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热闻
首页 / 中国企业家 / 正文

新荣耀摆脱芯片桎梏冲击高端,与小米Ov抢华为逝去的地盘

中国企业家 2021-01-28 23:30:07

 新荣耀摆脱芯片桎梏冲击高端,与小米Ov抢华为逝去的地盘

三星、微软、高通、MTK等供应商相继与荣耀恢复合作,这意味着,荣耀摆脱了芯片桎梏,具备冲击高端市场的底气。不过,这也意味着它不仅要和传统老对手小米、Ov直面竞争,还要和新对手——昔日亲密战友华为展开厮杀,智能手机市场坐席次序必将发生变化。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程璐

编辑|李薇

图片来源|被访者

1月22日,从华为独立后的新荣耀首次亮相,发布了搭载联发科天玑1000+芯片的V40系列智能手机。发布会上,荣耀终端有限公司CEO赵明背后的大屏幕,特意放了一张青青绿草的背景图,象征着荣耀这颗新种正“破茧重生”,也宣告荣耀新征程重新起航。

发布会一开始,赵明回顾了荣耀从2013年到2020年的成长历程:荣耀从华为体系中孵化,一路披荆斩棘,冲到中国线上市场份额第一,直到华为遭遇芯片断供危机后,2020年11月荣耀正式被华为打包出售。

“过去五个多月,荣耀度过了极其艰难、但又非常有意义的时光。”赵明说,“我们选择了一条正确而艰难的路,但这是荣耀人未来的选择,我们要坚定前行。”

对于外界普遍关心的供应链体系的重建,赵明在会后的媒体采访中透露,荣耀供应链已全面恢复,包括AMD、三星、微软、高通、MTK等在内的供应商都已经与荣耀完成了协议签署。这意味着,荣耀将摆脱芯片桎梏,具备冲击高端市场的底气,至于能否继续使用华为的鸿蒙操作系统,“还要看鸿蒙的开源进度了。

不过,新荣耀并没有就此抹掉华为烙印,赵明在采访中强调,包括核心研发团队在内,新荣耀继承了华为众多的优秀资产,“我们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任总(任正非)给了荣耀一个独自面向市场去竞争的机会,我们非常珍惜这个机会。”

冲击中高端市场、全面拓展渠道、服务全人群,是新荣耀的下一个目标。不过,在脱离华为之后,接下来的路,荣耀就要自己走了。

不再缺芯

2020年11月17日,顶着“缺芯”巨大压力,华为正式发布出售荣耀的声明,由深圳国资委携30余家代理商、经销商联手接盘。华为不再持有新荣耀公司的任何股份。

现在回头看,任正非忍痛割“荣耀”,却不失为帮助后者求生的最快举措。

芯片是此前断供风暴的核心所在,独立后的新荣耀打开了广阔的新天地,芯片桎梏率先被解决。尽管高通最新公布的骁龙888芯片的首发名单中,荣耀不在其列,但赵明在会后采访中承认荣耀已经与高通恢复合作。

“包括AMD、英特尔、三星、高通、微软、MTK,荣耀过去的供应商,都全面恢复了和我们的合作。”赵明的回应,打消了外界对荣耀的担心和疑虑。

一位高通内部人士也向《中国企业家》证实,荣耀独立后,新荣耀就不在美国的实体清单上了,现在无论是法律层面,还是两边高层的沟通层面,荣耀和高通的合作都没有问题,“两边签完了所有东西,未来荣耀能用到包括5G芯片在内的高通所有芯片”。

对于高通来说,荣耀也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客户。IDC发布的2018年全年中国手机市场报告显示,2018年全年,荣耀首次进入前三,销量为5440万台。兴业证券的报告显示,2019年荣耀全球出货量为5900万台,2018年为6200万台。

“基于华为过去的研发实力和对市场的洞察力,荣耀肯定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我们也愿意支持。但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整个半导体行业普遍的缺货问题。”上述高通内部人士表示,今年上半年高通没有更多芯片向荣耀提供,只有百万颗级别的小量级,“但下半年我们会与荣耀有很好的合作。赵明也承认,与高通芯片合作的产品已在开发列表当中。

