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齐鲁壹点 / 正文

桔子财经|提升城市能级,万亿俱乐部成员长沙有何创新密码_齐鲁壹点网

齐鲁壹点 2021-03-14 11:39:08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蔡宇

 桔子财经|提升城市能级,万亿俱乐部成员长沙有何创新密码_齐鲁壹点网在万亿GDP城市俱乐部中,2020年,长沙和郑州新晋1.2万亿量级,发起对宁波、青岛、无锡的挑战赛。这5座1.2万亿量级城市中,长沙不光以5.4%的GDP增速成为5座城市增速最快的,并且10余年来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最快的重点城市之一。

万亿俱乐部的排位赛异常激烈,不进则退,慢进也是退。长沙有哪些高质量发展的创新经验值得济南借鉴?地方政府在区域竞争中的核心竞争力究竟是什么?针对这些关键问题,记者从长沙发展工程机械和智能网联汽车这一新一“旧”两大重点产业进行切入,尝试解密长沙这座城市的“创新密码”,为山东“强省会”战略的实施提供参考。

 

1.这里是“链长制”的创新策源地

 

上世纪末,长沙有两个一轻一重、最具标志性的标签——芒果台和三一重工,前者代表了长沙的文化娱乐产业,使长沙成为一座网红之城;后者代表了长沙的工程机械产业,使“挖掘机指数”成为中国经济的晴雨表。

在三一重工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树根互联上,“工程机械指数”展示出2020年挖掘机“上班”时间比2019年同比上涨12.9%,这不光反映了中国经济的复苏指数,也生动地展示了长沙吃到的基建红利有多丰厚。

工程机械是典型的传统制造业。2001年,长沙兴起“兴工强市”战略。这一年,长沙GDP为728亿元,在全国省会城市排名第14位;武汉GDP为1348亿元,几乎为长沙两倍。

去年9月,长沙官方媒体对于长沙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原因进行了总结,“长期以来,长沙市委、市政府始终坚信长沙发展的基础在制造业,发展的优势在制造业,发展的出路还在制造业。”

今年,全国重点城市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都把发展先进制造业做为冲刺目标。想赢得GDP竞赛,离不开强大工业,但在发展过程中始终坚守实体制造,拥有这样战略定力的城市却不多。

2008年,中国推出四万亿刺激计划,长沙装备制造业抓住机会,搭上基建快车,这一年长沙工业总产值达到3230.8亿元,比上一年增加1000亿元。2009年,长沙的GDP超越济南。

在多篇分析长沙为什么“跑”得这么快的文章中,有两点被公认:一是对机遇的把握;二是对资源禀赋的高效利用

在“XX城市为什么错过了互联网”的感叹中,长沙为什么能对制造业这一资源禀赋高效利用,并且获得经济高速稳定增长?根源在于2017年长沙实施了一项地方产业管理制度的突破性创新——“链长制”

这一创新产业政策的影响有多大?2018年“链长制”在浙江全面推开,为的是将浙江块状经济做大做强,随后南京、合肥、深圳等城市效行。今年2月,“制造业之都”、万亿之城佛山市机关党报佛山日报派出多路记者进行跨省大调查,解码长沙这个产业链建设“优等生”的创新密码,重点就聚集于“链长制”。

这再次说明,来自地方政府的体制机制政策创新是最大红利。

 

2.盛产娱乐明星和挖掘机的长沙,如今还盛产航空发动机

 

2018年,长沙市领导挂帅的22个产业链中,有10个产业链产值低于50亿元,这意味着这22个产业链需要有重点进行突破。

工程机械产业一大特点是产业集聚效应极强,单为三一重工主导产品提供主要零部件的配套企业就有500多家,容易让工程机械产业在长沙开枝散叶。目前,长沙拥有4家全球工程机械50强企业,均为主机厂商。2019年,长沙工程机械产业链总产值2000亿元,长沙市在“十四五”规划中,将工程机械列为头号王牌,明确提出要将工程机械打造为5000亿级世界先进制造业集群。

