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热闻

百度二次上市,这三个人为什么去敲锣?

新浪科技新闻 2021-03-23 13:44:59
百度二次上市,这三个人为什么去敲锣? 百度二次上市,这三个人为什么去敲锣?

百度二次上市,这三个人为什么去敲锣? 百度二次上市,这三个人为什么去敲锣?

百度二次上市,这三个人为什么去敲锣? 百度二次上市,这三个人为什么去敲锣?

百度二次上市,这三个人为什么去敲锣? 百度二次上市,这三个人为什么去敲锣?

百度二次上市,这三个人为什么去敲锣? 百度二次上市,这三个人为什么去敲锣?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邓双琳

来源:燃次元(ID:chaintruth)

今天,港交所响起了属于百度的锣声,BAT聚首一堂。

中概股回港上市的潮流是从2018年开始的,在百度之前,阿里巴巴、网易、京东等,已先行一步。

以252港元发行价计算,回港二次上市的百度总市值将达到7129亿港元,有业内人士估计,未来一段时间,百度市值还有望冲击万亿大关。

在仪式现场,三位AI时代新职业的代表与小度机器人及百度高管共同敲响了上市锣声。这三位新职业的代表有着不同的年龄和背景,但却同样因为AI技术的进步而有了共同的新身份。

授人以渔

33岁之前,郭梅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的工作会跟“人工智能”联系在一起。她更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能站在港交所的上市仪式上,拿起鼓槌,像李彦宏、王兴、雷军等创业者一样,奋力敲钟。

2018年9月底,郭梅入职百度(山西)人工智能基础数据产业基地(以下简称“基地”),成为一名“AI数据标注师”。此前,她在老家山西长治的一家煤矿厂担任监控员,整天盯在电脑屏幕前监测矿井瓦斯浓度,“抬头是山,低头是煤”,一干就是8年,每月工资只有2000多元。

2018年,为了5岁的女儿能接受更好的教育,郭梅举家来到200多公里外的省会太原。一个偶然的机会,郭梅在招聘网站上了解到“数据标注”这个行业。数据标注工作的技术门槛不高,一般有电脑操作基础的人员,经过一定周期系统化的培训和考核之后,即可上岗。刚刚接触新工作时,郭梅也遇到过困难和不适应。周围的同事大都是90后甚至00后,传统行业出身的她感到自己学习能力有些跟不上。

经过基地的岗前培训和团队的帮助,郭梅最终坚持了下来。从一开始每天只能标注两三百张图片,到后来一天能完成1300多张;按件计酬的工资收入也逐步提高,达到每月5000多元,比此前收入翻了一番,远高于当地平均收入水平。

作为一位母亲,郭梅对自己做过的人脸识别项目印象深刻,想到自己标注的人脸数据,会被用到“百度AI寻人”这样的平台上,帮助走失的孩子重回父母怀抱,她觉得自己“标注的每一个点都有它的社会意义。”

如果说,AI技术是冰冷的,但参与建造AI生态的人是有温度的。

另一位“敲锣人”雷建伟是一位5G云代驾安全员,曾经服役于武警黑龙江总队担任驾驶员职务。2019年9月,雷建伟在报纸上看到云图科技要招聘自动驾驶安全员,他本着对高科技探索学习的态度报了名,层层考试后通过了选拔。目前,雷建伟已经工作了一年多。

最后一位“敲锣人”只有12岁。正在读初中的郭佳慧,不会写代码,但却开发出了被数千人调取的AI应用。

郭佳慧的父亲郭峰是一名“码农”,也正是因为看好AI前景,他一直试图引导女儿继承自己的衣钵,成为真正的码二代——好几年前,他就开始亲自教导郭佳慧开发物联网相关程序,但郭佳慧一直提不起兴趣。

去年,郭峰偶然发现,自己一直关注的百度EasyDL平台推出了免费的直播课,在EasyDL上,不会写代码的小白,也能调取各种AI模块,随心所欲开发各种应用。

郭峰又鼓动郭佳慧报名参加培训。试听了几节课后后,郭佳慧发现原来开发程序一点也不枯燥——在EasyDL平台上,不用写代码,只需按照平台指引,输入相关数据,然后根据平台的算法模型自主训练学习,就能开发应用。

而郭佳慧也开始主动思考,如何用AI解决生活中的问题。她看到志愿者在地铁口,指点乘客佩戴口罩,觉得很是辛苦,所以,她才决定开发一款AI程序,用来检测口罩佩戴。

如今,市面上的不少口罩检测方案有一个明显短板——用袖子挡住、手掌捂住鼻子,也能“骗过”检测系统。但郭佳慧设计的模型,经过几轮训练之后,能够轻易甄别上述“作弊”行为,甚至对口罩佩戴不标准的行为,也能有效识别。

