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王贻芳:大型粒子对撞机首批关键部件已亮相

新浪国内新闻 2020-05-23 18:34:57
人大代表王贻芳:大型粒子对撞机首批关键部件已亮相

原标题:全国人大代表王贻芳:大型对撞机首批关键部件已亮相

新京报快讯(记者 张璐)CEPC(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是正在规划中的高能粒子加速器项目,科学家希望借此研究希格斯粒子及相关的科学问题,寻找超出“标准模型”的新物理。

近日,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中科院院士王贻芳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透露了CEPC最新科研进展:首批关键设备的研制成果已亮相,部分达到了设计指标要求,整体工作按照计划向前推进。

针对疫情期间科研项目受到的影响,王贻芳表示,由于财政资金的压减,一些大项目面临设备采购合同无法正常执行、招标延期、项目停工等风险。为此,他建议允许多渠道筹措资金完成国家重大建设项目,并办理财政资金归垫。

人大代表王贻芳:大型粒子对撞机首批关键部件已亮相 人大代表王贻芳:大型粒子对撞机首批关键部件已亮相

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中科院院士王贻芳。受访者供图

谈疫情期间科研进度

大项目面临资金缺口,建议盘活闲置资金办理“归垫”

新京报:在疫情期间,你提出“关于允许多渠道筹措资金完成国家重大建设项目并办理财政资金归垫的紧急建议”,请介绍一下目前的情况?

王贻芳:今年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造成财政资金紧张,有关部门紧急调整了原已批复的2020年度预算,压减年度财政资金计划,这是可以理解的。

此前许多单位接到通知,将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2020年度资金计划进行调减,一些大的建设项目经费削减差不多达到了50%以上。

这使今年的财政资金远不能满足项目建设进度款和设备研制的支出需求。一些项目已经开工了,合同也已经签了,下半年将面临停工、设备采购合同违约或无法正常执行、招标延期等风险。

大科学工程建设项目都是有工期要求的,经费不落实很麻烦,这将导致工期推迟、间接提高投资成本等。

新京报:目前高能物理所哪些项目面临这个难题?具体建议是什么?

王贻芳:由于经费削减,位于怀柔科学城的高能同步辐射光源项目和在四川稻城的高海拔宇宙线观测站,都有较大的资金缺口。另外还有相对比较小的项目。这严重影响工期,影响出成果。关键工艺设备研制滞后,将影响重大项目的工艺和科学目标的达成,在国际科技竞争中失去先机。

为解决国家暂时的资金困难,同时保障国家重大项目的建设和工艺设备研制的进度,我建议在特殊情况下放宽规定,允许承担重大项目建设的法人单位通过多渠道筹措资金或借用其他经费垫付重大项目的建设支出及按合同期限支付设备研制经费,以确保按期完成建设任务。

这种方式不仅能弥补财政资金缺口,保证项目建设按预定工期完成,还能盘活因各种原因闲置的资金,提高资金使用效益。垫付资金方案经预算主管部门审核报财政部备案后,允许在下一个财政年度按照相关程序办理资金归垫。

人大代表王贻芳:大型粒子对撞机首批关键部件已亮相 人大代表王贻芳:大型粒子对撞机首批关键部件已亮相

王贻芳在江门中微子实验站建设现场。受访者供图

谈履职

建议部分政府采购科研项目评标会可现场“答辩”

新京报:担任全国人大代表两年多来,你有哪些感受?

王贻芳:通过在会上审议各项报告,和其他代表讨论,就建议和政府部门沟通,我正在不断学习,也学到很多东西。我努力发声,反映身边百姓关注的问题。针对科技领域,我也提出过一些议案和建议,包括增加基础科研设施投入、改革大科学工程建设管理方式、修订科技进步法等。

江苏团代表来自各行各业,大家集思广益建言献策,对我有所启发。江苏是我的老家,在江苏团的小组讨论中,我也了解了家乡的变化。希望今后有时间更多地参与代表调研和视察活动,去看一看地方的经济和科技发展。

新京报:今年两会你关注哪些问题?有何建议?

