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热闻

重估百度:李彦宏还有一堆未知数

新浪科技新闻 2021-03-23 13:45:49
重估百度:李彦宏还有一堆未知数 重估百度:李彦宏还有一堆未知数

头图摄影|邓攀

重估百度:李彦宏还有一堆未知数 重估百度:李彦宏还有一堆未知数

重估百度:李彦宏还有一堆未知数 重估百度:李彦宏还有一堆未知数

摄影:曾靖

重估百度:李彦宏还有一堆未知数 重估百度:李彦宏还有一堆未知数

制图:肖丽

记者/赵东山

编辑/李薇

3月23日,百度在港交所正式挂牌,完成二次上市。百度开盘价254港元每股,较发行价252港元上涨0.79%。截至北京时间3月23日上午11点30分,百度股价253.00港元,总市值7033.46亿港元。

2021年,是百度成立的第21个年头。从美国纳斯达克回到港交所,百度要讲一个新的资本故事。

“今天,我们站在一个新的起跑线上。”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发表致辞时说道,“在百度最初的10年,我们专注于搜索引擎技术的开发;最近10年,我们在深度学习、对话式人工智能操作系统、自动驾驶、AI芯片等前沿领域投资,让我们成为一个拥有强大互联网基础的领先AI公司。”

事实上,从上市敲钟仪式上就能看出百度对AI元素的“别有用心”:数据标注师、“5G云代驾”安全员、飞桨小开发者三位AI时代新职业代表及小度机器人,一同和李彦宏等百度高管敲响了上市锣声。此外,当天的锣是全球首创的“芯片代码锣”。

百度于2005年8月5日赴美上市,在当时的招股书中,百度对于公司定位的描述为“以搜索引擎、知识、信息为中心的互联网平台”,但在新的招股书中,百度将自己定位为“具有强大互联网基础的领先的人工智能公司”。

技术是李彦宏一直所重视的。“当初创立百度时,我不知道搜索引擎能赚钱,只是觉得这个技术很酷,而我懂得这门技术,它又对很多人有用。”李彦宏曾这样回忆自己当初在搜索引擎领域的创业。

回首过去数年,百度是在AI技术上投入最早也最不惜重金的中国公司。

早在2016年9月1日举行的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就对外宣布人工智能是百度核心中的核心。2017年,百度喊出了“All in AI”的口号。也是在这一年,百度收购了渡鸦科技,整合L3及L4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整合包括NLP(自然语言处理)、KG、IDL(深度学习实验室)、Speech、Big Data等在内的百度核心技术成立了AI技术平台体系。

不过,“All in AI”口号刚一喊出就遭到了外界的调侃和嘲笑,外界多认为这是百度在移动互联网失利后的无奈之举。但这些年,百度在AI领域的积累正在让公司的一切发生变化。

从2020年第三季度开始,高盛、巴克莱等多家华尔街投行均在研报中将百度AI业务独立估值。2020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发布后,中金也给予百度旗下自动驾驶平台Apollo独立估值,认为其迎来商业化加速,独立估值达539亿美元。

与此同时,过去四个多月里,百度股价从140美元飙升到300多美元,足足翻了一倍多,甚至在2021年2月10日当天,百度冲破千亿美元市值关口。

2020年全年财报发布时,李彦宏强调:“新的一年里,百度作为领先的AI生态型公司,将抓住云服务、智能交通、智能驾驶及其他人工智能领域的巨大市场机遇。同时,百度也将充分发挥自身庞大的互联网用户群优势,提供更多非广告服务。”

根据招股书,此次百度募集的239.4亿港元中,约50%将用作持续科技投资,并且促进以人工智能为主的创新商业化;约40%用作进一步发展百度移动生态,进一步实现多元变现;约10%用作流动资金一般公司用途。

李彦宏誓要把移动互联网时代错失的那些光阴都追回来,而百度选择在这个时间节点回港上市,也意在让外界重新对百度进行估价。不过,百度AI商业化仍有瓶颈,移动生态、智能云和智能驾驶三大增长引擎都面临激烈竞争,胜负仍是未知数

收入引擎轮换

百度被投行们重新估值的重要原因在于,公司收入引擎的轮换,让百度兼具传统股和科技股的双重属性。

翻开百度的财报会发现,在收入构成上,百度简单粗暴地将其划分为“在线营销服务”和“其他”两大类业务。

整个2020年,百度共营收1070.7亿元。其中,“在线营销服务”收入就达到728.4亿元,而“其它”收入为342.3亿元,“在线营销服务”收入占总营收的68%,首次跌破70%,在2016年之前,这个比例高于90%。

