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企业家 / 正文

刘永好不做“大王”;元气森林唐彬森又喜又悲;泡泡玛特王宁:小品类会诞生伟大公司 | 企业家洞见

中国企业家 2021-06-16 12:00:07

刘永好不做“大王”;元气森林唐彬森又喜又悲;泡泡玛特王宁:小品类会诞生伟大公司 | 企业家洞见


编辑|郭立琦 胡楠楠

头图插画|肖丽


 企业家洞见 

《企业家洞见》是《中国企业家》每周日固定推出的栏目,为您扫描国内外优秀企业家最前沿的商业洞见。

本期我们聚焦未来,在“大变局”时代,对企业家的考验不仅是如何应对当下的挑战,更是如何把握未来趋势、如何与时代共舞。曾经的“饲料大王”刘永好就表示,新希望要向平台转型,大变局时代不做“大王”;泡泡玛特王宁认为,现在消费者变得非常部落化,每一个小品类都会诞生一个非常伟大的公司,每一个小的品类都能够有自己非常强的用户喜爱程度;元气森林创始人唐彬森在公开演讲中分享了自己关于新消费的思考。他认为,快消品行业想要成功,要坚守互联网精神,而互联网精神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对用户体验的极致追求;二是对人才的极度尊重。他称“这个世界正在奖励那些做好产品的公司”。

此外,本期里您还能看到陆奇从上万个创业项目中看到的未来中国,何小鹏看到的智能汽车的未来,以及刘庆峰看到的人工智能的未来。相信这些关于未来的洞察会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启发。

 

刘永好:“大变局”时代不做大王

刘永好不做“大王”;元气森林唐彬森又喜又悲;泡泡玛特王宁:小品类会诞生伟大公司 | 企业家洞见

摄影:史小兵

近日,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在2021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分享了自己关于“大变局”时代的思考。他认为,过去行业“大王”的观念强调个人权威,而现在大多数企业的问题是激活组织、带动队伍的问题。对于过去的十年,刘永好认为自己做的最对、也最难的事,是走下“大王”宝座,去成就更多的奋斗者。

以下是刘永好的演讲精华摘编:

从站位定义“大变局”:首先,中国所处的国际环境发生了变化,中国有可能成为最新一轮工业革命的潜在引领者之一。其次,企业发展的动能发生了变化。过去,数字化是锦上添花;疫情中,数字化是雪中送炭;未来,数字化将成为必然趋势。拥抱新科技也不再是某一类企业的专利。再次,消费者发生了变化。90后、00后逐步成为消费主体,他们的消费场景与消费渠道和过去完全不同。站在这些角度看,“大变局“来了。

在“大变局”下谋划“新篇章”需要新逻辑,重新对企业文化进行复盘和修订,是企业在变局中寻求新篇最为重要的事。过去我被称为“鹌鹑大王”“饲料大王”,但是大王只有一个,人们观念里做到最极致就是大王,大王有时代局限,这个局限强调个人权威,而现在大多数企业的问题是如何激活组织、带动队伍的问题,要动员起更多管理者的积极性,创造人人争做创业家的组织。

互联网带来的大变革让我们意识到,这是一个百花齐放的时代。大企业要奋斗,小企业也有机会,关键是谁满足了需求,谁解决了痛点。所以我们把新希望集团变成“平台”,去赋能,把游戏规则改成“看谁贡献大,看谁还活得久”,而不是“看谁做大王”。

最后,我还想说一点,“大变局”下的新篇章不仅要求我们思考生存发展之道,更要重新思考企业的社会责任,将社会责任放在更重要的位置,这也将决定企业发展的方向。

(来源:微信公众号“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

 

泡泡玛特王宁:消费者在部落化,每个小品类都会诞生伟大公司

刘永好不做“大王”;元气森林唐彬森又喜又悲;泡泡玛特王宁:小品类会诞生伟大公司 | 企业家洞见

来源:视频截图

近日,泡泡玛特王宁在公开演讲中谈到,现在消费者变得非常部落化,每一个小品类都会诞生一个非常伟大的公司,每一个小的品类都能够有自己非常强的用户喜爱程度。面对新的消费趋势,企业要从过去只讲究理性向理性和感性兼顾转变。

以下为王宁演讲精华摘编:

