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影天堂 / 正文

《花木兰》被抵制,全球电影正在起变化

电影天堂 2020-08-03 06:00:56
为防止以后看不到我们:
请务必点击上方蓝字【电影天堂】→右上角菜单【···】→设为星标★

《花木兰》被抵制,全球电影正在起变化
本文由电影天堂原创,转载请联系授权

半年的期盼之后,电影院终于开门了。

昨天(8月1日)全国票房突破4000万,创下疫情后的最高纪录。

但很多人可能没意识到,疫情对电影的影响其实才刚刚开始。

就像我们每篇文章开头动图最后那句slogan说的那样:“电影,从来不只是电影”,它会受到时代环境、重大事件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也会反作用于我们周围的世界。

从非典到新冠,这两次疫情所在的时间节点,都是电影发展的重大转折点。

今天堂叔就来和大家聊聊“后疫情时代”的电影会发生哪些变化。


2003:非典后的国产大片时代

90年代,随着彩电、VCD的普及,电影票房连年下滑,从80年代的年均20亿元跌至10亿元左右。到了1999年,全年票房仅8.1亿元。

新千年后,中国电影票房开始逐年回升。

其中最重要的转折点,就是2002年张艺谋执导的《英雄》,这部斩获2.48亿票房的电影,被视作为国产大片时代开始的标志。

《花木兰》被抵制,全球电影正在起变化

然而,就在《英雄》上映的2002年底,由SARS病毒引发的非典型肺炎从广东省开始悄悄流传了。

虽然非典没有新冠疫情这么严重,当时电影院也没有像今年这样全国性长时间停业,但疫情对观众观影热情的打击同样巨大。

2003年4月25日在国内上映的《指环王2:双塔奇兵》,最终票房仅2400万,不到上一年《指环王1:魔戒再现》的一半。

《花木兰》被抵制,全球电影正在起变化

于是,《黑客帝国2》《黑客帝国3》《终结者3》《海底总动员》等好莱坞电影纷纷延期至下半年上映,票房也都平平。

年底上映的《手机》,以5300万的票房拿到了年度票房冠军,成为本世纪唯一一个不过亿的年冠。

《花木兰》被抵制,全球电影正在起变化

非典之后,为了振兴电影业,广电颁布了一系列政策,包括——

加快国有电影单位公司制改造,鼓励民营电影企业发展,允许外资参与中国电影的投资、发行、放映等环节。

另外还有审查方式的改革:除重大革命和历史题材影片、大型理论文献纪录片、主要情节和人物涉及特殊题材的影片、申请国家资助的重点影片、申请对外合拍的影片外,凡持有《摄制电影许可证》和《摄制电影许可证(单片)》的电影制片单位拍摄的故事片,由过去的剧本审批制改为电影剧情梗概审批立项。

自此,中国电影市场发生了一系列变化——

好莱坞七大电影公司在中国设立办事处,CGV等外资院线落地国内,哥伦比亚影业等外资投资出品《功夫》等国产片,还出现了《无极》《墨攻》这样由中国内地、中国香港、日本、韩国合作的跨国大片;

《花木兰》被抵制,全球电影正在起变化

内地和香港合拍片数量也大幅增加,且往往卖座,占据了票房榜的半壁江山 ,如《天下无贼》《夜宴》《七剑》《新警察故事》《宝贝计划》《投名状》等;

华谊兄弟、博纳影业等民营电影企业也在这一时期发展壮大。

《花木兰》被抵制,全球电影正在起变化

投资规模扩大,亿元级别制作影片增多;

电影产量增长,量的提升带来质的飞跃。

《花木兰》被抵制,全球电影正在起变化
《画皮》打出“中国首部东方新魔幻”的旗号

总之,非典疫情之后,中国电影浴火重生,实现了电影产业的发展进步,从“手工业”走向“工业”。


2020:新冠后全球电影大变革

从疫情的严重性来看,新冠对电影的影响应该会超过非典。

首先是观影习惯的变化。

近些年来,国内外各大网络视频平台推出了数目繁多电影和剧集,瓜分着人们的休闲时间,动摇了电影院的地位,而疫情则加剧了这一趋势。

千兆宽带、4K电视的普及,又从硬件层面缩小了家庭观影和影院观影在品质上的差距。

除了影迷情怀,维持电影院不可替代性的因素,就剩下“院线窗口期”这最后一道防线了。

《花木兰》被抵制,全球电影正在起变化

就像今年最期待的诺兰大作《信条》海报上那行大字强调的ONLY IN THEATERS,你只有在电影院才能看到这部电影,除非你愿意再等3个月后上线网络。

但现在,这道最后的防线也快守不住了。

7月28日,北美最大院线AMC与环球影业达成一项重磅协议,“院线窗口期”从原来的90天缩短至17天,AMC同时享受网络付费点播分成。

虽然《速度与激情9》《侏罗纪世界3》《小黄人》等重磅系列电影应该不在这一协议范围之内,但其他中小成本影片都将按照协议规定,影院上映17天后,就可以在网络播出,这势必会改变大多数观众的观影习惯。

