝对确定的成败之路,这里也不会成为一个社会里最具备冒险精神人们的乐园。

王思聪、罗永浩和贾跃亭,失败者的味道

有趣的就是,在王思聪这里,因为他家比绝大多数人都要成功,就不存在失败的选项,也就少了许多的争议。

在极度害怕失败的文化下,最坏的影响是一旦开始冒险,就变成成王败寇的豪赌游戏,从而失去了平静面对真实世界的勇气和能力,在积极的信号下过度追求绝对的成功,在悲观情绪出现时为了掩盖失败而走向更大的失败。我们的日本邻居就完整的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

当日本国力开始崛起时,通过极小成本的918事变就窃取了中国东北,并诱发过度盲目的乐观,且激发出报复性的补偿心理。盲目乐观的驱动下,日本对美国也开始产生想法,可控的冒险变成豪赌,即便明知几乎必然失败,也无人敢提出反对意见,并且从跃跃欲试到放手一搏,偷袭珍珠港。当明知陷入泥潭之后,也不敢及时收手,太平洋战局的迅速反转,依然发动无畏的坚守和消耗,为了战斗而战斗。

王思聪、罗永浩和贾跃亭,失败者的味道偷袭珍珠港

罗永浩和王思聪创业的冒险精神当然值得包容和鼓励,然而,如今产生的几个亿远超过公司资产和偿还能力的债务,并不等于正常的冒险,更多属于盲目自信的产物。有限责任公司作为一项伟大的革命性制度,鼓励有冒险精神的人们通过商业公司的模式去冒险,并且依据公司作为独立的身份去获得收益以及承担风险,无需因为一次失败而终身拖累拥有冒险精神的个人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

如果他们二人严格遵守有限责任公司的制度设计,今天也不会成为失信人或者被执行人,一切失败的责任止于公司。然而对高回报的冲动,获得超过公司现有能力的资金周转空间,他们不惜通过签署个人连带担保责任,将个人命运与公司强捆绑在一起。话分两说,王思聪签署这个协议,到了真要赔偿的关头,王家有能力当学费交了。然而罗永浩签署这样显著超过个人经济能力的协议,并不是一种道德上的高尚,而是高估了个人品牌的价值和能力的边界。

债权人愿意签署这样的协议,看起来像是通过制度完善风控,本质是基于过度的贪婪,而制定出一个不能带来对等保障的空气条款。在泡沫吹大的过程中,双方共同的贪婪凭空制造出毫无必要的杠杆,似乎是一条通完美好未来和财富的康庄大道。当泡沫破裂以后,夸张的杠杆就变成勒住喉咙的绞索。

王思聪、罗永浩和贾跃亭,失败者的味道

在今天回想昨天,当时冒如此巨大的风险,在没有预期和保障的情况下,不顾一切的追求规模,并没有产生对等的社会价值,没有革命性的技术,创新的产品和服务,也没有创造性的营销模式,这些最硬核的竞争在这两家公司上都没有看到。

三个人的失败故事,始于对未知世界的探索和冒险,终于各种激进的做法。反观诱发激进行为的根源,也就是对于失败深深的恐惧,不仅营造了对于失败不宽容的环境,更是鼓励冒险家滑向沦为PPT创新家,或者兜售概念的骗子,或者是亦步亦趋的简单山寨。如同贾跃亭这样的人,才是真正最适合这片土壤的产物。

如果整个社会对于恐惧失败的价值观改不过来,我们就会自然地放弃真正的探索,都恨不得等风口来的时候,自己只做风口的那头猪。想想我们曾经多么迷恋风口的猪这个说法,失败者身上的味道,我们还是过于熟悉,使得我们常常忘了,这种味道也深深地在我们自己身上。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