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企业家 / 正文

农夫山泉背后的神秘富豪:曾为宗庆后打工,靠做保健品起家

中国企业家 2020-08-27 17:18:29

农夫山泉背后的神秘富豪:曾为宗庆后打工,靠做保健品起家

记者出身的钟睒睒是营销高手,但却低调神秘。即使在务实的浙商群体,像钟睒睒这么低调的也寥寥无几。

文|陈睿雅

编辑|万建民

头图来源|农夫山泉官微

8月17日,港交所公告,农夫山泉已于8月16日通过聆讯。

农夫山泉品牌广为人知,但其实际控制人钟睒睒却十分低调。不过在2020年,钟睒睒执掌的两家公司接连冲刺IPO,再次吸引了外界关注的目光。

业内人士认为,以20倍市盈率估计,农夫山泉市值约1300亿港元,上市后跻身千亿俱乐部是大概率事件。而在农夫山泉之前,钟睒睒实际控制的北京万泰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已登陆上交所主板。顶着“首个国产HPV疫苗”的光环,万泰生物自2020年4月29日挂牌上市以来,一度实现26个连续一字涨停板,被称为“年内最牛新股”。

而在这次农夫山泉上市之前,农夫山泉已向股东派息95.98亿元。作为大股东,农夫山泉的创始人钟睒睒按照占股比例,在95.98亿派息中应分得超过83亿元。

当过记者的钟睒睒是一位营销高手,但却一直保持着神秘低调。他曾对媒体说过,“不是我不想出来接受采访,是因为我害怕被曲解。”他说,真正沉下来研究的企业家,都不愿意在媒体上抛头露面。

泥水匠、记者、商人

1954年12月,钟睒睒生于浙江诸暨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不过小学还没毕业,他就辍学了。那个年代,他做过搬砖、泥瓦工、木工等劳力活。

恢复高考后,钟睒睒决定参加高考,但两次都名落孙山,转而求学于电大。此后,他进入《浙江日报》工作了五年。1988年初,国家正式批准设立海南经济特区,海南淘金热兴起。同年4月,他向《浙江日报》递交辞职信,成为浙江新闻记者圈“下海”的第一人。

钟睒睒的商海闯荡生涯由此开始。

1991年前后,宗庆后推出的娃哈哈营养液销路很好,市场打开后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钟睒睒作为娃哈哈在海南和广西的总代理,看到了低买高卖的商机。海南是经济特区,娃哈哈对海南的代理商有优惠价格;而娃哈哈在广东销路很好,于是钟睒睒把娃哈哈从海南拉到广东去销售。渠道“窜货”的事情很快被宗庆后发现,钟睒睒失去了娃哈哈的代理资格。

1993年,钟睒睒在海口成立海南养生堂药业有限公司,研制出“养生堂龟鳖丸”,第一年就赚到了1000万元。此后,钟睒睒又推出了清嘴含片、成长快乐、维生素等产品,均一炮而红。

在养生堂成功的基础上,钟睒睒一度打算收购千岛湖畔一个有169年历史的保健酒厂。对方说,给200万元你就收购吧。但钟睒睒最终认为酒厂虽然有历史,但没文化,不值这个钱。

不过站在千岛湖畔,看着那一江好水,“白白流掉了觉得真可惜”,于是他放弃做酒,转而做水。为了迎合城市人怀旧、回归自然的心理,这款水取名“农夫山泉”。

当时,在饮用水和饮料领域,娃哈哈、乐百氏等已耕耘多年,尽管农夫山泉异军突起,产品线却很单薄。钟睒睒坚信,水是真正的一条“大腿”,“因为水产品在饮料行业中永远不可能衰败,而其他饮料有一定的历史性和阶段性”。可口可乐早年进入中国市场时,没能将可乐和饮用水作为同等重要的产品,进入饮用水市场时已经晚了,“可口可乐已经折了一条腿了”。