工程机械是传统产业,比起石化这些万亿量级行业来说,产业发展空间有限。长沙市在发展工程机械产业时有两个转向,一是往智能制造转,二是利用在工程机械行业积累的经验和技术拓宽产品线,往城市轨道交通装备、机器人及智能制造、航空航天、农业机械等领域拓宽。3月1日,我国大飞机C919全球首单落地,这一天长沙大飞机产业及研发基地项目开工,这个项目建成后将成为世界第二大地面动力学实验平台。依托这个平台,后续将引入一批全球航空航天上下游产业链项目汇集到这里。

这可能是你的另一个“意想不到”——盛产娱乐明星、挖掘机的长沙,如今还能生产航空发动机!据统计,目前,中国每生产的10台中小航空发动机种,有9台都产自长沙。

 

3.体量50亿的隐形冠军,对于济南的价值在哪?

 

那么,济南的资源禀赋是什么?

2020年,济南市智能制造与高端装备产业营收达到4050亿元,工业对全市经济增长贡献率达44.2%,济南工业的资源禀赋其实比长沙更为突出。

2020年,山东重工全年汇总收入首次突破5000亿。山东重工旗下的中国重汽商用车产销突破50万辆,迈向中国商用车行业一流水平。

对于济南而言,一个重大机遇同样摆在眼前,这就是写进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重点工作的“碳中和”。“碳中和”意味着节能减排,这是中国基于新能源的工业体系全面升级的一个新战场。在“绿色智造”这一领域,山东重工早已进行布局,中国重汽旗下燃料电池商用车、无人驾驶也在多年布局后迎来重大机遇;山东重工(莱芜)绿色智造产业城这个济南市体量最大的项目,整合了山东重工的全球资源,是按照打造万亿集团的要求确立的,借用中国工业体系“去碳化”带来的重构,借着山东重工战略布局和中国重汽的实力,济南在打造新能源汽车全产业链生态圈上可否再向前,在中国要率先建立的“零碳新工业体系”上占据重要角色?

迈入“万亿俱乐部”的济南,在提升城市能级上,尤其需要把握国家重大产业政策转向上的机遇进行跃升,而济南的优势产业恰恰契合。

在对资源禀赋高效利用上,济南有不少底牌可打。今年1月,南方日报派出多路记者到全国探访各地在制造业细分领域高质量发展的密码,为广东“十四五”开局建言献策。济南的探访目标,就是济南二机床这个精密机床制造隐形冠军。

2019年,济南二机床营收51.3亿。这个体量的隐形冠军对于济南的价值在哪?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强化企业创新主体地位,鼓励领军企业组建创新联合体,目的就是解决“卡脖子”问题。多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级研发平台在各地落地,以期在基础零部件、基础工艺、关键材料上取得重大突破。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注意到,今年江苏省政府工作报告中,出现了“积极创建国家技术创新中心、产业创新中心、制造业创新中心和国家重点实验室”字眼;与此同时,上海、浙江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了冲击国家实验室的目标。这些国家实验室、国家级平台采用的是产、学、研、用一体的市场化创新机制,在国家巨额资金注入下,汇集了国内众多一流创新资源要素,成为最具实力、最有效率的创新策源地。上述这些省市的动作释放出一个强烈信号:要在先进制造业大赛中跑在前列,抓住这些国家级创新平台是关键核心。

多年来,济南二机床先后承担了十多项国家科技重大专项。今年1月,以济南二机床牵头成立的12家机床产业链上下游单位组成的联合体,开始执行国家精密机床新材料生产应用示范平台建设。这是一个汇集了山东、江苏、江西、河南、湖北五省12家行业龙头企业和科研院所组成的 “超强战队”,联合攻坚高档数控机床的材料短板。

一个国家级材料平台落地济南,产业聚集效应有多大?目前,山东在10个重点产业35条关键产业链全面推行“链长制”,济南二机床是山东省高端装备产业链“盟主”。作为这个国家级材料平台的创新联合体,济南二机床的基础铸造件、济南纳诺人造大理石材料、泰山磨具的超硬砂轮的质量在平台推动下将达到一个新水平,形成更强市场辐射力;更会拉动济南市和山东省在产业链上的扩张,在新材料等新兴节点上分享产业红利。

在济南,有山东大学这样在刀具研发上全国顶尖的高校资源;有济南二机床这样全球排名前五的数控冲压机床制造商,现在这个高档数控机床的国家级材料应用验证平台落户济南,济南能否对标查长沙,在地方产业管理制度上进行创新,将这个国家级平台的效应放大,促进产业链相关企业向济南汇集,培育高档数控机床产业集群?