《花木兰》被抵制,全球电影正在起变化

再过几年,如果院线都和制片厂达成类似协议,如果“院线窗口期”从17天缩至更短,甚至院网同步上映,将会给电影行业带来全所未有的颠覆。

接着,我们把视线稍稍收回,聊聊国内电影短期内的一大变化——

片荒

一方面,疫情延误了电影的拍摄进度,尤其是那些需要跨国合作、多地取景的大片,如《碟中谍7》。

另一方面,疫情也使得一些已经拍摄完成的电影延期上映,如《壮志凌云:独行侠》《蜘蛛侠3》等片的延期时间都长达半年到一年之久。

再加上国际环境的变化,可能会使得一些国家的电影引进受限。

《花木兰》被抵制,全球电影正在起变化

总之,在未来一两年内,电影的数量将明显减少。

如何解决片荒问题呢?

思来想去,似乎还是得靠经典重映

也许,经典重映不再是影院复工初期一两个月的特殊现象,而会成为未来一年甚至更长时期内的常态。

《花木兰》被抵制,全球电影正在起变化

说完了观看和放映,我们再往产业链的上游走走,聊聊未来几年电影在制作层面可能发生的变化。

先说国产片——

最近几年制片公司都将趋于保守,因此制作周期长、成本高的电影项目可能会减少

当然,像郭帆、林超贤这样已经被市场认可的导演,还是能够找来资金继续拍大片的。

另外,像《中国机长》《烈火英雄》这种用商业类型片元素包装的主旋律大片,也依然会不断涌现。

与之对应的,是中小成本电影增多

喜剧片、青春片、爱情片等类型几年前已经拍滥了,再去拍这些类型可能无法说服观众 。

而犯罪片、悬疑片、惊悚片、现实主义题材等类型的潜力还远远没有被挖掘,如果审查上能给予帮助,那么未来几年国产片有望在这些类型上爆发。

比如像《误杀》这样紧扣社会现实,给予大众情绪出口的电影,尤其受观众青睐。

《花木兰》被抵制,全球电影正在起变化
《误杀》去年12月公映,疫情后在各类新片、经典老片的冲击下,依然位列单日票房前几名,总票房已达12.58亿。

而惊悚、恐怖片,在国产电影中基本是一片空白。

但这类电影市场空间并不小,而且制作成本相对较低,如果能放开,必将带来类型爆发。

《花木兰》被抵制,全球电影正在起变化
原定于2018年4月4日上映的《中邪》,至今未能公映

最后再放眼全球——

一个必须面对的现实是,那个“我和你心连心,同住地球村”的全球人民大联欢的时代正在消逝,不同国家、不同肤色、不同信仰的人们之间,产生着越来越多的隔阂。

因此,那些以全球市场为目标的国际大片,在创作上会变得更加谨慎。

就连《花木兰》这样符合时代潮流的“女权”题材电影,都会因为各种原因受到抵制,恐怕今后各大制片厂更加不敢投入资金拍摄类似的跨文化电影了。

《花木兰》被抵制,全球电影正在起变化
尚未上映的《花木兰》,因为刘亦菲是美国国籍而被部分中国观众抵制,还因为刘亦菲的撑警言论被部分外国观众抵制。

今天的好莱坞已经足够谨慎和保守,但在未来这一趋势会更加明显,所有独特的、个性的、尖锐的表达都将被舍弃,电影创作成了一道取最大公约数的小学算术题,催生的作品往往四平八稳、千篇一律。

好莱坞大片垂垂老矣。



以上纯属猜测,

也有有些会成真,也许一个都不会。

不管怎样,不管再过多少年,电影都会是我离不开的精神食粮。

未来,我们继续一起聊电影。

/END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花木兰》被抵制,全球电影正在起变化
《花木兰》被抵制,全球电影正在起变化
欢迎分享点赞在看三连,支持我们《花木兰》被抵制,全球电影正在起变化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已同步到看一看写下你的想法

    前往“发现”-“看一看”浏览“朋友在看”

    《花木兰》被抵制,全球电影正在起变化

    看一看入口已关闭
    在“设置”-“通用”-“发现页管理”打开“看一看”入口

    已发送

    发送到看一看

    《花木兰》被抵制,全球电影正在起变化

    发送中

    《花木兰》被抵制,全球电影正在起变化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微信版本过低
    当前微信版本不支持该功能,请升级至最新版本。
    确定删除回复吗?
    长按识别前往小程序
    《花木兰》被抵制,全球电影正在起变化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