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热闻
首页 / 知乎精选 / 正文

喝酒对肝脏伤害有多大?

知乎精选 2021-03-21 17:01:51

1.有哪些常见的关于解酒的谣言?

首先要强调一点的是,有不少人会误以为「喝酒之前吃一个小药片就可以放心喝酒了」,这是彻底错误的;我需要声明一下,无论什么治疗手段、除非是肝移植,都没有办法完全逆转酒精对于肝的损伤,最多只是减轻它的伤害罢了;所以各位不要在看完我这篇回答以后觉得自己「神功护体」就开始拿着二锅头对瓶吹,酒精没有安全剂量,不是不得已请尽量不要喝酒,对于喝酒成瘾的患者请去戒酒门诊、在医生指导下来戒除酒瘾。

另外也有很多奇奇怪怪的「解酒」招数:比如喝浓茶、试图通过利尿的作用来把酒精 / 乙醛排出体外,想法很美好但是这点剂量的咖啡因利尿作用实在是有限,并且咖啡因还会加重本就已经很难受的心脏负担,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还有人说吃果糖,这就更不可取了,果糖对于急性的酒精中毒并没有任何改善,并且果糖参与的酒精代谢还会增加代谢型 X 并发症(syndrome X)发生的风险(1),用「适得其反」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2.如果不得不喝,喝酒前怎么做?

关于怎么喝酒不容易醉,总体而言就是提前吃 / 喝能吸附酒精的东西,最简单的比如酸奶豆奶之类的乳制品,而且不能是那种小盒装的,就像我视频里那样、直接买一桶 500mL 对瓶吹,再喝酒的时候能让酒精吸收更加缓慢,这样就可以减少酒精摄入的总量,让自己的不至于太过于狼狈吐的到处都是什么的、而且这玩意会造成强烈的饱腹感让你应酬的时候能少吃点,一箭双雕。

3.经常应酬有什么办法可以缓解?

酒还是喝下去了,对身体的伤害已经造成了,我上面那个方法只是应急用的,想要缓解的话需要其他手段;酒精对于肝脏主要的威胁在于扰乱肝脏的脂代谢、以及給肝造成很大的代谢压力;不过各位工作以后的男性多少都要去应酬,「应酬」不仅是喝酒,不仅仅是局限于「酒精对于肝脏的损伤」这一个层面,还有很强的扰乱脂代谢的作用,再加上应酬一般都是大鱼大肉吃到撑,这样的生活不需要多少年就会在各项血生化化验单上面体现。

4. 有什么可以适用于这些人的东西呢?

4.1 首先是用来保护肝脏的奶蓟草提取物,它是一种用于护肝的成分,这不仅仅是适用于饮酒人群,对于那些经常熬夜又早起的人(即长期睡眠剥夺)也是有适用的,既往研究已经发现了缺乏睡眠与慢性肝病、非酒精性脂肪肝之间的相关性(2),所以不是说不喝酒就没事了的。

奶蓟草提取物的有效成分有好几种,长这样:

喝酒对肝脏伤害有多大?

(a) 水飞蓟宾 A,(b)水飞蓟宾 B,(c)异水飞蓟宾 A,(d)异水飞蓟宾 B,(e)水飞蓟素和(f)水飞蓟素

其中效果最强的是就是前两个,

它提取自奶蓟草、这个草开的花长这样:

喝酒对肝脏伤害有多大?

目前的研究证实它可以通过三项机制来抑制纤维化(3):

1. 促纤维化前胶原 α1 和 TIMP-1,来降低 TGF‐β1 的表达

2. 抑制肝星状细胞的过度激活

3. 改变涉及细胞骨架组织和线粒体电子转移链的基因的表达

这三种机制都可以减缓肝纤维化,要知道肝硬化的前期就是肝纤维化,这个过程是很难逆转的,所以这些特性使其被用于预防药物性肝损伤、酒精性脂肪肝或者非酒精性脂肪肝等疾病。

4.2 第二种提取物用于降低脂肪吸收和免疫调节,适用于因为应酬而能量摄入超标的人群。

一般情况下除了喝酒以外、每日能量摄入超标 / 运动不足也是工作以后的男性永远的痛,对于他们而言不仅是要护肝、还需要多改善脂代谢的能力才能不让其发展成脂肪肝,所以针对这一领域的预防也是有必要的,还有一种植物洋蓟也是常用于调节脂代谢的,目前的研究显示这几种提取物有着一定的抑制甘油三酯吸收的效果(4),它可以降低 IL-1,IL-6,氧化 LDL 等导致血管炎症或者堵塞血管的一些因子(5),图为洋藓的果实:

喝酒对肝脏伤害有多大?

