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时光 / 正文

石倚洁:我是怎样走上罗西尼歌剧节的

音乐时光 2020-08-06 06:06:27

石倚洁:我是怎样走上罗西尼歌剧节的

2010年,石倚洁在罗西尼歌剧节主演《德梅特里奥与波利比奥》


口述 | 石倚洁

整理 | 张玉雯



罗西尼歌剧节是每年8月在意大利佩萨罗举行的国际音乐节,是世界诠释罗西尼歌剧作品的殿堂级舞台。除了研究罗西尼的音乐遗产外,它的目标是在一个允许学者、艺术家和观众合作的独特环境中复兴和表演罗西尼的作品。



受限于莫扎特歌剧



想当初上学的时候,我对男高音的认识还比较简单,单纯地以为男高音只有大号和小号、抒情和戏剧之分,仅此而已。当时根据自己的嗓音条件,一直都是按着抒情男高音的方向学习,几乎从未听说过诸如“罗西尼男高音”这样专业的称谓和各种各样细分的类别。

所以,那时我练习的都是抒情男高音的常规曲目,比如《冰凉的小手》《圣洁的小屋》《窈窕身影》《女人善变》《偷洒一滴泪》这些抒情风格的歌曲,而花腔的曲目几乎很少涉猎。我记得大学期间仅仅唱过三首:罗西尼歌剧《塞维利亚理发师》中的“黎明披上霞光”(Ecco ridente in cielo)、莫扎特《唐璜》中的“我亲爱的宝贝”(ll mio tesoro intanto),以及亨德尔《弥赛亚》里的“安慰我的百姓”(Comfort ye, my people)。那会儿花腔唱得一塌糊涂,我给自己的花腔是判了死刑的。


到了欧洲之后,我在2007年赢得了特雷维索(Treviso)的托蒂·达勒·蒙特(Toti dal Monte)国际声乐比赛的头奖,赛后在舞台上参演的第一部歌剧就是莫扎特的《女人心》。


石倚洁:我是怎样走上罗西尼歌剧节的

石倚洁职业生涯的第一部歌剧《女人心》


但极为受限的是,在那之后我基本上只在莫扎特的歌剧中才能演上主角,很难胜任其他作曲家的歌剧主角,虽然那些抒情男高音的咏叹调我都能唱,但是因整部歌剧中角色人物音色的需要和乐队的编制等问题,国外的经纪人、剧院经理一般会对年轻歌手有一个长远的、循序渐进的培养计划,不会冒险让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去唱一些他们到三四十岁才能演唱的角色。所以,我当时发展的戏路就很窄,只能唱古典或者巴洛克的一些曲目。除此之外,就只能唱些配角了。比如,当年我在威尼斯凤凰剧院接连演了四部戏的小配角,科恩戈尔德的《死城》(德语)、布里顿的《魂断威尼斯》(英语)、亚纳切克的第一部歌剧《沙尔卡》(捷克语)、穆索尔斯基的《鲍里斯·戈多诺夫》(俄语),四个小角色、四种语言,能感受到当时夹缝中求生存的年轻歌手成长的不易。


挑战“罗西尼花腔”


石倚洁:我是怎样走上罗西尼歌剧节的

石倚洁与贾尼·唐古奇,左一为韩国男中音Julian Kim


2007年我的意大利“伯乐”贾尼·唐古奇老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石,你的条件是可以的,还是应该去尝试一下演唱罗西尼,去罗西尼歌剧研究所学习,你的音色适合唱罗西尼。”欧洲人经常说,莫扎特和罗西尼是最好的歌唱学校,演唱他们的作品对嗓子一般不会造成伤害,而且还能在音乐的风格、发声、语言、音准节奏等方面起到很好的规范作用。非常巧合的是,唐古奇老师的故乡就在佩萨罗(Pesaro),正是罗西尼的故乡。

长久以来,因为大学时代的阴影,我一直对自己的花腔缺乏自信,但是唐古奇认为花腔可以练出来,为什么不去挑战一下自己呢?如果不去尝试,又怎么会知道自己是否有潜力呢?事已至此,我只好硬着头皮跟他去罗西尼歌剧研究所面试了。那次只有我一位选手参加面试,因为那年学员的选拔面试早在三四个月前就结束了。现在想来也很好笑,初生牛犊不怕虎,我应该是在该面试的历史中绝无仅有的没唱罗西尼花腔的歌手。当时演唱的歌曲我还记忆犹新——多尼采蒂《宠姬》中的“窈窕身影”和罗西尼的《圣母悼歌》。后者虽然是罗西尼的作品,但是没有半点花腔。

