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泉州酒店坍塌事故中遇难的区科协副主席

新浪国内新闻 2020-03-20 20:30:06

最新肺炎报道>>   进入疫情地图>>

国际疫情形势>>   本地疫情动向>>

在泉州酒店坍塌事故中遇难的区科协副主席

原标题:在泉州酒店坍塌事故中遇难的区科协副主席

3月7日18点46分,杜晓东给妻子曾馨(化名)打了个电话,问儿子的高三月考成绩在哪里查询,约20分钟后,他正值守的医学观察隔离点——福建泉州鲤城区欣佳酒店塌了。

这通关于寻常家事的电话,成了永别。

现年49岁的杜晓东是福建泉州市鲤城区科协副主席,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2月25日,他作为政府公务员管理人员,被抽调到欣佳酒店开展管理隔离点的相关工作,负责与各社区对接湖北、温州等地来泉人员。

在泉州酒店坍塌事故中遇难的区科协副主席 在泉州酒店坍塌事故中遇难的区科协副主席

杜晓东证件照。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他有一个其乐融融、温馨幸福的家庭,上有他挚爱的75岁老母亲,下有他疼爱的高三毕业班的儿子,身边还有他深爱的伴侣。”曾馨3月19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儿子那天的月考成绩是高三阶段以来最好的一次,“如果没有发生事故,他现在一定很欣慰。”

然而,杜晓东在事故中去世让这个家庭陷入悲痛之中。3月13日,欣佳酒店坍塌事故调查组发布初步调查结果,称欣佳酒店所在建筑项目未履行基本建设程序;房屋业主发现房屋基础沉降和承重柱变形等重大事故前兆,仍然违规冒险经营;地方相关职能部门选地点及隔离预案监管不到位、安全关卡层层失效,最终酿成29人死亡的惨烈事故。

家里的顶梁柱

生于1971年的杜晓东是泉州市洛江区马甲镇人,从华侨大学精密仪器专业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泉州市浮桥镇政府工作。

经好友介绍,杜晓东与在银行工作的曾馨相识,并于2001年结婚,次年生下儿子小传(化名)。杜晓东的同事介绍说,杜晓东在镇政府历练后,转至鲤城区农业局任股级干部,2003年起任鲤城区侨联副主席15年,之后任鲤城区科协副主席3年。

在泉州酒店坍塌事故中遇难的区科协副主席 在泉州酒店坍塌事故中遇难的区科协副主席

过往工作中,杜晓东曾获得不少荣誉和嘉奖。

在曾馨的印象中,杜晓东是个自律的人:一直保持早睡早起,从不熬夜,生活作息规律。

每天,杜晓东会做好午晚两餐,帮忙做家务。早上,他叫孩子起床,送孩子上学。曾馨说,小传小学六年来往学校,都是由杜晓东负责接送。

杜晓东喜欢看书,研究历史、哲学、地理相关书籍,写得一手好书法,也像很多年轻人一样热衷看武侠小说,常常关注国内外的新闻时事。每天中午或者晚上,都是一家人一起在电视前看新闻的时间。

曾馨说,结婚二十年,夫妻两人一直相知相扶,互相尊重体谅,生活中感情很深,他一直是她的精神依托、生活依靠和工作的支持者,“家里房子买在哪里,怎么装修,车子买什么,亲戚家事情等大事小事都由他操办,我从不需要担心。”

到了高中后,小传学业日益繁重。为了更好地帮助孩子学习,杜晓东夫妻就租住在学校旁边陪读,到了周末再回去原来的房子。

杜晓东曾和曾馨畅想过未来的生活:等孩子高中毕业后,他们就搬到装修好的新房子里住,之后就在那里养老。新房离公园很近,两人就可以一起到公园散步、锻炼。

利用假期时间,一家人经常一起去旅行,至今已去过北京、上海、黄山、杭州、苏州、南京等十几个地方,每一次旅行都拍了很多照片,留下满满的回忆。去年5月,儿子外出进行奥数学习,杜晓东和曾馨趁假期开车随处逛,到了崇武古城景区,两人玩了一天,“享受了难得的二人世界。”两人约定,小孩上大学就继续这样过悠闲随意的两人世界。

曾馨在银行工作,是独当一面的单位负责人,常常加班到很晚,杜晓东从不抱怨不责怪,更多的是给予理解和爱护。偶尔,严格的曾馨和处于叛逆期的儿子也会产生一些争执,性格温和的杜晓东常常扮演妻子和儿子中间的和事佬。

曾馨记得,杜晓东常对她和孩子说:“我们是三个人要各美其美,然后美美与共。”

日常生活中,杜晓东像朋友一样和小传沟通和相处,小传也很崇拜上学时成绩优异的爸爸,曾说过自己将来要和爸爸一样成为一名精密仪器专业的理科生。

在曾馨眼里,杜晓东是个孝顺顾家,有责任感的人。他的母亲到城里照顾孙子到初中三年级,因不习惯居住在城市,感觉很拘束,老人便回农村老家住了。到了周末,杜晓东会开车三十多公里回家陪老母亲吃饭聊天,风雨无阻。

