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热闻

百度再上市,能否找回昔日荣光

新浪科技新闻 2021-03-23 13:43:01
百度再上市,能否找回昔日荣光 百度再上市,能否找回昔日荣光

记者/任晓宁

实习生/卢硕 

3月23日上午9点半,百度敲响了赴港二次上市的铜锣。敲锣人除了百度高管团队,还有百度数据标注师、云代驾安全员、初中生小开发者,以及1位小度机器人。百度为这次上市,专门制作了一款由自研芯片和转接板包围的“芯片代码锣”。

自2005年首次在美国上市后,2021年,百度再次在香港上市。至此,BAT齐聚香港,他们也回到了更熟悉他们,用户更近的中国市场。

截至发稿,百度市值893亿美元(7089亿港元),开盘后10分钟港股股价上涨1.19%。对比曾经和他同一梯队,如今市值6415亿美元的阿里巴巴、7822亿美元的腾讯,百度是失落的。这份失落来自百度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错失,百度也因此在近几年持续股价不振,不被华尔街看好。

此次二次上市,在更熟悉的国内市场环境下,百度能不能找回昔日的荣光?

最近半年,百度处于回升期。从去年下半年至今股价翻倍,其背后的原因,主要来自于百度造车的消息,以及百度在AI商业化方面的进展。

跟踪研究中国互联网公司近20年的互联网学者刘兴亮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百度目前造车这一步棋是对的,其在AI领域的技术也称得上首屈一指。不过,百度还没有真正交出作业,能不能真的翻身,还需要更多成绩证明。

也曾意气风发,也曾几度失落

BAT的B排在首位,是百度曾经地位的象征。2011年是百度的巅峰,那年,百度以460亿美元的市值超过腾讯,一跃成为国内中国互联网公司老大。

但好景并不长。2011年也是百度命运转折的起点。当iPhone的出现叩响了移动互联网大门后,2011年的腾讯推出了微信,阿里上线了手机淘宝,百度仍然布局于PC端。直至2013年,百度才后知后觉,以19亿美元的高价收购91无线助手,寄希望于整合应用商店入局移动互联网,为时已晚。

同样是2013年,阿里营收超过百度,百度开始长期处于BAT第三名的局面。之后,百度布局O2O失利,在短视频和直播领域刚刚起步,在移动互联网业务应用领域,百度始终慢人一步。

刘兴亮对记者分析说,百度衰落的根源还是其对移动互联网不看重。他记得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当年曾在百度联盟说过一句话:移动互联网很像酒驾,很刺激但是很危险。

2016年魏则西事件爆发后,舆论给百度造成了不小的压力。魏则西事件爆发45天后,百度市值从680美元跌至约567亿美元,缩水约113亿美元。在2016年第三季度财报中,百度的营收出现了自上市以来的首次负增长。

最近三年,百度的业绩表现寻常。2018年至2020年,百度年收入始终在1000亿元左右。相比之下,阿里巴巴近3年收入增长率分别为58%、50%、35%,年均收入增长1200亿元,腾讯近3年收入增长率分别为56%、31%、20%,每年平均增长约600亿元。现在,在市值层面,百度已经被拼多多、美团、字节跳动、快手等新兴公司抛在身后。

曾经是中国互联网之首的百度,如今已跌落BAT阵营,跌出中国互联网前5名。去年3月,百度股价最低82美元,市值不及2010年,也一度跌出中国互联网前10名,在小米、网易之后。

百度进入冬天。

正在走出谷底

去年年底至今,百度的股价和营收逐渐走出谷底。股价层面,百度半年时间股价翻倍,今年2月22日股价最高达354美元,市值最高时突破1000亿美元。业绩方面,2020年12月,百度APP月活跃用户5.44亿,第四季度总营收303亿元,净利润为69亿元,单季利润连续四个季度超市场预期。

百度能够走出谷底的直接刺激是造车。2020年12月,百度在广州第二届Apollo生态大会展示了其在智能交通、自动驾驶与智能汽车领域的进展。2021年1月11日,百度与吉利组建智能汽车公司。造车消息出来后,百度股价一个月涨幅达67%。

造车之外,百度押下重注的AI业务均有了商业化起色。2020年,百度智能云同比增长67%,年化收入约130亿元,券商对云业务的平均估值为235亿美元。做智能语音交互的小度科技去年独立融资,估值200元。百度无人驾驶业务Apollo目前最高估值539亿美元。今年3月9日,百度鸿鹄语音芯片在大家电行业中量产,落地智能家居业务场景。此外,百度的智能交通从去年至今多次拿下政府订单,目前已经在北京、长沙、重庆、保定等近20座城市落地,去年8月,百度中标广州的新基建项目,项目金额约4.6亿元,成为国内智能交通领域的最大订单。

百度此前不被看好的原因是,百度有搜索的“昨天”,有AI的“明天”,但是,看不到百度的“今天”。去年下半年至今,百度的AI业务收入有了进展。百度Q4非广告收入42亿元,同比增长52%,此前被认为离商业化太远的无人驾驶业务,在百度吉利合资的汽车公司成立后,也有望将出现像小度音箱一样看得见摸得着,能被普通人感知的产品。

“百度的市盈率较低,相对此前大幅上涨的科技股安全性高一些,港股市场估值相对于美股有向上空间,”凡德投资总经理陈尊德告诉记者,目前在线营销仍然是百度的核心业务,AI收入上升空间较大,由于市盈率估值上的变化,百度在港股上市后会有一个估值提升的过程。

近期股价上涨,也是市场对百度基本面的重估。“百度错过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但是在AI时代,我觉得它是有优势的。而且百度是国内的这些互联网企业里面布局AI最早的公司,现在到了获得收益的时候。”刘兴亮告诉记者。

还有哪些底牌

跳出市值的浮动,百度目前还有哪些底牌?