这个AI模型难度并不高,但出自一个12岁的女孩之手,其意义就变得珍贵了起来。

百度AI追求的是一个开放的生态,可以让很多人、很多公司在其中生长起来。而能否形成生态,则是一个公司或产品是否伟大、能否影响时代的重要特征。

百度磨刀

摘取“AI第一股”的桂冠固然令人艳羡,但在风光背后,是百度为此付出超过十年的漫长努力。

AI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故事,但要讲好这个故事并不容易。成本高、投入期长,见效慢,在这种情况下,选择耕耘AI的公司只能选择苦熬。这是一个漫长的爬坡期,许多公司都在这个过程里因为各式各样的内外部因素,扛不住压力,选择了退队或是转型。

百度对AI的投入至今已过十一年,期间遭受过无数非议,但百度都咬牙坚持了下来。在移动互联网飞速崛起的前期,关于百度“掉队”的议论不绝,但现在回头看来,或许百度在AI业务上的扎实基础正是这一阶段打下来的。

百度布局AI是从2010年开始的,百度先成立自然语言处理NLP部门,随后,又相继成立了深度学习研究院(IDL)、大数据实验室BDL、硅谷人工智能实验室SVAIL等,而在当时的中国,同样走上AI道路的企业少之又少。

2016年,人工智能向市场彰显其在未来的重要性,百度开始加大投入、重点布局AI,百度的研发费用由2010年的79亿元,上升到了2020年的人民币195亿元,研发占收入的比重也在不断提升。 截至目前,百度已经在智能云、自动驾驶和智能云音生态等板块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其中,百度AI在专利数、飞桨深度学习开源平台、AI日调用量、开发者生态规模、AI Cloud等各方面都位列行业第一。

在AI基础技术方面,百度大脑6.0突破了“知识增强的跨模态深度语义理解”,理解真实世界的复杂场景。而且百度推出的深度学习平台飞桨,是中国首个自主可控、开源开放、功能完备的产业级深度学习平台。

根据灼识咨询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0月30日,百度拥有中国最多的AI专利数量以及AI专利申请数量;截至2020年12月31日,按累计拉取请求计算,百度的深度学习框架“飞桨”全球排名第二,仅次于FacebookPytorch;按开发者数量计算,百度的开放式AI平台拥有超过265万名开发者,是中国最大的开放式AI平台。

百度智能云则在经历组织与架构升级后,进入了快速增长轨道。IDC公布的报告也显示,百度智能云已连续三次在AI Cloud市场排名第一,在图像视频、NLP(自然语言处理)、人体识别等多个细分领域排名第一。随着AI+云战略的不断产业化,百度逐渐形成了从平台、技术到产品、解决方案的商业落地节奏。

无人驾驶领域,百度Apollo的价值也逐渐凸显。2017年百度推出全球首个自动驾驶开放平台Apollo,目前该平台已经逐步衍化为自动驾驶、智能交通、智能车联三大自动驾驶能力平台。数据显示,截止到2020年12月,Apollo累计测试里程达430万英里,持有199块中国自动驾驶牌照。同时,Apollo自动驾驶开放平台目前已与10家中国及全球车企达成战略合作。在自动驾驶乘车服务方面,截至2020年12月,Apollo Robotaxi及Robobus已接待乘客超21万。

而且百度Apollo先后与上海市奉贤区政府、上海临港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中标株洲“人工智能+智慧交通” ,与广州政府打造广州模式,不仅意味着百度AI的大范围落地,也意味着规模商业化空间正在打开。

随着百度AI商业化成果的显现,市场对百度的本质开始重估。尤其是近两年,移动互联网的发展陷入停滞,靠商业模式短期套利的风口逐渐消退,以百度为代表的坚持长期主义的技术型企业的价值正在逐渐凸显。

百度抢先一步

过去,AI对应的标签是未来,那时的AI只存在于电影和想象中,是普通人无法触及的技术。但在现在,AI已经不是一个未知的新变量,AI对不同行业的影响和改变正在更多普通人的身边发生。

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就认为,“目前我国数字经济发展已经进入了以人工智能为核心驱动力的智能经济的新阶段。人工智能是引领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战略性技术,具有很强的溢出带动效应,它将重构生产、分配、交换、消费等经济活动各环节。”

事实上,在交通、医疗、教育、安防等领域,新一代人工智能已经做了很好的探索,并取得显著成效。

百度将AI中的通用性能力提炼出来应用于实践,百度大脑、飞桨等已经实现AI技术的标准化、自动化、模块化,加速了AI技术的落地。例如,去年新冠疫情爆发后,百度就极为快速地落地了适配疫情群防群控需要的各种AI技术。

在疫情防控期间中,百度智能云快速推出了智能外呼平台、AI测温系统、电子出入证、智能质检等一系列产品,为居民社区、医疗机构、交通枢纽提供了及时有效的帮助。

基于智能客服技术的积累,疫情防控期间百度用AI机器人代替人工打电话,1秒可呼出1500个。截止3月1日,百度智能外呼总量已经超过300万。

在AI和物联网技术支持下,百度AI测温系统能够实现单人通道1分钟内超200人同时实时测量体温。目前已部署在清河火车站、数字北京大厦等数十处测温场所,至今,百度AI测温系统已在全国范围内完成数百万人次的快速体温检测。

