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热闻
首页 / 中国企业家 / 正文

【木兰】拥抱未知

中国企业家 2020-05-15 10:30:28

黑天鹅事件在意料之外,却又改变一切

文 | 本刊记者 李佳 编辑 | 马吉英

一切未知,都意味着无限可能。

欧洲人在上千年的观察里,见到的全是白天鹅,因此所有人以为天鹅都是白色的,直到他们在澳大利亚看见了黑天鹅。只这一眼,就颠覆了上千年来对白天鹅数百万次确定性观察所得出的结论。

美国风险管理理论学者塔勒布用这个典故提出了“黑天鹅事件”理论,在他看来,黑天鹅的存在预示着不可预测的重大稀有事件,它在意料之外,却又改变一切。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无疑是世界经济中最大的黑天鹅事件,它打破秩序,对商业造成持续冲击和改变,并且直到现在,这种震荡依然没有平息。

但与此同时,技术变革和新需求也带来了商业世界新的想象空间。过去几年,新技术的红利已经从消费互联网转向产业互联网,BAT不约而同地发力商业基础设施;而传统企业在疫情的冲击下,也加快了数字化、智能化转型的步伐,“数智化”生存成为新的时代命题。

这次疫情也让所有企业意识到组织要驾驭不确定性,对抗种种未知的挑战,这样才能找到应对黑天鹅的答案。正如彼得·德鲁克所说的那样,“动荡时代最大的危险不是动荡本身,而是仍然用过去的逻辑做事。”

另一方面,疫情让很多问题得以被重新审视,例如面对疾病带来的未知和恐惧,女性的作用尤其值得关注。

在政界,德国总理默克尔理性决策、冷静面对危机赢得了民众信任;新西兰总理贾辛达·阿登行动迅速,采取果断措施,并且带头宣布在未来半年降薪20%,缓解社会薪酬的不平等。在商界,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玛丽·巴拉与医疗设备公司合作,计划生产3万台呼吸机以增加国家储备。

而在国内,许多由女性领导的企业也正面对这场疫情的大考,她们保持警觉,克制恐惧和欲望,积极调整业务的同时,也在向员工和外界传递同理心。

塔勒布认为,当有些事物太复杂,超过我们理解能力的时候,应该暂时接受它们,同时保持思维的开放。这句话放在今天的商业环境下依然适用。黑天鹅事件破坏甚至颠覆了原有秩序和格局,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它也会加速新秩序的建立和新格局的构建。

抉择

第一季度18亿元的损失,让携程CEO孙洁感觉疫情期间每一天都像在打仗。从春节开始,消费者退改签的需求一下上升了20倍,当时携程创立了一个亿的基金来支持,但之后发现退单量太大,又追加一个亿,帮助消费者进行“无损退订”。

孙洁回忆那段时间,“每一个航空公司政策的调整都会给我们带来无限大的挑战,都会引发呼叫中心10倍的呼叫量。”变化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携程方面成立了“中央指挥部”,孙洁和酒店、航空公司的高层以及服务团队直接对接,协调了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数百万供应商,为数亿用户处理了千万量级、数额超过300亿元的退改订单需求。

作为湖北人,小红书创始人瞿芳在疫情开始还有点不知所措,但很快,她就意识到这次面对的事件不同于以往,这不仅是个人或者公司的事情,而是关乎社会和一个时代。

瞿芳想为武汉做些什么,除了捐赠物资,她还想到了心理干预,“希望能把这次疫情变成大家生命中的一个经历,而不是一场灾难”。

公司层面,她觉得疫情带来的影响可能还无法预见,但这种不确定性变得更大了。这种情况下,瞿芳选择了先履行社会责任,“当每个月有超过一个亿的年轻人在用你的产品时,我觉得我们就不简简单单是一家有经营指标的公司,所以拿了大量的流量去支持抗疫”。

受到疫情影响,李群自动化原来预期的订单出现了延迟,2、3月份业务几乎没有任何输出,公司一直是在纯花钱,因此,当有客户找上门想买口罩机时,公司联合创始人、总经理石金博有点动心了——因为这个生意相当于“坐家里收钱”。石金博发现身边做自动化的朋友几乎都去做口罩机,每天朋友圈里面讨论的也都是这些。

但做了工艺测试之后,她意识到生产效率很难做到每分钟100~120个口罩。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如果大家都去做口罩机,需要机器人提升自动化的客户谁来负责?冷静思考后,石金博拒绝了这个项目,决定还是聚焦主业谋求生存。

疫情期间,很多公司都在尝试各种方式进行自救,这背后,既有基于生存的无奈选择,也有赚快钱的欲望驱动。当“活下去”成为首要目标时,每种行事逻辑就不能简单评判为对与错。当把时间、空间的维度拉大,或许人类冒险的回报,并不总是和预期正相关。