看准了饮用水这个产品,农夫山泉开始在全国优质水源地跑马圈地。“你想,我没有千岛湖的水我能做成农夫山泉吗?”钟睒睒果断地拿下千岛湖20年的独家开发权。随后,湖北丹江口、广东万绿湖、吉林长白山、新疆玛纳斯等水源地都被农夫山泉拿下。合作中,钟睒睒一般都会与当地政府签下长达数十年的独家取水权,他甚至还成功说服吉林地方政府专门在长白山靖宇县铺设了一段铁路。

据《第一财经周刊》,由于农夫山泉的灌装厂都设在临近水源地的偏远地区,不仅运费高,长途运输中造成的产品破损也很常见。彼时,钟睒睒表示,为了避免偏高的运输成本,即使是同样在长白山建有矿泉水生产基地的另外一个饮用水品牌,也没有将旗下的矿泉水产品铺到全国市场,而仅在当地销售。他不禁自嘲道,“农夫山泉有点甜,搬上搬下不赚钱。”

但是,钟睒睒始终相信,这些优质山泉早晚有一天会为他带来高回报的。“我在布局设这些水厂的时候,就占据了中国最好的水源地。占据这些资源,就是为了占据有利地形。”在钟睒睒看来,占据一个好的水源,就是占据了整条价值链,价值链管理做好了,就能掌握行业标准的话语权。

茶叶蛋和原子弹

在钟睒睒看来,企业分两类。一类是快速消费品企业,看你是不是最早进入,是不是可以做出你的标准,有没有不可替代性;另一类是高科技企业,看它科技的创新程度,和它所处的领先位置。

人总要喝水,农夫山泉因此站在一个日不落的产业中。但归根结底,“我卖的东西都是茶叶蛋”。钟睒睒胸中还有造“原子弹”的梦想和勇气。“我要把局布好,还没有转型好的时候,我理解变革就是保命,我要保住这条小命,让他活得好一点。”

“我们现在要研究‘原子弹’。”钟口中的“原子弹”,就是他的“大健康”布局。

2001年,钟睒睒持股98.38%的养生堂斥资1710万元收购万泰生物95%的股权。2019年12月30日,万泰生物历经18年研发的二价HPV疫苗“馨可宁”(Cecolin)拿到注册批件,成为首个获批上市的国产HPV疫苗;其国产九价疫苗也是全球第二个、中国首批申请临床试验的宫颈癌疫苗。近日,其研发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抗体检测试剂盒(化学发光微粒子免疫检测法)也已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应急审批通过。

为了攻克这些难题,钟自嘲找的都是晚上不熄灯的人。“我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是教授不是教授,我不管你到什么程度,只要天天晚上灯亮着我就给你钱。”

招股书显示,截至IPO之前,钟睒睒持有农夫山泉87.45%股权,其中17.86%为直接持有,69.58%通过养生堂间接持有。另有资料显示,钟睒睒通过直接持股和养生堂,共持有万泰生物83.56%股权。截至8月18日,万泰生物市值947.63亿元,钟睒睒手上股份价值超过790亿元。

一手软饮,一手大健康,钟睒睒走得特立独行。他曾自我评价:“我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同行们在干什么、想什么,我根本不管。”

在浙商研究会执行会长杨轶清看来,钟睒睒很有个性,各种评选都不参加,早年拒绝了很多应酬,可能也“得罪”不少人。即使在低调务实的浙商群体,像钟睒睒这么低调的企业家也是寥寥无几。

但随着万泰生物上市、农夫山泉推进IPO,这位浙商中的隐形富豪终于开始揭开家族财富的神秘面纱。

参考资料:《“独狼”钟睒睒:千亿富豪不再低调》,浙商杂志;《农夫山泉的后劲》,第一财经周刊;《养生堂总裁钟睒睒坦露心迹:我的境界惟求久远》,CCTV《对话》;《农夫山泉还在选择上市时机—专访养生堂总裁》,青年时报;《养生堂总裁钟睒睒:转型就是“保命”》,中国企业家;《钟睒睒:独狼的性格》,中国经营者;

中国企业家木兰汇

诚挚邀请商界女性领袖加入

在这里,遇见最美的自己⬇️

农夫山泉背后的神秘富豪:曾为宗庆后打工,靠做保健品起家

END 。

制作:任颖文  审校:陈睿雅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