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这几天 “美丽风景线”在美国有点多

新浪国际新闻 2019-11-19 10:37:27
最近这几天 “美丽风景线”在美国有点多 最近这几天 “美丽风景线”在美国有点多

最近这几天 “美丽风景线”在美国有点多 最近这几天 “美丽风景线”在美国有点多

最近这几天 “美丽风景线”在美国有点多 最近这几天 “美丽风景线”在美国有点多

最近这几天 “美丽风景线”在美国有点多 最近这几天 “美丽风景线”在美国有点多

最近这几天 “美丽风景线”在美国有点多 最近这几天 “美丽风景线”在美国有点多

原标题:最近这几天,“美丽风景线”在美国有点多!

在不少美国人“关心”香港局势的时候,在美国本土,枪声在接连响起,一个又一个无辜的美国人倒在了血泊中。

11月18日,在俄克拉荷马州一家沃尔玛超声,枪声中3人丧生;此前一天,在加利福尼亚州一次家庭聚会上,枪声中4人死亡、6人受伤。

这是在不到24小时内啊!

时间再略微放长一些:11月15日,新泽西州两高中举行橄榄球比赛,枪声响起,两人受伤;11月14日,又是在加州一所高中,枪声响起,两名学生被打死,三人受伤。

这是“美丽风景线吗?

肯定不是,这是生命的悲剧。

这应该是美国人很悲伤的一周。但看了一篇文章,定义却是:从发案率看,这是很美国很普通的一周。

这么多人死了,很寻常,但这就是事实。因为有数据为证。

根据美国“枪击暴力档案”统计,2019年迄今,美国共发生了至少370起大规模谋杀事件。

所谓“大规模谋杀”,是指枪手至少打死或打伤四人,不包括他自己在内。也就是说,平均下来,2019年每一周,美国发生了8起大规模谋杀事件。

但更要知道,别看这个数据很唬人,但造成的死亡数,还不到美国枪击案死亡数的2%。因为很多枪击案,打死打伤的还不到4人。

还是根据这个“枪击暴力档案”,仅以2017年为例,美国又4万人死于枪下,平均每天109人被打死,每小时四个人被打死。当然,相当一部分人是开枪自杀。

美国是个大国,有一点刑事案很正常。但几乎每隔一段时间,美国总要发生一起类似的屠杀,而且规模越来越大。震惊、哀痛之后,则是美国人的无奈和麻木。这似乎成了一种宿命,无法改变!

每一个枪击案都有偶然性和突发性,但一个一个偶然性串联起来,则是事件的必然性。持续发生的血案,似乎让人看到了一个老迈帝国的蹒跚背影,传递出几个意味深长的信号:

信号一:枪支泛滥之祸。

这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

以前说,3亿美国人,3亿条枪,每年打死3万人。但看了一些最新的数据,这种说法不对,应该是:3亿美国人,近4亿条枪,每年打死4万人。

要知道,在世界所有国家和地区中,平民拥有枪支排世界第二的,是也门,100个人中拥有52.8条枪;世界第一,是美国,100个人,拥枪125条!

枪支这么多,社会还很撕裂,不发生枪击案才怪呢。根据联合国的数据,在所有发达国家中,美国的枪击案发生率世界第一,是邻国加拿大的6倍,是瑞典的7倍,是德国的16倍。要知道,特朗普可是嘲笑默克尔治国无方,德国治安太差。

一个最发达的帝国,一个让世界羡慕的国家,繁华都市却时常发生也门、叙利亚内战的场景,还是让人难以想象。

信号二,一个社会的撕裂的后果。

总有一种感觉,美国一些地区很安静很美好,但在不少地方,熔岩也在地下奔突,火山随时会爆发。除了黑人的抗争或闹事外,白人也越来越成为社会不安定因素。之前的拉斯维加斯枪击案,凶手就是一个64岁的老白人。

白人是美国的主要民族,但随着美国社会的撕裂,越来越多白人认为自己被边缘化,种族主义、纳粹主义、白人至上主义抬头,于是也有了特朗普的上台。一些白人开始走极端,美国社会面临更大的撕裂危机。

美国当下反移民的运动,更导致了一系列对移民的枪击案。今年8月,得克萨斯州埃尔帕索市沃尔玛发生枪击案,凶手就宣称:他采取行动,就是避免得克萨斯州遭到“西语系后裔”的“入侵”。

是什么造成这样的结果?美国众议员麦克高文就愤怒地写道:

今年5月,特朗普说,我们正被移民“入侵”。

埃尔帕索枪手说,他想阻止这种“入侵”。

特朗普问集会的人群:你怎么阻止这些跨越边境的人群。

“向他们射击!”一个人大声喊道。特朗普笑了,然后人群都笑了……

信号三,一场难以推动的改革。

改革是一场革命,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每一次惨烈枪击案后,都会是高涨的禁枪呼声;但每一次呼声,最终又都会被利益集团所击退。最可怕的是,人人都知道要改革,但人人都知道,改革进行不下去。这就是美国的困境。

去年匹兹堡发生枪击案,11人死亡。有记者问特朗普:你竞选时曾说,如果当上总统能阻止枪击案泛滥,现在如何看待控枪?

特朗普的回答:这是一个存在已久的争议。我怀疑,如果教堂里有武装警卫,就能阻止枪手,可能除了枪手别人都不会被杀。这就是他的逻辑是:如果人人都有枪,枪手可能就被打死了。

特朗普显然是反对禁枪的,在美国,全国步枪协会是共和党的拥趸,想禁枪,共和党很多人不答应。

以至于不少美国人在愤怒呐喊:为什么新西兰枪击案后,马上就会通过禁枪法案;但美国悲剧一再发生,禁枪从来都没有结果?

问了都白问!

信号四,老迈帝国的蹒跚背影。

记得今年八月连续多起枪击案后,一张漫画在美国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画面上,母亲和孩子都戴着钢盔、穿着防弹背心去商场。

孩子:妈妈,我不想穿着这些去商场。

妈妈:但孩子,我们不能侵犯别人的第二修正案权利啊。

因为宪法第二修正案,支持美国人拥有枪支。尽管美国人人都知道,这样的宪法早就该修改,但改革却推行不下去。

这也是美国社会的一个缩影。最近几年,感觉美国就没消停过,政治上吵得是一地鸡毛,外交上口水满天飞,社会上一次又一次枪击案。

似乎让人看到的是一个帝国蹒跚背影。一个国家强大崛起,各方面生机勃勃,矛盾主要在外部;但当一个国家衰败,各种矛盾就会充分暴露,更多是在内部。现在的美国,国内各种撕裂,一些问题积重难返,却又无力解决,感觉是眼睁睁地看着更大的危机发生。

中国有句古话这样说:国之将兴,必有祯祥,国之将亡,必有妖孽。这话未必都对。美国肯定有我们值得学习的很多很多地方,我们必须要清醒;但现在的美国,也有太多太多必须吸取的教训。

过去这一周,是美国很普通的一周,是美国人很悲伤但却是很麻木的一周。电视上不断滚动的是弹劾案直播,那些倒在枪下的美国人,很快被抬走,被忘记。

生活在继续,时不时来点枪击案点缀一下。

这难道就是美丽的风景线吗?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