在过去三年中,在线营销服务为百度贡献了稳定的现金流,年收入持续在千亿元以上(分别为1023亿元、1074亿元及1071亿元),而净利润率从2019年2%变为2020年的21%,这是百度作为传统互联网公司稳定的一面。

但是,总吃搜索引擎广告的老本,百度还是会有所担忧,并在积极探索新的营收方式。2018年至2020年,百度在线营销服务相关收入金额分别为819.12亿元、780.93亿元、728.4亿元,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80.09%、72.7%、68.03%,总金额和占比都开始呈下降趋势。

需要补充的背景是,从2017年爱奇艺在美国上市开始,百度提供了另一个版本的营收划分:百度核心和爱奇艺,其中百度核心主要包括搜索、信息流、百家号、好看视频、百度知道、百度钱包、百度地图、百度云。

在2020年第四季度的财报中,百度在在线营销服务之外,找到了新的增长引擎,网络营销的营收(189亿元)同比基本持平,非营销营收(42亿元)同比增长52%。究其原因,是百度智能云的营收同比增长了67%,年化收入约130亿元,营收增速超过百度整体水平。

从2017年~2019年,百度云服务业务的营收分别为30.05亿元、63.7亿元和91.73亿元,年化复合增长率高达75%。此外,对于百度智能云业务,投行巴克莱也已经给出78亿美元的独立估值。

如果把在线营销服务当作百度过往最强劲的增长引擎,现在的收入引擎就是百度智能云,而未来则可能是一切基于AI的智能驾驶、小度智能设备和AI芯片。

在布局AI和造车的同时,百度也在加固自己的传统优势。最近几年,百度先后投资了知乎、快手。2020年11月16日,百度又以36亿美元收购YY直播,这成为百度有史以来最大一笔收购案。

投资收购背后,是百度一直在弥补自己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缺失,加固自己在在线营销服务上的优势。截至2020年12月,百度APP月活跃用户数5.44亿,日登录用户占比超70%,依然稳坐搜索第一把交椅。

从错失到“All in AI”

2017年7月,李彦宏乘坐一辆红色的无人驾驶汽车,驶上北京北五环,但最终还是被一张罚单抢了风头。那一年,百度宣布All in AI。

All in AI的第一步,就是百度大规模部署Apollo。在罚单之后的几个月,李彦宏在一个公开演讲中亲自下场调侃:“无人驾驶罚单已经来了,无人车的量产还会远吗?”

而再往前看,李彦宏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百度近十几年的研发投入,目标就是让机器智能逐步接近人的智能,在这过程中,搜索仍然是最主要的应用方向。”但这些话对于当时陷于移动互联网低谷的百度来说,多少有点无力,也难以让人信服。

鲜为人知的是,百度从2012年就开始了AI的布局。

科技媒体品玩在介绍《连线》杂志资深撰稿人Cade Metz的新书《Genius Makers: The Mavericks Who Brought AI to Google, Facebook, and the World》时,记录了这样一段在中美AI历史上极其关键的往事:

2012年12 月,在美国内华达州边界的太浩湖旁,举办了每年一届的NIPS。NIPS全称Neural Information Processing Systems(神经信息处理系统),它是AI领域的顶级会议。也是在那一年,多伦多大学教授Hinton举办了一次线上拍卖会。Google、微软、百度等公司用竞拍的方式争夺Hinton刚成立的没有任何产品的小公司DNNResearch。

在这些参与竞拍的公司中,百度是最早接触Hinton的,且出价并不低,但最终却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惜败给了Google。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2018年,Hinton因为在深度学习上的突出贡献,获得了图灵奖,成为AI领域举足轻重的人物,中国互联网也开始称呼他为“AI教父”、“深度学习之父”等;Google因为有了Hinton,成为AI技术最出色的公司之一。

当年负责对接Hinton的百度员工是余凯。2012年4月,余凯离开美国NEC研究院,回到中国加入百度,领导新成立的百度多媒体部。这一年,百度开始大规模采购和建立GPU运算集群,开发了世界上第一个支持GPU&CPU的并行深度学习平台。