转型

疫情初期,探路者1000多家门店中有80%~90%暂停营业,原本是服装销售旺季的春节,探路者的线下销售几乎停滞,这对传统企业而言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线上转型成为董事长兼总裁王静必须迈出的一步。以往在线下实体店,探路者在社群营销、会员管理方面相对薄弱,但疫情期间,他们在北京建立了直营店百店百群,通过小程序对顾客进行一对一的服务,促使企业向线上转型。

此外,公司的专业团队还参与了线上直播,就连王静自己,也在团队的鼓励下开通了抖音等视频账号。“这些东西对我们来说都是比较新的尝试,我觉得一个企业在每个阶段都会遇到各种困难和危机,而能不能抓住机遇,更多来自于自身改变,所以我们就必须要学习这些新鲜事物。”王静说。

做出改变的还有携程集团董事局主席梁建章。随着3月份携程启动复工复产计划,梁建章就开启了一路直播带货,苗王、古风、唐伯虎,梁建章Cosplay了各种造型,预售国内高端酒店、自由行等产品。几场直播下来,总成绩已经破亿。

全民直播带货的今天,瞿芳也看到直播业务在疫情期间逆势生长,她注意到小红书的直播更偏向分享互动,这成为社区氛围很好的补充。而随着5G技术的发展,瞿芳认为将来的直播互动并不仅仅局限于语音、文字评论,“未来的互动方式一定会更多元”。

新业务的生长并非凭空而来,而是与企业内部的组织架构和文化息息相关。小红书的直播业务之所以能跑出来,并且有自己的特色,瞿芳觉得要归功于公司在组织架构上的调整,“赋能小作战团队,让他们去打出来、试出来属于小红书的直播模式是什么”。

受到疫情冲击的还有房地产行业。售楼处关闭,房产交易受到影响,倒逼房企加快数字化转型。首先引发关注的是恒大,2月中旬,恒大推出了“线上购房”,仅仅3天,就成交580亿;4月2日,复地集团也和主播薇娅合作,尝试在直播间卖房,一周后成交15套,合同金额超过2000万。

而过去几年,像贝壳找房、房多多等企业,也已经深入到产业互联网。正如高瓴资本创始人、CEO张磊所言,中国的大居住市场存在巨大的发展潜力,一旦具有领导地位的企业彻底拥抱产业新变化,技术必将催生出“超级物种”。

应对不确定性

面对危机,瞿芳问了自己两个问题:你对自己做的事情是不是有中长期的信心?你相信你身边的人吗?

她都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其实所谓短期的焦虑,都是来源于你还在寻找答案的过程中,比如说市场环境变了,你马上要去解决这个问题。任何团队都有短期焦虑,但我觉得不存在长期的不安全感。”

焦虑对创业者来说是常态。博士毕业之后选择创业的石金博,这九年来觉得公司一直生存在焦虑之中,资金流、项目订单、策略调整等问题摆在眼前,此外,领导一帮和机器人打交道的“工科男”,人员情绪、沟通方式也是她要顾及和考量的方面。

在管理上,女性的优势有所凸显。2013年,李群自动化面临危机,团队负责人离开,需要一个新的CEO。相比之下,石金博个性开朗,更善于沟通,无论是在部门之间传达技术团队的语言,还是给客户翻译机器人的语言,她都是最合适的那一个。

在携程,女性员工占了一半比例,其中中高层女性管理者比例更是超过了40%。作为女性领导者,孙洁也希望能发挥自己的优势,比如对女性生育政策上的倾斜:为中高级女性管理者提供冻卵费用的支持,让孕妇免费打车等。

这并不意味着女性在商业世界享有某种特权或者被特殊优待,瞿芳的观点是:她们首先是企业家和创业者,“毕竟财务报表不分男女,最后拿出来的数据,不会因为你是女性,就会得到更多宽容”。但值得关注的是,女性在应对黑天鹅事件中的举措与智慧,为人们驾驭商业世界的不确定性带来了启发与灵感。

塔勒布提出黑天鹅理论时,很多人认为他是在宣扬人人都应当相信黑天鹅事件的发生。“事实上我的观点是,一旦黑天鹅事件发生,人们不能泄气。”

历史不会爬行,只会跳跃。我们通常无法预料黑天鹅会何时出现,会在何种程度上改变认知,但我们起码看到,新技术、新模式将为商业运转提供种种机遇和可能。黑天鹅不会只出现一次,但以创新精神推动商业进步是永恒的旋律。

李佳 lijia@iceo.com.cn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