王贻芳:今年我关注“完善科研项目政府采购法律法规”的问题。我根据单位500多个政府采购科研项目的操作经验,梳理出五个关键问题,分别提出了具体建议。

包括部分科研项目评标会上需要允许投标人现场述标和澄清;部分采购文件不宜公布预算金额和不宜将预算金额作为否决和废标条件;部分科研项目有必要设置特殊的价格分评审规则;公开招标项目投标截止后投标人不足3家,需要采用其他采购方式采购的项目,建议允许在留存证明材料后直接开展;有必要制定对供应商恶意质疑和投诉的约束和惩罚性规定等。

科研项目采购有特殊性,现有制度尚有完善空间。举例来说,技术复杂、专业性强的科研项目,特别是非标研制设备等,具有较高的创新性和研发性,供应商的部分技术方案和设想无法通过文字、图表等书面方式精确表达。按照现有规定,评标委员跟投标人是不能见面的。但对我们来说,我需要跟对方一问一答,来判断对方有没有能力,光看书面文件,我无法判断这个团队对技术问题有没有吃透、是否理解我们的要求。这个需要现场“答辩”。

希望有关部门能考虑我们的建议,研究制定相关的法律条文。

谈CEPC进展

部分首批关键设备达到设计指标要求

新京报:去年你获得未来科学大奖,并将个人全部50万美元奖金捐赠,用于建立CEPC(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促进基金,当时是出于什么考虑?基金今年1月已成立,未来将如何管理使用?

王贻芳:这笔奖金不像工资,不是我生活所必需的,是“多”出来的,捐出来对我没有影响。另外,大奖奖金本身也是捐赠人捐出来的,所以我觉得我也应该捐出来,用于跟工作相关的科研。如果我自己拿了去买房买车,我会觉得有点受之有愧。

另外CEPC项目本身也有很多争议,有人探讨它是不是有必要,甚至有人说我们是忽悠钱。我们当然不是忽悠,我自己的钱都放进去了,还能说我忽悠吗?

基金由“中国科学院大学教育基金会”管理,对于基金的管理和使用,我们有一个章程,未来和跟这个项目相关的事情都可以用基金,比如相关的研究、人才引进、教育等。目前我们已经收到了一些捐款,一些企业觉得这件事情有意义,愿意支持。我们也希望有更多的人愿意捐款。

新京报:CEPC目前进展如何?

王贻芳:目前,首批关键设备的研制成果已经基本出来了。有一些达到了设计指标要求,有一些还需要再努力,都在往前走,几个关键的设备“走”得还不错,我们比较满意。

首批设备我们其实并不希望全都达到指标,如果都达到指标,说明设计上很保守,第一次做就达到指标了,说明已经掌握了,没有一点难度。部分没达到,说明难度在那儿,经过几次的努力才能达到,就会有进步。如果真的经过三五次还是达不到,说明可能过于难,我们会调整指标。

新京报:首批关键设备中有哪些是走在国际前列的?

王贻芳:比如我们刚刚完成的速调管,它是加速器最关键的一个部件,给加速器的微波器件提供微波功率。关键的参数是它的效率,效率越高越省电,将来运行费就会便宜。

关于它的效率,国内以前的水平是不到50%,我们刚刚完成的样机年初通过测试,达到60%,达到国外现在的水平,我们的设计目标是80%。我们今年会投产做效率为80%的速调管,试试看能不能做出来。

新京报:CEPC的选址确定了吗?有哪些考虑?

王贻芳:选址还需要一点时间,我们还在不断比选,另外也要看最终开建时,地方政府的支持程度。

选址有综合考虑,第一是要求地质条件好,以便降低造价。第二,希望是一个二三级城市,周围的环境有国际化氛围,以发展出国际科学城,如果吸引国外科学家来工作,周边要有能满足他们的生活、子女入学的条件。再就是希望年平均温度低一些,使运行费降低。从这一点来说,北方比南方适合一些,太热的地方不行,湿度太高的地方不行。

谈青年科研人才培养

对年轻人要有传帮带体系

新京报:高能物理所中国散裂中子源建设团队今年刚获得“中国青年五四奖章集体”,据悉,团队中35岁以下的青年人超过70%。对于青年科研人才,你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对于青年科研人才培养,你有什么建议?

王贻芳:现在青年人碰上了一个好时候,他们有机会能够大显身手,工作条件也非常好,所以是很难得的。他们要抓住机会,面对科技创新的竞争,他们也需要努力。青年科研人才只要努力肯干,会有光明的前途。

在人才培养方面,我们尽自己努力,一方面对年轻人要有一个传帮带的体系。另外就是给他们机会和平台,让他们去锻炼,充分相信他们。在整个的管理体系方面,我们完全是看人的能力水平,不看他的出身和资历,每个人都是在同一个平台上。

对我们来说,引进人才跟培养人才同样重要,我们在考核或者晋升的时候,大家一视同仁。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