消费一直都在解决两件事情:第一是解决存在感,第二是解决满足感。每个时代其实都在用不同的载体、不同的商业模式、不同的消费品去解决这两个问题。但当代消费者的不同在于他们变成了一个一个的小部落,每个部落都有自己的“社交货币”——有些部落是通过球鞋,有些部落是通过潮玩,有些部落通过游戏,也有一些部落通过茅台,不同的部落都有自己的“社交货币”来解决社交需求、炫耀需求、满足需求、收集需求。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变化呢?因为消费者的时间在碎片化,因此注意力变得越来越分散。我们那个时代的IP,就是《西游记》《还珠格格》《新白娘子传奇》,因为每年暑假都看一遍,但是现在,你会发现年轻人再也不会花这么多时间去看某一部剧了,因为他的时间被撕裂得特别多。

这就带来了消费上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每一个小品类都会诞生一家非常伟大的公司,每一个小的品类都能够有自己非常高的用户喜爱程度。八九十年代,人们追求品质消费,现在已经开始追求品位消费、品格消费。过去,中国企业大都在做理性的事情——如何做到更便宜或者效率更高。现在,大家都会开始认同美的价值、设计的价值和力量。

艺术和商业是矛盾的,艺术追求独特,商业追求普遍,两者之间该如何平衡?我想未来中国商业会有一个很大的转变,就是需要更多关注平衡的企业出现,或者说更多去做感性事情的企业。因为这个时代的消费者更加注重感性,他们获得满足感、获得存在感可能也不像当年一样就是一些刚需。

(来源:微信公众号“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

 

元气森林唐彬森:人类只会奖励对用户好的公司

刘永好不做“大王”;元气森林唐彬森又喜又悲;泡泡玛特王宁:小品类会诞生伟大公司 | 企业家洞见

来源:视频截图

近日,元气森林创始人唐彬森在公开演讲中分享了自己关于新消费的思考。他认为,快消品行业想要成功,要坚守互联网精神,而互联网精神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对用户体验的极致追求;二是对人才的极度尊重。他称:这个世界正在奖励那些做好产品的公司。    

以下是唐彬森演讲精华摘编:

中国缺的不是消费能力,而是好产品。过去6年,中国财富创造的过程也证明,世界正在奖励那些做好产品的公司。包括小米、理想、蔚来汽车等用互联网精神做的产品,其实质是在补中国消费产生的短板,行业大的逻辑是:基础设施完善、平台经济已经做到极致、产能已经过剩,那么,未来一定是好产品、好服务的天下。     

这两年,很多公司的创始人都是从互联网公司出来的,现在做得也都挺好。所以很多人就开始总结什么是“互联网思维”、什么是“分销裂变、私域流量、免费模式”。

看到这种现象,我又喜又悲。喜的是,互联网的产品获得了认可;悲的是,很多传统企业老板照搬这些模式,看到人家做免费模式,他们也学着免费,刚学完D2C,又来学C2M,刚学完C2M又去学分销裂变,好像总是学不完。最后让本来挣钱的公司变得不赚钱了。

我特别认可任正非说的一句话:“抄华为的皮会死,抄华为的灵魂会牛逼。”上面提到的那些互联网思维,更多的只是皮和表象。它背后的互联网精神,才是今天的互联网创业者改造传统行业的原生动力。 

我对互联网精神的理解有两句话:一是对用户体验的极致追求;二是对人才的极度尊重。 

我们最初也走过一段弯路,当时请了专业人士做定价分析,专业人士说,可乐大约是3.5元,你们只能卖4元,渠道、终端各自拿30%抽成,成本大约是0.5元。我们听了他的意见,但做出来的产品自己都不想喝。当时那批货我们已经生产了价值500万元的产品,后来都销毁了。这件事让我反思了很长时间,明明这套理论没有错,为什么按照它做出来的产品却不行?其实就是一堆条条框框限制了思维。

后来我就在公司找了一个做游戏的同事,请他不考虑任何成本等因素,尽可能用好的材料,做一款自己喜欢喝的饮料。正是基于这样的理念,元气森林是全行业第一个使用非常接近糖味的甜味剂的企业,这款甜味剂成本比传统的阿斯巴甜要贵50倍,果汁气泡的糖分99%来自果汁。我们公司所有的产品在上市之前,产品人员和销售人员都不知道产品成本是多少,直到上市之后的两三个月,才有财务人员告诉他们成本和毛利。

有人说,元气森林是故意在讲情怀、讲概念,其实并不是。互联网公司非常关注日活数据,我们追求的也是先有人喝,再有收入,最后才有利润。这也就是我说的,真正对体验的极致追求。

