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热闻
首页 / 南都周刊 / 正文

杀人嫌犯隐姓埋名27年出家为僧,金牌捕头万里追逃智擒案犯

南都周刊 2020-12-18 22:32:59

  上海市中山北一路803号,在十里洋场的上海滩声名显赫。这里是上海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的地址,因上世纪90年代大型广播连续剧《刑警803》的热播,上海老百姓通常将这里简称为“刑警803”,“刑警803”也是男主角刘刚的代号,在剧里屡破奇案的刘刚,曾满足了公众对刑警的全部想象。

  时隔30年,“刘刚”的影视形象留存在记忆深处成为一个文化符号,但现实版的“刘刚”和他的故事仍在持续上演。也是在这里,我们遇到了梁中心,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外协追逃支队副支队长,一位被誉为“金牌捕头”的刑警。不久前,梁中心获得第二届全国公安百佳刑警称号。

  22年追逃生涯抓获800余名在逃案犯,梁中心的办公室内一幅挂满近200面红旗的中

国地图记录了他半辈子的追逃人生,最远一次行程近万里,有名在逃人员隐姓埋名长达近30年甚至不惜出家为僧。每一次追逃,梁中心都能最终智擒案犯,但背后的辛苦和危险不言而喻。

  梁中心称,干追逃的刑警是在刀尖上行走,最危急的一次,他曾直面对方扣动扳机的手枪,幸而手枪未响捡回一命。这位痴迷追逃的刑警谈及辛苦和困难毫不在意,“与逃犯斗智斗勇就是我最大的乐趣。”

杀人嫌犯隐姓埋名27年出家为僧,金牌捕头万里追逃智擒案犯

梁中心荣获第二届全国公安百佳刑警称号。

  追逃杀人嫌犯:逃亡27年隐姓埋名出家为僧

  过去22年间,梁中心遇到不少奇案。1990年7月,上海市青浦区发生一起命案,小摊贩因水果生意起了争执,其中一方持刀杀人后跳河逃离现场。

  上世纪90年代初期治安不比如今,逃犯耿某揣着百余元扒货车一路北上至内蒙古呼伦贝尔安顿下来,以打家具为生。耿某原本是浙江宁波人,家中有妻有子,为逃避警察追捕,过去十余年间改头换面在呼伦贝尔入籍,再度结婚生子。受限于当时的刑事侦查技术,上海警方迟迟未能将其抓捕归案。

  过去多年间,梁中心一直在关注这起命案,在一次大数据比对过程中,他偶然发现内蒙古呼伦贝尔的一名男子武某与逃犯相貌高度相似,但近期足迹却一直显示在江西浙江等地。“一个内蒙古人为何要频繁在江西、浙江出入呢?”梁中心带着疑问辗转加上了武某的微信,“对方开口就是阿弥陀佛。“梁中心佯装信佛之人,聊天中得知,这位武某四年前已到江西九江出家。此时一个重要消息传来,内蒙古警方发现,武某儿子的姓名中恰恰有一个字与逃犯的名字重合。

  “这就有意思了。”各类线索直指武某即为犯罪嫌疑人,梁中心更加笃定这就是自己要找的命案凶手。从佛法到心经,微信交谈间,梁中心提出要面见“大师”,“如果有缘可得一见。”武某聊天中如此对梁中心说道,未曾想一语成谶。

  2017年夏天,梁中心带着青浦区警方直奔江西,调查却发现嫌疑人又到了浙江台州,警方只好再度赶赴浙江。27年间,嫌疑人的样貌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梁中心在台州寺庙旁一连蹲守了好几日仔细观察,“就怕抓错了。”

  那一日,武某照常打坐结束后往寺庙院子里走,梁中心嘱咐民警上前以浙江宁波乡音试探,“内蒙古呼伦贝尔人绝不会听懂方言。”果不其然,武某不耐烦的打断民警。

  看着武某拐进厨房,梁中心想时机到了,“我们找个地方谈谈。”武某面对梁中心的出现神色紧张,几轮对话下来,武某很快交代,自己就是当年犯下杀人罪的罪犯。

  武某回忆,二十余年间,自己备受良心煎熬,连父母去世亦不敢回乡露面,只能以信佛缓解内心焦虑,后来专门选择到离家乡宁波较近的台州云游,为的就是能时不时回到家乡看一看。“有一次半夜回家想寻一寻父母的坟,也没能找到。”武某称,佛教讲求因果,自己犯了罪终有一天会被抓捕,但过去多年始终没有勇气自首,这一次是终于解脱了。

  刀尖上行走:枪下遇险捡回一条性命

  追逃22年,梁中心的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行程最远达万里,抓获800余名逃犯。在他经手的案件中,嫌疑人隐姓埋名或改头换面,更有甚者削发为僧,仅凭留下来的蛛丝马迹作线索,需要他和战友们长时间守候在嫌疑人老家的村头巷尾、田间地头。“最苦最难的地方,我们都去过。”对于梁中心而言,干追逃的刑警不仅要吃得苦,还要细致谨慎,他将干追逃比作是在刀尖上行走,每一次抓捕都需要直面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一步踏错,就可能有生命危险。

