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都周刊 / 正文

90后三十而立:95后聊的开始听不懂,有人不想脱单有人忙鸡娃

南都周刊 2020-01-16 23:37:12

  “第一批90后30岁了。”伴随着2020年到来,曾在成长过程中常被贴上“叛逆”“个性”标签的90后,转眼间也迈进30岁大门。

  在传统文化中,30岁被称为而立之年。脱单、生娃、升职……成年人的世界里,“而立”往往与很多看上去并不轻松的话题相关联。而对如今的90后来说,30岁代表了什么?

  30岁,有时意味着更多的压力和责任。有的已为人父母,为了教育孩子每天连轴转;有的坦言,“三十而立”越来越像个伪命题,社会压力的增大催使人不断想办法提升自己。我们发现,相比上一代,90后遇到的机遇和选择更多,换工作的频率变高了,很多人更加为自己而活。

  变化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与5年前的自己相比,几乎所有受访的90后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有人在兢兢业业中变得更加乐观;有人辞去清闲的工作从头开始,在职业生涯中找到自信;还有人步入婚姻,有人迎来新生命。南都记者和几位即将30岁的90后聊了聊,试图记录下当代90后的不同侧面。

  三十而立,能“立”的是少数人

  老李

  性别:女

  出生年月:1990年2月

  地点:湖北武汉

  工作:某区检察院

  关于“第一批90后马上30岁”,我之前就在网上看过这个话题,但如果你不特别提起,我都没想到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说起来,我是1990年2月出生的,马上要过生日,是真正第一批步入30岁的90后。

  但我没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坎儿。只有两方面改变,首先是从前段时间开始,我会想着要去运动,每天坐在办公室里,随着年龄的增长,经常觉得腰酸背痛,要健身保持一下身体状态,报了个瑜伽班,每天晚上都去上课。然后到了30岁,好像应该要成家了,身边催的人比以前多了。

  渐渐地,父母开始帮我留意相亲的事,平时亲戚也有时候会催,但我不觉得很焦虑,一是身边年龄相近,同样没结婚的人也很多,二是我本人并没有恋爱的想法。

  这和我以前的想法挺不一样的。20岁时我对未来的憧憬是,和大部分人步调一样,二十七八岁结婚,30岁左右生小孩,就这么平淡地生活。后来我发现,每个人的步调真的很不一样,就顺其自然吧。

  就我现在的生活来说,工作日忙着工作,晚上忙着上瑜伽课,周末不值班的时候,就和朋友们聚餐、唱歌等,时间过得很快,当身边还有人陪伴你的时候,也不会有强烈的愿望想去组建自己的家庭。

  其实,身边很多朋友都是这样的,老话说“三十而立”,要成家立业,但现实是很多人到30岁并没有“立”起来,大部分都想着要怎么提升自己。现在社会进步这么快,我总觉得自己要是不往前走,就要掉队了。哪怕我是在看起来比较安稳的公务员队伍里,同事中也有很多优秀的人,既是压力也是动力,我会有种必须不停往前跑的感觉。

  如果总结这些年的成长,我觉得自己变得比以前乐观了。上大学时,很容易为一些很小的事情感伤,有时候下雨溅了水也会烦个半天。现在,下雨没带伞想的是,要迟到了,我得赶紧冲,被淋得很惨但是挤上了公交,会觉得挺开心的。

  以前在校园里,老师、同学们不会计较你很多。上班不一样,你要自己学会成长。刚开始会做错很多事情,不是什么大起大落,都是一些很细碎的坑,事后回想那个坑其实很简单,但是你摔得很疼,因为刚来啥也不知道。在这些错误中不断跌倒、爬起来,但经历了这些后,人就变得淡定一点。

  快步入30岁,和十年前、五年前的自己都有很大的变化。比如朋友圈,现在很明显地感觉到,朋友圈一刷下来,没有任何值得回忆的点。我以前会发很多自己的生活,现在变成工作推送。时间一长,就习惯了转发,自己原创的很少。想想20岁虽然傻,但好歹可以通过那些记录,想起自己当时是什么状态,有画面感,现在不会了。