刘兴亮认为,百度的AI技术目前依旧是领先的。刘兴亮熟悉国内各大互联网公司,他觉得,即使对比阿里巴巴、腾讯、华为等巨头,百度在人工智能领域依旧有优势。

“AI没有数据就是无米之炊,搜索引擎是天然的大数据,百度有中国几乎最全的关于用户行为的数据,这些数据比腾讯的社交数据和阿里的电商数据限制更小。”

自2010年起,百度就在AI领域布局,包括深度学习、对话式人工智能系统、自动驾驶、AI芯片等。10年间,百度每年研发投入占总收入的15%左右,且几乎都投入在了人工智能。《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知识产权白皮书2020》显示,百度在语音识别、自动驾驶、防疫应用等多个领域的专利数取得第一,在智能云方面位列第三。在自动驾驶领域,百度的专利数达到了1581件,远超第二丰田公司的457件。

“百度在AI这一块的业务有先天性的优势。百度地图用在智能汽车上面,搜索引擎用在小度上面等,我觉得都是非常好的一个优势。”陈尊德告诉记者,如果能够利用好AI技术,未来百度将会在这一领域具有较强的竞争力。

目前,百度最被寄予厚望是造车。不过,造车已经成为一个竞争激烈的红海,今年2月,不少互联网公司爆出跨界造车的消息。如今的赛道中,特斯拉、小鹏、理想、蔚来等车企有先发优势,阿里、腾讯、华为高调入场,小米半遮半掩合作入局,智能汽车能给百度带来多大的想象空间?

刘兴亮认为,百度造车最低的想象力,也可以对标特斯拉、蔚来等新造车势力。对比传统车企,他更看好科技企业造车,“现在大家买车,更多的是看车的科技性、自动驾驶这些操作,这些能力恰好是科技公司擅长的。”

造车之外,百度内部也正在进行组织架构调整。2019年3月,李彦宏在内部信中表示,将加速干部年轻化的进程,选拔更多的80、90后年轻人进入管理层。百度执行副总裁沈抖、百度CTO王海峰等高管得到晋升。目前百度高管团队中,80后占绝大多数。2020年,李彦宏在一封“内部信”号召,全体员工“以归零的二次创业心态,为未来去战斗”。一位百度中层对记者说,现在百度员工的心态已经有了很大变化,以前会觉得自己公司是巨头,是大公司,是可以躺赢的人,现在,更愿意把自己当做一个创业公司的人,愿意去做苦活、累活了。

对于百度的转型,陈尊德认为,就财报而言,百度已经进入成熟期,利润增长缓慢,如果未来能够在智能领域找到突破口,百度将成功转型,重新回到上升的通道,这取决于管理层如何应对。

能否再次翻身

3月22日,百度二次上市招股结果显示,超额认购112倍,高于此前2019年二次上市的阿里巴巴42.4倍,低于去年二次上市的网易360倍,京东179倍。

西南证券首席分析师张刚告诉记者,百度此次认购倍数适中,符合市场预期。之所以低于网易、京东,主要是今年市场环境影响,今年科技股遭遇到美国一连串封锁和限制,近期科技股正在普跌,百度也不例外。

记者采访的几位人士都认为,相对于美股市场,国内的港股市场在未来有可能给出百度更高的估值。

回归国内市场后,百度最新的故事仍是造车。目前,百度已经成立了汽车公司集度,官宣夏一平担任汽车公司 CEO 。

腾讯、阿里巴巴近期也有造车的动作,均选择与车企合作。百度则是自己下场造车,这是一项更重的业务。刘兴亮告诉记者,与腾讯、阿里相比,百度更急于把这块业务变现。“除了主营业务外,百度这些年做了各种尝试,但并没有找到第二条腿。”他觉得,造车是百度一条正确的路,“如果把造车看成一次牌局,百度手里是有好牌的。”

关注百度近20年,刘兴亮对百度这些年的跌宕起伏很感慨,“之前各种做法让人感觉到很惋惜,之后如果还没有起色的话,这个公司很可能就会走向平庸”。

2005年,李彦宏在美国上市现场拍了一张照片,他自称是一个旅行者,路的起点是中国,纳斯达克只是其中一站。

这一次,百度回到了中国。他说,回到香港二次上市,是百度的再次出发,是二次创业。经历过陷入低谷到市值重估,百度崛起了吗?从近期百度市值震荡来看,外界态度仍起伏不定。刘兴亮觉得,现在的百度,还不算真正的崛起,“现在你可以理解为百度刚把石子扔到河里去了,我还没看见水花。”什么时候算有水花?他认为,等到两三年后,百度汽车亮相并且量产,那时,百度可能才算真正振作起来了。

百度依旧在等风来。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