互联网精神的底层动力,是从内心对人才保持极度尊重。互联网行业首要的就是找到核心人才,拿出足够的激励、足够的股份,把所有人才当伙伴发展。    

过去中国快消品行业之所以那么落后,就是因为对人才没有吸引到位。所以以前的优秀人才在选择工作时最后才会选择消费品企业。不过如今很多快消品企业开始学习互联网打法,开始推行股权激励,用互联网公司的人才标准吸引人才。    

互联网行业有一句名言:人类只会奖励对用户好的公司。这句话听着有点空,但用这种精神做出来的产品就会有较好的留存率、就会得到用户推荐。互联网精神就是:真正把产品做好,对用户好,你就一定会有回报。

(来源:微信公众号“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


陆奇:从10000个创业项目里看见的中国未来

刘永好不做“大王”;元气森林唐彬森又喜又悲;泡泡玛特王宁:小品类会诞生伟大公司 | 企业家洞见

来源:视觉中国

6月6日,奇绩创坛创始人、CEO陆奇在奇绩创坛2021春季创业营路演会上称,这是一个“中国+技术”为主旋律的时代,中国创业者面对这个“历史性的市场机会”重点要做到两点:“加速产品市场匹配,从0到1”以及“活着”。在不久前接受媒体专访时,陆奇就谈了自己团队从万份创业项目中发现的机会和未来。

以下为陆奇专访的内容摘编:

一、下一个时代的生态制高点是汽车

这些年我做生意、做投资最大的感触之一就是——市场是推不起来的。任何市场都是势能带来的,你能做的只有判断时机,顺势而为。今天产业的生态制高点是手机,创新机会都是围绕着苹果、三星、谷歌、高通衍生出来的。下一个时代(的生态制高点)很大概率是从自动驾驶衍生出来。未来汽车的供给、需求、创新,哪个经济体会有最大的体量?无疑是中国。我过去有机会跟德系、美系、韩系、日系主要的车企都聊过,大家都一致公认,中国的汽车市场高概率是未来的引领汽车市场的地方。    

二、创业领域的几大信号

我们发现,跟过去相比,愿景驱动的创业项目比例更多了,原来更多是针对某个痛点去做,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创业团队看准的是未来一个大趋势,用技术去打造未来。

同时,需要自己建立技术平台的团队越来越多。以前的产品基本上都是用现有的技术,自己打造产品,但现在有越来越高比例的团队一开始需要投入足够的研发,打造自己的技术能力和平台。这是一个长期的趋势,也是一个真正由技术驱动的生态。

从项目类型上,我们看到了以下几类信号:一是数字化的社会基础(数字化、云原生等正在明显加速);二是生命科学(这一届生命科学创业者的数量、质量都明显上涨);三是可持续能源(这一届的创业者数量也在明显增加);四是以中国为主要市场的海外团队越来越多。此外,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早期技术(如前端语音、视觉、触觉交互;后端芯片、底层软件)、商业航天、材料科学等领域也都有着非常明显的创业信号。

三、创业的几项重要挑战

当前中国的创业环境里,存在着几项重要的挑战:第一是融资环境。今天的资本总体上不够耐心,也有些浮躁,特别是在面对某些需要长期投入的赛道时。尤其是对于生命科学、人工智能这些周期和投入都比之前互联网、SaaS更多的创业赛道而言。

第二是数据。在人工智能时代,数据成为很重要的核心产业,但数据对很多创业者来讲是很大的壁垒,包括收集数据、清洗数据、用数据去训练模型等。我们希望做到的是通过开放合作的形式,扶持更多的开源数据集,降低数据获取门槛,让更多人工智能创业团队更好地获得数据。

第三是落地场景。今天大部分人工智能团队需要切入一个完整、深入的场景,这对创业公司来说有很大挑战。做产品、做技术的人觉得我们都做对了,只是客户不懂;客户说你根本不懂我的需求,你的产品离我的需求很远,我用得也非常不满意。所以我们会建议创业团队从他想要切入的赛道的甲方去找比较资深的人才,这样才能对客户有一个比较完整的了解,包括在战略、产品、运营等各个层面。

(来源:微信公众号“36氪pro”)

 

小鹏汽车何小鹏:智能汽车的核心在运营

刘永好不做“大王”;元气森林唐彬森又喜又悲;泡泡玛特王宁:小品类会诞生伟大公司 | 企业家洞见

摄影:邓攀

6月10日,小鹏汽车创始人、董事长何小鹏在某论坛演讲中围绕智能汽车分享了自己的观点:第一,信息+人员组合推动了汽车的变革;第二,2023年会是智能汽车的拐点;第三,智能汽车的基础在制造,核心在运营。