“十四五”开局,一系列动作显示济南“1+6”都市圈一体化发展开始启动。济南是资源要素聚集地,这种国家级平台、国家级实验室和产业创新中心用得好了,会对都市圈内淄博、滨州、聊城的制造企业会产生辐射效应。作为都市圈核心城市,济南首先就是要进行体制机制的创新,打开资源阀门,让济南都市圈的资源流动起来,形成市场协同,共同把相关产业做强做大。

 

4.智能网联汽车产业投资潜力超越上海广州,长沙凭什么?

 

在发展新兴产业上,7年前,贵州发展大数据产业走出了一条“无中生有”的路子;如今,长沙在一张白纸上,同样发展出了智能网联汽车产业生态。在对新兴产业培育上,“长沙模式”对其他城市充满启发性。

2016年,长沙开始全面布局智能网联汽车,2019年底长沙聚集了百度、地平线、猎豹移动、京东无人车等相关智能网联汽车关联企业347家。赛迪顾问发布的《2020年中国智能网联汽车产业投资潜力城市百强榜研究》白皮书中,长沙已经超越上海、广州,列中国智能网联汽车产业投资潜力城市榜第三位。

在汽车行业的下一个未来智能网联汽车领域,长沙为什么跑得这么快?

首先是选准切入口。长沙在全国率先启动智能网联汽车测试区建设,通过高标准测试场这样的新型基础设施来吸引产业集聚。目前,长沙的测试区涵盖228个智能网联汽车测试场景,国家智能网联汽车(长沙)测试区已经集齐三家国家级牌照,其规模之大,测试场景之多,几乎所有的无人驾驶都可以在这里测试,并实现商业化落地。

长沙发挥测试场的优势,展开了一场针对智能汽车高端创新资源的争夺战,同样也在链长制精准招商下进行的,以长沙市委书记、市长为“总链长”挂帅做招商——围绕车载及路测通信设备,引入华为;围绕自动驾驶底盘及线控转向,引入舍弗勒;围绕人工智能处理器,引入地平线;围绕传感器,引入大陆集团;围绕云控平台,引入启迪控股;围绕自动驾驶特种车辆,引入桑德新能源汽车等。

百度的Apollo平台是国内最有影响力的自动驾驶平台,2019年底已拥有生态合作伙伴177家。2018年10月,长沙市政府与百度签约,这使得长沙得以围绕百度生态来发展多场景的自动驾驶业态。这再次证明一个道理:在新经济时代,引入一家平台型企业的价值远远大于引入一个总部,平台型企业的生态价值能更大程度地激发系统性创新。

同时,长沙市成立政府主导的运营平台,完成资产管理、对外服务、技术研发等服务,同时完成相关产业的创业孵化和产业投资。

为配合智能网联汽车测试区开园,长沙市颁布一系列管理实施细则,为自动驾驶出租车上路扫清障碍。这说明,在培育新兴产业上,新制度供给是不可缺少的要素,需要各种政策创新、管理创新为各种技术创新、产品创新、商业模式创新开路。

2020年9月,长沙从全国20多个申报城市中脱颖而出,继无锡、天津后成为全国第三个国家级车联网先导区。

而发展车联网也使长沙5G建设跑在全国前列,目前长沙已经建设3.5万余个5G基站。

对标长沙,济南可以借鉴哪些经验?

2021年,济南智能制造与高端装备产业规模将达到4500亿,大数据与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规模超过4600亿元;到2025年,济南规模以上工业营收要突破万亿,先进制造业和数字经济产业发展双双达到万亿级别。围绕这个目标冲刺,济南更需要向长沙这个产业链建设的“优等生”学习,学习“面子”,更要学习机制体制创新这个“里子”。

    “链长制”为什么能最早出现在长沙?尤其是现如今新兴产业不断冒出,如何成为新制度供给的高地?制度创新能力成为地方政府在区域竞争中的核心竞争力,长沙的“创新密码”给了所有迈上发展新台阶的“万亿之城”一个追问。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