  我想,这可能是因为我正处于心态转换的过程中,觉得自己长大之后,不能再做一些和年龄不符的事。一方面,我变得越来越在乎周围人的眼光,另一方面,发条朋友圈,还要考虑你想表达的意思和别人理解到的会不会有偏差,要刻意回避一些复杂的人际关系。

  婚没结成之后,独自在异乡找回自信

  晓苏

  性别:女

  出生年月:1990年8月

  地点:上海

  工作:建筑设计师

  一直以为,“三十而立”指的是30岁就要实现自立,能依靠自己的本领,独立承担应承受的责任,并已经确定自己的人生目标和发展方向。按这么理解,那我早就是了,所以对年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今年8月,我要满30岁了,现在在上海做建筑设计师,平时9点15上班,下午6点下班,忙的时候就不一定了,出设计图的前一两天要熬到很晚,甚至通宵。以我现在的工作强度,很难有时间出去旅游,对我来说,30岁需要再努力工作,努力学习,尽量多点时间陪陪爸妈。

  这是我的第4份工作了,想想30岁以前,我换过很多个城市,在山东上的大学,后来去广州想尝试考研,然后又去上海,一直到现在。也转行了,我大学学的是施工,刚毕业时被安排做了半年资料整理类的活。太安逸了,太养老了,那时候才21岁,每天最大的烦恼永远是吃啥,后来就转行做了设计。

  在这些节点里,2016年来上海对我影响很大,相当于重新开始。之前在广州,本来准备和当时的对象结婚,对象觉得,我应该退一退,所以我大部分心思是放在家里,对工作就要求不高。时间长了,发现自己挣的钱只能顾上家里,就那么点,最关键的是,顺着对方的要求慢慢退回家庭了,对方就开始觉得我不上进,说我不是当初认识时那个独立自主的人了。

  婚后来就没结成,我一个人跑到上海来工作,效率比男同事还高,算是找回了自信。5年前在广州的时候,我的日子得过且过,悠闲、茫然,但也不安。现在就很充实,也仍然不安,但以前的不安是因为没底气,现在是觉得自己知道的还不够多,要学习的还很多,不再茫然了。

  关于催婚,我暂时还没有遇到。其实我亲妹妹已经结婚生孩子了,可能我爸妈比较佛系,从小也不怎么管我,我一直是一个人在家在外上学、工作。对我自己来说,还是喜欢这种自己能决定自己的状态。

  今年要30岁了,现在的生活除了更忙一些,和我预想的差不多:实现了靠自己过着还算愉快的生活。如果有什么遗憾的话,希望能稍微空闲一些,多去看看这个世界。

  在“鸡娃”的队伍里,3岁已经不小了

  小艺

  性别:女

  出生年月:1990年6月

  地点:福建

  工作:某国企

  其实,我从去年开始,就已经把自己当30岁的人了。因为父母是按虚岁算年龄的,他们总是会强调“奔三”,会给我这种提醒:你马上要30岁了,你不能怎么怎么样了。我算是“被迫接受”吧。

  这一两年来,我和父母撒娇,他们就会说,我没个大人样子。一些95后妹妹们聊的话题,我开始听不懂了。以前,我穿衣服会尝试很多大胆风格,说话也比较犀利。现在,我自己也开始往稳重、得体的方向发展。

  30岁应该是什么样子呢?我没有觉得,29岁和30岁有什么不一样,这个阶段对我而言,就是自然而然地成长,逐渐实现经济和人格的独立,是一个人生的过渡期。

  不知不觉间,我把自己当个大人来看待了。有时我也想过,会不会那些单身的同龄人还依旧是少年心态?可能是家庭的重担逼着自己去成熟、去担当。

  25岁的时候,我还在上海,一边工作,一边兼职,租着很便宜的房子,努力攒钱,累得跟条狗,却特别充实。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就是希望。后来,我结婚、辞职、生子、又重返职场。和5年前的生活挺不一样的,现在压力挺大,要赚钱,要陪伴孩子,更要教育好他,要陪伴父母,还要兼顾好自己。我不敢熬夜,不敢生病,30岁,我是以“活一天当好一天妈”的心态来迎接的。

