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富中文网 / 正文

麦肯锡前员工:麦肯锡的人都很好,但是价值观有问题

财富中文网 2020-01-13 03:33:37

近年来,人们对企业的期望发生了巨大变化,麦肯锡也需要改变。

我清楚地记得在麦肯锡参加的第一个“价值观日”。各个部门的合伙人聚集在一起,讨论身为顾问的行为指导原则。

一位合伙人充满激情地谈到,如何鼓起“勇气”向客户建议裁员以增加盈利。还有一位分享称 “无论后果如何”,都要与客户开诚布公。

那天,大家热情洋溢的分享让我印象深刻。之前我一直以为麦肯锡客户至上的价值观只是为了业务需要。但是,价值观日的经历让我感受到,客户至上还是公司的道德使命:我们之所以能成为严守道德的顾问,正是因为坚持不懈地服务客户。

有些初级顾问会提出疑问。2008年时,我们的客户包括石油公司和烟草公司。如果鼓起勇气建议业绩不佳的烟草公司采取更激进的营销策略,也能算作践行价值观吗? 如果算,这么做真的有价值么?

在麦肯锡工作了两年,之后又研究了公司十年,我个人的结论是:麦肯锡的人都很好,但是价值观有问题。

从个人角度出发,我在麦肯锡的同事们都很关心如何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大多数人都在非营利组织兼职,还为慈善事业慷慨解囊。与身边的人相处时真诚而尊重,尤其是对弱势群体。而且只要有机会,同事们就会参加与社会或环境相关的项目,即使可能稍微拖累自身职业发展。

但是,当我们在保密前提下为传统客户服务时,客户至上的价值观就会占据上风。最近几个月,我们都发现只顾追求客户利益造成的危害,多篇调查性新闻报道显示,在客户至上价值观指导下,公司曾经建议向移民限量供应食品,还建议加快阿片类药物的销售。

面对相关调查性报道的指责,麦肯锡应该静心反思。近年来,人们对企业的期望发生了巨大变化,麦肯锡也要改变。大衰退、千禧一代的崛起,以及对政府解决社会上严峻挑战能力的信心下降,都让人们转而期待企业有所作为,即企业获得经济回报的同时,也要产生积极的社会和环境影响。

事实上,爱德曼公关公司的研究表明,三分之二的雇员希望雇主“一起采取行动解决社会问题”。与此同时,德勤的研究显示,超过四分之三的企业高管认为“社会影响”对公司战略“至关重要”。甚至美国顶尖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云集的“商业圆桌会议”最近也重新定义了企业的宗旨,从服务股东转变为建立“为全人类服务的经济”。

近期各项研究都证实了我在课堂上的发现。过去六年,我在芝加哥洛约拉大学和美国西北大学教授未来商业领袖课程,我发现学生更关心企业的社会责任报告,而不是公司年报。当代伴随着宗教信仰的衰退、推迟组建家庭以及对政府信任急剧下降,千禧一代不太可能在“上帝、家庭和国家”中找到使命,所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希望在工作中寻找使命。

身处新环境,麦肯锡还要宣称使命是“协助客户在业绩上实现独特、持久和实质性改进”就显得尤为空洞。为什么如此卓越的公司使命却如此平凡?

目前,对麦肯锡而言最突出的问题就是改变现状。我在公司观察到的绝大多数案例中,都能为客户创造巨大的社会价值、环境价值以及财务价值。而且,从性别平等到气候变化,公司研究和客户工作在当代最重要问题上都取得了重大进展。

其实麦肯锡可以将共同目标置于客户利益之上,仍然能非常成功。广泛的学术研究表明,使命更高远的公司发展前景也较好,因为在利益相关者中忠诚度更高,也更受员工和客户热爱。

值得称赞的是,麦肯锡似乎正逐渐进步。2019年12月9日,麦肯锡允许市长皮特·布蒂吉格公开其客户信息,透明度提升方面走出重要一步,也适当地将民主需求放在公司标准政策之上。作为麦肯锡的前雇员,我收到了一封真诚的电子邮件,内容关于公司如何努力从相关调查报道中吸取教训。

但我仍然担心,向来自傲的麦肯锡改正错误的紧迫感可能没有那么强。去年早些时候,我又收到麦肯锡向前员工通报的调查回应,一上来就称“不管以什么标准,我们都是各家公司中最受尊敬的员工群体。” 类似的措辞表明,麦肯锡的领导层仍然更关注公司优秀的一面,而不是善良。希望社会上的质疑能说服他们:现在人们都期望企业肩负社会使命,努力做好事才能成为真正伟大的公司。(财富中文网)

赛斯·格林是芝加哥洛约拉大学的 鲍姆哈特社会企业和责任中心的创始主任。

译者:梁宇

审校:夏林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