虽然与AI教父失之交臂,但李彦宏对AI的投资热情之火从未熄灭。

2020中关村论坛上,李彦宏透露:“百度对AI的投入是长期的、持续的,过去十年百度每年研发投入占营收15%以上,其中AI技术研发就是百度种下的种子之一。

百度近三年的研发投入逐年增加,且比例不低,2019年研发费用达183亿,占公司营收的17%;2020年为195亿,占公司营收的18%。

李彦宏曾坦陈:“在PC、移动互联网时代,最基础的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并不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但到了AI时代,百度的飞桨深度学习平台和昆仑芯片,各自代表了AI时代的操作系统和高端芯片,这也代表了我们的研发进展。”

就在刚刚过去的3月15日,百度确认昆仑人工智能芯片业务完成了一轮独立融资,估值或已达到20亿美元。

目前,百度成了为数不多的提供全栈AI的公司之一,拥有基础设施包括AI芯片(昆仑芯片)、云平台(百度智能云)、深度学习框架(飞桨)、核心AI功能(例如自然语言处理、知识图谱、语音识别、计算机视觉和增强现实)及开放式AI平台等等产品和服务。

百度造车

百度被重新估值的另一大重要因素是,躬身入局新能源造车。

过去的一年,随着新能源汽车销量的上涨,特斯拉以及国内造车新势力的市值节节攀升。

2021年1月,百度官宣与吉利控股合作。2月,百度又与吉利推出新合资公司——集度汽车,合资公司CEO人选随后也浮出水面——原摩拜CTO夏一平。

夏一平为人所熟知是因为他在摩拜的经历,他担任摩拜CTO时,和时任摩拜董事长、如今新能源造车最炙手可热的人物——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产生过交集。

事实上,在加入摩拜之前,夏一平先后就职于福特和克莱斯勒负责亚太区车联网业务,拥有五年在汽车行业的经验。2014年上半年,夏一平还曾联合通用汽车中国科学研究院院长杜江凌、易到周航等人,做了一个开源汽车项目OpenCarLab。只不过,当时他属于兼职参与,这个项目最后也不了了之了。

退出摩拜之后,2020年夏一平遇到了百度的创业元老、百度资本董事长任旭阳,两人在新能源汽车上相投甚欢,达成默契。

最新的消息是,原空客中国创新中心CEO、原Uber中国区高管罗岗已经确定加盟集度汽车担任要职,不过,百度还未明确回应。

对于百度造车,李彦宏在内部信中解释称:“我们希望通过自己造车,将先进的智能驾驶技术第一时间推向市场,将最好的体验带给用户。极致的创新需要端到端的整合,需要快速而强大的反馈机制。”

目前,百度自动驾驶领域,无论是测试里程数、以及两次人工干预之间能够行使的里程数,以及在国内所拿到的智能驾驶牌照数上均明显领先国内同行。

在自动驾驶领域,截至2020年底,Apollo自动驾驶测试车队规模已超过500辆,获得专利数2900件,测试里程总计超过700万公里,获得测试牌照总数超200张,其中载人测试牌超过150张。同时,百度目前已与10家领先的汽车制造商签署战略协议,通过Apollo自动驾驶服务(包括百度高精地图及自主泊车服务)为其赋能。

2020年底,百度推出Apollo乐高式解决方案,这意味着客户可根据需求自行选择解决方案。其中,百度AVP(自动代客泊车技术)已与广汽,威马,长城等品牌量产合作。2021年1月,搭载百度AVP自主泊车方案的威马W6已经量产下线,这标志着Apollo自动驾驶方案开始进入大规模商业化阶段。

此外,百度还推出ANP(领航辅助驾驶)解决方案,由L4级降维至L2级,可量产在城市道路行驶。在智能交通和智慧城市方面,百度的车路协同解决方案,已经与广州、合肥等城市签约。

在李彦宏的设想中,Apollo有如下三种商业模式:第一,做OEM的技术供应商;第二,做智能交通基础设施;第三,提供自动驾驶汽车的打车服务。不过,这些商业探索离实际变现还有一定的距离。

市场对百度造车给出积极回应。

华兴证券对百度智能驾驶系统的变现预测为,“百度在中国ADAS(高级驾驶辅助系统)市场具有AI软件、本地化数据积累、ADAS地图基础设施的优势……预计2025年自动驾驶产品的销量将达到70万辆,净利润将达140亿元人民币。”不过,在与蔚来、小鹏、理想等造车新势力的竞争中,百度最终能否胜出也还未知。

从老牌搜索引擎巨头到AI公司,换了资本故事的百度,能否像李彦宏今天所畅想的那样,“仍然是一家心中有着远大理想的小公司”,“勇敢奔赴星辰大海”?李彦宏还有一堆未知数待解。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