新荣耀摆脱芯片桎梏冲击高端,与小米Ov抢华为逝去的地盘

而围绕着荣耀新团队组建、产品研发、渠道建设等核心问题,也在夜以继日地不断推进成型。独立前,荣耀共享华为的研发、生产、质量和供应链体系,独立后,新荣耀继承了华为众多的优质资产。

赵明在采访中表示,独立后的荣耀拥有超过8000多名员工,其中超过50%是研发人员,“这一次我们剥离了研发的资产,包括深圳、北京和西安三个实力强劲的研发团队,很多原有的华为体系的开发,甚至平台性技术的架构设计和技术转移,例如最先进的摄像头技术、GPU、Turbo这些技术,全都迁移到了新荣耀公司。”

从华为调任的多名核心高管团队,包括原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运营官万飙,可以帮助荣耀补齐各项能力。“基于万彪非常丰富的供应链管理经验,在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几乎所有的合作伙伴都完成了和荣耀的供应协议的签署。”赵明说道。

还有原华为消费者业务产品线副总裁方飞、原华为消费业务中国区零售管理部部长杨健,这些曾经伴随华为消费者业务一起打下江山的人,将投入新的战斗,帮助新荣耀拿下中国市场的Top地位。

但人才团队仍存在着缺口。招聘平台上,荣耀在研发、营销服、设计、供应链、财经、法务、人力资源这七大类近600个岗位的校招流程已全面开启。

一位从华为转到新荣耀的员工对《中国企业家》表示,现在社会招聘的推进效率很高,华为内部也在号召老员工转过去支持新荣耀,但人还是不够。据媒体报道,部分华为员工转签新公司合同,最高能拿到“N+5”的现金补贴。

全力以赴

当供应端的制约解除后,新荣耀得以喘息,正全力以赴去发展业务。在解释新定位的时候,赵明强调,新荣耀将面向全渠道,与之相佐证的是,荣耀线下渠道的布局正在快马加鞭。

2013年底,定位于互联网品牌的荣耀创立,但这些年,随着线上红利的充分挖掘,手机品牌纷纷转而重视起线下渠道。赵明表示,2020年荣耀线上线下的销售比已经达到了4:6,线下门店的拓展也正在全面加速。基于新荣耀的股东中有30多家经销商、代理商,他们帮助荣耀补齐了很多线下的能力,未来荣耀将构建更密集的线下渠道。

“荣耀独立以后,大量渠道和零售的合作伙伴都找上来,表达了战略合作的强烈意愿。很多高端体验店已经在建设过程当中了,未来在一二三线甚至四线城市,会看到大量的荣耀零售体系和体验店。”赵明说。

一位乡镇手机综合店店主李嘉对《中国企业家》表示,最近荣耀的渠道拓展人员找上门来,让他开专卖店,荣耀方面的口径是,未来货源会很充足,荣耀要开始扩张渠道了。

“具体思路就是走华为以前的路子,乡镇覆盖堡垒店,县城都有专卖店。”李嘉说,至于具体的合作细节,他还没有跟荣耀开始细谈,“因为荣耀方面说要等到过完年才有货,现在只是前期筹备阶段。”

孙玄是荣耀华中某省负责体验店建设与管理的员工,最近一段时间,他不断往返在省内各市县,“五店同开”“六店同开”“十店同开”等红色庆祝海报频繁出现在朋友圈。孙玄对《中国企业家》表示,近期荣耀一直在密集开店,但基本没有直营店,新开的都是加盟体验店。

据媒体报道,2020年12月29日举行的新荣耀线下经销商会议上,新荣耀2021年的目标之一就是开出30000+家线下体验店与专区专柜。

对于省内旗舰级别的荣耀体验店,孙玄向《中国企业家》补充说明,荣耀会有丰富的相关政策支持,例如装修费用可报销,店内部分人员的工资可让荣耀承担,货源、人员、赠品会优先支持,“但这些开店支持基本同擅长线下渠道的OPPO、vivo差不多。”

孙玄观察到,经销商现在对独立出来的荣耀态度上没有过多变化,无非还是把荣耀当做一个可拓展的新品牌,“大部分经销商都不想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华为、OPPO、vivo的销量也基本稳定了,但是华为现在货源不足,所以经销商们也想分散一些资金,用于荣耀的进货和销售中,不好全把资金压在Ov上。”