  2005年,当年安徽阜阳发生的一起持枪伤人案,犯罪团伙逃来上海,因为涉枪,上海方面高度关注,接到安徽警方协助请求后,梁中心立即和同事开展秘密侦查,并很快抓获一名主犯,经审讯发现枪支被藏匿另一伙嫌疑人落脚点。考虑到涉枪团伙的危险性,警方精心布置了抓捕方案,但狡猾的嫌疑人如惊弓之鸟,警惕性非常高,为了引蛇出洞,梁中心尝试提前给房屋限电却未曾凑效,只能采取强攻。就在破门而入的一刹那,对方掏出手枪扣动了扳机,梁中心想都没想就扑了过去,挥拳、夺枪、锁喉、上铐,一气呵成。后经搜查发现,嫌疑人床头仍藏有已经上膛的手枪,还有子弹36发。在场的刑警无不庆幸,幸而对方手枪哑火才能死里逃生。

  回想这次抓捕,梁中心轻描淡写的略过了当时的惊心动魄,“刑警在真正抓人的时候是不会躲的,躲一定会中枪,在现场根本想不到害怕,必须有人冲上去。”此次的惊险经历,也让梁中心对每次抓捕更加谨慎,为了确保每一次抓捕的万无一失,梁中心总会仔细研判案情,大到案件基本情况,小到抓捕前房间人员、结构,他都要全面掌握,“有时候制定好抓捕方案,但是到了现场又是另一回事。”尽管经手的大案要案数不胜数,但有一个“失败”的案例一直藏在梁中心心底。

  有一年,为了配合外省市公安机关来沪抓捕盗窃团伙的成员,梁中心和同事成功在出租屋找到犯罪嫌疑人。梁中心刚拿出手铐,因为侦查员位置不合理让犯罪嫌疑人有了逃窜的空挡,以至于侦查员被咬伤。“人抓住了,但节外生枝就是失败,有人无谓受伤就是失败。”细致谨慎严格执行抓捕方案,成了梁中心日后的一项原则,也正是因为一次次完美的抓捕,才成就了梁中心金牌捕头的名号。

  成为金牌捕头:抓捕更多逃犯保护一方平安

  梁中心自小习武,曾获上海市武术散打冠军,自上海体育学院武术散打专业毕业后即当上了人民警察,先是干了三年特警,后又干起了刑警,从事追逃一晃眼就是22年。从当年初出茅庐总是冲在一线的民警到如今的金牌捕头,干追逃久了,梁中心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也体现在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里,书架上每一个物件都摆得整齐,连勋章也按照获奖年份依次排好。

  他的办公室里,还有一幅挂满了近200面红旗的中国地图,记录了他过去22年遍布大半个中国的足迹。远至西藏、新疆,近在江浙沪皖,上海周边地区更是红旗密布,江浙沪皖的各个县市基本都曾被他“光顾过”。在外协追逃中,一些外省市的民警总会来“803”找梁中心协助办案,人抓获了,案子破了,便会在地图上挂上一面红旗,既是友谊的象征,也标志着一次成功的抓捕。

  如今,随着刑事侦查技术的发展,公安部加大追逃力度,每一年都要组织专项行动追捕逃犯,去年公安部新闻发布会透露追逃工作取得8年来最好成绩,2019年共抓获逃犯24.3万名,公安部A级通缉令逃犯96名。这让梁中心感到振奋,随着科技进步,近年命案积案浮出水面,对追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以前是靠脚板,靠脑力和经验分析研判,现在是既需要传统的工作方法还要结合科技应用。”梁中心说。

杀人嫌犯隐姓埋名27年出家为僧,金牌捕头万里追逃智擒案犯

梁中心。

  今年公安部2020-云剑行动开始后,梁中心原本就忙碌紧张的工作节奏再次提速。2020年8月,梁中心在会同地区分局奔赴河南抓捕命案积案逃犯中,在毫无前兆的情况下突发头晕症状,仍坚持长途跋涉核查案件。直至一小时内多次发作的情况下,他才在同事的劝说下转至郑州治疗,经全面检查后结果让大家都大吃一惊,梁中心病情最严重时,24小时异常心跳达到48000余次,一小时黑蒙20余次,如果再不治疗,后果不堪设想。经过一周的急诊抢救,专家会诊并未发现器质性疾病,大家才放下心。

  从武术冠军到特警再到刑警,从警27年,梁中心直言自己最喜欢的就是干追逃,这位痴迷追逃的刑警,总觉得案件破获抓获嫌疑人是他最开心的时刻,谈及未来,梁中心希望能抓获更多的逃犯,保护一方平安。

  南都记者蒋小天 发自北京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