它的主要活性成分为 cynaropicrin, aguerin B, grosheimin 这三种

喝酒对肝脏伤害有多大?

并且多项研究表明它对于高血压患者有着降低腰围的效果(6),很多酒精性脂肪肝患者同时有一些血压问题,而腰臀比是一个重要的心血管风险因素。

4.3 另一种调节脂代谢的提取物,同样也适用于能量摄入超标(比如天天吃高热量的外卖、奶茶、甜品等)且缺乏运动的人群。

第三种的姜黄素也是一种有助于改善肝脏脂代谢的天然提取物;它通过激活 PPARα来增加 Apoa2 的表达,从而改善血液中的 HDL 水平(7),此外还有抗淀粉样蛋白化的作用(8),当然这个病没有那么常见。

喝酒对肝脏伤害有多大?

这三种天然提取物从不同的角度来保护肝脏、改善脂代谢、降低甘油三酯吸收等途径来降低以酒精性脂肪肝、熬夜、不良饮食习惯而导致的伤害。

5.倡议与注意事项

恰逢 3 月 18 日爱肝日来临之际,就如著名品牌 swisse 倡导的那样,爱护自己的肝脏。希望大家可以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因为目前没有任何药物可以拯救已经整个肝硬化了的肝脏,所以不要存在侥幸心理,部分含有此类成分的产品并不具有特殊功效,只能作为营养补充剂使用,请勿将此类产品作为药物的替代品;假如有血脂异常的患者不要因此停止使用调脂药;另外就是对于上述几种植物过敏的人群请勿使用。

当然我相信没有人是喜欢应酬的,无非都是为了生活奔波罢了,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也希望大家可以尽量维持自己的健康;除了我上面的推荐以外,我希望各位假如知道自己今天晚上要应酬的话,那就早上和中午就别吃东西多了,只吃一些水果蔬菜来增加一些饱腹感,这样一天整体的能量摄入就还不至于超标太多,还有就是尽量尽量增加一些运动量,实在没整块的时间运动的话就放在一些细节上:比如骑车上下班、买个瑜伽垫在单位做一些简单的运动之类的,总比一天到晚一点都不动要强,希望各位可以远离肝脏相关的疾病。

参考文献

1. Uzuegbu U E, Onyesom I. Fructose-induced increase in ethanol metabolism and the risk of Syndrome X in man[J]. Comptes rendus biologies, 2009, 332(6): 534-538.

2.Chang H M, Mai F D, Chen B J, et al. Sleep deprivation predisposes liver to oxidative stress and phospholipid damage: a quantitative molecular imaging study[J]. Journal of Anatomy, 2008, 212(3): 295-305.

3. Abenavoli L, Izzo AA, Milić N, Cicala C, Santini A, Capasso R. Milk thistle (Silybum marianum): A concise overview on its chemistry, pharmacological, and nutraceutical uses in liver diseases. Phytotherapy Research. 2018;32(11):2202-13.

4. Shimoda H, Ninomiya K, Nishida N, Yoshino T, Morikawa T, Matsuda H, et al. Anti-hyperlipidemic sesquiterpenes and new sesquiterpene glycosides from the leaves of artichoke (Cynara scolymus L.): structure requirement and mode of action. 2003;13(2):223-8.

5. Mocelin R, Marcon M, Santo GD, Zanatta L, Sachett A, Schönell AP, et al. Hypolipidemic and antiatherogenic effects of Cynara scolymus in cholesterol-fed rats. 2016;26(2):233-9.

6. Hemati N, Venkatakrishnan K, Yarmohammadi S, Moradi M, Moravejolahkami AR, Hadi A, et al. The Effects of Supplementation with Cynara scolymus L. on Anthropometric Indices: А Systematic Review and Dose-response Meta-analysis of Clinical Trials. 2020:102612.

7. Dai J, Li Y, Kametani F, Cui X, Igarashi Y, Huo J, et al. Curcumin promotes AApoAII amyloidosis and peroxisome proliferation in mice by activating the PPARα signaling pathway. 2021;10:e63538.

8. Ferreira N, Santos SAO, Domingues MRM, Saraiva MJ, Almeida MR. Dietary curcumin counteracts extracellular transthyretin deposition: Insights on the mechanism of amyloid inhibition. Biochimica et Biophysica Acta (BBA) - Molecular Basis of Disease. 2013;1832(1):39-45.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