争夺份额

华为缺芯,空出来的市场份额早已被对手虎视眈眈。小米、Ov做好了战斗准备,加大投入抢占高端市场,未来一段时间,市场坐席次序必将发生变化。

2020年11月25日,任正非在华为内部送别荣耀最后一程,他深情地鼓励大家,一旦“离婚”就不要再藕断丝连,要各自实现各自的奋斗目标。他对荣耀的期望是:“未来成为华为的竞争对手,甚至可以喊打倒华为。”

发布会上赵明表示,新荣耀的定位是全球标志性的科技品牌。新荣耀将面向全人群用户,冲击中高端,打造顶级旗舰。毫无疑问,华为空出来的高端市场也是新荣耀的目标。

不过,行业人士认为,华为原来打的是爱国牌,强调自有芯片,现在新荣耀推出以后,要怎么去形成自己的新品牌,给消费者以理由选择荣耀,是新团队要考虑的事情。

华为基因是荣耀打出的第一张牌。

“我们继承了华为的优秀资产,荣耀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赵明表示,华为过去最优质的技术工程师团队、影像解决方案的专家,都加盟到了荣耀中,“甚至很多同事参与过芯片的最底层规划,这些是荣耀的核心能力,包括上游供应链陆续恢复,高端芯片的供应得到保证,所以我们非常有信心,也有实力去打造最高端的产品。”

现阶段,荣耀的供应和采购正在爬坡恢复中。踩了一脚刹车之后,荣耀的首要目标是尽快回到赛道上来。好在荣耀的所有股东全部都是战略投资,初期不会干预荣耀的管理,后者的管理都是独立的。在这种情况下,不论是深圳国资委还是这些经销商代理商,都不会对荣耀的决策形成重大影响。

产能恢复和产品战略都是新荣耀需独自面对的挑战。赵明相信,阵痛会有,但荣耀终会挺过去:“只要产品创新力足够强,供应问题我相信也不是问题,谁还会拒绝一个能快速在高端崛起的品牌和公司?今年将是荣耀的爆发之年,后续荣耀将进一步推出更多机型,在高端市场和大众市场全面出击。”

在把荣耀送得足够远之后,华为在手机市场为自己迎来了一个新对手。

荣耀毫不避讳谈及与华为的竞争,赵明表示,在影像技术、软硬件协同方面,如今荣耀和华为站在同一个起点上,“过去在一个体系中,很多构思是我们共同做的,未来相似性可能还会有,但两个团队会有不同的思路和发展方向,各自会往各自的方向去演进,两个品牌互相学习,市场上也少不了各种各样的竞争。我相信未来这个过程会更加精彩。”

国际市场研究机构Canalys分析师贾沫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分析:“虽然荣耀强调和高通等供应商已经全面恢复合作,但荣耀与华为的亲疏是一个很难拿捏的平衡点,比如,过多提及华为是否可能会让美国政府产生误解?政治风险是否还存在?为什么现在还不能有使用安卓11和GMS?这些都是现阶段可能会产生的疑问。”

此前,华为消费者业务的成功得益于双品牌战略,华为与荣耀相辅相成。但市场已今非昔比,荣耀如何给自己去重新定位,对消费者的教育如何去贯彻,都是问题。

”无论是OPPO、vivo还是小米,他们在高端上都开始发力了,这些友商也有可能会取代荣耀之前在渠道内部和市场上的位置。“贾沫表示,”华为缺货之后,市场势必还会有震荡,荣耀能达到多高的出货量,需要荣耀在未来的市场运作中以及产品创新上,要有比友商更加激进的做法,对手早已不是昔日的竞争对手了,他们也在成长提升。“

就在发布会的前一天,孙玄参加了V40的上市KA动员会,充满斗志的团队们共同拉起了“新荣耀新征程”的条幅,互相打气。动员会一结束,孙玄就奔往荣耀一个又一个的新门店,推广新品。

新荣耀能走多远,尚且未知。“做自己荣耀的骑士,勇敢追逐梦想的红日。”一位荣耀人用这句歌词回应《中国企业家》,荣耀人已做好吃苦打战的准备了。

(文中孙玄、李嘉为化名)

 

关注“中国企业家”视频号

观看企业家独家视频

新荣耀摆脱芯片桎梏冲击高端,与小米Ov抢华为逝去的地盘

值班编辑:周春林  审校:高欢欢  制作:崔允琰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