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头跑步进场 网络互助战事升级

新浪科技新闻 2020-08-02 16:25:52

网络互助可以协助互联网巨头扩展金融保险、健康管理等多元化产品线,实现现金价值业务转化。

本报记者李昆昆李正豪北京报道

近年以来,随着网络互助这一新型筹款模式逐渐被社会接受,轻松筹、水滴筹等平台也逐步将“筹款+互助+保险”的商业模式跑通,但这一模式引起诸多互联网巨头公司的关注,并加速进场收割。

根据国泰君安的预测,到2020年,中国的相互保险市场规模将达到1600亿元。这个千亿级别的市场让各方眼红,因此在轻松筹、水滴筹身后,夸克联盟、斑马社、17互助、同心互助、众托帮、360大病筹、美团互助等上百家网络互助平台陆续横空出世。

虽然目前各个互助平台都不约而同地对外宣布,短时间之内并不准备通过互联网互助业务盈利,但《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多位业内人士了解到,“网络互助+保险”的模式被打通以后,巨头布局网络互助可以先把流量圈过来,后续再开展保险业务获取收入。

低成本获取流量

近日,记者在朋友圈发现一个用户转发360大病筹的链接,点开发现是360旗下的筹款平台。记者了解到,360大病筹是360金融旗下的免费网络大病救助产品,用户所有筹款0服务费。实际上,2020年4月,360大病筹还收购了另一家大病救助平台“诺言筹”。

而就在不久之前,美团互助刚刚对外宣传其用户已突破3200万。此外,相互宝加入用户数已经超过1亿,成为互助界的第一巨头。

湖南大学风险管理与保险精算研究所所长张琳表示,从主要互联网互助平台这些年的数据来看,目前相互宝和水滴互助的注册用户市场占有最大,用户占比超过60%,累计受助用户5.2万余人。其中相互宝互助了40200人,占比57.12%;水滴互助了11363人,占比16.14%。

谈及小米、360等巨头布局网络互助的原因,一位网络互助平台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互助业务本身的商业模式并不是特别吸引人,因为平台的收入只来自于管理费,这个业务本身不会赚到太多钱,大公司也瞧不上,所以几年前只有一些创业公司在做网络互助。”

“但自从水滴筹、轻松筹把网络互助、筹款加商业健康险的模式跑通以后,这些大公司才发现,网络互助本身不赚钱,但是可以通过网络互助获取用户,对用户进行保险意识的激发,然后销售商业健康险来赚钱。”上述人士说。

艾媒咨询CEO张毅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互联网巨头而言,通过提供网络互助这项服务,能够留住足够多的用户,后续可以提供更多的服务。另外,这项服务本身是利他人、利社会的事情,对于企业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以及增强企业声誉都有正向作用。

业界的共识是,进入存量竞争时代后,巨头都把网络互助模式当作低成本流量的入口,然后再通过给用户推荐相关的健康产品来变现。比如,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就曾经透露,当时每个用户的获客成本只有两块多钱。

巨头进场收割

张毅认为,互联网巨头在互助领域的布局,肯定会对原有的平台造成一定的冲击。“原有平台最大的问题是,公信力不够强,另外用户驻留也不够强,因为很多人都是为了某一个救助活动才使用这些平台,使用之后可能就会离开了,所以用户黏性问题是一个很大的麻烦。”

记者曾加入水滴互助平台,并通过其公号交费,虽然后续不常关注,但时常也会收到平台推送的续费消息。这便是业内所认为的互助平台的用户黏性低、续费难等问题。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互助的续保率曾经一度低至10%左右,大量用户开始流失。在此背景之下,人人互助、蒲公英互助等小玩家逐渐退场了,而暂时不在乎收入的巨头开始入场收割已经被互助模式教育好的用户。

行业人士认为,巨头做互助顺理成章,原本有的业务场景增

加了更多触达用户的机会。美团保险业务负责人曾卓就曾表示,美团有大量的场景,可以去唤醒用户,比如一个用户加入了互助,但依然有午夜订外卖的习惯,就可以做一些爱心提醒,唤起他的健康需求。

此外,与传统重疾险类似的是,覆盖病种也正在成为互助计划的竞争发力点。

目前在头部网络互助平台中,相互宝保障范围为99种大病、恶性肿瘤以及特定罕见病;水滴互助涉及的保障大病项目超过了106项;覆盖种类最多的或为360互助,在重症之外还给予了轻症以及身故的保障;美团互助则是在周年庆之际,推出“不限病种”的互助保障,成功刷了一波存在感。

壁虎互助创始人李海博认为,网络互助可以协助互联网巨头扩展金融保险、健康管理等多元化产品线,实现现金价值业务转化。

“互助+保险”模式成为了很多互联网平台开发保险业务的标配。而大众对健康保障的巨大需求,被看作是网络互助快速发展的原因。特别是在今年疫情的刺激下,大众购买保险的意愿更强烈,一些单价低的医疗险和意外险很受消费者青睐。

业内人士预测称,将会有更多的互联网公司上线网络互助平台,比如一直有消息称今日头条的互助产品即将要上线。只要是手里有大量用户有流量的公司大约都不会缺席,毕竟不做只能看着自己的用户被其他家瓜分。

专家呼吁监管

今年3月,沈鹏在告全体员工书中称,未来一段时间,资本市场会变得更冷,要么加速实现公司盈利,要么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艰难地融资,否则只有倒下。而时隔3个月后,沈鹏公开表示已实现单月盈利。

从当前来看,水滴公司“水滴筹+水滴互助+水滴保”的生态闭环构建比较成功,水滴筹流量红利的转换似乎较为顺利。此外,记者了解到,受疫情影响,水滴公司自今年3月起,高管普遍减薪20%,将资金着重用于保险商城的开发与运营。

除了盈利问题外,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告诉记者,“目前网络互助行业最大的问题是整个市场缺乏一个明确的标准,缺乏公开透明的市场规范,比如服务标准、赔付标准、认定标准,都是很缺乏的。”

张琳建议,网络互助应该纳入到银行保险监管体系之中。同时,网络互助在开展业务的时候,也需要一个规范化的流程管理,促使平台更健康的发展。例如,网络互助的头部平台相互宝和水滴互助,相继推出陪审员机制,促进行业不断完善、改进、迭代。

此外,记者注意到,全国政协委员、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也曾提交提案建议,网络互助目前还未有全国统一的监管标准,应尽快纳入监管,防范可能存在的行业风险。“例如金融风险。目前有部分互助平台依旧是先付费模式,存在资金池和潜在资金风险。另外,大部分网络互助平台的经营处于盈亏边缘,可能存在不可持续的经营风险。”

除此之外,郑秉文认为网络互助还存在信息透明度、不规范经营、涉众的社会性风险现象。因此,他建议尽快将网络互助纳入银保监会的监管框架之内,并根据其独特性建立适配的创新监管方式。

记者发现,360金融集团则通过旗下子公司北京奇才天下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收购了广东众康永道保险经纪有限公司,获得保险经纪牌照。

在业内人士看来,众筹、互助的场景搭建完成,拿下保险经纪牌照,获客、转化的雏形便基本成形,巨头们可以再启动保险销售业务,开始流量变现。

本报资料室/图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