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尚芭莎 / 正文

好想抱抱谭松韵

时尚芭莎 2020-09-03 07:01:36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昨晚热搜一位,#谭松韵庭审现场哽咽发言#。

好想抱抱谭松韵

关注谭松韵的朋友都知道,去年跨年夜,在本该欢度新年的日子里,松韵妈妈因为突然遭遇车祸,没能抢救过来,不幸离开了这个世界。

昨天,一年八个月之后的2020年8月31日,松韵妈妈被撞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终于等来在四川省叙永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好想抱抱谭松韵

可令人没想到的是,过程并不像我们想象中那样顺利。

在去年叙永县警方通报中,写明肇事者马某,在进行了血液和毛发抽样送检后,确认肇事前有饮酒行为。

好想抱抱谭松韵

在昨天庭审中,公诉书中还显示,马某当时一测的尿检结果,呈阳性。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不只是酒驾,甚至还有毒驾嫌疑的罪犯,昨天庭审过程中,却是态度及其傲慢。

不只无理取闹多次打断审判长讲话,还扬言说不休庭就在庭上大小便,公然藐视法庭。

好想抱抱谭松韵

而与这位目中无人的被告对比,属于受害者的原告方谭松韵,庭上一段发言却让人心疼至极。

松韵说:“自己来到庭审现场很紧张也很害怕,害怕证据呈现时看到一些不敢看的东西。”

好想抱抱谭松韵

松韵回忆自己如何撑过妈妈去世后近两年的漫长时光:“这一年八个月我天天都在治愈自己,保持一个很良好的心态,去接受我的母亲已经离开人世的事情。我每天都很想她。”

好想抱抱谭松韵

她还向法庭透露,明明作为肇事被告,马某方,从肇事者到家人,在这长达一年八个月的时间里,从没有和自己与家人表达过一次歉意,作为家属感到很不舒服。

好想抱抱谭松韵

发言的最后,松韵说希望法庭能在依法情况下给出该有的判决:“希望我的家乡,各位能够还我妈妈一个公道,犯了罪应该受到惩罚。”

好想抱抱谭松韵

一段话,让人越听越难过,越看越无力。

马某明明是加害人,却在法庭这种极其严肃的场合上,态度傲慢嚣张没有丝毫歉意。

而松韵明明属于被害者的家属方,态度却是低到尘埃里,哽咽到几次调整呼吸后才说出了那句,希望能还妈妈一个公道。

好想抱抱谭松韵,这个在荧屏上用角色带给我们许多治愈的女孩,生活里却经历着如此的痛苦与窒息。

《以家人之名》里,松韵饰演的李尖尖,是全剧里最治愈的小天使。

好想抱抱谭松韵

她是小哥贺子秋人生里的救命稻草,在所有人都不要子秋的时候,尖尖用自己的方式,帮子秋打跑了那些折磨他的怪兽。

她是大哥凌霄的希望与治愈良药,在被抛弃、精神被折磨的时候,尖尖是凌霄黑色人生里唯一的灯塔。

好想抱抱谭松韵

戏里,李尖尖是全剧治愈所有人的存在;可走出戏外,谭松韵自己的人生里却只能靠自己疗伤。

跨年夜,所有人欢庆的日子里,妈妈被车撞,抢救无效离开人世。

在那之后,松韵消沉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直到很久之后的《向往的生活》,在何老师黄老师小心翼翼的关怀中,松韵才第一次聊起这件事。

“我希望我能够梦见她,我希望所有我爱的人都健康,我希望妈妈下辈子是我的女儿”,这是去年的谭松韵简单的愿望。

好想抱抱谭松韵

在这场意外之前,松韵其实曾在访谈节目里聊到过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妈妈。

四川小县城里长大的松韵,虽然家里并不是特别富裕,可从小却是在爱的包裹里长大。

11岁就进入省舞蹈学院学习的松韵,因为一个人在外,爸妈很担心她的健康与安全,所以松韵几乎连去楼下买个水果,都会和爸妈报备。

好想抱抱谭松韵

为了松韵考电影学院的梦想,尽管当时家里经济负担很重,爸爸妈妈还是默默咬紧牙关支持她去再次复读。

“那一年他们上班赚钱,也有可能找人借钱,但其实我都不清楚,他们从来都不告诉我。”

好想抱抱谭松韵

“爸妈说,只要是我要的,砸锅卖铁都要给我。”

好想抱抱谭松韵

今年《以家人之名》中,李尖尖有一场戏,让许多人感动到泪目。

和凌霄、贺子秋三人一起在天台等流星,看见流星的那一刻,尖尖对着天空用力挥手,笑着向天空大喊,跟离开自己多年的妈妈问好。

“妈妈,妈妈,你看到我了吗?我是尖尖啊,我在这儿!”

好想抱抱谭松韵

笑着对天空大喊“妈妈”,虽然这个过程尖尖全程都没有流泪,但屏幕这边的我们却泪流满面。

更难过的是,这场满分感动的戏份背后,谭松韵其实刚刚经历丧母之痛没有多久。

这段对着流星喊妈妈,既是幼年丧母的李尖尖,也是被迫和母亲告别的谭松韵自己。

好想抱抱谭松韵

李尖尖在三小只中强装不在乎,谭松韵在外人瞩目下伪装起坚强的盔甲。

松韵很像剧中的尖尖,一张元气脸,在外人看来永远笑呵呵的,很乐观很开朗,可心里到底有多苦,只有自己会知道。

好心疼这个坚强的女孩子,希望案件能够依法得到顺利与公正的解决,还松韵妈妈一个公道,还松韵一个笑容。

好想抱抱谭松韵


编辑:萌萌

助理:糖果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