在社区服务方面,百度推出许多智能防疫产品,包含电子出入证、 “8合1”小程序、线上问诊小助手、企业入场解决方案等。已经部署在海淀区西山公馆、数字北京大厦、尚东数字谷、北七家镇等地。

而在接下来的复工复产当中,百度用AI推出多个产品和解决方案,助力企业渡过疫情难关。在这次战疫过程中,让各界看到了百度AI、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服务社会和经济发展的重要价值。

其中,从以上的案例中就可以看出,在中国,AI更大的价值其实是与新基建共舞。

“新基建”的概念,是在2018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被首次提出来的。会议指出,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自提出以来,“新基建”一词频频出现在各地政府工作报告。

而2020年是全球经济被动刹车的一年,也是新基建加速落地的一年,按照IMF的预测,中国是主要经济体中唯一实现正增长的国家,在复工复产的大背景下,AI被定义为新基建的基础设施与社会智能化的关键支撑。

去年百度曾宣布,未来十年将继续加大在人工智能、芯片、云计算、数据中心等新基建领域的投入。仅在算力基础设施方面,预计到2030年,百度智能云服务器台数超过500万台。

百度CTO王海峰表示,“新基建”将通过新兴科技的快速突破和落地应用,带动国家经济发展新旧动能的转换。城市管理者和教育、医疗、金融等企业直接通过智能云接入AI服务已是大势所趋。“对于百度而言,我们既是AI基础设施建设者,也是AI技术及应用创新引领者和推动者。以百度大脑、飞桨、智能云等为代表的AI平台,已经成为智能时代的重要基础设施,正在帮助国家社会发展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同步提升。”

基建是中国经济增长的重头戏,所以,不难想象“新基建”又能够在未来酝酿多么庞大的市场,对于人工智能企业来说,抢跑新基建,某种程度上就是抢跑未来。在这个环节,百度很可能成为领跑者,这也是投资者对百度价值重估的因素之一。

百度刷新

资本市场的信心来自于AI。

近两年,国家力推新基建,人工智能是七大领域之一。在业内,关于互联网下半场的方向讨论中,AI也是重中之重。

而百度在AI的技术研发和应用方面已经有超过10年的探索和积累。

在最新的财富杂志评选当前世界人工智能最强企业排名中,美国有3家上榜,分别是微软、谷歌和Facebook,而中国仅有一家,是百度。截至2020年10月30日,百度持有AI专利2682项,是中国AI专利最多的公司,同时也入围全球AI公司TOP 5。

百度在赴港上市的招股书开篇中就强调自己是“AI公司”,这是百度对自己的新定位。多年的深耕,已经让百度已经从互联网搜索公司,转型成以AI为驱动的生态型公司。

百度也因此被认为是港交所的“国内AI第一股”,百度公开发售获112倍认购,这也说明市场对百度AI及其未来发展前景是高度认可的。

过去的一年,对百度来说是价值被市场重估的一年,随着Apollo自动驾驶的业务落地、小度分拆和AI技术商业化前景逐渐清晰,百度的价值逐步被二级市场认可,百度股价也一度突破千亿美元。

而在过去的十年间,对百度来说,则是被误解的十年。其他互联网公司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发力各种应用时,百度却选择埋头研发当时并不被太多人看好的AI领域。由于AI研发难度大,见效慢,商用落地不容易,过去几年,外界对百度“跟不上时代”的议论不绝于耳。

随着百度AI商业化的能力凸显,外界终于开始重新审视百度。如果说16年前在美国纳斯达克响起的钟声是对百度搜索业务的肯定,那么今天在港交所响起的钟声,则是对百度AI业务新征程的认可。

十年磨一剑,是对今天的百度最好的诠释。但这些成就对百度来说,不过是在AI的征途上迈出了一小步,在未来,百度仍需付出诸多的努力。

去年1月,百度AI体系进行组织架构升级,百度CTO王海峰随后发出主题为“ 乘AI风、踏产业浪,人工智能体系扬帆起航”的内部信,称“ 人工智能正在进入大规模应用落地的关键时期。期望大家秉承‘用户/客户至上’的理念,开拓进取,勇于创新,在打造AI时代最领先技术平台的同时,更进一步加强技术的应用落地,成为产业智能化的引领者。”

对于百度来说,尽可能展现其AI技术改变每一个普通人生活的能力,是必要的。于是,在今天百度上市仪式里,有三个特殊的“敲锣人”,他们的身份不是管理层、投资人或是“技术大牛”,而是与百度的AI生态息息相关的普通人。

“让每个人和每个组织都能获得强大的技术,即技术的全民化。”这曾经是萨提亚在《刷新》一书中对微软的期待,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这也会成为公众对百度的期待。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