杜晓东母亲在家里养了些鸡鸭,种了些蔬菜,每次他返回,母亲都让他带蔬菜和鸡蛋回去。

曾吐槽隔离点酒店不规范

据杜晓东同事回忆,杜晓东2月25日被抽调到欣佳酒店开展管理隔离点的相关工作,负责与各社区对接湖北、温州等地来泉人员,管理监控隔离人员的健康情况。值一天班休息一天,每天早上9点上班到第二天9点下班。事发时,杜晓东已工作两周,按照原计划安排,再过几天他的工作就结束了。

对于值班的安排,曾馨并不太同意。她曾和杜晓东说,“你要不去和领导反映一下,我们小孩子是高三,学校老师一直强调,高三的家长要自己注意不要接触明确感染源。”杜晓东只是淡淡地回应妻子:“没事没事,这个大家都要去做。”

曾馨还记得,杜晓东和她说过,自己工作所在的酒店条件比较差,床的质量不好,令人难以入睡。他还提到,酒店食堂只有一个老板负责买菜和煮饭,平常也没戴口罩,卫生状态无法保障。

“他曾说,这家酒店不规范。” 曾馨说。

杜晓东有慢性气管炎的底子,天气冷的时候很容易激发气管炎,导致咳嗽。曾馨担心,他咳嗽的症状被别人误解是感染新型冠状肺炎,劝他向领导反映情况,不要继续值班。

但杜晓东还是坚持完成安排好的工作,每天值班完回家,妻子都会给他泡一杯金银花茶,缓解丈夫的气管炎症状。

3月7日,曾馨休息在家,傍晚和丈夫通了两次电话。5点47分时的那通电话,杜晓东问妻子煮饭了没有,儿子月考考完了没。

事后,曾馨很后悔,说要是当时知道酒店离家并不远,就叫丈夫回家吃饭,也许他就不会出事了。

6点46分时,杜晓东打给妻子的最后一通电话,问儿子的今天月考考完,成绩要到哪里去查询。小传那次考的不错,其中110分的物理考试他考了101分。

3月7日当天吃过晚饭后,有朋友请杜晓东到店里喝茶。在泉州,到别人家喝茶聊天,一般要待半个小时以上。由于担心隔离点人手不够,突发情况无法及时处理,杜晓东婉拒朋友邀请,回酒店坚守岗位。

事后,朋友说:“要是当初硬留他坐下喝茶,也许他就能躲过一劫了。”

3月7日晚上7点5分,泉州市鲤城区欣佳酒店突然向马路一侧塌陷,多人受困。最终事故造成29人死亡。

事发一个小时后,同事打来电话和曾馨聊天,告诉她有一栋楼塌了,她并没有立即意识到丈夫就在那栋倒塌的酒店里。当同事说到是隔离湖北、温州来的人员,她突然意识到是丈夫值班的酒店,吓得手机都掉到地上。“整个人都懵了”,拿起手机都不知道电话要打给谁。

曾馨已经记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到的酒店现场,只记得自己冲出家门,“一直告诉自己不能腿软爬也要爬到现场……”

当晚,杜晓东在厦门的妹妹妹夫马上驱车赶回泉州,在江苏昆山的姐姐姐夫从晚上9点开车返回泉州,第二天早上7点才到现场。曾馨和亲戚、同学、同事在欣佳酒店对面的车行守了三天三夜,等待着救援消息。

3月10日凌晨,救援人员发现了杜晓东遗体。噩耗传来,曾馨悲痛欲绝,当即被120送往中医院急救。

杜晓东的母亲没有等来儿子回家,深受打击,一直念叨着要随儿子离开。老家的亲戚轮流陪护,她只能勉强吃几口饭,总是睡一会又醒来不住地流泪。

事后曾馨说,年纪尚小的小传也在一夜之间长大,懂事地安慰悲痛的妈妈和奶奶。“孩子虽然表面上很坚强,但我知道他又偷偷哭过,内心的伤害短时间内很难抚平,影响是巨大的,但他说自己会努力学习准备冲刺高考。”曾馨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道。

曾馨说,当时在现场的杜晓东一位同事曾告诉她,杜晓东本来是有逃生机会的,但他为了疏散隔离人员,坚守岗位,没能及时逃出酒店。不过,该说法尚未得到官方证实。

事发后,小传劝慰妈妈:“爸爸已经走了,生活还要继续,妈妈对我来说很重要,不要太伤心,要保重好身体。”3月15日,泉州市进行高三年级市质检考试,本来月考成绩不错的小传,这次物理考卷上只做了三道选择题,却再也写不下去了……

对于杜晓东的离世,许多杜晓东的高中、大学同学们一直不敢相信,纷纷发文悼念。华侨大学、华大校友会,华大北京校友会发唁电,各地的同窗好友都为他写了纪念文章,追忆共同度过的美好校园时光。

在泉州酒店坍塌事故中遇难的区科协副主席华侨大学校友总会等多个组织发来吊唁。 

如今,曾馨家人还在等待事故的最终结论和最终相关部门对杜晓东事迹的认定。“他不是倒在简单的安全生产事故里,是倒在没有硝烟的抗疫战场上。希望让逝者安息,给生者一个交代。”曾馨家人说。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