  当妈之后,我慢慢觉得,自己成为了父母、孩子的依靠,需要守护好他们。其实生孩子对我的改变很大。我挺爱美的,现在活得有点糙了,宁愿多睡会儿也不想爬起来化妆。主要是精力有限,因为我老公职业的原因,育儿这块基本上是我来,我父母也过来帮我带,但教育方面很多东西都需要我来准备。

  现在大家都在“鸡娃(一种形容家长给孩子打鸡血,催促孩子学习的新说法)”。这不仅要精力,还要经济上的支持。我们是普通家庭,“鸡娃”的压力就更大。

  我儿子满3周岁了,用宝妈们的话来说,3岁已经不小了。平时,我一般早上6点起床,为了“鸡娃”,我没有午休,中午要给孩子挑选各种教育资源,为了提高效率,在孩子学之前我都提前过一遍。

  很多科目都要学,早教、体能、英语、古诗词、数学等等,还要准备亲子活动。晚上一般7点吃过饭,饭后就开始育儿,等孩子睡着了,还要准备孩子白天在家学、玩的东西,周末也要带娃上早教。

  其实我也不想这样,但实在扛不住,身边至少一半人都是这样“鸡娃”的,很残酷,但养家糊口确实不是那么容易的。总之,如果没有啃老的资本,30岁就真的不能有不努力的厚脸皮。

  爸爸快退休了,我也快30了

  阿智

  性别:男

  出生年月:1990年10月

  地点:广东珠海

  工作:公务员

  30岁之前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件事,是与相识相恋7年半的前任女友分手。

  时常想起这件事,感觉错综复杂,难以言表,有时会感慨,我的人生是不是从分手那一刻起,走向了另一条平行线。今年1月,我也结婚了。要30了,把“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这句话送给自己。

  大学毕业之后,我在广州某科研所工作了5年,后来离职,回到珠海工作。平时在办公室处理文件和去工地监督管理两头跑。政府工作与网上传说中的喝茶、看报纸的日常相差甚远,基本上很难在工作时间处理完每天的任务,经常性加班。

  现在的生活和想象中挺不一样的,曾经畅想过自己是高薪白领,在CBD喝咖啡,和客户聊工作战略。现在很多时候都穿着劳保鞋,下工地,和村民讲道理、讲感情。好处是基本能保证休息时间,周末基本不会被占用。

  如果用关键词来概括,5年之前我的生活重心是工作、考试、迷茫。那时候像是在和命运做斗争,微薄的收入,不喜欢的工作,孤独的城市。现在工作稳定下来了,迷茫仍然存在,到底应该为自己的人生做点什么。日子得过且过,找不到人生的目标,似乎对任何事情提不起兴趣。

  快30了,我的心态焦虑和乐观并重吧。焦虑是父母慢慢变老,不久后的将来,还会有孩子出生,一胎、二胎,房价在涨,工资不见涨,经济压力层层加码。乐观是好在吃喝不愁,有时间去做做运动,出门逛逛。

  三十而立,我认为有两种立法,一是努力工作,找到所长,起码收入能满足生活和消费,这是经济独立;二是目标明确,有为之奋斗努力的方向,每天都在靠近梦想,这是思想独立。

  什么时候意识到我快30了呢?

  有一次,我存了些钱,想给老父亲付个首付,在小区父亲买个小房子。但父亲不同意,说他快退休了,退休金供不起房子,负担很大。

  想想确实是。父亲快退休,我也快30了。

  南都记者 詹晨枫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