石倚洁:我是怎样走上罗西尼歌剧节的

石倚洁与阿尔贝托·泽达


研究所的总监阿尔贝托·泽达(Alberto Zedda)是一位大神级人物,他既是一名指挥,也是一名学者,堪称“美声时期”作品演绎的活化石。上世纪80年代初,他便同阿巴多一同振兴罗西尼基金会,从欧洲各处的图书馆、博物馆中将罗西尼流落在各地的不为人知的手稿乐谱抄下来,通过细致严谨的研究重新整理出版,并在罗西尼歌剧节上演。1980年以来的三十多年中,陆续上演了罗西尼的全部40部歌剧。让我受宠若惊的是,这样一位权威在我唱完两首歌之后,直接对我说:“明年你来研究所学习演唱罗西尼吧!”要知道对于这次面试我完全没有抱任何希望,万万没有想到幸福会来得那么突然。

当然,有一个疑问始终困扰着我,为什么自己没有唱一句花腔,却让这位罗西尼专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我呢?直到第二年,阿尔贝托见到我的时候,才告诉了我:“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你选择的《宠姬》唱段是ABA的曲式结构。在反复再现A段时,因为轻声唱小字二组的e特别难,年轻人很少能把这段半声演唱做得很好,但是你却做到了!”发出邀约之后,唐古奇和我说:“在意大利的歌剧圈,我可以帮到你。但是我希望你不要把自己局限在意大利,应该把自己的视野放在全欧洲,甚至是全世界。你应该给自己找一个合适的经纪人了,而我呢,帮你物色了几家经纪公司,这些经纪人会来观摩你的演出。”


结缘罗西尼歌剧研究所



罗西尼的歌剧比较适合年轻人演唱,是青年歌手走向歌剧殿堂的必经之路。而罗西尼歌剧研究所的重要性,则在于它为全球的声乐新秀搭建了一个走向更高舞台的桥梁:通过严格的面试,发放奖学金邀请世界各地的优秀青年歌手来学习,出演歌剧《兰斯之旅》。

石倚洁:我是怎样走上罗西尼歌剧节的

2008年,石倚洁在罗西尼歌剧研究所主演歌剧《兰斯之旅》


每年8月罗西尼歌剧节之际,世界各地的剧院经理、经纪人、乐评人以及罗西尼乐迷都会齐聚一堂,他们不仅要来听歌剧节的三部重头戏,更是怀着极大的兴趣想来看看研究所的这两场《兰斯之旅》演出,从中发掘出有潜力的未来之星。20多年来,从罗西尼歌剧研究所走出来的现代当红歌手数不胜数,其中包括Marina Rebeka、Olga Peretyatko、Antonino Siragusa、Juan Diego Flórez等。

2008年,当我抵达佩萨罗时,还只是一个无名小卒。我那期罗西尼歌剧研究所的学员将近二十人,其中有五位男高音,分别来自中国、意大利、西班牙和俄罗斯。那位俄罗斯同学叫阿列克谢·库德里亚(Alexey Kudrya),很了不起,最早学长笛专业,大学毕业后才改学男高音,一年后他赢得了2009年多明戈比赛的第一名。

石倚洁:我是怎样走上罗西尼歌剧节的

2008年罗西尼歌剧研究所学员与Alberto Zedda合影(后排右二:石倚洁;右一:阿列克谢·库德里亚)


研究所每年的培训过程都是固定的,我们所有学员会先跟泽达老师学习两周演唱美声时期作品的音乐风格,以及一些声音运用技巧。其间也会在各处做一些公益演出,两周的课程完毕之后开始排练歌剧《兰斯之旅》。这部歌剧的特色就是人物非常丰富,十八个角色(主角多达十位),每个人唱完一两段就下场了。每个角色都有难度,但是每个人的表演时间却不长。我和库德里亚分别饰演了两位主角男高音Belfiore和Libenskopf,当时的演出很成功,第二天当地报纸还大版面报道说:“罗西尼歌剧研究所出现了一位来自中国的弗洛雷兹。”

罗西尼歌剧节有一个传统,会从前一年罗西尼研究所接受培训的学员里挑选出1至2名优秀学员参加来年三部歌剧公演中的主角或配角,而我正是因为这次在罗西尼歌剧研究所的表现,得到了2009年饰演歌剧《欧利伯爵》的机会。


天上掉下来的“欧利伯爵”