以下是何小鹏演讲精华摘编:

第一,我们在2014年创业的时候,就认为未来是智能汽车的时代,而不是电动汽车的时代。智能代表信息的变革和电动,电动代表人员跟动力的变革。这两个推动了汽车形态的变革。汽车的形态一定会大范围变革,不仅仅是软件重新定义汽车,我认为软件很难重新定义汽车,是信息+人员的组合变革推动了汽车的变革。

第二,智能+电动+汽车也就是信息、能源跟工业的组合,又会推动未来出行、生活场景的巨大变革,这个变革会远远超过十年前苹果的apple store。

第三,软件和硬件要形成闭环,闭环的底层一定在于组织跟基因。在原来的高山上种一颗大树,它的基因就是山的基因,越成功的基因越难涅槃,所以新的基因非常重要。

第四,国际化的布局。我们认为我们的国际化要做十年的布局,前三年完全是做好研发、做好产品、了解客户、做好基础服务体系的构建。

2023年会形成第一个智能汽车的拐点,来自于自动辅助驾驶;2025年,我相信在中国一线城市,智能汽车+电动汽车会占到新车的60%,智能汽车占到这60%里的50%以上;2028年会形成非常急速的跳跃,智能汽车时代在未来数年里的动作会比我们想象中来得快。

三年前我讲,“智能汽车基础在于制造,核心在于运营。”无数同行说,“兄弟你先做好制造、品质、安全”。我觉得非常对,但我认为未来的想象力在于运营,而运营的基础是创造一个全新的软硬件闭环的组织跟基因,才能够把这个循环做起来。

此外,互联网或者科技人员讲的运营跟汽车原来的运营、营销完全不一样。第一,你必须要有足够的OTA(空中下载技术)运营能力;第二,你一定要拥有一个数据的闭环运营,在自动驾驶方面有两类数据很重要:感知数据、地图数据;第三,售后服务,未来智能汽车可以通过远程服务运营节约大量时间,提高效率节约成本。

(来源:网易汽车)

 

刘庆峰:人工智能红利兑现近在眼前

刘永好不做“大王”;元气森林唐彬森又喜又悲;泡泡玛特王宁:小品类会诞生伟大公司 | 企业家洞见

来源:受访者

在2021全球人工智能技术大会上,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作了《人工智能技术最新进展和应用实践》的主题演讲。他畅谈了人工智能未来十年的三大发展趋势,认为人工智能红利兑现近在眼前,但人工智能的红利兑现绝不代表人工智能将替代人类。在近日科大讯飞22周年给员工信里,刘庆峰也提到系统性创新和战略根据地是未来五年最重要的成长路径,也是支撑业绩高速增长最核心的两个引擎。

以下是刘庆峰演讲精华摘要:

未来十年,人工智能将呈现三大发展趋势:

一是深度学习的“黑盒”变“白盒”。让深度学习从关注程序外部结果到深入程序内部逻辑结构,从数据结构化、网络可视化到推理过程化,衍生出“具有可解释性的人工智能”,这样的需求是当下十分迫切、也是未来人工智能的攻坚方向。

二是人机共存时代到来。人机共存更加和谐、自然,人机交互将更加以人为本,人工智能将更加顺应每个人的发展,包括多模态感知和呈现、可编辑的人工智能人设、场景自适应的交互等。

三是人工智能和多学科交叉研究,将加速促进人工智能在更多行业中引发颠覆式的革新。如,人工智能和脑科学的结合,人工智能的基本算法在材料科学和生物制药领域将起到的巨大作用。

借由三大趋势洞悉人工智能未来十年的发展,人工智能红利兑现近在眼前。但人工智能的红利兑现绝不代表人工智能将替代人类。即便人工智能拥有了全世界的知识,但它不具备同理心、想象、感动、热爱这些只有人类具备的特质。

此外,虽然单点技术的突破是人工智能向前迈进的重要推力,但要真正应对社会重大命题,解决社会刚需,还要通过系统性创新破局。要实现系统性创新有三大关键要素:关键的核心技术效果要跨越技术鸿沟,达到应用门槛;深度融合创新链条上的各个关键技术,激发创新能力;针对重大的历史命题社会命题进行系统性解析,并将其转化为科学问题。

(来源:微信公众号“科大讯飞集团”)

值班编辑:李薇  审校:崔允琰  制作:陈睿雅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