2008年罗西尼歌剧节的开幕式是业界大神弗洛雷兹的独唱音乐会,他与一位当时只有17岁的俄罗斯小姑娘尤利娅·烈日涅娃(Julia Lezhneva,如今已是如日中天的知名女高音歌唱家)搭档演出。虽然尤利娅是泽达老师亲自挑选的,但毕竟年纪尚小,泽达老师对她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因此想在开幕音乐会之前为她增加一些锻炼的机会。

当时,我在这群学员里算得上突出,音色比较讨喜,音乐处理也深得人心,但是花腔的演唱技术却一直是软肋。没想到,培训了大约一周之后,泽达老师感到我的音色比一般罗西尼男高音会饱满一点,挺适合和尤利娅一起搭档演唱《威廉·退尔》中阿诺德和玛蒂尔德的二重唱。当时我其实是想拒绝的,这首二重唱有十分钟,法语我不擅长,4天后就要演出,再加上有好几个高音c,想想都唱不下来,也不敢唱。但是一旁的钢琴艺术指导老师一直在鼓励我说,“没问题的,你可以的,唱吧!”于是,赶鸭子上架,我就接下了这份任务,花了一个晚上查字典学习歌曲,第二天就直接和尤利娅合了,两天后的演出也很顺利,效果很好,人的潜能真的可以逼出来。


到了第二年我才知道,在和尤利娅的这场演出中,泽达老师的夫人克里斯蒂娜一直陪同在场观看。那时的泽达老师正因为2009年的重头戏《欧利伯爵》找不着合适的男一号而发愁,欧利伯爵是罗西尼歌剧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男高音角色。


石倚洁:我是怎样走上罗西尼歌剧节的

2009年,石倚洁登上罗西尼歌剧节主演《欧利伯爵》


克里斯蒂娜在听完我和尤利娅的演出后觉得我挺适合出演法语的欧利伯爵,于是建议泽达老师:“别苦恼了,你的欧利伯爵就在你眼前!”我就这样拿到了这份沉甸甸的合同。

《兰斯之旅》的大获成功,加上获得了2009年饰演欧利伯爵的合同,让当时考察我有半年之久的经纪人终于下定决心,特地飞到威尼斯来与我签了约。欧洲的经纪公司签约新人过程非常谨慎,他们会花比较长的时间来观察新人的演出状态,以及派送新人去参加各种面试,看看剧院经理们对这位新人的反馈和评价如何。从3月认识我,到9月签约,他们足足考察了我半年,直到看到我在罗西尼歌剧研究所的表现才做出决定。自打开了罗西尼作品的大门之后,我的歌唱生涯突然就变得明朗起来。


石倚洁:我是怎样走上罗西尼歌剧节的
2009年,石倚洁在罗西尼歌剧节主演《欧利伯爵》

石倚洁在歌剧《欧利伯爵》中演唱“子孙的命运”


石倚洁:我是怎样走上罗西尼歌剧节的

2013年,石倚洁在罗西尼歌剧节主演《意大利女郎在阿尔及尔》


石倚洁演唱《意大利女郎在阿尔及尔》中的二重唱



- THE END -

石倚洁:我是怎样走上罗西尼歌剧节的


 热门文章精选 


第12所音乐学院来了!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音乐学院8月开建


如何立体打造线上合唱原创作品?


全国演出市场因疫情退票超300万张:等待重启依靠本土


共同抗疫•远程授课 | 全球顶级教师伴你练琴进阶


张国勇:欣赏音乐要有一个良好心态


亚健康!中国歌剧之现状


不要错过!半部当代中国音乐编年史就在你的眼前……


好的合唱团,好在哪里?


声乐老师,你的声乐理论从哪里来?


Q:想订阅《音乐周报》?

A:请进入“音乐周报”微信公众号,点击下拉菜单“订阅报纸”。


Q:想投稿?

A:发这里 yyzb1979@163.com


Q:想合作?

A:请点击下拉菜单“广告合作”。


石倚洁:我是怎样走上罗西尼歌剧节的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已同步到看一看写下你的想法

    前往“发现”-“看一看”浏览“朋友在看”

    石倚洁:我是怎样走上罗西尼歌剧节的

    看一看入口已关闭
    在“设置”-“通用”-“发现页管理”打开“看一看”入口

    已发送

    发送到看一看

    石倚洁:我是怎样走上罗西尼歌剧节的

    发送中

    石倚洁:我是怎样走上罗西尼歌剧节的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微信版本过低
    当前微信版本不支持该功能,请升级至最新版本。
    确定删除回复吗?
    长按识别前往小程序
    石倚洁:我是怎样走上罗西尼歌剧节的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